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秀秀回家的日子

Comments Off on 等待秀秀回家的日子

秀秀太小,身上没有脂肪,所以只能在医院呆着。在保温箱里面,打着点滴。看着挺吓人的,不过我心里其实很踏实,感觉秀秀其实挺安全的 —- 相对于秀秀还没有出生的阶段,我们已经好太多了。毕竟有这么多仪器设备,二十四小时的监控,还有专业的护士看护。

辛苦的是老婆,每天去医院两次,早上九点和下午三点,去喂奶,抱抱女儿 — 我每天也会抱一次。

秀秀真的很小,体重是惜惜出生的时候的一半,长度大概也是惜惜的一半多一些。抱在手上,几乎感觉不到重量。手小小的,偶尔会动一下。眼睛有时候会睁开一只,看看抱她的人,然后慢慢合上,睡过去。

我已经和老板说了在家上班两个星期,老板没有反对 — 人一如既往的不错。

工作其实挺忙的,因为在赶进度的时候。我也希望这两周完成项目,然后可以安安心心的照顾女儿。

Advertisements

惜惜的面试

Comments Off on 惜惜的面试

惜惜最近有两个面试,第一个是小学的入学面试,在上周五早上。公司的朋友早早就告诉我说考试会考些什么。无非是从一数数到二十,会phonic之类的。我担心惜惜对发音规律不熟悉,所以在周四早上和她好好的复习了一番。

我问惜惜:what A is for? .. Apple, now tell me what B is for? 惜惜很快上手,Boy。然后是C:C for Celine. 摁能够接受,我接着问D,”D for Dog”, 惜惜的回答中规中矩。然后是E: E for Celine. 因为惜惜的英文名字里面有“e“。然后继续。。。”L” for “Celine”, “i” for Celine, “n” for Celine

我没有接着问惜惜数数的问题,因为惜惜一向不错。面试结束了,我问惜惜,老师有没有要你数数?惜惜说,有,我一直数到了39:1,2,3…16,17, 28, 39 — 我无言以对

老师说惜惜做的很好,用的单词是”good”,看来惜惜做得不算糟糕,在”good”之外,应该还有”excellent”, “outstanding”,两个级别,估计惜惜大概是“C”的水平了。

无论是好还是普通,惜惜的学生生涯马上就要开始了。祝她一切顺利!

秀秀终于来了

Comments Off on 秀秀终于来了

秀秀是昨天晚上11:37PM出生的,医生的记录里面也许是11:38PM —- 因为秀秀出生的时候太突然,本来以为是普通的阵痛,结果下一秒钟秀秀就出来了,出来之后开始咳嗽,大概是呛到了。等了一分钟之后,医生才匆匆忙忙从旁边房间赶来。

我悬着的心开始彻底放下来,因为无论原来有多少担心,秀秀洪亮的声音都表示她也许小,但是一切正常。

秀秀出生的时候是3磅9盎司:三斤二两,相对于惜惜的六斤半,那是天差地远了。只不过健康应该一样,希望将来能够和惜惜一样开朗,开心。

我们暂时还不能带秀秀回家,不过这些已经是次要的问题了。秀秀终于来了,而且一切健康!

向死而生

Comments Off on 向死而生

李开复在癌症治愈之后,拍了一部纪录片,叫做《向死而生》。我还没有看,但是我看了好几遍李开复写的关于他的感悟。他的这些文字,对于我,没有更新的启发。他所讲的这些道理,都是我在过去几年里面,或者说,在失去儿子之后的两年里面,慢慢的领悟到的。

我十年前在湾区见过他一面。当时他刚刚被google聘为中国区总裁,尚未上任,因为官司缠身。那时候的他,颇为有些意气风发之时的收敛,当时同时他也沉稳,自信,外加有一丝的傲气。让人很明显的感到是一个不寻常的人。我朋友请求和他合影,他可以不答应的,因为会场有些嘈杂,有些乱。而且这个请求也有一点突兀。他仍旧答应了,只是站的位置有些明显的疏离,脸别向一旁。我有些不客气的提醒一下。他站正了,脸上也有了微笑。我拍了一张,然后说需要再拍一次。李开复仍旧站在那里,不过脸已经彻底转开。我没有再说什么,拍了,然后和朋友离开 —- 那是十一年以前,我刚刚从学校毕业,找到一份QA的工作。而李开复同志则是要马上成为风云人物。十年后,我仍旧是个QA,找一份工作,养家糊口,能够记住的不过是我又经历了很多。

然后我看到了他的这篇文章:《向死而生》

我一直和我堂弟说,人与人的区别不在于懂得的道理的多少,而在于是否能够做到。老祖宗们已经把道理讲得很透彻,读过书的人都知道。然而要做到,则需要经历,需要反省,需要环境,需要运气,需要一颗历尽风雨,仍旧平常的心。

我从来不曾认真想过李开复这个人。我最初的感觉是一个人能够做到这个位置,能力应该很强,我不如。见面之后的感觉是,一个人能够如此有涵养,我不如。然而也仅此而已。我自认我不如的人多了去了。我从来没有在意过。所谓的拍照,对于我,更多的不过是有个人和我朋友拍过照而已。

然后我看到了这篇文章。我想,我的确有些不如。我对于死亡的理解,更多的是接近于第二手的经验。而李开复同志,则是第一手的。就这一点而言,他比我多了些运气,多了些经历。而他的个人感悟,应该比我更加深刻。他的境界,也许比我更高。他做人,也许比我更接近于一个普通人。从这一点上来说,如果有机会,我倒是想认识一下。

然而我的这篇文章,其实和李开复没有关系。上面所有的文字,不过是我的开场白而已。我心里牵挂的,是即将出生的女儿秀秀。

上周五的检查,于我仅仅是例行检查。然而医生说他觉得我们不应该再等太久了,下周三检查之后就催生。我本来以为的两周之后,就变成了三天之后。而三天之后的秀秀,则正好是36周0天。秀秀的体重,这一个月以来,一直是在1%之下。前天晚上老婆查资料,看到一句话,才知道,原来体重在这之下的胎儿的死亡率是正常胎儿的70到100倍。我们一直知道女儿有很大的风险,但是我们不知道女儿面临的风险原来是如此之高。

从知道女儿的体重太小开始,我就一直在忐忑之中。我无法不正面思考死亡这个话题。其实死亡本身没有太多需要思考的。无非是墓地和如何纪念而已。然而如果人已经不在,墓地之远近,纪念与否,都是对于活着的人的,于不复存在的人并没有任何的意义。所以,在本质上,面对死亡,人只能考虑“生”这个话题。

考虑“生”,则只有两个问题:自己的“生”的问题和别人的“生”的问题。关于人的哲学,则无非是讨论一个人,如何和自己相处,如何和别人相处,如何和这个世界相处。而后延伸开来,如何和别人眼中的自己相处,如何和在这个世界上生存的自己相处,如何和在这个世界上生存的别人相处。如此在概念上重重叠叠,形成了芬芜复杂的宗教和世界观。如果追溯本源,其实不过是李开复在知道自己死期的时候,那一瞬间的开悟,和治愈之后的反思而已。

只有三天了,我仍旧不知道我将要面临的是什么。我只能一遍一遍的告诉自己,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我不知道我将要得到的秀秀,是一个健康,活泼的女儿,还是一个终生有残疾的女儿,又或者,我根本什么都得不到?我不知道我应该如何期盼,如何培养,我的女儿,我也不知道如何和这种未知相处。如果一个人,知道自己的女儿生来只有十年的寿命,为人父该如何?如果只有一年呢?如果是一天?如果,连这一天都没有呢?如果有二十年,然而这二十年中女儿无法享受正常人的坐卧行,我又该如何?

我不知道该如何。或者说,我其实知道我会怎么做,我仅仅是不知道我是否该这么做:我会以平常心待之。所有的事情,该如何便是如何,该管教的管教;该疼爱的疼爱;该放手的放手,不过是更投入,更专心。

世界上总有人比我好,也总有人比我惨。我已经很幸福,因为我是一个普通人。而我女儿,我最大的期望,其实也不过如此。我希望她能够健健康康的生活着,如果不能,我也要尽量让她感到她在健健康康的生活着

幸福,从来都不仅仅是活着。但是我们需要知道,活着已经是幸福 —- 普通人的幸福

秀秀,我想,我已经准备好了,谢谢你给我这个机会!

还有两周-秀秀

Comments Off on 还有两周-秀秀

从今天开始算的话,秀秀大概还有两周就降生了—-如果一切顺利的话。现在已经差不多是35周了。华医生说,到37周的时候,秀秀就差不多可以出来了。

如果一切顺利的话

我家里仍旧没有准备什么特别的东西,我们估计秀秀即便两周后出来了,大概也得在医院呆着,观察一段时间。毕竟,她的体重太小。

担心比一个月前小了很多,毕竟虽然是小,秀秀仍旧在长大。

工作也忙了起来,这两周也要交东西出来了。

在忙碌中等待,希望一切顺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