秀秀这个名字

Comments Off on 秀秀这个名字

已经确定了是女儿,但是很难和老婆讨论她的名字。每次提到,我总感到一种暗淡的压抑,我得不到任何正常的回应。说实话,我感到愤怒,我觉得这是对秀秀的不公平,我直观的觉得这个女儿从老婆身上也许得不到和惜惜一样的疼爱,然而我没有说什么,我只能接受—- 因为我只能接受。

秀秀,来源于“修修”,这是我们原先慎重考虑的给儿子的名字。儿子不在了,我仍然希望能够有某种方式纪念他。所以“秀”,是“修”的谐音。这是我能够找到的最能够让我同时看到儿子和女儿的方式。

英文名叫“Seana”,同样来源于原先慎重考虑过的儿子的名字:“Sean”,来源于爱尔兰,意思是“God is gracious”。中文可以说成“上帝的仁慈”。在我自己的宗教理解中,我可以同等翻译成佛教的“慈悲”,或者更完整一点:冷眼慈悲。秀秀的中文名是“张习涵”,“涵”是涵养,包容的意思。暗合“慈悲”的原意。

这个字我想了很久。如果说,“惜惜”的惜是我的第一个人生态度:人需要珍惜,需要感恩,那么“涵”,则是另外一个和“惜”同样重要的人生态度:包容。从这一点上,秀秀和惜惜同样重要,同样表达了我对女儿们,对人这一辈子的态度。

秀秀来源于修修,然而并非儿子的替代平。她是同样一个有独立人生的女儿。我会在心里好好的安置儿子的位置,然后好好的爱我的女儿。

秀秀,是我女儿的名字,一切都会好的!

真正的挑战

Comments Off on 真正的挑战

我以为我勇敢,敢于在失去一个之后再选择重来一次。我以为最大的困难在于决定接受任何的结果。昨天看着惜惜,觉得自己没有好好的引导她,我突然意识到,原来真正的挑战是当秀秀来到了我家,我如何去平衡和同时爱我的两个女儿。如果做到公平,公正,如何能够永远有耐心,有热情?如何在此之外拥有自己的生活?如何让自己继续成为一个整体?如何能够信守承诺,让老婆不用担心太多?

选择永远仅仅是第一步,虽然很不容易,但是真正的挑战才刚刚开始。

接受,或者叫放弃,又或者叫爱

Comments Off on 接受,或者叫放弃,又或者叫爱

昨天下午老婆做了第三次的超声波检查。医生确认说我们将会有一个女儿。检查的结果不是很好。医生说小孩的发育有些滞后,大约之后一周左右。上次检查的滞后时间是四天。虽然医生强调系统的误差在十天左右,我们现在不需要有太多的担心,但是她觉得我们应该知道,同时建议我们三周后再回来做一次超声波检查。从目前的资料来说,尚无法判断原因。如果我们一定要弄清楚的话,可以试一试羊水刺膜。我们依医嘱定了三周后的检查,但是也和医生确认了我们不会做羊水刺膜的检查。

对我来说,无论小孩是什么情况,我都会接受她。我已经决定不会去考虑如果秀秀有先天性的问题的话会我会如何。我会好好的爱我的小孩,无论结果是什么,或者说无论未来是什么。这是最起码的对生命的尊重。

事情也许不会像我想象的那么样。我仅仅是习惯性的把问题往最糟糕的地方想,做最坏的打算而已。

秀秀的小名已经定下来了,虽然老婆还没有表态。我现在在想她的英文名字和中文名字。

一切都会好的,小秀秀也是

Comments Off on 梦

昨天晚上的梦非常奇怪。

我梦见世界末日。很多人死掉,城市消失,我和老婆算是幸存者。不知道哪里听到的消息,我们随着其它的幸存者朝着海边走。一路上不断有人倒下。我和老婆走到一段极高极高的悬崖边。远处可以看见大海,黑暗中闪烁着一些金光,应该是反射着的太阳光。我们已经没有时间再回头走下悬崖。有人从悬崖上直接跳下去,有的摔死了,但是很有一些毫发无伤。我拉着老婆的手,说,我们一起跳吧,只要自己心里放松一些,不会有事的。

我们跳下悬崖,这是一种极度目眩和心脏升起来的感觉。幸好悬崖极高极高,我们在最初的紧张之后,居然还能够在半空中调整心态,逐步逐步放松。放松的过程实际上是一种放弃的过程。等到我们彻底放弃了,放弃了一切,包括自己的生命,我们突然获得一种无比的自由和轻松。下落的过程似乎极长,也似乎极短。紧张,放松,放弃,而后重新获得自由,似乎仅仅是一瞬间。这一瞬间之后的感觉不是死而复生,而是一种对死亡的超脱 — 这种超脱,是一种坦然,不畏惧,和平和的接受。

很多人也都到了海边,我不知道为什么知道总数是五千人。这五千人是所有的人类的总和了。而所有的希望,则在于那道不确定的太阳光。海水是黑的,不知道是因为变黑了,还是因为这是晚上。天空看不清,无法知道是白天还是晚上。一切都有些混沌不清。有些人迫不及待的跳进大海,要游到那道金光那里,有更多的人死掉。我和老婆仍旧在一起,和很多人讨论着下一步。很多人说要等一等,我也觉得需要等待一些。命运既然已经不再我们手上,时间也就没有太多的价值。而任何的行动既然都是没有确认的结果,不妨随遇而安。

黑夜或者白天在不知不觉中过去。海边居然有个集镇。我们走到集镇,很多人漫无目的的闲逛着。居然还有餐馆开着。我们进去了,食物是免费的。我们和陌生人一桌。大家说的是英文。一切都已经不再重要,虽然有些惋惜人类的消亡,但是经历了悬崖的一跳之后,我有些淡然。

我清楚的知道我很满足,因为在最后的时候我还有老婆相伴。

活在当下

Comments Off on 活在当下

在不以利益为目的—至少不是唯一的目的—的前提下,人会变得简单。这种简单,归纳起来,就是活在当下。我想,我终于开始明白了。

交朋友,不是因为你将来对我有用,而是因为我们兴趣相投,谈得来。这种交往,没有约束,没有顾虑,没有心机,所以见面也许不多,但是每次都能坦然,轻松 — 其实也就是一种投入,一种活在当下

上班,如果能够更多的是兴趣驱动,上班也会更加开心,放松,与别人的冲突也会更少。竞争会更加良性。我也会做更多正确的决定,更重要的是做更多正确的事情—-而不是心焦力瘁的应付场面

读书,当然更是如此。

人不能活在过去。过去的一切,无论它带来的是悔恨还是自豪,是屈辱还是荣耀,是清闲还是忙碌,在这一刻的时候,人需要投入和放弃过去。这一刻我在咖啡店,所以我好好的享受咖啡和脑海里的文字组合,即便我昨天忙忙碌碌。每一天都需要斩断过去的牵连,重新开始

人也不能活在未来。活在未来其实是活在自己的臆想之中—-如果不是意淫的话。人对未来的想象很难恰如其分,要么夸大,自以为是外加不可一世,要么贬低,庸庸碌碌同时浑浑噩噩。

活在当下,对于我,就是好好做事,好好做人,有计划,但是简单。

在一段奇怪的思想反复之后,我又开始恢复清明,犹如螺旋式的上升,很好!

动机和初衷

Comments Off on 动机和初衷

如果有一件事情,做成很难,完成了你也不会得到任何的奖励,你会不会做?在什么情况下,你会去做?什么情况下你不会?换句话说,一个人做事的动机和初衷应该是什么?

回到我这段时间的困惑,我所谓的做大事,成大业,自命不凡的自我期望,归根到底,其实就是动机问题。我需要问自己的是:我为什么要做这些事?是因为它带来的利益,荣誉(或者说虚荣),还是其它?而无论这些究竟什么,它们的共同点就是:这些都是结果。所以我的问题在本质上显示了我做事情的动机是因为结果。

而如果一个人做事情的动机是因为结果的话,那么无论这个结果是什么,他都不会感到快乐。这样的人生,不是我想要的。我以为我很早就想通了这个道理,结果事到临头,我仍然陷入这个误区,而且陷入得很深,几乎毁掉了我生活的所有的乐趣。

需要好好的警惕。我以为我已经四十而不惑,原来不惑真的不容易。如果不是我还有自我反省的习惯,我几乎挑不出来。

剔除了结果,这个世界上很多事情其实很简单,做出选择并不难。人的迷惑,更多的来自于对结果的期望,而忽略了事情本身。比如赌博,不见得每个人都喜欢坐在老虎机前机械的拉杆,但是对结果的期望—也就是对财富的欲望—让很多人自觉地粘在椅子上,甘于当一个木偶。而如果能够跳出对结果的期待,仅仅是从自己的兴趣,爱好,价值观外加一点点常识去判断和选择的话,我们的日子会简单很多,也会轻松很多。

be simple — 我自己的话,我自己没有做到

我仍旧想开公司,不过不是因为可能带来的财富,而是因为想看看自己能否管理一些东西—-无论是人还是事。

我仍旧想写点软件,不过仅仅是想看看自己能否做到,也想验证一些学到的理论,仅此而已。

我仍旧想读博士,不过仅仅是想看看自己能否完成这个挑战,仅此而已

一切依旧,我仅仅是想简简单单的生活,仅此而已

横亘其中的鸿沟

Comments Off on 横亘其中的鸿沟

前一段时间的情绪上的低落,从某种程度来讲,可以说是一种看不到希望之后的失落。从RH出来的原因之一,就是我觉得我能够在mobile device方面做点东西,而且应该很快。但是现实却是,几乎一年半的时间过去了,我几乎仍旧在原地踏步 —- 当然是指在实现我的想法方面。这种随之而来的失望,和对这种失望进行反思之后,让我开始认识到路途的艰难。我原来总是觉得是要能够进入这个行业,一切都很容易。而现在,我清晰的认识到我这种想法的幼稚,从而失落。

失落不是问题,问题是我看到横亘于其中的鸿沟似乎无法跨越。我现在找不到任何的解决办法,而时间在逐步逐步的流逝。我开始有些焦虑,失却分寸,感到压力。犹如交卷的时间到了,我还有很多题目没有做,甚至还没有开始。我知道着急不会解决任何问题,然而我仍旧有些着急。

又或者换一个角度,我仍旧不甘于平淡,但是我看不到跨越平淡的桥梁。而我在认识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我的解决办法是消灭自己的欲望,试图让自己甘于现状 —- 而让自己甘于现状的后果,就是自己觉得自己的日子没有意思,这辈子难熬。

依据我自己的经历,我知道该怎么做:慢慢熬,慢慢学习。我在进入一个新的地下通道。看不到希望和前面的路应该是正常的。我经历过这个情况很多次了。从到美国开始,到决定到学校读书。从开始读书到找工作,从开始工作到转型。每一次压抑和苦闷的时候,我都是熬过来的。这次估计也不会例外。每一次都是经历了五年以上的时间,这次估计也不会例外。我想,这大概就是生活的本质?每经历一次,下一次就会更加坚定和清醒,但是不会有任何捷径。

从一个山头到另外一个山头的唯一途径,就是下山然后再上山。跨越鸿沟的办法,也许就是如此。

Older Ent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