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对的事情

Comments Off on 做对的事情

这个月本来是很忙的,因为月底是交出初步可运行的东西的日子。但是前天,同事突然建议说要转移一下工作重点。我不是很情愿,第一感觉是,基本条件不具备,太仓促,虽然不能预先勾勒出问题,但是直觉和经验告诉我事情不会如同想象的那么顺利。然而表面上,我提不出很强有力的反驳意见,外加上不想驳回同事的面子,最后是觉得理由还尚可,所以还是同意了。

而后我在认真执行这个决定 — 至少,我的优点之一是,如果说了,就好好做,认真做 — 但是三天下来,我发现我是唯一一个在继续执行这个决定的。其它的人没有什么行动,连邮件都不回复。搞了半天,所谓的转移工作重点,原来是我一个人的事情。

事情的发展果然如同我原来感觉到的。仓促之下,很多原来看不见的问题浮出表面,有些程序需要改,有些地方以为一直运行通畅的实际上完全没有运行。需要重新调试。等到我把所有的条件准备好了,他们没有时间了。一个说忙,一个干脆不回复。而后我发现我的东西也突然彻底坏掉 — 毫无理性的不运行了。。。最让我自己感到泄气的是,另一个同事提出暂缓之后,我居然要靠着这句话,顺势下坡,附和这个意见。

我不喜欢这种做事的方式。我感觉我一开始就做错了。错在没有据理力争,错在过多的考虑了面子问题和和谐关系,而不是考虑事情的对错本身,也没有考虑条件是否具备,虽然我没有很强有力的证据,但是没有运行过的就是没有被验证过的。强行推进本身就是错误。

我这段时间过多的考虑了所谓的迎合别人,过多的考虑了所谓的圆滑处事。这不是我的本性。所以感到别扭和不畅快 — 或者说,不自由。我想我应该回到事情的本源,做对的事情,而且只做对的事情。不是不考虑别人的感受,而是说我自己在面对具体事务的时候,需要更多的勇气,更少的利益计较。

自由的前提,是一种放下,一种无私,一种勇气,和一种生活方式。

如果说我觉得我达到了一个高度,如果说我希望我的小孩达到一个比我更高的高度,我想,就是她对自由的追求吧。

Advertisements

所谓的自由

Comments Off on 所谓的自由

昨天晚上和老婆算家里的财务帐,突然想到所谓的自由,和学习的目的。

思考的源头则是从观察Jimmy的女儿的道路开始的。在我看来,Lulu在个人兴趣和选择的专业上没有统一得很好。虽然学习不错,进了好学校,有独立精神,但是这种不统一,让她在今后的个人生活上会有很大的困扰。同时,老三的女儿现在非常不错,学习很好,虽然还看不出来什么别的,但是按照她爸爸妈妈设计好的路径走下去,上一个好的大学,一个“不错”的专业,最后一份合适的收入和生活应该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 然而问题是:即便如此,即便Lulu和Zhixuan有了一份不错的工作和收入,她们的生活就真的幸福吗?学习,或者说上学的目的,究竟是什么?我们让惜惜学画画,学钢琴,学游泳,学中文,最后希望达到一个什么样的目标?老婆和我,如何去平衡外在的社会的规则 — 或者说现实社会的需求, 和小孩自己的愿望与追求?如果小孩自己没有追求呢?而归根到源头,我的追求又是什么?如果父母,或者具体到我自己,没有“追求”,我如何期望我的小孩有自己的追求?或者说“dream”?

不知道自己内心的所欲所求,所以需要不断的思考StevenJobs的话:don’t settle, keep looking。

自由,从来都不是来自于外在的物质的世界,自由仅仅是一种精神的状态。自由的反面则是执着,是放不下。然而要达到自由的境界,人却需要先拿起来。有所得,而后才能够有所失,最后才能进入“放下”这个境界。真正的自由,来自于对自己的了解,和对万事万物的了然于心,或者说“开悟”

扯远了,然而不是不着边际。学习的目的,首先是为了有认识自己的基础,有能够认识自己和外在世界的能力。其次是为了能够生存,只有能够“存身”,才能够有资格讨论更多的东西。如果解决不了自己的生存问题,也就不存在所谓的独立的人格。而只有当个人财务上独立了– 不是财务自由,而是财务独立–才有可能发展独立的人格,有了独立的人格,才能独立的思考。只有能够独立的思考,才能看透外在的光环,认识到自己本来的面目,了解自己真实的愿望 — 是摆脱了低级欲望之后的愿望 — 或者叫做“dream”。有了这些,人其实已经经历了很多,也才有资格讨论所谓的“自由”

所谓的自由,是超越了简单的物质追求,不被简单的个人的欲望所左右的前提下,对自己的个人责任,家庭责任,和社会责任的再次认识,再次超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