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实事

Comments Off on 做实事

由前两天的meaningful work想到的:做什么事情,才叫做做实事?

从产品设计之初,如果设计者试图解决的问题不是一个真正存在的问题,而是一个臆想出来的问题,比如三星的眼睛可以调节网页的上下翻动,那么他做的就不是实事。

从设计到具体的实现过程中也会出现一样的情况。用我自己的例子,我一直臆想着用jiavascipt做一个高度灵敏的db admin页面,试图解决我认为的多人同步共享资料的问题,实事上,我最后做了一个静态的HTML网页,就解决了—-因为没有人需要所谓的高度灵敏和同步共享的功能。只要有地方可以问问题,只要能够马上得到答案,没有人关心到底是HTML 还是javascript。

核心在于解决问题,解决实际存在的问题,而不是解决的方法。如果解决方案能够解决眼前的问题,同时能够考虑后期的需求,当然是最佳方案。但是这个所谓的最佳方案往往是不存在的。很多时候,人需要的就是解决眼前的问题。解决眼前的问题也可以说是解决实际的问题。除此之外,都可以放在第二位。这个和庄子涸轍枯魚的故事差不多。

或者换一个说法:要发展,首先要活命,要活命,就是要解决眼前的问题。解决了眼前的燃煤之急,也就有了时间和空间,而后在谋求解决燃煤之急之外次重要的问题,一点一点,让自己有更多的时间和空间,作出更好的东西,提出更好的解决方案。如此,才是生存之道,也才是所谓做实事,脚踏实地。

— 程序员的问题之一,就在于学了太多的理论,碰到简单的问题也希望有个完美的—往往是趋于复杂的—解决办法。这样的结果就是时间花了,胡里花哨的东西出来一大堆,问题没有解决。

我要注意这个毛病。

Advertisements

meaningful work

Comments Off on meaningful work

一下子想不到怎么翻译“meaningful work”。

这个想法起源于上周和老板的谈话。谈话中她提到说对我的工作的度量之一就是写了多少个测试case和找到多少个bug,然后有多少个被修复了。我不以为然。但是退而思之,却又深以为然。原因很简单,既然这个是别人用来衡量我的工具,那么多写写testcase就是我的工作,找到bug就是我的工作。我觉得事情应该系统化,应该由点及面,应该一步一步先从基础开始,这些都不是可以看得见,可以数字化度量的东西。而最终要的是,在掌握了权利的人眼中,对错不重要,他们的观点才是重要的。我存在的意义就是做他们认为的有意义的事情。除此之外,我其实没有价值。

这种观点没有错,事情本来就应该如此。错误的地方在于老板认为的“meaningful work”和真正意义上的“meaningful work”之间的差距。换句话说,如果消费者最后认可了,掏钱买东西了,那么公司定位的meaningful work最终就是有价值的,是对的。否则,那就是糊弄。至于我老板要求的是对还是错,问题并不大。只要他能够对自己的判断负责就行了。

一个公司的执行力是什么?或者可以从这点上来分析。执行力,无非是看到了需求–即便众说apple不做市场调查,但是不等于他们不懂得用户需求–,然后将需求转化为设计(meaningful design)。设计之后,各个部门,开始各自负责部分工作(meaningful decomposition)。。。而后层层下达直到底层的engineer,而后层层上传,知道转化为实用的产品(meaningful product)。这中间,“meaningful”始终都处于核心的部位。任何一种偏差,到最后得到的,将会是一个被扭曲的设计。所谓的执行力,大体可以归结为最小的偏差吧。从这个角度上说,顶层和底层之间的距离如果太远,事情是很容易出偏差的。犹如传话,从第一个到第五个也许还行,到第五十个,估计和谣言差不多了。

最后,作为最底层的工作人员,我的任务不是去纠正上级—除非存在这种良好的沟通机制–而是去执行,无论有无偏差,无论是否正确,我的唯一的任务就是满足上面的要求。这是生存的需要。

 

再罗嗦一句,在这种管理流程设计上,最好能够设计一种容易的信息反馈机制,否则,上面的人是不容易知道有这种偏差的存在的。

如何工作

Comments Off on 如何工作

虽然已经工作很长时间了,但是如何工作仍然是一个问题。我看问题有时候也许有偏差,我总觉得事情应该从底部开始,一步一步的建立起来。但是我现在反省到,实际情况中却几乎不存在这种条件。总是已经有了一堆事情,有些做了一半,有些没有开始,没有什么基础不基础的事情存在。从老板的角度,事情完成就行了,至于是凑合的,还是建立于严谨的考量上的都没有关系。换而言之,老板需要看到一些可以度量的东西,而且是以老板的标准为标准,再换而言之,老板需要你去糊弄一下他。这样他可以有东西可以交差。

昨天开车回家的路上总结出一句话:归根到底,这个世界上多数的技术员都是要向非技术人员报告工作的。

所以如何和非技术的人员交流很重要,也是生存的必需。而如何能够在不严谨和无法度量的情况下建立起严谨的度量体系,是一项公司生存技巧,是艺术,同时也是科学。换而言之,则是“如何工作”的答案。

我一直都是想尝试着自己开公司的。我想,从这个角度去思考和建立公司文化,也许更加贴近实际。即便公司的老板是纯粹的技术背景,比如说google,也不能保证从上到下都是思维角度高度统一的。建立起合理的,参杂着人文与技术的管理思维的公司也许更现实和人性化。

能够理解到永远是能否做到的前提,感觉还行

二泉映月

Comments Off on 二泉映月

今天突然有些伤感

这几天想着给姑妈打电话,问问她女儿,我表妹,是否顺产。我大概提了好几次,因为事情有些忙,耽搁了。老婆突然有一天告诉我说我不了解她的感受,觉得我在刺激她。我知道老婆不是说我不能打电话,而是觉得我有些忘记了我们的小孩。

这种事情是无法辩解的。任何的说明都是苍白无力。

今天很忙,但是下午的时候突然有些失神伤感,听了好久二泉映月。

我想,音乐和图画,最终都是某种情绪的流露吧

买房子

Comments Off on 买房子

早上是四点半起床的,很久没有这么早起床了,感觉上时间突然富余了很多,事情完成了,还有时间想想自己的事情。

这段时间最大的事情就是买房子了。怎么买,买什么样的,什么地方,学区。。。太多需要考量的东西了。我们已经看了一年的时间,我想终于到了要做决定的时候了。这个周末跑了好几处地方,周日的时候还把jimmy叫了出来看了一个。临到要投offer了,觉得学校有些不够好,和老婆讨论到深夜。最后决定还是拿下来—-能否最后得到先放到一边,我基本上已经决定了该如何处理这件事情。简单的说,其实也就是下定了最后的决心卖掉现在的condo,买一栋有潜力的房子,在一个合适的学区。我本来想一劳永逸的在好区买一栋便宜的condo,但是现在决定还是买一栋中等区的有地的房子。如果几年以后还要再搬家,也只能如此。

如论经历了多少纠葛,决定了就是决定了。对于我,这件事情等于是告一段落,接下来的仅仅是执行,全力以赴的把事情做好。不再瞻前顾后了。

买房子,对于我,更多的是一种生活形态的改变,而不是一种生活态度的变化。我希望新的房子能够做出一到两个出租的独立单元,这样我们的财务压力也小很多。另外,生活条件也能够有一个大的改善。无论这是否所谓的american dream,我都希望老婆和小孩能够有自己的喜欢的空间。

对于我,买房子更多的是一个阶段性的变化。我希望这个变化意味着的是更多的个人空间,更少的财务压力,和更专注的生活内容。而不是为了实现某个经济目标。

一年前的今天的四天前

Comments Off on 一年前的今天的四天前

老婆和我一直遗憾于没有早早的就把名字定下来。其实我们一直都觉得“张习修”这个名字不错。“修”是修行的意思。我希望我的小孩不仅仅是能够说,更重要的是能够做到。英文名字是“Neo”,代表新生的意思。

我还能够很清晰的记得他的样子。浓眉而清秀,脸颊修长而显得文静。眉目如我,神情和老婆很像。我想,如果他还在,我们应该是很幸福的吧。

想到金刚经的结尾, 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比较忙的日子

Comments Off on 比较忙的日子

本来以为拿不到课的,结果最后一天的时候老师给了每个人permission code。所以这个学期就顺理成张的拿了一节课。日子变得更加忙碌了。

上班的时间过得很快,快到是以每个小时来计算的 —- 算是感觉到charles说过的,如果日子是以小时,或者分钟来计算,那么就不会浪费了。原来对于这句话没有切身的体会,但是现在有了。

我还是喜欢这样忙一点,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有一些埋怨工钱不够,但是其实还是我自己的问题。欲望总是在不断的试图窜出来,需要时时的压制。否则,我们会成为欲望的奴隶。

对于我,今年的中国年过得最不象中国年。主要是心情还是压抑在去年的意外中,我,包括老婆,都不是很愿意跳出来。我心里盼望的不是新年,而是新年的过去。

买房子的事情也提上了日程,手上的股票也在准备卖了。一切都在慢慢的变化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