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个半月没有写出来东西了,因为这次想的问题有些凌乱,不成体系,而又似乎彼此相连。前前后后写了三个星期,却发现自己无法归纳成文。至此才深刻感到自己文字功底的薄弱,对事物认识的肤浅,和眼界的狭隘。

思考起源于两个月前的突如其来的情绪的低落。接近两个星期的时间,懒懒的不想做什么事情,没有做事的动力,感到有些迷茫,不愿意继续重复现在的日子,同时又为这种情况感到内疚 — 也许和那段时间两件事情有关:一个是四月将近,每年的绩效考核时间到了。我并不担忧自己会得到差评。但是今年的我突然特别不喜欢这个被品头论足的感觉 — 因为历来公司的绩效考核总是有些政治斗争的意思在里头。老板总是需要衡量每个人的和其他人,其他组的关系,最后得出的结果和我实际的能力和完成的业绩其实关系并非线性。而这种非线性的部分让我感到疲劳。第二个原因是我告诉女儿惜惜的一句话:你要好好学习,之后才能独立,养活自己,有自己的生活 — 某天开车回家的路上,我突然问自己:我学习的目的难道就是如此吗?那么我今天已经独立,已经能够养活自己,我是不是已经不需要读书了呢?

简而言之,今天的我是不是不需要继续努力了?是不是守好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就好了?我的直觉告诉我“不可以”,但是我自己找不到强有力的答案去解释为什么不可以。

某天读书,里面有品论某些人的文章:辞藻华丽,无浩然之气。这里的“气”,不是大道理,也不是说教,而是因为没有做到“言为心声”。写出“中流击水,浪遏飞舟”的人,最后自己回答了“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 而那个时候毛泽东正值而立(33岁),被通缉。“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的人最终也向所有的人证明了,他是用一生在实践他13岁的时候说的这句话。

这些话,出自他们的口中,自有其磅礴之势。这里的“气“,并不是因为这句话口气之大,更不是他们看到了他们50年后的成功,而是因为他们说的这些话,真正的代表了他们那时那刻的决心。他们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他们的生平就是这些话的注脚 — 和他们后来是否成为伟人没有直接的关系。

而我,则完全没有这些。我写不出来,固然是因为文字功底不够。但根本的原因还是因为思想的空洞:我没有立志,自然也就无法表达。我现在的状况,就是在基本的生活需求满足之后,没有志向的人的必然反应。

—- 上面这些文字,断断续续写了两个月,一方面是因为思考的凌乱,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文字功底的薄弱,无法将思考归纳总结出来—-

知道自己原来是一个没有志向的人,实在是有点让人丧气。我一直以为我虽然没有以天下为己任,但是也不是一个狭隘而自私的人。但是我现在开始有些明白,我一直把“志”和其它,诸如个人修养,个人思考的境界,能力,短期中期的目标,甚或事业混为一谈。

“志”不是这些 — 我还在思考到底什么是“志”。或者说,对于我,“志”究竟是什么。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