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乱的思绪

Comments Off on 杂乱的思绪

好几天早上都没有早些起床了,今天早上不知道为什么从莫名的梦中惊醒之后就不想再睡了。上网看了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终于决定还是要写写东西。

《Steve Jobs》这本书看完了。掩卷长思,觉得自己收益良多,总想写些什么。看书的这半年里面,我对产品,对产品开发,对自己接下来希望做的事情,都有了一个不一样的想法。可以说,这本书是少有的能够改变我的书。

昨天问了问jimmy关于房子的事情,才知道原来我原来的想法大概有些不妥。按照他的建议,我需要尽快买房子,而不是我设想的三年之后。这有些打乱我的计划,而且他建议的区实在不是我所喜欢的地方--换句话说,我又到了要算帐的日子。我实在是有些不喜欢这种事情的。但是我也知道,钱是现实的很大的一部分,无论你是否喜欢,你总要好好的面对它的。算好了,就能够放下来,认认真真的面对其它的事情。

我已经开始了写自己的字典的工作。在诸多衡量和犹豫之后,我想接下来几年我都应该好好的收拢一些杂念,踏踏实实的做点事情,学点东西了--唯一在犹豫的是于此相关的另外一个问题:是否要为此专门开一个博客?

惜惜实在是可爱,我无法想象没有惜惜的日子。老天爷已经对我很好了,真的不要抱怨什么。

心酸的回答

Comments Off on 心酸的回答

我们几个月前就开始了对惜惜的potty training。刚开始的几天,惜惜每次要尿尿的时候都会说“尿尿”,然后我们把她带到potty旁边,帮她脱下裤子尿尿。这样持续了几个星期,正当我们觉得惜惜已经没有问题的时候,惜惜却突然反复了。经常性的尿在裤子上,不告诉我们。我和张华一直都不明白为什么,但是还是坚持不用尿布,希望惜惜有一天能够重新学会。

如此好几个月。

昨天晚上,我们带她去公园玩。回来的路上,惜惜突然在车子上说“尿尿”。我们一看,前面有个target,就跟她说,“好的,我们马上就到target了,你等一下” — 出乎我们意料的,惜惜说了一句“憋着”,我们的心情一些字变得灰暗起来,原来是我们自己经常性的忽略了惜惜的信号。我心里一下子充满了巨大的自责。我说不出来话,只好再重复一下“惜惜,我们真的马上就到了,爸爸先把你放下来,妈妈带你去厕所好不好,很快的”

惜惜又说了一句“I know”

— 让我陷入更大的自责之中,这种心酸的回复是我所没有经历的。我想,我真的太忽略惜惜的感受了。

touch is the future

Comments Off on touch is the future

我一向是后知后觉的。在iphone出来了五代,在ipad出了第三代之后,我前天晚上突然才理解到:touch is the future。未来的电脑一定是基于触摸的,未来的程序一定是基于触摸的,人和机器的交互一定是大量建立在触摸这种操作的。正如鼠标的出现是人机互动的革命,改变了整个电脑产业一样,触摸界面的出现具有同样的革命性的冲击。而我在整整五年之后才理解到它的潜力。

理解到这点还不算太晚。重要的是能够深刻理解这句话的意义。换句话说,如果未来的电脑操作是触摸的,我现在就需要对自己做出一些调整:

1. 开始学习基于touch的编程

2. 抛弃自己现有的和所有的关于用户界面的思考,完全只思考如何利用touch才设计界面,无论是桌面系统还是基于browser的设计

3. 重新思考任何看到的身边的用户界面的设计– 重新整理思路之后,我现在就觉得facebook,google,amazon的设计已经过时了–这里面一定有大量的机会

还不算太晚,因为需要改变的地方实在太多。

1. google 的搜索结果为什么永远是类似于一个list?如果是touch enabled,会不会更方便?zoom-in 和zoom-out 会对应什么样的搜索结果排列?

2. amazon 上面找东西还是很原始的文字查找,如果我不知道这个东西的名字怎么办?为什么不是实物图形界面?能够实现实物图形界面的只能是基于touch的界面了

3. 太多的餐馆还停留在文字界面的菜单了,为什么不可以改变一下?延伸开来,这个世界上绝大部分的电子产品应该都可以采用触摸界面,然后重新设计一下。

Perfectionist

Comments Off on Perfectionist

最近半年一直在断断续续的看Steve Jobs传记。下面这句话是我感到的最有力的一段:

Here’s to the crazy ones. The rebels. The troublemakers. The ones who see things differently. While some may see them as the crazy ones, we see genius. Because the people who are crazy enough to think they can change the world, are the ones who do.

在我看来,Steve Jobs特别的地方在于他对“完美”的追求和对“简单”的坚持。看似每个人都有这方面的要求,但是事实上,能够将这个原则上升到最高的指导原则,漠视其它一切因素的干扰,比如商业利润,工期,市场反馈,生产能力。。。的人则是少之又少。大多数人,在一开始也许能认可这个原则,但是一旦碰到一些现实的因素,则马上开始妥协,诸如担心投入太大,担心客户不能接受,担心生产成本太高,软硬件的工期太长。。。一个小小的妥协都足以让任何一个本来是几乎完美的设计变成一个二流或者不入流的大路货。

要做到象Steve Jobs那样很容易,但是正是这种“容易”,多数人做不到。

我一向说be honest,我也正是因为遵循了这条原则才开始让自己的生活变得不复杂。但是我回头看看,我其实还可以变得更加简单,更加普质,更加坦然,如果我能够坚持得更加彻底的话。

透过窗户看到的世界

Comments Off on 透过窗户看到的世界

我上班的地方是在八楼。我的桌子后面就是一面极大的窗户。眼睛累了的时候我经常转过椅子,看看窗户外面的世界。

外面的风景很漂亮。稀疏的阴雨旁边是异常透彻的蓝天。近处和远处的树木遮住了几乎所有的房子,恍如一片森林。极远处是和雾气也许是低沉的云相接的朦朦胧胧的青山。湾区很少在这个月份还下雨。昨天晚上居然还有闪电和雷声。天比较冷,路面潮湿,然而从窗户里面看出去,外面的世界是宁静,安详,甚或于幽雅的。

手上的这点东西完成了,但是我还在犹豫是否马上发出去。踌躇中决定到外面走走,顺便到图书馆把借来的DVD还了。我披上衣服,拿好碟片,走出永远恒温的大厦,才明白原来外面是凄冷的空气夹杂着不密但是豆大的雨点。

我在冷风和阵雨中体会这个真实的世界,突然明白到原来透过窗户看到的世界其实是被过滤了的虚幻。而这个真实的感受也让我联想到很多类似的生活经历。广而言之,我们其实多数生活在一个已经过滤了的并不真实的世界里面。

我带惜惜去水族馆,她看到的是玻璃后面的色彩斑斓的各色鱼类,一切都是和谐而安全的。但是我知道水的世界是恐怖的,因为我有濒临被淹死的经历,有被鱼鳞扎伤的体验,有亲眼看见水下两米几乎就无法目视的恐惧,有过那种在更深的水底无限上潜却感到不断窒息的期望和绝望。对于水,我是敬畏的。而惜惜,则只有欣赏和喜爱。她看到的是窗户后面的世界。一切的危险,恐惧,丑恶,乃至于温度都被过滤了。

报纸上常常报道非洲的干旱,饥饿,战争和死亡。但是看报纸的我却很难感受到那种生存的艰难,那种绝望的挣扎,那种对生的渴望。这一切强烈的来自于生命本源的情绪都被灰色的报纸过滤了。我看了,也许被稍稍触动一下,而后抛之脑后。我看到的,同样是一个被过滤了世界。在这一点上,我和惜惜没有不同。

人的体验是有限的,人能够接触到的世界是有限的。我们更多的是通过媒体来了解这个世界。而媒体,总是会过滤掉很多的东西。我们当然不能改变这种体验的方式,但是我需要知道我看到的是什么。

这是今天早上我在风雨中的收获

doing what you like and like what you are doing

Comments Off on doing what you like and like what you are doing

这两件截然不同的事情唯一的共同点是:要达到都很难。

我当然喜欢做IT,但是即便如此,我也开始强烈的不喜欢我现在手上的这点东西,我正在尝试着调整心态,试图去喜欢我现在正在做的。

正如美食家一样,想象中美食家可以每天点自己喜欢的菜,还有人付钱,现实中美食家需要–或者经常需要品尝自己并不一定喜欢的东西,然后告诉大家这盘菜teast like shit。

 

听话和不听话的惜惜

Comments Off on 听话和不听话的惜惜

惜惜在很多时候还是听话的,虽然经常打点擦边球。这几天最有名的例子就是关于能否到阳台上面玩的规矩。

张华和我都担心惜惜一个人在阳台上面玩的时候出事。阳台的栅栏其实比较密,惜惜是不太可能掉下去的。但是鉴于惜惜很早就学会了搬着她的椅子垫脚,我们一直都害怕惜惜搬个椅子到阳台上玩。所以张华和我都一直对惜惜强调说,没有父母陪同的时候是不可以到阳台上面玩的–惜惜真的很听话,每次费劲力气把通往阳台的门和纱门打开了,自己并不到阳台上面去,而是打擦片球:

有时候是脚伸到阳台上面,东踢踢,西晃晃,有时候是学着我们常做的,把鞋子拿到阳台上晒晒–几分钟后又收回来,然后再晒晒,然后再收回来,然后。。。她可以忙好一段时间,最聪明的做法是把玩具一个一个小心的放到阳台上–毕竟爸爸妈妈没有说过玩具不可以到阳台–然后很自然的,既然玩具在阳台上了,她就可以伸出大半个身子把玩具收回来,或者伸出脚拨弄几下,然后收回来玩具,然后再放出去,然后。。。如此往复。

惜惜极少真的违反我和张华严厉的命令–不过如果命令或者禁令不够严厉的话她就不太听了–偶尔几次违反了,就老老实实的接受惩罚,在厨房呆几分钟,然后认错 — 认错倒是很快,除了不太认真反省之外。

 

惜惜介于听话和不听话之间,倾向于听话,也经常不听话,特别是在餐馆。不过我已经很满意了。太听话的小孩如果不是天生就没有好奇心,就是好奇心被父母给抹杀了。这样的小孩很难有太多的出息。我希望惜惜能够一辈子犯错,然后从里面学到东西,我不希望培养出来一个没有个性的女儿

但是有个性,也同时意味着永远的担心,永远放不下的责任感,也许,这就是为人父母不可推卸的一部分吧

Older Ent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