通道

Comments Off on 通道

始终没有找到更好的词来描述那几分钟的感受,只好简单的用“通道”来代替。

Charles讲过他老爸的故事:上海青年,下放到广西农村,在所有人都放弃读书的时候,他能够默默的坚持看些书,即便是违禁,即便是被人嘲笑,冒着被举报的风险,在那个完全看不到希望的年代,自始至终,没有放弃过。

我问自己:如果某件事,看不到任何利益,只有付出,没有回报,甚或是要受到惩罚,所有人都反对你,没有人能够看到希望–包括你自己,你还会这么做吗?

我希望能够找到我的答案。而要找到答案,最好的方式就是去体验一下这种感觉。我自然不可能去下放。所以我找了另外一个方式:过去三年里面,我会经常去公司旁边健身房的跑步机上跑步。每次跑步,我确定是15分钟,速率是5,而后逐渐增加呼吸的长度。从最初的六步一呼,六步一吸,到今天勉强可以十二步一呼,十二步一吸。而每次跑步,我都是闭着眼睛,不去看计时器。这样我永远都不知道我还剩下多少时间 — 换句话说,我不让自己知道我需要坚持到什么时候。最初的十来分钟总是相对容易的。难的是最后几分钟,甚或是一分钟–我并不知道具体的长短。每次到最后,我都是汗流浃背,呼吸几乎无以为继,大脑很难有理性的思维,只有那种绝望和要放弃的冲动。我那个时候能够想的,绝不是几分钟之后的事情,甚或不是眼前,而是脚下此时此刻的这一步能否顺利迈出。这种感受,总让我联想到一处通道,漆黑一片,看不到任何光亮,没有任何前途,我几乎是靠着本能在继续,当然还有一丝毫的不甘心。无论如何,这绝对不是一种享受,但是我日复一日的坚持经历这种煎熬。每次去健身房,我其实是处于一种恐惧的心态中,既是害怕自己无法坚持,也是害怕这种煎熬本身。

我当然可以选择放弃,不再继续这种体验,然而我也知道,我一旦放弃,我就会失去自己。我在这个漆黑的通道里面一遍一遍问自己的只是一个问题:我这么做,真的有意义吗?

道理上的东西,我理解的很透彻。孟子说:虽千万人,吾往矣;但丁说: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我想我究竟想证明的,是这些哲理的正确性?还是我的愚蠢?我又能够向谁证明呢?我甚或能够说服自己:我不需要向任何人证明自己,而我其实什么也证明不了。

通道中的我在不断不断的坚持着,而同时我也在不断不断的用各种方式试图说服自己。我暂时还没有看到胜负。我唯一知道的,或者说是预感到的,是一旦我放弃,一旦我放弃的原因是害怕面对这种折磨,我似乎就失去了部分的自己。

人最大的敌人是自己,通道中的我很明白这个道理。我目前还不清楚我的目的,我仅仅是这么做了,而且做了三年。还要做多久,我不知道。我能够达到什么,最终理解到什么,我也不知道。也许,我最后什么都收获不了,所有的一切不过是某种无聊的浪费。

也许吧,我想我能够坦然接受这个结果。

想到和邱婓去宝林禅寺看到那副对联:想了便做,做了便放下,了了有何不了。我现在是第一个阶段:想了便做

路大概还长,我也只是在行走之中

仍旧是修与行的问题

Comments Off on 仍旧是修与行的问题

正在学《论语》。或者说,这是第三次看《论语》。也计划在看完南怀瑾的《论语别裁》之后,再看一遍《华杉讲透<论语>》。然而仅仅是看书,终究不过是“修”而已。修,不过是为了明白道理,明白方向。只有“行”,才是真正的明白。所谓的修行,修与行,缺一不可。无修则无行,或行无矩;有修而无行,终究不过是口头禅。有修有行,才是做到你自己。Humanity 的老师教给我的第一个道理就是:what you did, defines who you are。然而“行”,却是极难的。难,就在于难在持之以恒。所谓“慷慨就义易,从容赴死难”,一时的冲动总是容易的。而一个“恒”字,就划分了凡俗。

突然想到这些,是因为我在犹豫不决,或说我有些害怕,担心自己做不到,也担心自己不喜欢。说到底,仍旧是功利心,仍旧是放不下,仍旧是对自己的不了解。

我已经在这个部门做了两年了,算是开始入门。对于很多人,这算是一个不错的位置。然而对于我,却仍旧是有些纠结。从好里说,我能够好好的专研一下技术,而如果能够学好了,今后十几年,甚或几十年的饭碗大概也不是问题。我纠结的地方就在于此:要学好,我需要转变,而我有些抗拒这些转变。

我想我是喜欢帮人的,应该算是一个热心的人,不太计较利益,不太计较得失,喜欢创造,经常自己业余写点程序,不介意在枯燥的细节反复修改。而且我还准备明年后年开始学3D打印,准备好好学点machine learning,做个自己的机器人出来。然而时间是有限的。我的工作需要我开始认真思考如何不被破坏,如何找到问题的漏洞,思考如何建造一个完整坚固的软件体系。而要了解这些守御,最好的方法是学习如何破坏。到最后,仅仅是“修”是不够的。我需要“行”,而且是“日日不断之功”。

我最近买了一套业余的人士里面最专业的撬锁工具,开始学撬锁—已经能够撬开普通的大门了。说不上太喜欢,但是感觉不错,特别是撬锁的过程需要心境祥和,对于我,学习撬锁其实是很好的放松。不过,我没有打算学习更高深的知识,因为感觉太危险 — 知识是危险的,对于某些人而言

同样因为工作的关系,已经开始接触了太多的关于网络攻防的新闻。更多的是负面的 — 或者说,几乎全部都是负面的。这是一个不安全的世界,至少在网络上是如此。犯罪其实是很容易的,如果你懂一些基础知识的话。

而同样因为工作的关系,我的思维方式也开始有些改变。看过一本网络小说。里面说有个狙击手,在平时上街买菜的时候,也是眯着一只眼睛看人的 — 我也许还不到这个境界,然而我平日之所见,已经能够看到一些问题之所在了。比如说可以免费上Space Needle:先跟楼下说你要定位子,拿到免费上观景台的票,上去之后不去餐馆,玩一通就下来 — 代价是我需要说谎,同时这种系统的诚信会被破坏。 最后,和所有的违法行为一样,整体的社会成本会上升 — 当然,这并不应该是一个合格的hacker需要考虑的问题

如果你仔细观察—- 或者说,知道如何观察 —- 这个社会的所有体系,都充满了漏洞。这些漏洞,其实很多时候是故意留下来的。因为制定这些系统的人希望能够让自己有特权。而这种特权,则不可避免的被利用。说到底,任何制度,无论是机器的硬件,还是软件,只要有人参与,就已经不完美,因为人无法不自私,无法不被利益驱使,无法超越个体和这个社会的局限。

修,而后行。行,而后能修。日日不断之功,往复循坏。这是我知道的,学习和改变的唯一途径。而我,是不是有些不思上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