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分钟

Comments Off on 四十分钟

到十点整还有四十分钟,事实上,因为我要提前二十分钟离开咖啡店回家,我还有二十分钟。

二十分钟能够做什么?好像什么都做不了。我的大脑在这个时候开始有些堵塞,既不能再复习一遍我已经知道的,也不能再看些新的资料好准备得更加充分。

时间一如既往的不紧不慢的走,而人心却经常起伏不定。有些日子很寻常,有些时刻却很重要。时间也许是公正的,但是具体到每个人的经历,却又是不一样的。

想起以前看到的一些文章讨论什么是时间。时间究竟是一个物理上实际存在的东西,还是一种仅仅存在于大脑的假设还没有定论。因为如果是物理的存在,那么理论上我们应该可以操纵,观察,乃至于改变。但是现实是我们到目前为止,还只能被动的接受。

从时间想到的是历史,个人的历史。我的过去究竟是一个实际的存在,还是仅仅是大脑里面的电影?《Dark City》就深刻的提到了这个问题。如果改变一个人的记忆,是否我们就改变了一个人?包括他的未来?这到底是一个物理问题,还是一个哲学问题?

把自己从自己的历史和未来里面剥离出来很有意思,也很残酷。这种剥离,会让我变得一无所有,一无是处。又或者,这种空荡荡的感觉才是生命的本源?而我们之所以不觉察,是因为我们的身体的存在?或者设,我们的物理的身体的存在是我们的灵魂存在的前提?

这种玄理的讨论显然是老子说得更加透彻:

宠辱若惊,贵大患若身。何谓宠辱若惊?宠为上,辱为下,得之若惊,失之若惊。是谓宠辱若惊。何谓贵大患若身?吾所以有大患者,为吾有身;及吾无身,吾有何患?

我仅仅是从这短短的几秒钟的时间里面突然窥视到了一些而已。

也许,活着就应该好好的活着,平和的看待自己的经历,有雄心有壮志,但是也有随时放弃它的觉悟?

时间差不多了,我该在大脑里面重新放入诸如java,android,class,test之类的东西了。amazon的面试还有25分钟就开始了。

我以为的我

Comments Off on 我以为的我

兜兜转转,又回到我最开始问自己的问题:我想要什么?

我一直都觉得自己已经找到了我的答案,但是昨天晚上我又在问自己?我却又有些犹豫。长远来看,我想开发我自己设计的产品,至少,我是这么以为的。我犹豫于我的答案的原因还是我原来提到的:深山里的老和尚并不是真的和尚,因为没有经历过诱惑的禅心不是真的超脱。

我想要梨子,眼前有梨和一个附加了一万美元的苹果,我的选择是什么?再甚者,眼前有一个现成的苹果,没有附加的美元,而梨还在虚无缥缈之中,我的选择又是什么?我究竟有多坚定的想要一个梨?梨真的好过苹果?在没有真的品尝之前,我能够有多坚定的相信这就是我想要的?而即便我选择了我认为的对的东西,在多大程度上它会带来我认为的享受和价值?(当然,在任何一种情况下我都不会后悔我的选择,我只会在既有的选择上努力创造最好的结果 —- 这是我的性格,也是我几十年来的行为准则)

 

如果影响我的因素仅仅是钱,我其实并不会那么矛盾,我需要做的仅仅是再回头看看《money ball》。但是现实生活里不会如此。很多时候,钱站在表面,但是不直接起作用,它仅仅是在最后的关头让人的选择不知不觉的倾向于它,让人自己去找理由说服自己,然后做出一个似乎和钱没有关系,但是实际上却是有直接关系的决定。钱的狡猾,或者说,人心的脆弱,就在这里。

我的问题,在于我站的高度不够,所以我无法看到更深更远的东西。但是移动设备毕竟是一个全新的领域,要能够看得更加清晰,我必须深入其中,站在岸边的人是永远不会理解水性的。我理解这点,但是却无法解开这个死结。

洞察力,其实也仅仅是问题的一部分,另外一部分是:我有多么坚信我的判断?这种坚定,是否能够贯穿我余下的事业生涯?

昏暗中有两条路,每一条路都延伸如漆黑的未来?我在赌博。

这是生活的终极矛盾,也是一切快乐和痛苦的源泉!

有点忙

Comments Off on 有点忙

今天下午是CS247的期中考试,明天是APPLE,星期四是LAB126. 生活有些忙 — 另外,今天还是老婆的生日。唯一感到稍微欣慰一点的是,手上的工作能够有些交代了。这个周末赶出来了。问题都解决了。还是那句话,要朝前走,必须要把手上的事情做好,不能有任何的后顾之忧。

很想对自己说,学习仅仅是为了学习,但是现实里面还是有些难以做到,还是希望自己能够有个好成绩。所以这个周末老老实实的把笔记整理了,在背诵可能需要考的理论。

也很想对自己说要自信,但是还是有些忍不住心里的焦躁。自我的评价时高时低,起伏不定。虽然大体还是在自己能够调整的范围,但是这么长时间下来没有任何的进展,心里难免有些想法。

人之超脱,就在于能够古井不波的看待这些事情,能够心平气和的处理工作,学习,能力,自我的评价,还有生活里面各种琐碎的小事。我还有些火候不足。仍旧做不到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有一个习惯:每天上班到告一段落的时候,我会到附近的公园走走。这种走动真的让我感到一种放松,能够体会到一丝丝冷眼看待自己的境界。这大概也是我喜欢campus2的效果图的原因吧。

自由意志

Comments Off on 自由意志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所谓的“自由意志”的讨论并没有出现在中国哲学里面。以我所知,传统的儒家,道家和佛学里面并没有刻意的讨论人是否能够自由的思考和行动,如果说有关联的话,我想“自由意志”的反面“宿命论”大概属于被讨论得比较多的。而同样以我所知,所谓的“宿命论”也没有得到儒释道的认可的 —- 虽然我们中国人都熟悉“孩子,这都是命啊”这句话。

我不承认命,或者说我不认为人生下来就行走在固定的人生轨迹上。但是我承认“命运”的存在,或者说,我相信人的行为有其本身的patten,而这些patten会导致某些必然的结果。这个结果,就是命运。又或者用更通俗的话:性格决定命运。

惜惜身上已经开始有了一些这种倾向,虽然很模糊,很细微,但是这种行为习惯的发端,有时候是行为习惯,更多地是价值观,最终会成为她性格的一部分,或者说,她将来的命运,已经有了萌芽。长大之后的惜惜,如果不反省,不去认识到自己的错误的发端,不去逐渐的剥离所有自身不利的行为习惯乃至于价值认识,那么她就不会有她的自由意志,因为她会不断的重复同一种错误。这种错误重复多了,她也许有一天就会认为她是没有自由意志的。

在我看来,不断的反省,不断的抛弃成见,偏见和不断的学习,才能拥有真正的自由意志。

自由意志,是一种境界,一种拥有健康而完成的价值体系,一种完全没有成见,没有偏见,不为情绪所主导,不为利益所驱使,充满了好奇和永远开放的心境。

孤独的面对

Comments Off on 孤独的面对

昨天中午和jimmy吃饭,说到他下个月回上海的行程。他问我有没有什么要带回大陆的,我说没有。他无意识的点点头,说,我上次没有说什么,因为太悲痛,这次我想我应该说些什么。我点点头。

Jimmy的妈妈两个月前过世了,虽然住了最好的医院,看了最好的医生,外加上儿孙满堂。人走的时候都是孤独的,或者说,人走的时候才意识到原来人都必须孤独的面对这个世界。Jimmy和他妈妈的感情有多深我不知道,我只知道Jimmy 15岁出来当兵之后就和所有的家里人疏远了。他一个人,至少大部分时候是一个人,独自面对他的人生,即便是结婚之后。

我无从知道Jimmy会说些什么。这段时间Jimmy有时候会提到一些原来的事情。说到自己遗漏了很多年的感受。说到自己不经意间错过的和母亲之间的交流。我很理解,因为我自己有近乎于他的感受。有些东西不是不存在,只是被我们所忽略。而等他消失之后,我们才理解到这种失去的空白。这种空白,是无法弥补,无法漠视,也无法填补的黑洞。因为它不再有任何的回应,没有光,没有黑暗,没有感情的波动,没有时间,甚至于连“存在”本身都不复存在。

我想换个环境,我告诉Jimmy,没有什么原因,仅仅是想换个环境。形式有时候很重要,新的环境也许能够让我有个新的开始的心情。老婆昨晚上又提到Neo — 我想,等帮了地方,我会去把盒子拿回来。

我以为我不会哭,我以为已经过去,但是和jimmy说买房子的时候我的眼睛又开始湿润。

人总要孤独的面对自己的死亡,我还没有想好如何面对我自己的结束,但是我希望我的小孩能够平静而安详的面对,因为他还没有开始,他是至纯的存在。

看见的那座山

Comments Off on 看见的那座山

以我目前能够接触的信息和我目前的学识,我能够有我现在的想法,看到一些我觉得很多人没有看到的事情,我其实是很自豪的。然而正如我看的一本讲如何开startup公司的书开篇讲到的:想到和做到是两回事。能够看见前面那座山的人并不一定有能力爬上去是一个道理。看见,仅仅是一种意识,一种境界,而不是一种能力。要爬上看见的那座山,付出的努力不是看见的时候能够预想得到的。同样的,要把想到的动手做出来,我相信同样辛苦。

如果把工作经历类比成读书,那么AOL相当于本科,照本宣科,养成了我还算不错的做事习惯;RH相当于硕士,逼得我自己去思考;下一步,应该进入真正的研究和出结果的时候了。这也是我一直想得,希望能够进入一个值得我花费N多年时间,好好的钻研下去的环境。这个环境,当然包含了公司文化和我能够触及的项目两个方面的因素,另外,工钱也是考虑的因素,毕竟我还不能脱俗。

 

这个学期的课到昨天下午算是有了一个清晰的了解。从和老师的谈话中了解到,我大概也学不到更多的东西了。有些失望,但是也无法祈求太多。毕竟我还是看到了一些原来没有看见的东西。如果硕士课程都是如此,我觉得上学的意义并不大,但是好过没有。

 

后顾之忧和往前走

Comments Off on 后顾之忧和往前走

要走得快,重要的一点是不能背负太多的负担,或者说有太多的后顾之忧。我这几天的感受特别深刻。

一方面是自己的工作问题。在调整的时候有些忽略了本职的工作,结果搞得今天有些被动。虽然还不算拖延太多,但是有两个东西已经拉下了很长的时间,我自己都觉得有些难以接受了。这种拖延的感觉严重影响了上班的心情。有些东西越是拖延,就越是不想开始,结果就越落后。这种恶性循环很难解开。我这个星期大概要努力了。

另一方面,自然是我老爸的问题。张华和我已经决定汇款一万美元给张龙,把他的信用卡和高利贷的债务还掉。我已经不想去想这是第几次,总数是多少了。印象中每次我和张华有了一点点的积累,想在财务上做些改变的时候,老爸的手就伸过来了。我一直都无法有真正的积累,让自己的财务进入一个我期望的良性循环。

我一直都在试图解决我的后顾之忧,但是一直都没有真正的解决。无论是工作上,还是财务上。这里面有很大一部分不是我个人的原因,但是现在想来,也许我还是错了。这里固然有很多我不能掌控的因素,我自己没有特别积极的面对和处理大概也是让我进入这种不良循环的主因 —- 我看到了问题,但是没有特别的在意,所以也没有特别的投入精力去解决。

如果有一天我有掌控的能力,比如说我是lead,那么我需要的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解决所有人在技术上的后顾之忧,尽量让所有人能够集中精力解决眼前的问题,而不是考虑旁枝末节,做好技术支援和提供resource应该是lead最应该做的事情。

在家庭事务上,我大概也是如此,预先设立一个或者几个风险基金,也许会让事情相对容易处理一些。

另外想到的一条是:事情不能拖泥带水,处理一件,就认认真真的完成一件,让它彻底成为历史,永绝后患,无论是工作上还是生活上。而后就不需要花费时间再去考虑。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

Older Ent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