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名字

Comments Off on 取名字

中国人的族谱中有些讲辈,有些讲派。前两天和我弟弟聊天,才知道我们这一族讲究的是“派”,我们是“规”字派

幸好不是乌龟的龟,否则我就的叫做张龟翼了--这个名字似乎并不怎么好听 Open-mouthed

我们的下一辈是“习”派,学习的”习“。我弟弟的小孩大概在今年的11月份降生,现在还不知道性别。不过我们已经开始讨论名字了。如果是男孩,我弟弟喜欢的是“习儒”,我觉得不错,不过我建议的是“习之”。如果是女孩,我们都没有想好。我弟弟想了好几个,“习婷”大概是他比较能够接受的一个。我没有想到什么好的,”习焉”是我觉得不错的,但是还不是很满意。

刚刚突然想到一个“习兮”,颇为得意之下想到全名是“张习兮”,不免有“脏兮兮”的嫌疑,只好作罢

--上周和Charles说道小孩的名字,他有些抱怨说他的姓不好给小孩取名字,我还没有理解过来。他很耐心的说:如果我小孩叫“kick“,那么全名叫什么?
"Kick Mi" 我说,然后Charles说,对阿,这不是讨打吗?Open-mouthed

Advertisements

2 份天气预报

Comments Off on 2 份天气预报

每次打开GMAIL,我都会看到两个地方的天气预报:我这里的和上海的

上海最近的天气不是很好,总是下雨。老婆前两周还咳嗽了几天。虽然没有什么大碍,总是让我有些牵挂

不知道还要多久才能在一起

一个人的时候常常想象着老婆在身边的感觉。觉得可以给她一个安定的生活,一个不甚富足但是可以温饱的生活。

有时候也害怕希望越大失望越大,憧憬太多也许不是什么好事,不过若是脸憧憬都没有,生活也就少了很多乐趣。或者说用CHRIS的话,生活最痛苦的莫过于没有希望--从来没有想过他也有深刻的时候

老婆现在在梦什么呢?她是个简单的女孩,想来也不会梦到我的

有些想她

quality time

Comments Off on quality time

I had a quality time with Jimmy on the past Saturday.

不知道该怎么翻译quality time这个单词,诚如JIMMY所说,有些单词是很难找到对应的中文翻译的。

早上和Jimmy到附近的意大利面包店吃早餐,聊天,讨论了房子,家庭,工作,他的计划,经济,外交,政治,又到附近的卖酒的店逛了一个多小时。回头的时候在他家门口的长椅子上瞎聊。下午的时候他突然想做几道菜,于是乎又到附近的农贸市场买了些茄子,南瓜。回来之后他一边开始慢慢准备,我们一边又谈到他女儿。我忽然又想起Jason,谈到也许Jason可以和我另外一个做电脑硬件的朋友合伙。下午的时候另外一个Jimmy过来借用一下传真机,又和他聊了聊上市公司,法律,房子。他告诉我说根据他的经验,美国的货币贬值实际上是每十年十倍:也就是说,现在40万能够买到的东西和十年前4万美元买到的东西之间没有本质的差别。比如说房子。而有些东西看起来价格没有涨,比如说汽车,实际上是因为美国将这些差价转移到了其他的国家--也就是说,美国在剥削全世界来降低自己的消费成本。。。

很多东西是经历给予的,比如说对通货膨胀的认识,对社会的认识,对人的认识。

“幸好我们都是从一岁长到80岁,要是反过来,这个世界上人人都是哲学家了“,Jimmy如是说

还是房子

Comments Off on 还是房子

今天很忙,自然是为了房子的事情。到下午大概六点多的时候总算是和银行,seller,escrow之间搞清楚了。文件基本搞完了,银行发出了正式的文件,escrow公司也确认说收到了。seller也没有说话--除了一件事:文件是有密码的,银行光发了文件,没有给密码。所以本来明天早上可以办过户手续的,结果必须要等到下周了。

所以我到现在也不知道是不是最后能够顺利完成交易,虽然每个人都告诉我说不要着急,事情一定可以成。说老实话,既然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我其实也不是很着急。我仅仅是还是有些怀疑而已。毕竟没有兑现的支票不是钱,没有签字的房子自然也还不是我的房子。

看看下周吧。

--下午的时候JUDY,qianqian和Charles都给我电话,替我着急,问我究竟如何了。刚好我那时候挺忙,不方便接电话。只好在这里道歉了。

房子

1 Comment

又是好些天没有写了。不是没有什么好说的,而是有很多话想说,但是自己的思路不是很清楚。或者说,心有些乱了分寸。我不愿意将自己都不清楚的东西放上来。

买房子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更麻烦的是碰上这么一个不负责任的帮我做贷款的经纪就更加头痛了。到今天为止,我还是不知道事情能否办成,而今天是卖方的最后期限--也就是说,如果今天贷款还下不来的话,交易会取消,定金不能返还,我会损失一万六千美元。我昨天到经纪的办公室和她好好谈了一下,一共告诉她两句话:我很生气,如果事情办砸了,我会告她。

--其实也是借用的《天下无贼》里面的话:黎叔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丢下这些话,我的心情居然好了很多。我回头想想,这么做是对的。我原来一直顾忌对方的面子,不想把话说的太绝,总想留有余地,但是有些人却不领情,以为我这样是软弱好欺负。昨天和她把话说开了,我反而觉得痛快。其实不管后果如何,她已经让我没有多少选择了。

我老婆是极好的,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通情达理的女孩。面对这么大一笔可能的损失,我老婆也能够不责怪我,反而劝我不要太生气。就当时运气不好罢了。即便是告人家,也要做好拿不回来钱的打算。昨天晚上和老婆聊了几个小时,除了相互安慰,其实也是在讨论如何善后。我的定金是借来的,我的损失当然不能算到别人身上,所以无论如何也需要将这笔钱先还了。然后是房子肯定就是不买了,至少这两三年是没有什么希望了。这头几年就先租房住着,等过几年经济条件好了再说。。。

事情当然还没有到这么悲观的地步,至少今天还没有过去。不到最后一刻我是不会轻易放弃的。不过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人会轻松一些。

这件事情其实是一个很大的教训。我需要反省我平时为人处世是不是有不对的地方。我通常都是不为己甚,总是给别人留有余地。能够帮到别人的,我尽量帮忙。多数情况下即便是自己麻烦一点,吃点小亏,我其实也不怎么放在心上,也没有要求过什么回报。但是这种方法在小问题上可以,在这件事情上似乎并非正确。至少,这个一万多的损失是我无法承受的。

想来我该好好的反省一下了。一味的与人为善并不是一个正确的为人处世之道。

街头

Comments Off on 街头

Mountain View 的 Castro的街头是车站,布置的很好,干净,整洁,今天有闲暇在这里休息一下,其实也是很懈意的事情。

这段时间晚上下了班之后其实没有地方可以去。自己临时租的旅馆没有任何让我感到舒服的地方,加上太闷热,我更多的时候是找个书店,休息一下,看看书,等时间差不多了再回去睡觉。今天下午也是如此。

今天下午买了外卖,因为没有地方可去,只好在街头找个椅子解决。又因为不甚雅观,只好找个角落。看着走来走去行人异样的眼光,突然想到十年前我也是如此做过一回。风水轮流转,恍然间我似乎又回到从前。

那个时候的我是茫然的,对于自己何去何从无从把握。十年后我总算知道自己可以做些什么了。回头想想,虽然我今天还是流落街头,然而心境已经完全不同。

流落街头,是落魄,也是开始。

自助者天助之,自弃者天弃之

如此而已

<>

Comments Off on <>

一部不错的电影,还是比较值得看的。

婚姻中你要的是什么?是婚礼,还是那个人?周转流离之后,我们需要的其实不过是一份简单的生活。我相信他们其实已经理解,也没有抱有特别的期望。然而当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才看到自己和别人并没有特别地不同。我们仍然会迷失,仍然会幻想。所以我们仍然需要别人的提醒。

--唯一不自在的是我是唯一一个单身男性跑去看电影的,其余的,要么是一堆女孩子,要么是一对男女,这不自在了好久。

Older Ent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