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是第33周

Comments Off on 现在是第33周

上周五的测量结果很好。秀秀在过去的两个星期里面长了大约0.7磅。相对于再两个星期之前的0.2磅,算是飞跃了。虽然正常的胎儿需要在两周之内增长大约一磅整而言小了一些,但是相对于前面一整个月,已经是极大的改善了。

秀秀的percentile仍旧在1%,所以仍旧很小,仍旧在危险之中,我们虽然放心了些,然而仍旧心悬在半空。昨天见到华医生,她说希望能够看到胎儿正常发育到37周,但是她大概不会等到38周—-鉴于上次的事故的原因未明,也鉴于这次秀秀的生长不太正常。

还有五周的时间,希望一切正常。期望已经不可抑制的拔高,然而我仍旧不敢如此热切

要做到平常心对待自己为之命运的女儿,何其难也!

Advertisements

虚惊一场

Comments Off on 虚惊一场

昨天老婆打电话给我,说怀疑羊水破了。我当即给医院打电话,然后离开公司回家送老婆去医院。不过,后来证明是虚惊一场。

虚惊总好过错过。上次失去儿子的时候,老婆在晚上说她觉得小孩有段时间没有动了,但是也不知道是否如此。我一来觉得时间太晚了,和医生打电话不方便。而来不觉得会有什么问题。所以说“观察一个晚上”。结果,我们就从此失去了儿子—那时候距离预产期只有6天。如果能够早一点去医院,也许事情就会不同。

人总是要在自己的错误里成长,只不过于我,这个代价未免太大。

临近点的心态

Comments Off on 临近点的心态

到明天,秀秀就是32周了,按照医生的说法,32周之后出生的小孩健康的几率比较大,当然,医生希望小孩能够36周之后出生,至少也要34周。

危险也许降低了,但是我却更加担心。越是临近终点,越是难于平静。也许,真正的从容不迫就在于看一个人在临近终点的时候是否还能够如同平时一样做事,生活。

得也罢,失也罢,善待一切

还有四天到32周

Comments Off on 还有四天到32周

上周五的检查很好,秀秀在妈妈肚子里很活跃。检查的时间不长,但是数据收集很快。医生说结果不错。

但是上周五不是测量大小的日子,所以不知道秀秀的生长情况。希望一切都好。下周三就是32周了,如果到时候秀秀要出来,危险性也会小很多。这样想,至少会让我心安一些。

我们逛了两个周末,但是没有给秀秀买什么,除了一些衣服。其它的,我们都希望等到秀秀出来之后再说。张华和我一样,不敢买。

仍旧在一天一天的过,仍旧不敢报太多的期望,仍旧害怕突如其来的失去。只是心态越来越趋于平和。

接下来的12天

Comments Off on 接下来的12天

昨天周五,是测量秀秀生长情况的日子。测量下来的结果不好。两周前秀秀的体重身高还在2%的水平,现在则已经掉到了1%。医生说,正常的胎儿生长分量应该是260克,而秀秀只有67克。换句话说,秀秀的生长之后正常胎儿的五分之一。

医生特意强调了32周这个概念。基于统计数据,32周之后的小孩,或者说七个月的早产儿,有极大的几率不会有太多的问题—这句话反过来理解,就是说如果秀秀没有撑到32周,那么秀秀的发育也许就有问题—-如果侥幸活过来的话。

秀秀现在是30周另两天。接下来的12天,对秀秀至关重要。这也是我现在所有的期望。

已经和老婆讨论好这个周末买些秀秀要用的东西,比如说car seat之类的。不敢买太多,又不能不买。

从来没有这么贴近于“活在当下”,每一天,都是希望,也是焦虑。从来没有这么贴近的知道,原来所有的情绪都是成对的。希望和失望,喜悦和痛苦,对未来的期盼越多,我需要承受的对失去的痛楚就会越深刻。所有的人的情绪和欲望,不可没有,但是不可多过;不可压抑,但是也不能放纵。

人只能,也必须超越个体的局限,才能达到一个平衡。在这个新的平衡点,我看到更多人的情绪和欲望,体会更深层次的痛楚,之后才能平和的看待自己的处境。我需要先把自己看成一个特殊的个体,从自己特殊的经历里面体会到个体的存在。而后跳出个体,看到更多人,更普遍性的人性。之后回头,把自己看成普通的一员。在经历这种剥离和重新的融入的过程之后,我就能超越个人的局限,更平和的将自己看成众生之一,而不是孤芳自赏和自怜自哀。

佛说“普度众生”,“渡人即是渡己”。别人的理解如何我不知道。我仅仅是从自身的经历感觉到,在剥离和重新融合之后,我既是众生之一,也是众生本身 —- 个体不仅仅是整体的一部分,很多时候,个体就是整体。在超越了个体之后,我看到的这个“整体”,处处都体现出“我”这个个体的存在。所以有“渡人即是渡己”的成立,所以才有普度众生的合理性。

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秀秀如果能够成长,我会培养秀秀成为一个对整体有益的个体,秀秀如果不幸离开,我也会让自己的视线投射到更大的范围,而不是“向隅心独伤”。我得就是我失,我幸即是我命。淡然,豁达,超越,如此而已

内心的平静

Comments Off on 内心的平静

周二的例行胎监的结果似乎不好,医生要我们周三,也就是昨天晚上再做一次。我们原本的时间是下午六点钟,但是医院一直很忙,到晚上八点的时候终于说我们可以过去了。

帮我们做NST的是一个刚刚升任做爸爸的男护士,大概有些累了,又或者是不够熟练,头十几分钟的时候完全找不到位置,监听不到任何小孩子的心跳。我从开始的不在意,到后来心提到嗓子眼,几乎要以为我们再一次失去小孩的时候,护士找来一个超声波仪,终于找到了小孩的位置,然后开始了断断续续的监听。一个小时后,护士过来说可以了,他已经和医生问过了,结果不错—-我们心存疑虑,因为这么些天下来,我们也学会了如何看仪表记录。昨天晚上的结果和前天下午的结果是一样的,都反映小孩活动度不佳。但是我们也没有说什么,收拾东西,回家了。

晚上睡觉的时候,老婆突然说了一句:听天由命吧。

于我,也只能如此。再多的胎监,也只能是在某个时段听听心跳而已。现在的医疗手段,尙做不到对小孩的进行不间断的观察。如果刚好在监听的时候发现了问题,也许还有希望。然而如同上次我失去的小孩,其实是根本没有办法提前知道的。到最后,无论你愿意与否,也只能听天由命

我躺在床上,尽量不去想应该如何如何。因为我什么都做不了,干着急也不解决任何问题。我能够做的,是安心的接受,让自己能够用最冷静的方式去面对。

要在这种情况下达到内心的平静很难,然而我必须学会。我需要做的,是集中好自己的精力在今天,这个小时的事情上。我已经不能一年一年的计划和思考,我需要的是想好如何活过这个月,这个星期,今天,这一个小时,甚至于这一秒。

我已经知道该如何面对,我也正在慢慢做到。

经历一些这样的煎熬,很好,虽然从来都不希望它发生

秀秀

Comments Off on 秀秀

我仍旧叫还在肚子里的女儿秀秀,但是她妈妈或许不同意。因为名字的问题,我们已经开始有了分歧。这样很好。

今天是第30周,仍然是那句话,每过一天,秀秀健康存活的几率就大一些。十天前检查的结果不是很好,或者说很糟糕。秀秀的体重和长度是处于2%的低位。这个数字很难解释,我也是花了很长的时间才大约清楚。总之不是很好就是了。

昨天看医生,做胎监,结果不明朗。医生建议今天再做一次。这个周五是再一次测量秀秀体重和长度的时间。如果观测到秀秀没有怎么长大,医生大概要让张华住院,就近观察了。医生已经提醒我要随车准备一个包裹,准备住院。

上个周末的时候我们已经开始给秀秀买衣服。这个星期大概要开始买婴儿车了,婴儿床大概也要组装起来。我们一直都不是很愿意,或者说,是害怕准备这些东西。上次的伤害太深 —- 上次失去小孩,我们事后把买来的东西一一推掉,而每一次退货,都是一次清晰的提醒小孩子不存在的事实,和我们曾经寄予的期望。而这次,我们不得不鼓起勇气,再次面对。

不知道秀秀能够撑多久。我最接近秀秀的时候,是做胎监的时候,护士经常要我用手摁着监听器。我这个时候能够经常的感到小家伙在妈妈肚子里的活动,听到仪器上发出的小孩的心跳声。这是我最放心的时刻。而除此之外,时间于我并没有太大的区别:日子,在一天一天,一个小时一个小时的过。我从来没有这么清晰的感到时间的流逝。每天晚上回家,是一种近乎于激动的庆幸,而每天早上起床,则是一种无奈的担忧。

好也罢,坏也罢,我已经学会了坦然面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