惜惜五岁了

Comments Off on 惜惜五岁了

今天是惜惜的生日,五岁了。

惜惜对我的改造是从我知道老婆怀孕的时候就开始了。我想,没有惜惜,我不会如同今天这么知道如何成为一个更好的人,做一个更好的自己。

惜惜长到今天,虽然满口的英文,但是的确是我想要的小孩的模样。性格温和,礼让,不张扬,知道守规矩。惜惜还没有学会如何平衡自己的需要和朋友的要求。她总是先顾及朋友,然后再考虑自己。这点和我小时候很像。在自私和不自私之间,我宁愿天平先向别人倾斜一点。自私的性格一旦养成,很难改正。而自私的人在社会上最终是不会得到欢迎的。就这一点来说,我宁愿惜惜先吃一点点亏。

现在说惜惜的未来还太早。惜惜的性格虽然开始成型,成长,但是今后的境遇仍然会对她产生巨大的影响。我能够做到的,只能是尽量的往合适的方向引导

生日快乐,惜惜!

Advertisements

寂灭这个境界

Comments Off on 寂灭这个境界

每一天需要经历的除了正常的生活,还有不可抑制的对秀秀的担心和庆幸,盼望每过一天,秀秀就成熟一天,强壮一天。不敢报太多的希望,因为我太清楚过多的期望之后的失望的痛苦。然而我也不会不抱有期望,因为这是父母的本能。所以日子就在这种压抑的期待里面慢慢的度过。

最能够让我清晰的同时感到欣喜和悲凉的时候,就是我在暂时放下所有的一切,专心跑步的时候。十五分钟的跑步不长,但是总有那么几秒钟的时间,我会突然进入一种安静的状态,在这种安静的状态里面,我能够清晰的感到自己的喜和悲的共存。犹如将自己的精神从身体里面剥离开来,站在第三者的角度冷静的看着自己。

不是每次跑步我都能找到这种感觉,但是我也不是只有一次感到这种状态的存在。经历了几次,我开始慢慢体会到这种境界里的我的心态,大概才是我最应该有的心态。在这种境界里面,我的精神分裂成两部分。一部分始终都是清醒的。我知道我在经历什么,面对什么。我知道我应该如何处理我所得到的,也知道我应该如何处理我失去的。不为得到的特意欣喜,不为失去的特意感到痛苦。我清楚的知道我的责任,义务和接下来我应该做的事情。另一部分的我则全身心的投入到应该有的,为人父母的喜悦或者痛苦之中。当哭则哭,当笑则笑,做一个全心投入的自自然然的人。

我进一步体会到,不仅仅是面对秀秀这件事情,面对所有人生里的波折起伏,人的心态都当如此。人不需要摆脱自己的动物本性,以物喜,以己忧,该如何便是如何,不必做作,不必超然。但是同时,自己内心里面也要清楚自己面对的是什么,自己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自己的价值观,性格,与人待物,都不应该随着这些物质的得到和失去,也不因为人生的境遇的改变而有所变化—-这种人格的恒定,也就是佛家所说的“如常”

又回到徐志摩的那句话:得之我幸,失之我命。该高兴的时候高兴,该接受的接受。无论是得,抑或是失,改变的是外在的态度,而不是内在的本性

寂灭这个境界,也就是从这里开始的—至少,这是我的理解。

熬着

Comments Off on 熬着

在还没有知道秀秀这些危险之前,我和Chris说过一句话:觉着这辈子太长了,日子有些难熬。

Chris很是为我担心,宽慰了我好久。我后来也发现我当时的心态很有些不对,反省了好久,觉得也许是对自己的欲望压制太厉害了。做了些调整之后,感觉就好了很多。

而最近发现我又有类似的心态。不过这次主要是因为对秀秀的未来的未知而导致的忧虑和焦躁。这种因为未知而产生的压力的感觉其实不是第一次了。或者说,我感觉很熟悉。在没有找到自己的方向的时候,在没有毕业找到工作之前,甚至于在找到工作,但是没有确认自己未来的职业道路的时候,我都有过这种煎熬的感觉。而处理这个问题的办法只有一个:熬着

没有事情会一蹶而就,任何事情都有一个过程。而这个过程,的确是煎熬,是炼狱,但是也是一个让我蜕变和升华的过程。这个过程其实就是生活本身。人这辈子,就是不断煎熬的过程,不断的面对困难,不断的调整自己,不断的学习,反思,不断的蜕变。蜕变的结果不重要,因为无论如何蜕变,或者不蜕变,人的归宿都是死亡。蜕变的过程才是生命的全部。

失去了儿子,我学到的是如何面对死亡,如何看清楚在一个人的生命里面,哪些重要,哪些不重要。我学会的是放下。面对可能失去女儿,更可能得到一个或许不完美的女儿的结果,我思考的是如何善待生命。

我一直认可生命都是平等的。然而我这种“平等”的思想里面,其实不知不觉的包含了一个前提:所有完整的生命都是平等的。我认可公平竞争,我努力做到公平,但是我却没有认真思考过,如果人的起点不一样的话,如何做到公平?两条腿健全的人和天生一条腿的人竞争,如何才能做到公平?而如果这种不公平的起点不是身体而是智力,事情又该如何?

回到思考的起点,善待生命里的“善”,究竟包含了哪些内容?如何辨别,如何在自己身上一条一条的实践?

我还没有太多的结论。然而思考已经开始。我想,熬着熬着,我也就明白了。

一切都好,一切都值得珍惜,对于我,生活没有遗憾

心与形之一体

Comments Off on 心与形之一体

从去年开始断断续续的跑步,到今年年头突然开始每天跑步,不知不觉中已经有接近一年的时间了。心理上,从一开始觉得跑步是一种负担,是一个必须强制自己才能勉强完成的任务,变成了心理上一种依赖,身体上的一种享受。我知道下一步的变化应该是将这种心理上的依赖变成一种生活上的习惯,如同呼吸一样,但是目前,我还不想有如此剧烈的变化。顺其自然好了。

秀秀的事情让我总感到有些寝食难安。这个时候,能够脱离一下现实生活,在健身房里面跑十五分钟的步,对于我,是一种暂时的解脱,也是一种心理上的稳定剂。在调整呼吸中我能够慢慢的找到一种安宁,犹如在波澜起伏,一望无际的大海中找到自己的航标。我知道我需要时时刻刻的放下,需要平静的心态,需要冷静的思考,需要把所有的事情做好,日子需要继续—需要像从前一样继续。每一跑完一次15分钟,我就能够从某种焦虑和起伏不平的心态里摆脱出来,然后安静好长一段时间。

这种感觉持续久了,我慢慢的认识到,一个人的心和形其实是合拍的。不存在一个人有疲惫的内心而有精神饱满的外表。也不存在外在的忧郁底下藏着轻松奔放的内心。人可以伪装,但是心与形本质上是一体的。从这一点上,面相算命是有一定的道理的。

因为心与形是一体的,所以要让自己从压抑和紧张的心态里面摆脱出来,从形上着手也是可行的。换句话说,跑步的确能够让我自己感到心理上的解脱。长时间的锻炼也的确能够帮助维持我情绪上的稳定。一个人的内在是很难直接触摸的,所以也是最难改变的。而身体则是能够直接碰到的,所以要改变一个人的内在,锻炼大概是间接但是最有效的方式了。

—再多想一步,不知道古人说的修炼,所谓的内气是否也是一种通过对“形”的锻炼,而后对“心”产生影响,最后达到修炼的目的呢 — 一种比跑步更加有效的方式?

一天一天的过

Comments Off on 一天一天的过

日子在一天一天的过。我希望每过一天,小孩就多成长一天。而每成长一天,秀秀也就成熟一天,健康一天。

上周五的时候,医生说小孩现在长得快一些。从12天滞后变成了9天滞后,算是一个不错的消息。我和老婆放心了一些。算是有了一个轻松一点的周末。

这周是第27周,医生说小孩需要到28周才能够发展出来完整的肺部—-而完整的肺功能则是小孩能够离开母体继续发育的前提。而后小孩需要撑到31-32周—-这是大脑发育的关键时期,而后是37周,这几道扻之后才算成熟的胎儿。

我正在学习如何一天一天的面对。生活需要继续,工作需要做好,老婆在继续读书,心神不能慌乱,而每天都需要面对或者或者不好的消息。每周的周二和周五检查之后,无论小孩是否成长,至少我能够看到她的心跳的记录,知道她还在那里。

好或者坏,得或者失,我都会好好生活,如此而已!

面对恐惧

Comments Off on 面对恐惧

看过的电影中,《after earth》对恐惧的描写最深入:Fear is not real. It is a product of thoughts you create. Do not misunderstand me. Danger is very real. But fear is a choice —- 翻译成中文:恐惧不是事实,而是思想的一种产物。危险才是一种真实的存在,恐惧本身不过是一种选择

我现在就生活在面对恐惧之中 — 不是生活在恐惧之中,而是我不得不每天面对这种担忧和恐惧。

上周三的例行检查之后,医生说测量的结果是秀秀已经超过了正常的误差范围。基本上只有正常的胎儿的三分之一的大小。我们需要做更频繁的检查,也要检查更多的东西。当时我就已经和医生确认了以后每周两次检查,每次都需要做胎监。我和老婆本来还在讨论到底是什么时候让惜惜开始全日制上学,现在不需要讨论了。我们当天就和惜惜的老师说好了。五月份,也就是这个星期就开始。我和老板也沟通了 — 老板人不错 — 我可以有更灵活的上班时间,每次去医院也不需要特意通知他们。我和Chris见面,告诉他情况,小狗周末要还给他了— 本来还想多留一周的。同时也说我们会把他的名字放到惜惜的学校,如果有急事的话,他可以代替我们接惜惜。我想我也会把Linda的名字放进入。周四的时候,老婆把惜惜的跳舞课也换到了周六。我们能够做的大概也就是这些了。

昨天和华医生见面,继续做了胎监。华医生介绍了一些医学上的方法和可能面对的情况。也提到了如果下周再次测量的时候发现小孩没有继续长大的话,张华也许需要马上住医院。以我的理解,最好的情况当然是有一个也许体型小,但是健康的小孩,最坏的情况是我们随时会失去她,而中间的状态,大概就是有一个有先天缺陷的小孩了。

从上周三到今天,正好一个星期。在最初的忙乱和不知所措之后,我终于开始平静下来,开始直视我的恐惧了。

昨天晚上做了一晚上的梦,具体的记不住了,但是我能够感觉到我的担心。犹如一个人走在荒山野岭,然后走到一个幽深黑暗的山洞面前。觉得我需要走进入,但是不敢进入,只是呆呆的看着 — 这个黑暗的洞穴,就是我的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