丛林法则

Comments Off on 丛林法则

这次为期两周的他热爱宁是我N多年后第一次回到城市。我重新发现了我自己,重新理解了我自己,更重要的是,我开始清醒的全面的认识了我生存的这个社会。

而我首先要感谢的,是那个骗了我36块钱的黑人。

上周四下午,Training结束之后,我坐Bart回到Milbrae。中途一个黑人突然很高声的在车厢里说他正在送女儿上大学,女儿在飞机场,但是行李超重,他已经没有钱了,希望能够得到大家的帮忙。他自己是队伍军人,手上也拿着一个似乎是军人身份证的东西。我恻隐之心一发,打开了钱包。我现在记得很清晰,他说的是六块钱,我拿出六块,他纠正我说,“sixteen”,我不置可否,再拿出十块,然后旁边带出了一张二十的。黑人拿了十块,说谢谢,然后又说了一句“I think I am going to get this one as well” — and he took my twenty without ask me. He said thanks, and walked away. — At the whole time, I didn’t even look at his eyes.  5 minutes later, an old man walked to me and told me: the very same buy did exact same thing last week.

让我感到不舒服的不完全是因为被骗了,而是当黑人强行拿走那二十块钱的时候,我为什么没有来得及反应,就这么木然的让他拿走了。事后回想,上当的感觉是其次的。让我自己最难以忍受的是我发现我在那一刻居然是一个如此弱小的人。我忘记了如何保护自己,任由别人欺凌。

没有和任何人讲过这件事,因为我需要独自思考。今天是事情过后的第六天,我的心情从最初的沮丧,自我谴责,激愤,到逐渐的平静,开始反省,到宽容(自然不是宽容这个黑人),到理解自己,也理解这个黑人,到振奋,到这一刻居然是斗志昂扬,我想我更深刻的理解了我自己和我身处的这个社会。

to be continue…

(想到的东西很多,很多是建筑于我个人的经历和心态上的,这篇日记,算是自我反省吧)

首先想到的,或者说深刻体会到的,是“天地无私亦无亲”这句话。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一直以来都觉得我亏欠别人的。欠天欠地,欠父母的,欠师长好友乃至于整个社会的,所以看见路边要饭的,我有一种莫名的负罪感,似乎所有人的不开心都是我的责任,所有人的不幸都是我的责任。我一再告诉自己,我不是基督,不能挽救世人,但是这种内心深处的近乎于一种“原罪”的感觉却从来都没有淡消过。说是恻隐之心也好,说是善良也好,我始终都无法跨过心里这道坎。听到黑人说的话,我的第一个反应不是怀疑,而是觉得帮他是我的义务,是一份责任。昨天下午经过车站,看见一个妈妈带着女儿在路旁举着寻求帮助的牌子,我心一狠,走过去了,绕了个弯,又回头拿出五块钱给了人家。不是因为我忘记了教训,而是因为真的很难漠视。我其实不是在帮人,我是在用五块钱买我那一刻的心安,犹如赎罪。这种心态很糟糕,犹如我一个人在承担这个社会的责任。黑人事情过后的几天我一直在反省我自己当时的心态,然后才逐渐的理解到我们老祖宗的哪句话:天地无私亦无亲。天地无私,所以每个人来到这个世界上是公平的,也许家境不同,也许聪慧有别,但是我们都会一样的死去。在死亡面前,一个人所有得到和失去的其实都是归零。天地无亲,所以我们不需要感激。人生于天,归于地,不过是轮回而已。我得天地滋养,也奉献于天地。天无亲,我无情,一切都是自然的法则。我没有得到天地特别的眷顾,也不必要回馈天地。人生存于这个社会,遵循这个社会的规则,这是生存,也是回馈,二者其实是一体。我得社会的庇护,但是我的社会活动也支持延续了社会的发展。无论这个社会有多少穷人和富人,我只是在其中生存而已。社会自然有不公,但是这个不公不是我的不公。一切犹如丛林,有强者就有弱者,有宿主,也有寄生虫。人在社会的生存和丛林没有区别。无论身处食物链的那一节,都是生态的一部分。如果我弱,努力求生即可,如果我强,享受我的资源也没有不对。我可以同情弱者,也可以帮助别人,更可以捐出一切,还可以选择改变这个社会我认为不公平的地方,但是我唯一不需要的是将这个社会所有的责任扛到身上。我在任何时候都只是社会的一部分,我尽到了自己的责任就可以了。我当然可以做得更多,但是那不是我的责任。悲天悯人是对的,也是应该的,但不是必须的。我以天下为己任没有错,我会因此看得更远,想得多,我甚至能够因此而获得更多,但是天下终究还是天下人的共同责任。基督背负了天下人的原罪,但是他也说每个人都要背负起自己的十字架。

我不会原谅骗人的这个黑人,但是我能够理解他–这不过是他选择的一种生存方式而已。但是我仍然是做错了,不是因为给钱给错了,而是我当时的心态错了。黑人的行为在后面其实是一种抢劫,我忘记了丛林法则,所以我错了。我可以帮人,但是我必须要按照自己的方式,自己的心意去帮人,犹如我昨天给那对母子五块钱—她们仍然可能是骗人的,我也许仍旧上当了,但是我选择了如此,所以我不后悔–对那个黑人也是如此。下次如果我碰见类似的事情,我也许仍然选择相信他,但是我不会任由他告诉我他需要多少钱–你需要多少帮助不是我的事情,更不是我的责任你,我帮你,是按照我自己的计划,依据我自己的意志,而说到最后,我并没有义务帮你。过去的几年里,我在城市外面生活得太久了,我的生活太安逸了,我忘记了戒备,忘记了生存的底线,最重要的是我失去了锐气。这个黑人提醒了我这个丛林的存在,就这一点而言,我要谢谢他。

to be continue…—- 再次继续已经是两天以后。有些思绪被中断了,只好根据现在的思考继续。。。

天地无私亦无亲的最后是这么一句话:力争一切,绝对不让。这句话的背后是很简单的反省:我不可以失去锐气!!

 

再回到被骗这个话题。被骗其实没有什么,重要的是如何面对。或者换一个角度:我以后应该如何面对自己内心的”善”。

生存于丛林,但是不可被隅于丛林。人始终都要超越这些法则的,否则不能称之为人–当然在超越之前是适应,是习惯,是生存–而这种超越,其本质的思考源头,就是如何对待自己内心的“善”。这个善,是对人,更是对己。在下次面对同样的事情的时候继续选择相信对方,是一种对自己的信任和对人性的宽容。

所以如果我再次碰见同样的事情,我仍然会选择给一点钱,但是我会拿回我不愿意给的部分。从容,淡然,而不容置否。选择仍旧,而心境不同。

锐志意,善护之;慈悲心,善护之

如此而已!

Advertisements

城市生活

Comments Off on 城市生活

早上要5:30am起床,然后需要在6:10am之前出门,开车45分钟到Milbrae,坐7:02分出发的bart,在7:35am到达Montgamery,走10分钟到training的街口,坐在咖啡店里面等到8:30am上课,中午11:45am出来吃午饭,休息半个小时,下午4:00pm下课,赶4:30pm或者4:45pm的bart到Milbrae,6:00pm到自己的车子旁,开车一个小时左右,7:15pm到家–然后周而复始,今天是第四天。下个星期仍然要这么继续一周才算结束。

有点累了,每天花费四个小时在路上,我不觉得有什么人会持续的享受这个过程。时间必须要刚刚卡到点上,晚一分钟的结果就是晚一趟车,然后晚半个小时–比如我今天早上,眼睁睁的看着7:02分的车子开走了。城里人在不断的追赶,或者被驱使着追赶,时时刻刻的有某种无形的压力。这种压力是一种常态,而后这种常态变成一种生活和生理上的习惯,这种习惯最后变成城里人人格的一个共性。这种共性让城里人在不需要的时候也在追赶,在焦虑,在失去耐心,在渴望摆脱,跳出这种轮回,然后这种渴望变成一种更加迫切的追赶,周而复始!

站在一个时间的高度来看,这种追赶驱使着社会的进步,所以城市总是比农村有更快的发展;但是站在人文的角度,这种焦虑会逐渐的变成一种冷漠–热情是需要充分的精力的,没有能量,没有人能够保持轻松,因为轻松不仅仅是一种心态,更是一种状态–冷漠的后果是对自己的绝望,或者放弃。

城市百态,其实就是一条街上的变化,迎面走来的熙熙攘攘的人群就是。高兴的,沮丧的,焦急的,紧张的,轻松的,严肃的,麻木的。。。最不常见到的是像我这样莫名的微笑的。我毕竟还是乡下人,没有这么多的身处其中的感受,我毕竟不需要这么着急赶路,晚了一点也无所谓,所以我能用旁观者的心态去观察,去欣赏,去体会。

城市其实并非只是我说的“追赶”的心态。城市犹如一条沸腾的大江,各种情绪交结到一起,每时每刻都在变化,激情和冷漠并存,轻松和奋进也并存。相对于农村,这是一个浓缩了的世界。

这是进城第四天的感受。

进城

Comments Off on 进城

昨天在旧金山培训,恍然之中才发现,原来我很久都没有进城了。我一直不觉得城市的生活有什么不一样,我现在知道我错了。

城市里你会每天碰见很多人,多数是陌生人,也许因为工作时间的关系大家在同一辆车子上碰见,又甚或每天见面,但是彼此是陌生人。

如果你是单身,初次接触城市,你会觉得你有很多机会,对面走来的似乎都是很有生活的人,都有可以沟通的地方,但是你会很快发现事实上你无法张口,无法接近,点头微笑已经是极限,在往前走一步几乎不可能--不是真的不可能,我自己反省到,这个壁垒实际上还是来源于我们自己内心的怯懦,这是一种害怕走出去的自我约束。在自己熟悉的环境里面也许不容易觉察,但是在一个陌生的环境里面,我突然就意识到了

--突然想到,其实每个人都渴望与人交流,也希望与人交流的。如果我随机的在大街上邀请一些陌生人参加我女儿10岁的生日party,我相信这些陌生人很有可能会成为朋友--如果我能够创建一个他们都陌生,同时感到需要相互帮助的环境的话,当然,作为巩固,我需要提供一个让他们能够再次相距的机会--没有钱好像作不了这事,等有钱了再做吧!

城市里才有生活--这句话其实有些不对,但是在城市里,一个人的确很容易感觉到生活,不是因为一个人搬到城市马上就有了生活,而是因为城市里熙熙攘攘的人群很容易让人感到自己活着并且参与其中,这算是一种被激发的想象吧--如果是在SAN JOSE的乡下,你不容易感觉到这一点。

在城市要搭公交车,地铁。。。而开车则将自己与世隔绝,所以如果要体验城市的生活,最好不要开车。

我自己其实也是藏在龟壳里,只是我自己不知道而已。我需要逐渐的走出去。

很好,收获不错

与钱相处

Comments Off on 与钱相处

折腾了这么多年,开始明白一点如何与人相处的道理:be honest — 做人要老实。刚才突然想到,是不是这也是与钱相处的准则呢:对钱老实一点,就是有多少钱,办多少事;有什么钱,办什么事;不充大头,也不要小气。

但是钱毕竟不是人,对人可以投入感情,但是如果对钱有了感情,好像就有些不对了–诸如成为守财奴,或者败家子。不知道是否可以借鉴“君子之交淡如水”的心态? 又想到一句《菜根谭》的话:闻恶不可就恶,恐为谗夫泄怒;闻善不可即亲,恐引奸人进身

说来说去,又回到了如何和人相处。

也许,与钱相处和与人相处有很多的相同之处吧。

基督

Comments Off on 基督

美国实际上是一个宗教国家,虽然在宪法上规定了政教分离。

前两天参加朋友的wedding。他和老婆都是信基督的,仪式上有很多对神感恩的话。无论是处于对宗教的尊敬,还是处于对朋友的尊重,我反正是老老实实的和大家一起唱赞美诗,念阿门。

不信基督的人对开口神,闭口阿门的做法通常有些拒绝。我在这两个小时里面初始也是如此。但是当我抛开这些无端的拒绝,开始认真聆听教徒们的祷告,我还是体会到了祷告中的真诚和期盼。其实祷告不过是一种形式,一种口头表达的形式,而现实中很多人的祷告和见证表达得都不好,在没有信仰的人看来这种行为未免有些幼稚和牵强,或者说有些“假” –我想很多人的误解和反感都是因此而来。但是如果能够放下成见,透过语言的表面,投之以信任,我想还是可以看到很多教徒的祷告是建立在发自内心的对基督的信任上的。而这种信任,如果能够做到纯净,没有功利企图,只是一种纯粹的给予,无论被信任的人是谁,这种感情本身都是应该值得尊敬的。

没有人可以证明基督的不存在,虽然你可以争论说也同样不能证明其存在。但是无论是哪种说法,科学的观点应该是不反对–正如你不能彻底否定“引力粒子”的假设一样。而既然如此,有人相信其存在,并且投入自己的感情,这也并没有不对,反对没有必要,反感也不必。

我对此的态度大抵如此。

说的和做的

Comments Off on 说的和做的

只是突然有些感慨,同一个人,说的和做的为什么可以差别这么大?

回头看看自己,我有没有做到我说过的?

好像没有做到100%,我也需要一点一点的努力。

很难,但是需要做到,否则我就在欺骗自己。

惜惜学说话

Comments Off on 惜惜学说话

不知不觉中,惜惜已经主动开始学习说话了。

做smothie的时候,我告诉她杯子可以敲㪣,让冰松一松,于是惜惜学会了“敲㪣”,经常敲㪣杯子,对搪瓷杯也不例外–吓了我一跳

学会了碰杯,不过是英文: cheers , 当然,最经典的是“看看”,什么都要“看看”,学会了“let’s go home”,连出去玩都是”let’s go home”–纠正了好多次,她不想改。

更早些时候知道了“烫”,“奶”(外加“milk”),马(外加“horse”),辣,frog, duck,

昨天晚上突然学会了拍拍肩膀,先是给妈妈一个hug,然后很大人的样子拍拍妈妈的肩膀,然后再来一个hug—-张华和我都要感动得哭了。

Older Ent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