阶段性的开始

Comments Off on 阶段性的开始

上个星期本来是承前启后的时间,结果突如其来的工作让上个星期变得异常紧张。这种心态也就不复而存。今天早上算是可以收拾心情,好好想想下一个阶段如何继续。

看到一篇文章,大意是说如果在硅谷,一定要为start up工作一段时间,因为有太多可以学到的东西。我基本认同里面的观点。我说的“下一个阶段”,大而言之,其实是指呆在AMZ直到去Startup这段时间。RH给了我一个不错的基础,AMZ则给了我一个可以顺势而上的平台。我想,接下来的几年里面,我最需要做的,就是独立的,扎扎实实的,完整的做出一个项目。目的是两个:我的水平还不够全面,主要是web和android平台还没有真实的经验;其次是我需要这段完整的经历去体会里面的细节,用这个实际的亲自经历的例子去充实我想象中的管理模式里面的漏洞 — 犹如投篮,没有亲身的经历,不可能总结出切实可行的方法论

在大海游泳之前,我至少需要在水池子里面蹦跶好了才行。

关于友谊长存

Comments Off on 关于友谊长存

看到一篇文章,突然让我想到“友谊”这两个字。然后让我思考所谓的“友谊长存”到底是什么意思?

和阿平好长时间没有交流了,和阿峰变得有些陌生了,和老王,小李力,老余疏远了很多,这些曾经异常亲密的朋友,如今还在我友谊长存的单子上吗?

除了阿平还经常有些邮件或者电话,其它的,都是很有些年头没有联系了。彼此的生活的内容乃至于大环境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生活的经历和内心的体验也大相径庭,真的见面,也许就真的发现对面无语。那么友谊,还在吗?

也许,我应该重新思考友谊的定义。也许,友谊本来就不是我想的样子。也许,友谊更多的是一种彼此的信任和一种亲密的感觉—而不是状态。只要彼此还愿意给予对方这种信任,愿意开放自己保持原来的亲密,友谊还是可以长存的。

友谊其实是可以一直长存的,因为它仅仅是代表那种两个人共同经历的状态。变的仅仅是我们自己。或者说,无论间隔了多久,当朋友见面的时候仍然选择信任和开放,那么友谊自然长存 —- 存在与否,仅仅在于那瞬间的,两个人共同的选择。

 

投篮

Comments Off on 投篮

有些思考是需要记录下来的,好记性不如烂笔头。

* 投篮其实是最容易的。它的容易,来源于一点:投中与否,你马上就知道。这种反馈系统提供了最有价值的资料。而世界上大部分事情其实都不是如此。没有反馈系统,也就无从判断对与错,好与坏,也就没有了提高的可能。所以要做好一件事情,首先需要的是建立反馈系统。即便是没有现成的,也需要自己建立一个,如此才能有所进步。有了反馈系统,又能能够判断对错好坏的标准,每次的投篮就有了目标,有了纠正的可能。只要自己细心观察,进步并不难。所以投篮是最容易的。

* 投篮是一个整体的动作。或者说,篮球投中与否并不取决于球投出去那一刻,那是一个关键步骤,但是实际上,这仅仅是是一个很小的部分。投篮是从你捡到球开始的–从最开始接触到球,人就需要开始感受球的存在,从手感,到姿态,需要调节自己和球的关系到融洽的地步。所以很多人会拍一拍,走一走。对于我,我需要自始至终的把注意力放到球上面。末了,我还需要知道我自己在球场的位置。我每次练习,都是站在固定的位置,因为那是我目前唯一还能够驾驭的位置。换了一个位置,我需要重新调整我的角度,起跳的高度,力度。。。如果不能在投篮起跳的一霎那感受到自己每一块肌肉的动作,如果在投出去的一瞬间眼不在篮框那里,心思不在球上,球是十有八九不会中的。当然,没有长期的练习,这种整体的协调不会建立起来,而没有每一次注意力高度的集中,球也不会投中—-需要说明的是,所有的动作,仍旧需要在一刹那之间完成,只有长期的练习才能将之变成人的第二本能。没有捷径可走。

* 投篮必须专注–这也是我喜欢投篮的主要原因。这种专注,首先是指只能专注于“当下”。也许上一个没有投中,也许上几个都没有投中,也许今天一天都不会投中,但是如论如何,重要的不是曾经和往后,而是这一刻,这一个球。专注同样体现在当下的这个球里面。拍球就是拍球,走步就是走步,起跳就是起跳,挥臂就是挥臂,每一个动作都有其需要的专注,但是每一个专注都受制于最后的目标。如何协调当下和目标,如何理解游走于无意与有意之间,而落足于有意,是一个需要长期锻炼,观察,并且不断调整,不断学习和发现的过程

* 练习投篮让我悟到“专注”的另外一层意思:专注是一种放松的环境下的精力集中。没有对其它事物的放下,不会有对眼前事物的专注。同样的,所谓的放松不是放纵,而是一种有约束的,适度的紧张。我最早观察到这一点的时候称之为“积极的放松” —- 或者换一个说法,人累了之后的休息不是睡觉睡过头,而是在放松的心态下的,合适的睡眠,而后伴随着适度的活动,比如咖啡店,读书,到野外走走。。。

* 专注和集中的对立统一同样让我感到整体和局部也有着类似的关系。投篮中与否并非取决于最后一刹那,而是远在此之前。每一个参与到投篮的小动作,都若有若无的和最后的结果联系起来,有时候是起跳的时候鞋子绊了一下,这时候无论我如何调整最后出手的角度,我都无法投中。有时候是挥手的时候袖子扯了一下,结果仍旧是投不中— 所以后来我只穿短袖投篮,这也让我更深刻理解到为什么体育需要一些专业设备。有时候甚至是眼睛突然眨了一下,呼吸有些过重。。。任何一个细节,只要是与之相关的,都有可能影响到最后的结果。而出手投篮这个最后能够看见的似乎最相关的动作,其实仅仅是整体中的一环,或者准确的说,是一个小环节 —- 题外话,我在RH的时候能够很清晰的感到这点。有一次和sales聊天,我问为什么有些企业选择MS而不是RH,Sales说,很多时候和技术无关,很多事情不是终端决定的。企业的品牌,后续的服务,条款和价格,技术员的支持。。。等等都起着决定性的作用。很多客户在Sales出现之前就已经决定了,Sales其实是重复和肯定对方的理解而已。产品的销售,更多的应该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 投篮让我更深刻的理解到SMART的原则里面的R—相关性。比如说我理解到投篮不能着长袖,因为长袖对手臂的影响太大;长裤或者短裤其实没有关系,因为腿的力气比较大;鞋子的相关性在中等偏下的地方,舒适就好,球鞋和皮鞋的关系不大。。。如此等等。对投篮的专注和这种专注之后的反思让我更深入的了解到事物之间的相关性。我想,很多商业的成功与否,和是否合理的处理了商业目标和各个子资源之间的相关性有极大的联系。而最后归结到一点是:是否用合理的方式解决了一个实际存在的问题。反面的例子是:Google Glass, Facebook Phone。

* 对目标的理解。投篮的时候,你的球瞄准的究竟是什么?我初初投不准,主要是不知道往哪里投。最简单的答案当蓝是篮框,然而目标需要细化,否则其实它也不能称其为目标。正确的目标到最后本质上是一个非常具体的点。究竟是篮框的外侧,内侧,左侧,右侧,还是目测到的篮框的中心?有些人是瞄准篮板的,那么究竟是篮板那一块?我最早的失误主要在不知道自己究竟想投中什么地方。于是乎每次投不中就换一个地方,忽左忽右,漂浮不定。结果就是手感一直都建立不起来。直到最后,我才意识到我的问题,于是我选择投篮框的中心 —- 一个需要目测和想象才能勾勒出来的一个点。其实究竟是哪一个点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需要有固定的目标,这个目标需要长期稳定。在确定投篮框的中心之后,我又经历的很长一段时间的失误才认识到我的第二个错误:篮框这个点其实不是二维的,而是三维的。我需要投中的是那个中心点上方两个球的位置。每次投篮,我需要在心里计算这个虚拟的点。而投中的几率和我对那个虚拟的点的位置的估算有直接的关系。只有对目标有深刻的理解,才能够有更精确的把握,这正如Starbaks卖的不仅仅是咖啡,McDonald做的是地产,Amz实际上是一家big data上的物流公司一样。对目标的深刻理解是对对手的超越的第一步。

 

咖啡独酌

Comments Off on 咖啡独酌

非常喜欢一个人早上静静的喝咖啡的感觉,有点类似喝酒的心态。我不喝酒,既不喜欢,也不习惯,外加上身体受不了。但是咖啡不同,只要是早上,在咖啡店,我就能享受那种清净的环境,加上一点点苦涩的咖啡。

对我,人生即如咖啡。自从从蒙昧中突然清醒,我就合咖啡有缘。最早的时候是从我六叔那里拿一点雀巢咖啡,加上一点咖啡伴侣,似模似样,也不知所谓的喝一点。那是我在大学的时候。后来到了美国,有段时间需要早上两三点起床,咖啡也就成了顺理成章的兴奋剂。而这种早上起床之后喝咖啡的习惯,也就在长期的这种生活状态下慢慢的养成了。咖啡的苦,其实是一直提醒我生活的艰难,也许我自己没有特意的意识到这一点。这样的生活,也许持续了五年。现在想来,其实还好。

之后的五年仍旧和咖啡有缘,因为仍旧需要起早床,只不过从上班变成上课。这段时间最大的困难就是咖啡太贵。所以我偶尔靠帮同学做作业赚点咖啡钱。有时候特意要卖一杯大的,而后慢慢喝,带回家,放到冰箱,第二天早上在微波炉里面热一下,这样我就连早上的咖啡都有了。我那时候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能够变成土豪,能够有钱到可以随时买两杯,喝一杯,倒一杯的境界。不过这样的愿望,一直都没有实现。

到下个星期的明天,我到美国二十年了。这其中的日子,有咖啡相伴,相伴与咖啡,也许是这里的特点吧,至少与我是如此。

其实人在苦中的时候是感觉不到的,只知道日子艰难,钱算不过来,明天的路在哪里不知道,茫然是必然的。这种茫然很容易让人变得颓废,自暴自弃,疯狂而后是放弃。犹如行走于森林,到处都是路,但是到处也都不是路。我现在回头看,才知道,仅有“坚持”这两个字是不够的,还需要反思。路在嘴上,这是我爸爸教我的。所以人需要随时问路,不仅仅是问,还要问到点子上,要学会如何问问题,要学会如何分析得到的答案。问路和分析是需要一辈子不断进行的思考。当一个人开始问路的时候,其实他已经强过这个世界上一大半的人了,因为半数的人不会问,剩下的半数里面又有半数不知道该怎么问,而知道该怎么问的半数里面又有半数问了但是不会思考,会思考的有半数不会有行动。所以人生其实很简单,至少对于我是如此。因为和我竞争的人只有不到1/16的人,也就是0.0625%。

我从来不吝啬于告诉别人我的思考,因为我知道那种苦闷,因为我不希望别人重复我的错误。而同时我也知道,无论我说多少,怎么说,我其实并不会改变任何人,也从来都没有改变过任何人。我努力了这么多年,我连我的两个弟弟,一个堂弟,一个堂妹都没有改变过,何况是其他人?一个人的改变,不是来自于外部,而是来自于内心。一个渴望改变的人总能够被改变,而一个貌似希望改变的人,其实仅仅是希望能够借点钱,而后飞黄腾达,生活无忧,他们看中的,仅仅是捷径。

独酌的最高境界,也就是李白的,对影成三人。我不过是想把自己的思考剥离出来,放到我咖啡桌的对面,就着咖啡,好好的看看而已。

闲时忙时

Comments Off on 闲时忙时

这个星期很忙,下周尤其如此,但是心里的感觉是有些忙得没有道理,没有章法,没有秩序,没有计划。老实话,我讨厌这种状态。我需要好好的考虑一下为什么出现这种状态,如何防止这种状态再次发生。

原因之一是责任不清晰:TPM的责任,Damian的责任和我的责任交织在一起,没有明确的划分;

原因之二是任务不清晰:我究竟在什么时候做什么事情不是很清楚,所以deadline近了,觉得心里没有底

原因之三是计划不到位:有些东西是可以提前计划的,临时性的改变不是不可以,但是应该尽量减少,比如DA

原因之四是位置没有摆正:这个位置,更多的是指心里没有全局的概念,不知道自己在这个全局里面的位置,故而不知道如何界定自己的责任范围。这种不确定的直接后果就是当看见问题的时候,我不知道是否和我有关,或者即便没有直接的关系,我也觉得心里没底,然后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担心。

原因之五是公司文化的问题:每个人似乎都很忙,所以当你不忙的时候,你会觉得自己不对,然后开始莫名其妙的担心。

原因大概如此吧,需要好好想想如何解决这些问题。

无法自豪,但是我仍旧自傲

Comments Off on 无法自豪,但是我仍旧自傲

昨天是Apple6和AppleWatch的发布会。昨天白天忙了一天,没有时间看,昨天晚上回家看了iphone6的部分,今天早上起了个大早去看appleWatch的部分。看了之后的感觉只有一个:惊叹!

惊叹的背后是无法提起自己的兴致去工作,因为我无法自豪于我现在工作的产品。这种情绪的低落无法抑制,以至于我无法集中精神工作。

到了公司,我特意去了旁边的GYM投了二十分钟的篮球。这是我最近发展出来的放松和思考的方式 — 非常有效。无法自豪不等于自卑,因为一个人需要认识到自己的极限,需要看到自己的真实的一侧,看到自己的能与不能。更重要的是,人需要超越自己,犹如超越棋盘的棋子,看到个人的渺小的同时也看到了棋盘本身的局限。

我无法自豪,但是我仍旧自傲,因为很多applewatch里面的想法和我两三年之前的思考不谋而合,我仅仅是没有能力做出来而已。如果只是考虑Vision,我已经不再缺乏。我自傲的地方也就是如此:我毕竟是一个独立思想者。

投篮的时候我在想如果我需要创造一家比Apple更优秀的公司,我应该如何做?我的答案是:不可能,在我的有生之年不可能。唯一能够超越Apple的可能是创造一家公司,这家公司不许要能够马上超越Apple,但是它需要有一种内部运作机制,让它能够不断的自我更新,不断的自我革命,不断的推出更优秀的产品,当积累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它就能和Apple比肩,而后才有能力超越。这家公司不许要是电脑公司,但是它需要是同样以设计为导向的技术公司。

也许,我下一步的兴趣是转向公司的设计?毕竟,我对人性的了解和宽容多过技术。

—- 无论是与否,对与错,我仍旧在独立思考,我仍旧自傲

惜惜

Comments Off on 惜惜

惜惜最近很粘我,让我感到无比的开心。

早上的时候,我动静大概有些大,惜惜醒了,哭着说爸爸不要走。他知道我要上班,要赚钱,所以很认真的说:明天我就把我所有的钱都给爸爸,爸爸不要上班了,惜惜不要钱 — 她有个储蓄罐。

我说不行,爸爸必需要上班的。惜惜很懂事,哭着点头,然后说她要给我一个hug和byebye,在我开车离开之前。。。

 

无法不爱自己的小孩!

Older Ent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