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时的低迷

Comments Off on 暂时的低迷

上一个月的情绪有些不对劲,自己一直都没有觉察,直到和Chris聊天,才意识到,我也许有一些过于压制自己的欲望了。这种过分的压抑的后果,就是让自己觉得做什么都没有意思,没有意义,觉得日子太长,目标太远,担子太重,不知不觉中有了很重的厌世的情绪。和Chris聊了之后,心里的感觉还是好很多。不是因为他的话对我有启蒙式的作用,而是这种和朋友的对话本身,让我能够不知不觉的走出自己思维的困境,让我看到自己已经拥有的,让我能够跳出个人的视角,平衡一下心态。

犹如长跑,当你汗流浃背,气喘吁吁,觉得已经到了自己极限的时候,你就知道,你差不多刚好走了一半。剩下的一半,你得撑着。所谓的耐力,其实就是看你能否做到死皮耐脸的撑下去。

我现在需要的,就是如何不断的撑下去。这段时间是心里觉得最累,最没有希望,最低迷和觉得自己活着最没有意义的时候。等撑过这段时间,心理上已经完全接受这个悲哀的事实了:人活着就是没有那么多希望,就是只有那么一点点意义 — 的时候,我就算是撑过去了。有点像《大话西游》里面的一句话:吐啊,吐啊,就习惯了

老实说,我现在其实处于一个不错的阶段。工作的稳定性有了,而且正在转型的路上,财务上虽然压力很大,但是两三年之后应该还是不错的。我现在觉得的工作上和心理上的压力,主要是来自于转型期间的知识结构的调整和与之而来的自信的不足。

一切都不会很快的好起来,所以我需要继续撑下去

 

Advertisements

留下的,离开了的和要来的

Comments Off on 留下的,离开了的和要来的

房间的灯光比较暗,我坐在房间的一角,看着另一角的电视屏幕,等待着,又似乎并没有等待着什么。

我不知道我在想什么。我试图努力让自己客观,冷静,超然。我试图让自己的灵魂跳出躯体,在一旁冷眼看看自己。但是我仍旧不明白自己在想什么。我知道我心里有喜有悲,有失落和期待,但是我不知道我究竟有几分喜,几分悲,又有多少期待和失落。

我其实知道,留下的终究留下了。离开了的,终究不会回来。而期待某种回归,本身就是对要来的不公平。然而我仍旧期待回归,而少了一些欢迎的喜庆。

你不会明白我和我老婆这个时候的感受。那是一种回忆,一种被迫的,对悲和无可奈何的曾经的失去的回忆。

我这几天一直感到心里有些沉重,有些无法伸展开来的压抑,有一种想放弃,但是我知道我不能放下的负重感。耶稣说,每个人都需要背起自己的十字架。也许,这就是我的十字架吧。

医生说,是个女儿。

我木然,不是麻木,而是喜和悲混合之后的茫然无措。老婆在床上无声的哭泣。

我想,我女儿的小名叫“秀秀”。“秀”,是“修”的谐音,也是一种期待,一种对回归的期待。

如果说惜惜代表的是生活,那么秀秀代表的就是对生活的超越,是一种梦想。

我真的希望我老了,但是我知道,我现在需要的仅仅是继续我的历程,而后善待所有的人:留下的,离开了的,和要来的

举一反三的能力

Comments Off on 举一反三的能力

最近越来越清晰的意识到,一个人的真正的能力在本质上就是一反三的能力。

当然,所谓的举一反三并没有被古人下一个明确的定义,仅仅是说需要“触类旁通”。这也是我们老祖宗们一贯的做法,点到为止,提供一个模糊的方向,乍听一下特有启发,但是实际操作手册一点也没有。而后大家各说各话。这种思维上启发性的引导最后变成成语,说说而已,没有人当真了。

在我看来,举一反三不是简单的触类旁通,或者简单的借鉴。举一反三,首先的要点是对知识的总结和升华。所谓的知识,不外乎术,法,道三个层次:术,是具体的操作方法,方式,和具体的针对问题的解决的办法;法,则是对具体的解决办法的总结,或者说,是方法论;而道,则是方法论的进一步升华。

— 待续

并行宇宙和对欲望的剖析

Comments Off on 并行宇宙和对欲望的剖析

昨天晚上开车回家,想听听音乐。我很习惯的打开手机,接通汽车音响,然后开始沉浸在我已经听了很长一段时间的歌曲之中。

路上一直堵着,我开得很慢。直到很久之后,我才突然意识到,我喜欢的这些歌,多数都是比较凄凉的调子。我不是不知道这点,不过这次,我开始想我为什么喜欢,或者说愿意主动的沉浸在这种悲凉之中。这究竟是我说的“人的性格的基调”,还是我最近几年的经历的结果,又或者是其它?

我最近几年的反思的很大一点在于警惕自己的欲望。我不希望自己成为欲望的奴隶。但是我突然意识到,也许正确的方向,或者说反省的方向,不是消灭欲望,而是超越欲望?

平行宇宙的说法是人生活在各种可能性里面。任何一种可能性都会让宇宙分裂成一个平行宇宙—一个同一时间,同一地点,但是不同的人的行为的地方。也许,这种平行宇宙,就是一种欲望的分裂的结果?对于平行宇宙的超越,在这种假设下,就是对欲望的超越?或者倒过来,对欲望的超越,会导致自己超越了平行宇宙?

我没有答案。但是我想到一点:欲望,在本质上其实是相互冲突的。同一个人的欲望会相互冲突,不同人的欲望同样会相互冲突。欲望的冲突的后果,通常是人和人的斗争。而如果我能够超越我自己的欲望,我也就能够超越这种冲突了 — 不是消灭,而是超越。

我和同事都想做同一件事情,资源有限的情况下,冲突就会形成。但是换一个角度,虽然资源是有限的,冲突却可以换一个方式–或者形式。也许同事的欲望是权力,而我的欲望是学习。这种情况下,只要我能够表达清楚,资源有限的情况下,也许我也能够满足我的欲望?或者,再超脱一点,我仍旧可以学习,而不占有这种资源?

避免冲突不是我的目的。在江湖上混,冲突不可避免,我仅仅是像避免不必要的冲突而已。一辈子不和人发生冲突的人,其实也是无所作为的人。我希望的自己,则是一个有所为,也有所不为的人。和冲突与否无关

 

安静

Comments Off on 安静

也许是没有主动意识到,我想,我的内心安静很多 — 至少比我现象的要安静。

春节的时候联系到一个从小长大的朋友,出国之后就没有联系了 — 也就是说有20年没有什么联系了。在微信上简单的聊了几句,交换了一下彼此的现状。他告诉我他现在做得不错,问我什么时候回国,到时候好好聚聚。。。昨天惜惜同学的生日party,和朋友或者说熟人聊天,谈到读书,也提到了一些远景打算。

我少有出去和人交流,这两项活动算是巨大的社交活动了,思想上不免有些比较:看看自己的生活,比较一些别人的生活。相比下来,我想,我还是很安静的。

安静,从不好的一方面,算是孤僻,不合群,或者冷漠。从好的方面,可以说是淡然,宁静,或者豁达。我一直说过,人心其实是一湖池水,能够照见别人的心思,也能看见自己的面目。但是如果一个人心里不安静,有太多的欲望,就会犹如起伏不平的水面,无法照见真实。多数人都是如此,所以多数人看见的,仅仅是自己想看见的,无论是关于自己,还是关于别人。唯有拥有一颗安静的心,才能真实的看见自己和别人,乃至于这个世界。

安静的心态,来自于坦然和诚实,这是我很早就知道的,也是我一直试图做到的。我想我还需要努力,但是相比之下,我还是比较安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