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账

Comments Off on 流水账

没有太多自己的时间,有些生活的感悟无法及时记录下来,也就只能记一下流水账了。

和Charles见面,讨论了很多关于作为父母,如何帮助小孩子学习的问题。没有什么明显的答案。但是可以明显感觉到Charles在这方面还是做了很多research的。特别是在了解州与州的教育体系方面。而我则完全没有这方面的思考。我仅仅是从现实的体会出发,处于比较纯粹的信任的教育,去思考我如何去配合老师和学校的安排。我更多的不是从主导,而是配合的角度去思考问题。

我没有像Charles一样了解这个体系,不等于我自己没有自己的阅读。这段时间刚刚好看到一本书,讲的是如何学习的。对我的启发甚大。我昨天刚刚读完,准备再回头读一遍,做一些笔记。然后记录一下。


一天开车回家的路上和曾艳聊天,我说我还有很多不懂的东西,不能出来自己做。晚上和老婆聊到这些,讨论的却是话题的延伸:你不可能等到什么都准备好了再出来做事。有些东西是可以边学边做的,有些事需要有一个基础,有些事情,则是永远没有办法等到机会去先锻炼自己一番的,比如说做管理,或者做老板。准备充分与否,更多的是家庭的财务和心态,不完全是能力。对于自己没有办法去实践的技能,比如说管理,没有必要耿耿于怀,相信自己能够做到就好。


和charles讨论到基础教育是否需要死记硬背。我的观点是倾向于需要,而且需要大量的死记硬背的东西。犹如建筑,我们不可能什么都是从灰沙石开始构造。使用固定的构件,会让事情快很多。有些东西是需要记忆而不求甚解的,有些东西是需要寻根究底的。越是基础层面的东西,大概死记硬背的几率就越是大一些,诸如九九乘法表。我想不出来如果要计算9×8的话,除了死记硬背,还有什么更好的办法。


仍旧有很多自己想做的事情,但是也能够理解到我必须找到自己的方向,而后专注于一个。这是一场注定会输的赌博:无论最后如何,我的时间总是投入了。所以我需要考虑的不是最后经济上的回报,而是心灵与追求上的回报:也许,我应该站在一个不一样的角度重新衡量一下我的选项

Advertisements

梦见奶奶

Comments Off on 梦见奶奶

奶奶过世后一直都没有回去过,从来都没有给奶奶上过坟。昨天晚上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又梦见了奶奶。

在我还能回忆得出来的通城,我和奶奶在街头散步,经过当年的一中,看到有收集硬币的小摊。奶奶说想坐下来休息一下。天色有些昏黄,地上有些灰土,旁边是在开挖的山,说是要扩建新校园。

到明年,就有十年没有回去了。很是有些想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