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试之后的平静

Comments Off on 面试之后的平静

相对于面试之前的紧张不安,面试之后的等待却出乎意料的平静。平静到我有些不适应。

昨天中午的时候照例去书店读我买的Android的书—–因为要准备面试而中断了一个星期—-读书的感觉很好,估计还有一周就可以完成了。按照计划,如果下周听不到apple的消息,我就要向lab126投了。这种心理上做好了面对拒绝,按照计划走下一步的淡然是我需要的,也是我期望的境界。我总算勉强做到了。

再回头看看我面试之前的不安,我明白到我原先心中惶惶的原因并不是我一直以为的对物欲的追求,而是自信不够。我惶恐的不是能否得到下一轮面试或者拿到offer,而是自己是否达到了自己想象中的层次。面试之后—-其实在面试之中我就知道了—-我其实还是不错的。还是我前两天的blog里面说的:他们不比我想象的强,我也不比我想象的弱。看来人和人还是需要比较的。一个人的自信如果仅仅来自于内心是不完整的。

人在压力下会有很多的弱点暴露出来。这些是平时看不见的。犹如QA中的压力测试。我看到了我的烦躁,易怒,敏感和脆弱。我不停的看手机,查看邮件。我没有太多的心思陪惜惜,没有太多的心思做正常的工作。我不停的在外面散步,企图平复激荡的心情。总而言之一句话:我还没有做到”泰山崩于前而不惊“。

 

一个成熟的人是需要一些心理承受能力的。要做到这点,我感觉只能从两方面着手:对内,我需要更坚强的意志,更纯粹的目标和更简单的生活;对外,我需要更多的人生体验。除此无它途

日子还很长,我还可以慢慢的来

Advertisements

面试之后

Comments Off on 面试之后

昨天上午完成的面试。面试之后的感觉很好,最重要的是面试中涉及到的问题让我确信了两点:他们不比我想象的更强,我已经做到并且超过了大多数QA做到的层次。

即便如此,我仍旧也许拿不到offer,因为这不是我能够决定的事情。影响最后的决定的因素很多,我唯一能够做的仅仅是尽力而已。就这一点而言,我算是做到了。

 

除了自我表扬,当然还是要反省一番。我看到其实我的进步更多的是过去大半年里面不断面试,不断总结,不断逼迫自己站在不同的位置去审视自己,给自己挑毛病,让自己去升华工作经验的基础之上的。特别是我在面试manager的位置的时候,我必须得证明给别人看我有不一样的思维,能够针对QA工作里面真正的问题找到方案–从而能够胜任这种管理的角色。而这种换位思考的结果是我自己能够对我现在的老板们有更多的了解,她们很多时候也是有自己的局限性的。很多问题,站在下面的时候觉得很不错,但是从上面往下看,并没有那么激动人心,或者说可有可无。我的激动和她们的冷漠都是有原因的——但不都是合理的。我仍然坚持“不改变就被迫改变”的原则,而她们—-我说过不再说负面的话,所以就此打住。

 

我曾经说过,在RH我需要做到三件事:完成本科,提升Linux的知识,让工作找我。我做到了前面两条,第三条我还没有做到,或者说没有彻底做到。我很确信我是一个不错的竞争者,但是还没有到让工作找我的地步。或许,我到了应该定下我接下来应该达到什么层次的时候了。现在能够想到的是:完成硕士,转向移动计算,创造工作机会(也许是自己开公司)

 

有时候觉得自己已经有些晚了,有些事情力不从心了,但是我其实也才40岁。按照我80岁退休的计划,我应该还有点时间吧。

节奏

Comments Off on 节奏

所谓主导自己的生活,其实就是掌握自己的生活节奏。可惜这种节奏的主导却并不在我身上。或者说,在一个必须要和人打交道的社会里,这种节奏的主导永远不可能在某一个人手上—-而后归结到底,人能够掌握的,其实仅仅是自己内心的节奏。

 

昨天晚上乃至于前天晚上都没有睡得很好,脑袋里面总是在转悠着面试的问题。第一次的电话面试已经结束了,我自我感觉很好,只说了一丁点不应该说的东西,诸如为什么要调换工作。但是总体还是不错的。上午11:30就结束了面试,下午四点的时候收到邮件说希望能够和我定一个on site的面试。我很快的回复了邮件,但是前天发出的邮件,昨天等了一整天也没有等到回信。昨天晚上不免有些胡思乱想,担心有变故—在和面试我的manager谈了之后,虽然仍然对要做的project没有什么概念,但是心里充满了期望:既然是secret project,总希望有些不同的东西可以做做吧。

 

总体我还算淡定,我也自己定制了我需要准备的东西。昨天完成了计划的一半,今天应该可以完成另外一半—因为我准备的是周五面试,虽然没有收到对方的确认—我不能掌握所有的节奏,但是我自己总归还是要做好自己这方面的工作的。

 

对于面试本身,我感觉反而是没有什么好准备的,我一向的原则是be honest,会的就是会的,不会的就是不会的。我几乎没有怯场过,所以也不存在心理上的调整。而且这么些年的工作经验和思考也不是白费的。我相信我比这个世界上90%以上的QA都要好。

—- 说道90%,我想到很久以前老王说的话:我不能逼迫自己成为所有方面的第一名,但是我希望我是top 10%。— 我听了之后很受启发,附和说:我要做到所有方面的top 20% — 这么些年下来,我不知道老王是否还记得这句话,反正我自己一向都是这么要求自己的。我相信我基本上已经做到了。

—- 很久很久和老王没有联系了,不知道他现在如何。很奇怪,我也没有太强烈的欲望要重新建立起联系

—- 说道老王,莫名其妙的想到小迪,也是很久没有联系了,不知她是否安好?有些莫名的担心她的女儿,希望她能够顺利成长。也许,我是想到了自己的小孩吧

—- 阿平应该要结婚了,否则他会失去很多生命里珍贵的东西。有些事情是必须,也只能在相应的年龄阶段完成的,错过了,也就错过了一辈子

 

可悲的事实和我的自由

Comments Off on 可悲的事实和我的自由

考虑选择的时候得到的结论是无论我怎么选择,我都之能够让自己去适应外界,真正的自由很少,很小。那么在这个可悲的事实面前,我的自由在哪里呢?我有没有自由?又或者广而言之,人有没有自由?

自由还是有的,我想。但是这个自由并不是你能够看见的自由。自由有两种,行动上的自由和思想上的自由。或者说是“形”的自由和“心”的自由。“形”是几乎没有自由的,我要吃饭,要睡觉,要休息,要。。。得到。“形”的欲望和需求是无穷无尽永不停止的。所以“形”也就只能身处江湖,选择顺从欲望,满足欲望了。如果有一天我能够从生理上彻底的满足这种欲望了— 简单的说就是有足够的钱了,我就具备了摆脱这些欲望的可能。

“心”是可以有自由的,无论物质条件是否达到,因为我可以选择“无我”。我可以选择“不贪”:荣华富贵,权力地位,在我看来只是浮华的喧闹,而不是能够沉淀的生活。我并不向往,我不准备向往。这条道路的终点就是彻底的解脱,是无尽的心的自由。

《归去来兮辞》有:“既自以心为形役,奚惆怅而独悲” — 或者这是我应该选择的态度。心为形役不仅仅是状态,也事实。在没有达到财务自由之前,对现实当然需要妥协,要顺应,要学会生存而后发展,惟独不需要惆怅和悲叹。在有能力跳出来的时候,当然要选择放下而达到心的自由。

最后回到一句话:踏踏实实做人,老老实实做事

选择

Comments Off on 选择

《Matrix》里面我最喜欢的一句话是Neo回答Smith的:because I choose to —- 我同样觉得一个人的选择定格了一个人的过去和未来。人的一辈子,其实就是一系列的选择。选择最大的难题在两个:我想要的是什么,我面临的选择本质上是什么。

这么写年自我反省下来,我想我还是比较清楚我想要的是什么的,无非是一个稳定和被信任的环境和一个能够提供我持续学习的项目。我对电脑的喜爱注定了我能够在一个即便是枯燥的项目上也能够持续的找到工作的乐趣。对于自己,我并不担心。

我担心的是我无法明白我面临的选择到底是什么。我现在主要考虑apple,lab126暂时放在一边。但是无论是哪个,我其实都不知道这种选择最后意味着什么。大到公司文化的差异,小到具体项目和负责的老板的性格,都能够在一念之间天堂和地狱对调。这些实在是我无法控制的。

还是那句话,人始终是无法选择面对什么的,只能选择如何面对。人在江湖,自由度其实很小。很多选择背后其实是一样的。我们最终只能选择调整自己去适应外界 —- 这不是可悲,而是事实,或者说,是可悲的事实

 

 

 

开始改变

Comments Off on 开始改变

终于决定开始改变了。本来是决定最好是十月底换—提前两个到三个月开始找,结果因为千千的内部消息,提前了一两个月。感觉上自己还是有些没有准备好。没有准备好就没有准备好吧,毕竟不是什么事情都是准备好了才能开始做的。我现在至少大概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想走什么方向。希望现在接触的机会能够带我到想去的地方。

 

移动计算当然是未来的趋势。即便是后知后觉的我,也开始明白到这个不可逆转的潮流。既然熟悉底层,也喜欢硬件,往这个方向发展也应该没有什么障碍。唯一担心的就是无法进入想进入的领域。这一方面是靠关系,一方面是靠运气,最后的就是靠自己的坚持了。

 

打工的人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其实也就是身不由己的人。我决定开始改变了,但是即便我再努力,再准备,最后我也许仍旧得不到我想到的东西。世事难料,人的沉浮本来就不是自己能够做主的。正如很多书上说的,人无法选择面对什么,只能选择如何面对。我想我在这方面倒是有了充分的心理准备,也有了足够的豁达去面对生活

 

好好走路,无论是自己主动选择的,还是限于见知和环境被迫踏上的。

说和不说

Comments Off on 说和不说

人到中年,有很多其实已经不想说,不消说,不必说,不能说,不用说。不是因为已经看破,而是因为旧的迷茫消失的时候,新的困惑又过来了。世事兜兜转转,在我还没有看清楚的时候就消失了。人已经熟悉了这种未知的感觉,以至于无话可说。

 

人其实是生活在一所迷宫之中。处处有路,也处处无路。很多人兜兜转转其实都是在原地打转。而要跳出这个圈圈,我需要的是放下一切的患得患失,或者说,要放下自己对生活的种种计较。困住我自己的,更多的是我自己,是我自己潜意识里面对利益的计算,或者说,是贪念 — 即便是想为惜惜提供一个好的学区,其实也是一种贪念,虽然它看起来不是为了自己。

 

生活在于做,而不是说,所以说和不说其实并没有区别。

Older Ent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