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朝的兴衰和公司的更替

Comments Off on 王朝的兴衰和公司的更替

每个周一是我参加的会议最多的一天,几乎整个早上都在开会而没有做什么实质的工作。

我需要发言的东西很少,所以我主要是在听,在观察和学习。我想从里面听到的,不是项目的进展,而是公司的管理风格以及这些管理风格对人的要求,乃至于最后形成的公司文化。毕竟时日太短,所以暂时还没有什么值得记录下来的结论

 

虽然没有什么结论,但是不妨碍我讨论一下。硅谷的公司其实很多也是建立在我的这种观察和思考里面的。因为没有人天生就是管理的天才,也没有人一开始就是老板。于是乎一个人从公司任职,到后来独立创业,如此形成的管理思路其实更多的是建立在个人的任职经历上。这种管理思路,要么是建立在继承上,如同现在的yahoo的CEO对google的模仿,要么建立在批判上,如同google的工程师文化对传统硅谷企业的颠覆。

我想得更远。回头看中国古代王朝的更替,无一不是如此:宋的文人治国建立在对唐的藩镇割据上,清的太监不可出京建立在对明的宦官之乱上。没有人是傻子,前车之鉴在此,不会有人依葫芦画瓢到重滔覆辙的地步。然而问题就在于此,中国王朝的更替最终也没有能建立一个现代的国家,没有建立起一整套合理的,可以持续发展的道路。所以王朝有兴,终有衰。再回到问题的起点,我想知道的是:硅谷公司之间的这种学习和模仿,有没有超越中国王朝之间的更替?如果说中国王朝几千年的更替在一个怪圈里面,硅谷公司会不会也是如此?我们看到了IBM的起兴和现如今的平庸,HP的崛起和今天的凋落,微软的称霸和如今的落后,虽然现在热门的是google,facebook,谁能够预测下一个崛起的巨人?或者说,到底什么样的制度才能从根本上保证一个公司永远都有创新的力量?购买公司是很多大公司持续保持竞争力的方式,而这种购买行为从单纯的购买产品,购买市场,过渡到购买人才—-人才是和环境息息相关的,失去了原本的土壤,人才其实不会继续增长。或者说,同样的人才,在不同的环境里面选择的是不同的增长方式。独立创业的时候需要独树一格,而被收购之后则需要适应,而适应,则是慢性自杀的开始。

 

我说过我会开公司,其实我也并没有想好我会开什么样的公司。更重要的是,我需要从什么角度,站在什么样的高度去反思一个企业的生存。我其实很早就在思考这个问题了,不过我一直都没有找到答案。今天能够突然写下来,很好。

忙碌与迷失

Comments Off on 忙碌与迷失

在AMZ的办公室回头看看在RH的日子,我觉得那简直是退休的生活。我在AMZ做的事情多,杂,难,混乱,没有指导,只有有限的支持,而且没有时间写什么程序。每天从开始工作到下午下班,我根本没有时间停下来,或者说,我没有时间思考。而没有时间思考,对于我,也就意味着迷失,在忙碌中迷失。

我最痛恨的就是对于事情没有把握的感觉,也就是我现在的状态。我没有权利去控制我今天可以做什么,如何推进我认为有意义的工作,按照我的想法完成和改善对象。在AMZ,我最大的感觉就是每个人都处于一种亢奋的状态,而这种亢奋,说得好听一点就是积极,迅速的反应和行动;说得难听一点,就是每个人根据自己的能力外加上臆想去试图得到自己期望的结果。一切都以快为基准,而不是事情的对和错。

我的感觉未必准确,毕竟管中窥豹,有失整体性。如果有一天我进入管理层,而我看见的仍然只如此的状态,每个人都在被动的反馈而不是理解,思考和推动,那么我觉得问题就大了。毕竟底层的人可以看成棋子,而管理层则是富有思考责任的。如果整个公司都没有人在思考,那么公司或者说产品就处于一个危险的地位。

我不能说我清晰的看到了事情的真相,毕竟我的位置太低,有很多东西是我无法参与的。我仅仅是本能的觉得,一个公司的管理应该和一个人的行为差不多:大脑需要思考,知道往什么方向走,手脚需要配合。犹如人走路,大脑不会去思考每一步迈多远,手和脚会自动配合,并且反馈,这些返回的信息,未必每一条要进入大脑的中心思考层,但是不等于大脑放弃了探测:正如如果人的手或脚麻木了,人是走不好的。

同样回到问题的最高层,公司和产品的发展和人走路没有本质的区别。问题的核心不在于是否走得快,而在于是否走得正确。正如昨天Apple CEO Tim Cook说的:It means more to us to get it right than to be first

对于我,事情也同样如此,重要的是我是否走在正确的路上,而不是我是否是最快的。我最担心的,就是我忙碌了三个月,结果却发现我在原地踏步,我负责的部分没有任何的进步—-这才是最糟糕的。

我在忙碌,但是我希望我知道我在做什么,我需要知道我的下一步,我的方向,我不能在忙碌中迷失。我需要随时随地的反省。

跑步的意义和批斗会

Comments Off on 跑步的意义和批斗会

上班有空的时候我会到公司旁边的健身房跑步 — 跑步于我,不是锻炼肉体,而是精神,让自己能够承受更大的压力。

 

前天老板专门花了两个小时的时间来批斗我。我也需要承认很有些东西我没有搞清楚,搞混了,进度有些滞后。我回头和老婆讨论,结果是我一贯对自己的判断:对于新的事物,我大概是比普通人要慢一点接受。所以到这个新的位置上,我一再的搞不清楚重点,不知道如何安排事情的前后顺序和投入的精力多少。这些都是我需要慢慢的去学习的东西。我想磨练个一两年,我大概就没有问题了。我从来都不是天才,我学到的任何一点新的东西,都是花费了大量的时间,经历了大量的挫折换来的。这种挫折,自然就包含了类似于前天那种批斗会。

心情一度有些沮丧,不过很快就恢复过来。也许是锻炼的收获?

我每次跑15分钟,前五分钟轻松,中间五分钟是锻炼,后面的五分钟,则纯粹是在精神上坚持吧了:我每次跑到后面的几分钟,都会不断的拷问自己过来跑步的意义,然后觉得自己找不到答案,最后决定放弃,仅仅是单纯的回答:我既然决定过来跑步,那么我需要坚持到最后,绝对不中途放弃。

也许,这种“绝对不放弃”的心理状态,就是我想锻炼的最终对象?

闲话

Comments Off on 闲话

能够在早上的时候喝一杯咖啡,写点文字,反省或者思考一下,是一种乐趣。

前不久和张明晶和她男朋友一起吃饭,就着他们的信仰说了一些我的理解,虽然还有很多没有讲到,但是也足足说了两个小时。现在回想起来,我似乎说得太多了,没有太认真听他们说话。

房子已经买好了,昨天晚上和老婆聊天,突然我们都醒悟到这两天我们可能过于期待一个新的环境了,需要收敛一点,特别是在花钱方面。

觉得有些忽略惜惜了,晚上惜惜看电视的时间明显增加,我想等这个学期结束,我需要多花点时间在她身上。

觉得自己的电脑水平还是不够,需要学更多的东西。

有一点领悟很重要:无论做什么,都仅仅是一种形式,重要的是后面的实质。端盘子的可以是社会观察员,教书的可以是打酱油的,做QA的可以是批评家,搞开发的可以是未来学家。。。如果将自己定位成自己的工作,那么一个人永远不会有质变。

悟性

Comments Off on 悟性

一如从前,我感到我有很多需要学习的东西。

目前我最迫切要学会的,就是如何工作,或者说,如何统筹安排,如何从容不迫的完成手上的东西,如何学会把握自己的工作节奏。如同先前的十年前我开始正式工作一样,我还在懵懂之中。而有区别的是,我已经知道不会有什么人会教我。我的一切只能靠自己慢慢摸索。悟性,在这个时候显得特别的重要。

我想我是有一点悟性的,至少在lab126呆了四个月之后,我已经很明确的知道我做出了正确的选择。RH固然不错,但是那里的环境已经不合适我了。我现在的位置给了我更多的发展。特别是我虽然不是manager,但是我做的事情很类似,我有足够的freedom按照我自己的方式做事情。我仅仅是不能按照我自己的意愿去设计公司流程而已。做出变化这个决定花费了我两年的时间,而后在最后的关头选择了lab126,算是我的一点悟性了—初略的知道了如何看得更远,如何控制心里的虚荣。我曾经非常向往apple的公司印象,我最终还是克服了这种盲目的崇拜。

很难解释悟性是什么。感觉上是一种突如其来的对未来的把握感,一种类似于看透了事物的本质的领悟,一种思考和境界上的提升。

昨天晚上我终于完成了我的presentation,是关于软件测试和软件开发的。我这个学期的心血其实都在这短短的30分钟里面。我有些得意于我的领悟,我很珍惜我花费的几十个小时的读书和思考,末了,有些失望于同学漠然的回应。失望之余也没有多想。毕竟,这是我个人的领悟。我更应该感谢这本书的作者。是他的无私才有了这本书的出现。而我,才有机会理解到一些更深刻和更具有实践性的指导。 我能否在将来掌握这些原则,应用这些指导在我的工作中还未知,但是我想我已经理解了他这套方法的精髓。我需要的,是实践。

连带着思考的,是我的presentation和老师的授课之间的比较。老实说,我的不比老师的更好—-但是问题也就在这里,老师本来应该比我的更上一个档次,有更精辟的解释,有更简洁的结构,有更有说服力的证据,有更详尽的史料,有更准确的数据,而不是含糊其辞的说明(这点比我还不如),不甚严谨的推理,和几乎完全脱离实际的解说 —- 这里的“实际”,指的是软件工程上的实际问题,而不是关于NASA的电影。我的presentation可以有一些show off的成分,毕竟我还是学生,或者说,我是业余的授课者,而老师则是专业授课人。我想,我期望的标准,应该不难达到,我将来应该以此为我自己的标准。这个标准其实并不难,我自己现在就可以达到。它需要的不是水平,而是时间。如果给我多一个月的时间准备,我应该可以达到我期望的高度(在我今天反省的基础上)

回到对我的教授的评价:他教授的东西,都是对的,我不应该有太多的怀疑。这些不过是基础的理论,并非研究的前沿。墨守成规即可。我没有太多质疑的必要。我需要深究的,不是对错,而是如何实践。在这点上,我已经不期望能够从他那里学到什么。

从这点评价再延伸开来,我对SJSU的其它的课也不应该抱有太高的期望。无论在哪里,老师和实践还是有一定的差距。我回到学校的目的是学习理论,也只能专注于理论。实践的东西最终只能靠自己。所以老婆的建议是对的,在SJSU读完硕士拉倒,我之后直接申请博士算了。我没有太多的时间纠缠于形式上的东西。反正我更多的仍然是自学,也只能自学。

 

老婆不在的这个星期

Comments Off on 老婆不在的这个星期

我以为我会和原来一样,晚上九点睡觉,早上五点起床。结果一直到昨天晚上,我都没有做到。我基本上都是十点到十一点之间睡觉的—取决于电影的长度。早上也没有在五点起来,都是拖到五点四十五之后。。。这会儿坐在公司附近的咖啡店,感觉有些累了,睡眠严重不足,需要早点休息。我想今天晚上我不会再晚睡了。

一共看了五部电影:《NOAH》《Divergent》《The Last Stand》《RIPD》《MAN IN STEEL》 。

看完了一本书,《GROWING OBJECT-ORIENTED SOFTWARE GUIDED BY TEST》— 用了一整天的时间,说实话,非常开心

写了半部presentation slide

房子买好了,昨天签字,今天去银行取钱,中午越好了做最后的walk through,下午送支票。然后打电话约定这个周末开始做工程了。

还在继续学习如何工作,如何处理事情,如何在纷繁复杂的事情里面理出一条主线,最后需要学会如何调整自己的心态。换句话说,我不能永远是被动的应付别人交付的工作,而需要主动安排我的位置。不能失去我自己的vision 和control。

看到一句话:每天面对事情,想办法解决问题,就是一个人的修行。我一直以为修行离我很远,这句话让我感觉到其实好好的做事,做人,就是我的修行—-或者说,每个人的生活,就是一个人思考和超脱的过程。只不过有些人没有思考,没有超脱,有些人有思考,有超脱而已。

对工作了解越多,就越感觉到我现在从事的行业的复杂。硬件的设计加上软件的组合不是一个简单的工程,这其中的调整和磨合,以及对人的能力和知识范畴的挑战是很大的。越是沉浸其中,就越是感觉到这里面需要一种新的思维,新的组织方法,新的管理和合作的方式。我现在只有一个朦胧的认识,我需要更多的思考,更多的观察,体会。最后,我需要学习,不仅仅是电脑,更多的是社会学和哲学。

我仍然想着有一天我能够开始我自己的世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