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个老掉牙的问题:如果你只能活一个月,一年。。。你准备怎么做?多数人会觉得这个问题非常之“哲学”,而后很认真的假设自己会如何如何,不外乎是珍惜感情,珍惜家庭,不为财,只为义。。。总之人一下子变得极度自律,外加高尚纯洁起来。末了,该干嘛还干嘛。

我突然想到,比这个假设的问题更现实的其实是:如果你只能活一秒,你在想什么,而你又准备怎么做?

去年一家老小外出,老婆开车,女儿们坐在后面,我在副驾驶位置上。车子在高速上以每小时80英里开着。而后毫无征兆的,老婆手一滑,车子失控,打着飘从一辆大货柜车前面划过。从我发现车子失控,到代替老婆把握方向盘,到最后车子停下来,也就是十几秒的时间。我记得很清楚,我的第一个反应就是今天大概要挂了,我还记得在代替老婆握着方向盘的时候,我百忙之中还从倒后镜看了一眼大女儿,惜惜正在若无其事的看着前面,一脸平静,浑然不觉。我想,如果我真的提前知道我只能活一秒,我最想做的,就是感谢老天爷让我有了一个完美的家庭,我只会觉得满足,因为我毕竟尽力在和老婆和女儿们好好相处了。

回到十年以前,也是在高速上,那是半夜,我的车子堵着,停了下来。我从倒后镜里面看到一辆小型货车飞快的靠近,随即我的小车被照得通亮,而后听到急促刺耳的刹车声。我当时的反应是死命的踩着刹车(其实应该松开刹车),把头尽量靠在椅背上(这是对的)—等死,而后是不甘心。。。我没有被撞上,货车司机最后关头转向,从我的车子旁边擦过,在高速上旋转了360度,险险的停了下来—没有任何人受伤。

开车多了,和死亡擦肩而过的经历也多了,而逐渐的,我也开始理解到,其实“人有旦夕祸福”这句话是不错的。是否有福我不知道,但是祸却是真的。人其实每时每刻都生活在死亡的边缘,只是我们太习以为常,麻木了而已。我们日复一日的活着,看着同样的人,做着类似的事,说着差不多的有口无心的话,却完全没有意识到,每一个片段在生命里都是独一无二的,下一秒,也许这真的是我们人生的最后一秒。和薛定谔的猫一样,在盖子打开之前,猫同时活着和死了,我们同时死了和活着。我们和薛定谔的猫的唯一的区别,在于在盖子打开之后,猫可以是活着的,而我们,在死亡来临之后,只有一种状态。

如果只有一秒可活,人其实什么都做不了,只能想想,只能回顾 — 或者说给自己下一个总结,做一个判断。从概率上来说,多数人在多数时候毕竟会活过下一秒,但是常存此念,会让我们处于一种时时刻刻的反省之中。这种反省,会不断的提醒自己,在自己的生命里,到底什么最重要,我最应该做什么?如果觉得和小孩相处得太少,就尽量弥补,如果觉得自己不够努力,就尽量努力,觉得自己没有与人为善,觉得自己太功利,或者觉得自己太忙绿。。。无论有哪种遗憾,在盖子没有揭开之前,我们尚有时间去做。而只要开始了,无论是否做到,至少在那个你无法跨过的那一秒,你会少一些遗憾,多一些满足,少一丝不甘,多一丝轻松

又或者,这是活在当下的另外一个解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