惜惜和妈妈到上海一个月,上个周五刚刚回来。一个月的变化真的是很大,我几乎认不出惜惜了,惜惜则是干脆认不出我了。看见我一直在躲,藏到妈妈的背后不肯见我。

从机场回到家里大概让她回忆起一些什么。对我好了一些,至少愿意让我抱抱。后来张华建议这几天晚上三个人睡一张床,让惜惜有机会熟悉我的味道。晚上的时候,惜惜有时差,有些睡不着,半夜翻来覆去,滚到我身上睡着了。如此三个晚上,惜惜才开始认我这个老爸。

惜惜已经可以扶着东西站起来了,每次站起来都是异常兴奋。总以为自己已经可以跑了,认定一个目标就开始迈步,我和张华只能在后面亦步亦趋的扶着。惜惜说话也多了,最清晰的发音是“妈妈”。要吃的也是叫妈妈,要妈妈也是叫妈妈,渴了也是叫妈妈。反正张华眉开眼笑,我则是有些郁闷。不过惜惜和妈妈在一起的时间最多,我也没有办法抱怨

女儿大了,很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