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F的反思 (2)

Comments Off on 对F的反思 (2)

听到批评的第一个反应应该是“忍”--很少有人可以做到闻过则喜,我不能,我相信对大多数普通人都不能。所以我告诉自己“忍”。只要忍过第一天,喜怒不形之于色,我感觉就会相对比较容易处理一些。

忍是手段,而不是目的。要正确的对待别人的批评,我做的第二步是彻底否定自己,假设别人的意见是对的,然后用逻辑去倒推他为什么这么下结论--首先假定自己有罪,然后推断是什么样的证据说明我有罪,然后试图找出这些证据的真实性,最后推断他为什么有这些证据。

这种倒着推断的方式不知道是不是逆向思维,但是它颇为有效,至少对于我。

对 F 的反思 (1)

Comments Off on 对 F 的反思 (1)

英文写作拿个F让我消沉了好久,刚开始的好几天想着如何退学。我甚至还和某些野鸡大学联系好了,准备花钱混一个文凭。现在已经恢复过来,在感谢朋友帮助的同时,我觉得有必要记录下一些东西。这段时间的情绪反应和最后的醒悟对于我其实是非常重要的。

我看到F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拒绝承认。我拿过批阅后的作业的第一个直觉就是FXXX,老师肯定有问题。这个家伙肯定是歧视我,我绝对不是这个水平--这种强烈的抵触是我当时觉得很自然,但是我现在想来都有些不可思议的。我一直以为我已经心静如水,能够接受任何的批评乃至于诽谤,但是我现在看到我并没有达到这种我以为的修养。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容易说,但是能够心平气和的做到确实是难上加难。

我能够理解这种人性的本然,但是我不能容忍自己对这种本性的放纵。人是需要控制自己的情绪的--这是CHARLES教育的。如果我总是容忍自己被自己的情绪所左右,一味的冲动,那么我和动物有什么区别?

这种情绪的控制和“喜怒不形于色”是有本质区别的。我说的是在内心里面做到能够从善如流,在碰到别人的指责的时候能够仍然保持内心的祥和,而不是皮笑肉不笑的准备报复。

或者用金刚经的说法,我的“我相”仍然执着

健康

2 Comments

这几天突然耳鸣变得非常严重,连听别人说话都有些困难,注意力也很难集中,人也烦躁一些,虽然在极力控制,但是工作的效率还是很低。却也没有什么办法。只能希望它能自动消失

突然想到叔本华。这位伟大的哲学家一生都在疾病之中度过。虽然活了72岁,但是他在五岁之后就疾病缠身,从无一天中断,最终死于肺炎的恶化。他的哲学充满了负面的情绪,基本上属于悲观主义者。不知道这些是否和他的健康有所关联。

然而他能够在如许健康下创造辉煌的哲学成就,实属超人。

《作为意志和表象的世界》(<<The World As Will And Idea>>)是他的代表作。可惜我还没有看过 -- 等耳鸣好了,我会看看

英文老师

Comments Off on 英文老师

周末比较忙,因为请了一个英文老师给我改我的英文作文。

我本来一直都觉得自己的写作能力不是很糟糕。但是至少,在这个老师指出来之后,我发现我的写作水平还是很糟糕的。最主要的是我不知道如何安排我的文章结构,不知道如何安排段落的层次。所以我的文章没有紧凑的前后关联,没有严密的上下呼应。说的好听一点,是如同天女散花,看起来好看,似乎什么都有了,但是没有任何的说服别人的力道。说的不好听一点,就是纸屑满天飞,而我还在自鸣得意。

要认真的认识到自己的问题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幸好我在一段极度的不舒服之后总算是看到了一点点。真的要感谢这么多朋友,列举如下:

Johnny 臭骂了我一顿
Charles 规劝了我一顿,鼓励了我好多通
Chris 专程给我电话,教育我好几个小时
Jimmy 花了半夜的时间告诉我问题在什么地方
Judy 留言鼓励
echo 留言鼓励

当然还有老婆在背后永远支持我

自我反省的步骤

Comments Off on 自我反省的步骤

从上篇日记开始depress到现在基本恢复已经过去了一个星期。这中间算是经历了一个清晰的自我反省的过程。觉得有必要写下来。不过这两天很忙,估计没有时间记录。大概这个周末吧。

需要特别谢谢朋友们的关心。我现在已经彻底恢复了。出了嗓子有些哑以外。

谢谢

心情不好

3 Comments

这个星期不顺,特别的不顺。
车子坏掉了,要修的话至少得一千大刀,老爸开车出事,他的错,这种麻烦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尽头,英文作业发下来了,上次得的是D,这次很干脆,是F,我看我是没有通过这门课的可能了,也就是说,毕业遥遥无期。

心情不好的时候不能做重大的决定,只能忍着。前天晚上早早上床睡觉,昨天晚上加了两个小时的班。今天晚上却不知道该怎么过。

老婆还是不错的,给我很多安慰。

也许去书店呆呆吧,免得自己干生气

日子还是得一天一天的过,无论好还是坏

knowledge

Comments Off on knowledge

今天刚刚学了一个新东西:

SunOS_9> yes yes | <some command>

如果没有人教,估计我永远都不知道 yes yes 是什么意思。看来知识这个东西真的是一点点的积累起来的,没有半点的取巧。别人也许仅仅是比我快了两个小时完成,可是这中间两个小时的差距却是5年的经验积累出来的。

学习,无论从那个角度上看,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Older Ent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