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苦

Comments Off on 吃苦

和jimmy聊天,说到吃苦这个话题。

我说,人应该主动吃点苦头,这样才能培养起来能力,生活上吃点苦,知道珍惜,工作上吃点苦,就学会了东西。
Jimmy不同意。他说没有必要主动吃苦。人固然要能上能下,锦衣玉食和粗茶淡饭的日子其实都是一个过程,一种环境。只要保持好的心态,锦衣玉食的时候享受一下,粗茶淡饭的时候忍受一下,日子也就过去了。刻意为之没有什么必要。

我想了想,Jimmy是有他的道理的。不过我只能接受一半:物质上随遇而安就好了,有钱的时候多花一些,只要不奢侈,不苛刻,就好了;穷的时候少花一些,心态健康就好;至于在工作上,我想还是辛苦一点为好,否则必有近忧。

过日子不是为了吃苦,随遇而安就好,这是Jimmy的观点。

Advertisements

Las Vegas

1 Comment

What happens on Vegas, stays in Vegas. So I am not going to say much about what I did there Open-mouthed

But it was fun, relaxing, and at the very end, long lasting of our friendship….

A good weekend trip, a memorable re-unit of our four.

过去两周

Comments Off on 过去两周

这两周有些情绪低落,所以没有写什么。

刚刚通过了RHCT考试,学到了很多东西,就这点而言我还是比较高兴的。毕竟这也算是个不那么容易的证书考试--同时也知道很多公司的system admin其实水平还是比较烂的。我准备做点实验,如果可行的话写写一套适合小公司的整合软件

让我情绪低落的是微积分。想来我的确不是一个好学生。本来以为已经学过了微积分,可是考试卷子发下来,始终都是65分--根据老师的标准,就是不及格。当然,最让人难以接受的还是老师一如既往的鄙视的眼神,最近在眼神之外是不是的讽刺我一下,好像我招她惹她了一样。上次课堂考试,她居然还怀疑我抄袭--而且在知道自己错了之后还不道歉。然后是这两天我好歹不歹又将课本给搞丢了。拼命也想不起来掉在什么地方了(我想我是老了)。教科书奇贵无比,薄薄的一本要一百来块,思前想后终究是舍不得,幸好学校图书馆可以借阅(就是不能带出去),我想我就小气一下,以后到图书馆看书好了

心里有点不舒服,所以一直没有写什么。其实这几天倒是想了一些问题,特别是和JIMMY交流了一些关于奥运,爱国,和关于婚姻处理的细节。等有心情了再写好了

今天是周五,下午要去Las Vegas,是朋友的Bachelor Party希望不要影响他的心情。

不会独立的思考的媒体

1 Comment

有一个很多人都听到的笑话:
联合国出了一个写作题,结果难倒了全世界的小孩子:“请就其他国家的粮食短缺问题发表自己的看法”
--非洲小朋友不知道什么叫“粮食”,所以做不出来,
--欧洲小朋友不知道什么叫“短缺”,
--亚洲小朋友不知道什么叫“自己的看法”,
--南美洲小朋友不知道什么叫“请”,
--美国小朋友最绝,不知道什么叫“其他国家”

我一向以为美国的教育体系是很注重培养个人的独立思考能力的,我自己其实也是受益颇多,但是这次奥运会的火炬问题和随后的一些观察,让我开始彻底的反省这个印象。我最后的结论是,美国,乃至于西方的教育体系的确是注重培养个人的独立思考能力,但是这种注重仍然不够彻底,它只能说相对于我接受的中国教育体系好一点。而现实的社会里面,独立思考的声音是仍然被压制的。这种潜在的压制因为不为大众所觉察,所以当所有的媒体一边倒的时候,普通人还在天真的以为因为有所谓的“freedom of speech"这棵大树,所以这些媒体之所以这么一致是因为事实如此--这种幼稚,其实是让这些西方媒体具有更大的欺骗性。

媒体,永远都不可能有自己独立的声音。因为所有的媒体都是需要生存的,而在这个世界上,生存的权力是被少数人掌握的。所谓的大众媒体,不过是一块被不断扭曲的哈哈镜而已。如果我们还是天真的以为他反应的是现实社会,我们终究不过是一个被间接遥控的傀儡。

KQED昨天下午有一个对伦敦大学一位研究亚洲问题的教授的专访,专访的内容是西藏问题。在介绍西藏问题的历史渊源的时候,这位教授的第一句话就是:Ever since Chin ese Com munist Pa rty take over Tib et at 1950, the people of Tib et has never been stopped looking for independent.
--这句话有两个及其危险的暗示,或者说是及其不负责任的谎言。对于了解西藏历史的我们,这些当然可以一眼看穿,但是对于基本上什么都不知道的普通大众,他们会很自然的以为西藏在1950年以前是彻底独立于大陆的,同时他们也会以为这种独立的要求是对大多数当地人的要求。这种专访,因为披着权威的外衣,因为打着"freedom of speech"的大旗,所以有更大的欺骗性。

这种欺骗性并非是发自于仇恨,而更多的来自于思想上的偏见,或者说不独立的思考。同样的偏见在这里随处可见,以至于这种偏见变成一种普遍认同的事实,进而变成一种准繩,进而变成一种社会压力,最后变成多数人思想的一部分--这种循环周而复始,不断的自我强化,乃至于在这个问题上造成一种彻底的中西对立。

KQED今天早上也有一个对奥运火炬的新闻采访,报道也不长,只有两句: The Olympic torch run hasn’t start yet. It (Tanzania) is mostly quiet right here, i don’t see much protester , but I believe we will see more protesters alone the road as what we see in the rest of the world.
--很多人忘记了新闻的特点是报道不正常的事情,因为欢迎火炬是正常的,所以媒体的眼睛本来就应该仅仅是盯着那些不正常的东西--或者他们认为的不正常的东西。这是新闻的特点,但是也是新闻的悲哀
--新闻的原则之一就是反映事实,如果新闻报道要用到“I believe“,其实他不过是在暗示他在撒谎罢了,可惜,这种暗示同样会被大多数人接受

没有人可以摆脱媒体的影响,我能够做到的,仅仅是不断的去反省自己,去求证,去独立思考。

西方媒体的偏见

Comments Off on 西方媒体的偏见

KQED是湾区我觉得比较政治中立的广播电台,不过它也必不可免的拥有西方媒体的偏见。
昨天早上它报道的三藩市的奥运火炬接送仪式的时候只有两句话:第一句话是,三藩市奥运火炬接送仪式在下午一点钟在AT&T运动场准时举行;第二句话是,现场到处是为西藏人权而抗议的人群。

--我相信他不是出于主动的恶意攻击而这么编造,而是西方媒体其实已经被普遍洗脑,他们对于任何对中国不利的消息都会自然而然的放大,而对于中国的好的一面则自动忽略。

一群可怜虫而已!!!

论事与论人

Comments Off on 论事与论人

事情可以讨论,因为只要是发生的事情,总有前因后果,所以总是能够讨论出一个是非曲直。只要能够不脱离所知道的事实,即便最后的结论有偏差,也仅仅是因为资料掌握的不全面,要改正也容易,不容易有争执。人不可以讨论,因为人心不可测,没有一个标准。

或者简单的说,我们只能就事论事,不能就事论人,更不能就人论人。

讨论盗窃犯,我们最多可以讨论在法律上来讲这种行为会有多少年刑期,但是我们不能因为这种行为而讨论这个人是利欲熏心还是迫不得已。做事的人都有自己的道理,都有自己的原因。从别人做的事情延伸到人心的讨论,其实是在用我们自己的道德观念去衡量别人的对错,或者更严厉的来讲是将我们自己的价值系统强加在别人身上。这种由事论及到人的开始就是将自己的偏见强加到别人身上,也是不公平的。

做错了事情,当然就应该受到惩罚。但是这种惩罚也仅仅是对事而言,而不是一个对人的裁判。

论事而及人,我们所有的人都有罪,因为人无完人

--今天08北京奥运的圣火将抵达三藩市,而我犹豫再三,还是决定不去三藩市,虽然我知道会有很多反对的人会去捣乱。

去还是不去我初初很是犹豫,不过现在想来,其实没有必要犹豫。想去了,方便了,就去,不方便,不想去,就不要去。不会因为我去了,所以我就爱国,也不会因为我不去,所以我叛国了。别人想怎么评价我还是会一样的评价我。

只要我自己知道,无论如何,我还是我就好了。

英文 英文

Comments Off on 英文 英文

我和Jimmy聊天经常是一半英文,一半中文,因为有时候感觉用英文表达某些情绪更加习惯。上个周末和他一路开车,突然说了一句:I am getting old. 我本来是想说,我现在也变老了,Jimmy听懂了我的原意,但是告诉我说,我实际上是说错了。正确的用法用法应该是:I am aging. 在英文里面,getting old是一个中性词,表达的是一个状态,没有特别的感情和褒贬包含其中,I am getting old听在洋鬼子耳中,就好像说:我长大了一样。丝毫没有那种我原来想表达的对时间流逝的感慨。

讨论到这里,Jimmy很郑重的告诉我:你一辈子也学不好英文的, but keep trying。Jimmy没有丝毫贬低我的意思,他想告诉我的,是一个事实。毕竟我们不是出生在这个地方的,同时我们也必须要承认我们也不是什么语言的天才,我们学到的一点一滴都是我们不断不断的依靠自己的努力得来的,学习英文里面没有奇迹,上帝也不会仁慈,所以我们永远也不要自责,如果我们无法说得和老外一样好的话。但是当然也不能因此而放弃。不断改进就是了。

知足而长乐,但是也要知难而进,找到这个平衡点,自己就会没有压力,也不会松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