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所得

Leave a comment

这两天在Las Vegas开会,闲暇之余,居然刚好看完论语。掩巻而有所思。

孔子曰:君子有三戒。少之时,血气未定,戒之在色;及其壮也,血气方刚,戒之在斗;及其老也,血气既衰,戒之在得。

孔子说人有三戒:少年之戒在色,中年之戒在斗,老年之戒在得。我的感触,就在于这个“得”字。

去年在这里参加黑客大会,因为是第一次,对什么都好奇,心里也没有任何成见,觉得自己是行业的新人,看到有什么不懂的,能够心安理得的接受自己的无知,心中虽然没有底气,但是心态平和。过去一年中,我在不断的纠葛自己是否要进入这一行,从什么角度入行,纠葛之余,也还是看了一些书的。但是这次又来到这里,心态却有奇怪。感觉一如上次的茫然,但是突然多了某种焦躁,又突然感到一种奇怪的自卑。我的自信甚至比上次还不如。昨天看了四场演讲,一场工具的展示会。感觉一无所获,而后又偏偏挑剔不满。到下午的时候,情绪开始低落,大脑也感到异常的疲惫。

我想我的问题在于“得”字。每个人,在经历了一些事情,取得了一些成绩之后,总是不免有一种“有所得”的心态。手上已经有了一些财产,不免有时候会计划着只要保住,小孩读书和自己养老就有了保障,这种守成的心态,就是“得”;有了多年的工作经验,见到新人喜欢指手画脚是“得”;不愿意调整角色,不愿意进入新的行业,是“得”,特别是被迫进入一个新的行业了,不能够以一个新人的态度面对,要么自信心太低,要么自信心太弱,都是“得” — 我昨天的心态,应该就是源于此。

回头想想,我十几年的工作经验算得了什么呢?真要在行业里比较起来,我这种“有所得”的心态,更多的不过是夜郎自大,坐进观天而已。确实需要好好反省一下了。


题外话:我一直很喜欢徐志摩的那句话:得之我幸,失之我命,如此而已。我喜欢,是因为我觉得这句话里面透露出一种豁达,一种凄凉和无奈的解脱。但是这一刻,我发现这种豁达仍然有很大的局限性。这种局限,就在于“得” — 你真的有所得吗?你真的会“得到”一个什么东西吗?

没有人可以真正的“得到”什么。红尘中之邂逅,本来就是有聚有散。白头如新,倾盖如旧。一两年也好,一生一世也罢,都是弹指一挥间。所有的一切,其实都是一场经历。悲欢离合的经历带来的,不过是种种喜怒哀乐的心境。而心境,无所谓得,无所谓失,只有投入与否,真心与否。而到最后,只有遗憾与否。

第二次参加blackhat

Leave a comment

今年是第二次来这里。感觉有些奇怪。也许是物是人非?

很难说这一年学到了什么,应该有所入门,然而入门之后仍然看不见前面的路。大道万千,然而处处都是朦胧迷茫。我一直感慨我缺乏指引,一路至此都是自己摸索出来的。到今天,我回头能够总结自己的错误的时候,我仍旧看不见前面的路。鉴古而知今,我仍旧没有做到。

有什么事情是我真心想做的?或者换一个问法:有什么事情是在没有任何收益报酬的情况下我仍旧甘之如饴的?这个问题并不容易回答。对于我,是太多而不是太少。我仍旧不知道如何选择。

不是迷茫,而是踌躇。

何为“成”

Leave a comment

–题外话:哲学往往是从咬文嚼字开始的。古今中外,莫不如是。为什么?因为咬文嚼字的背后,是定义范围,清晰目标。如果讨论的对象是什么都不清楚,讨论本身也失去了意义。

 

什么是“成”?“成”是一个什么样的境界?具体来说,什么是学有所成的成?什么是事业有成的成?

第一次认真思考“成”这个字,是在送惜惜上中文学校的第一天,听到惜惜学校的教导主任说的一句话:“希望同学们经过我们学校十年的学习,能够小有所成”。她没有解释什么是小有所成。但是这句话让我思考了接近一年的时间。

要了解“成”,需要先了解“就”。“就”是指一种固定的“态”,无论是形态,或者状态,总之是一个不可磨灭的,固定的,不再变化的“态”。有“成”,而后有“就”。无“成”,则无“就”。“成”指的是形成这个固定的,不再变化的“态”。有所“成”,也就是说这个最后的形态,不再退步,不再消失,固化,而成为一个基础。

学有所成,所以学到的东西永远不再消失,成为人的一部分,成为人的一种本能,不再退化。学会了说话,即使一辈子不再说话,能力不会退却。学会了游泳,身体的肌肉和肢体的协调无论经过多久也不会忘记。一个人如果,事业如果有成,那么这个成就就是他将来进一步发展的基石。而即便是这个事业成就的表象消失了,诸如失去工作,失去公司,他也可以东山再起 — 自然,侥幸的人到处都是,只不过他们无论拥有什么样的权势地位,最终都只会如昙花一现罢了。

有所成并不容易。我看到的大多数人其实终生一无所成。其实是否有所成并非生活的必需。我在这里咬文嚼字,不过是想把这个世界看得更清楚而已。

轮回

Leave a comment

我们时时刻刻都在某种轮回之中。

轮回可以简单的说成是某种重复。然而这种重复,是你无法挣脱,至少无法轻易挣脱的重复。日复一日的上班是一种轮回,日复一日的下班回家是另外一种轮回,事业上的停滞不前是一种轮回,和老婆吵架斗嘴和好如初也是轮回。轮回无所不在,无时不在。只是我们自己不曾清晰的察觉。

轮回也可以是跨越个人的。从小里说,轮回是个人的重复,从大里说,轮回是一个国家和民族的重复。轮回之所以是轮回,更在于它超越个人和时空。古有挂羊头,卖狗肉,今有刷单注水;医生给老师送礼,转头收到红包;我看着我叔叔离职创业,从空手到亿万身家,而后一名不文,同样也看见乐视贾跃亭同志玩弄着同样的游戏。。。轮回以各种不同的形式出现在社会的各个阶层,以不同的面目出现在不同的时代。这种周而复始的重复,就形成了宿命,有个人的,也有国家的,同时也有人类这个种族的。

一言以蔽之,轮回,如果仅以现象而论,就是恶性循环。凡人都在其中。

明白了什么是轮回,我们还需要思考为什么有轮回,而后才能讨论如何跳出轮回。

轮回的起点是人性。不是人性本身,而是因为人性引申出的欲望。而更准确的说,是超出了约束的欲望。欲望一旦挣脱了约束,就变成了恶。这也是为什么轮回总是表现为恶性循环的原因。

生存是人的本能,希望有好的生活是人性。从而有了对金钱的欲望。这种欲望本身无所谓善恶,也不存在轮回。但是如果这种欲望的实现是刷单造假,那么这就是恶。这种恶一旦被人效仿,成为某些人的生活手段,就会在更大的范围内形成一种病态的商业循环,最终变成恶性循环,也就是轮回。

恶有大有小,有外有内。所以轮回也有大有小,有内因有外力。然而归根到底,能否跳出轮回,还在于自己是否愿意改变。跳出轮回的唯一途径就是向内和向上。向内,是自我约束,向上,是自我提升。

有一本书,叫做《Willpower-Rediscovering the greatest human strength》提到“意志力”才是人与人之间最大的差别,也是所有有所成就的人的共同特点。其他的,诸如智力,教育,家庭,财富地位。。。都可以是次要的原因。意志力,换一个说法,其实就是自我约束和自我提升的结合。当然,有所成并非跳出轮回,但是至少,跳出了某些轮回。

自我的约束不是消灭人性,更不是消灭欲望,而是对内,让欲望不至于膨胀而超越人性,对外,让行为不要超出道德和法律的范围。自我的提升,也不是财富和权利的扩张,而是能力的增加,认识的深刻,或者简而言之,是一种境界的超越。

一切的宗教,其实都是对如何彻底跳出轮回的一种回答。无论是信仰上帝,还是佛陀,无论是Muhammad(穆罕默德)还是老子,最终的指引都是如何超脱。而超脱的途径,无一例外的总是按照如何对内,如何对人,和如何对待这个世界三个层次而来。「一切贤圣,皆以无为法而有差别」,殊途而同归。

要跳出轮回,不必要信仰某种宗教。这个世界的文明传承至今,即便是普通人都不缺乏指引,仅仅是缺乏自我的反省和自我的思考。反省,所以才能认识到自己的轮回在哪里,思考,才知道什么样的指引才是合适自己的道路。但是最终,还在于自己如何取舍,如何实践。回到我曾经说过的一句话:有修有行

 

— 后记 —

这些文字,起始于和朋友间的闲聊。然而最终变成文字,却几乎花费了我一个月的时间。这里面涉及到的范围太过,已经超越了我的所知的极限。我的思考仍在继续,然而文字不能一拖再拖,这也是一种自我的约束和修行。我姑妄言之,你且姑妄听之

旦夕与薛定谔的猫

Comments Off on 旦夕与薛定谔的猫

有一个老掉牙的问题:如果你只能活一个月,一年。。。你准备怎么做?多数人会觉得这个问题非常之“哲学”,而后很认真的假设自己会如何如何,不外乎是珍惜感情,珍惜家庭,不为财,只为义。。。总之人一下子变得极度自律,外加高尚纯洁起来。末了,该干嘛还干嘛。

我突然想到,比这个假设的问题更现实的其实是:如果你只能活一秒,你在想什么,而你又准备怎么做?

去年一家老小外出,老婆开车,女儿们坐在后面,我在副驾驶位置上。车子在高速上以每小时80英里开着。而后毫无征兆的,老婆手一滑,车子失控,打着飘从一辆大货柜车前面划过。从我发现车子失控,到代替老婆把握方向盘,到最后车子停下来,也就是十几秒的时间。我记得很清楚,我的第一个反应就是今天大概要挂了,我还记得在代替老婆握着方向盘的时候,我百忙之中还从倒后镜看了一眼大女儿,惜惜正在若无其事的看着前面,一脸平静,浑然不觉。我想,如果我真的提前知道我只能活一秒,我最想做的,就是感谢老天爷让我有了一个完美的家庭,我只会觉得满足,因为我毕竟尽力在和老婆和女儿们好好相处了。

回到十年以前,也是在高速上,那是半夜,我的车子堵着,停了下来。我从倒后镜里面看到一辆小型货车飞快的靠近,随即我的小车被照得通亮,而后听到急促刺耳的刹车声。我当时的反应是死命的踩着刹车(其实应该松开刹车),把头尽量靠在椅背上(这是对的)—等死,而后是不甘心。。。我没有被撞上,货车司机最后关头转向,从我的车子旁边擦过,在高速上旋转了360度,险险的停了下来—没有任何人受伤。

开车多了,和死亡擦肩而过的经历也多了,而逐渐的,我也开始理解到,其实“人有旦夕祸福”这句话是不错的。是否有福我不知道,但是祸却是真的。人其实每时每刻都生活在死亡的边缘,只是我们太习以为常,麻木了而已。我们日复一日的活着,看着同样的人,做着类似的事,说着差不多的有口无心的话,却完全没有意识到,每一个片段在生命里都是独一无二的,下一秒,也许这真的是我们人生的最后一秒。和薛定谔的猫一样,在盖子打开之前,猫同时活着和死了,我们同时死了和活着。我们和薛定谔的猫的唯一的区别,在于在盖子打开之后,猫可以是活着的,而我们,在死亡来临之后,只有一种状态。

如果只有一秒可活,人其实什么都做不了,只能想想,只能回顾 — 或者说给自己下一个总结,做一个判断。从概率上来说,多数人在多数时候毕竟会活过下一秒,但是常存此念,会让我们处于一种时时刻刻的反省之中。这种反省,会不断的提醒自己,在自己的生命里,到底什么最重要,我最应该做什么?如果觉得和小孩相处得太少,就尽量弥补,如果觉得自己不够努力,就尽量努力,觉得自己没有与人为善,觉得自己太功利,或者觉得自己太忙绿。。。无论有哪种遗憾,在盖子没有揭开之前,我们尚有时间去做。而只要开始了,无论是否做到,至少在那个你无法跨过的那一秒,你会少一些遗憾,多一些满足,少一丝不甘,多一丝轻松

又或者,这是活在当下的另外一个解说?

Manchester by the Sea

Comments Off on Manchester by the Sea

《Manchester by the Sea》是一部不错的电影,让人感到一种真实的死寂,无法排遣的消沉,无法摆脱的自责,而后是一种真实的人性。所以我不建议我的朋友看。

我突然开始理解到我原来一直在追求的答案:通道的尽头是什么。或者,我在这部电影里找到了答案,就是:一个真实的自己。

昨天的跑步异常的艰难,时间似乎比往常要更慢,而相对应的,我也在更强烈的质问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这么做的意义到底在哪里。和往常一样,我仍旧没有答案,大脑在那是是无法正常思考的,我只能不断的告诉自己:我就这么做了。

而后是一种顿悟。

我还记得在医院的那天,老婆躺在床上,我坐在旁边,灯没有开,医生暂时离开了,惜惜被朋友带走了。我和老婆讨论着种种的期望和期望之后的失望,死寂,消沉,和那种绝望。我就是在那个时候触摸到死亡的。我似乎突然穿越了死亡的界限,站在死亡的另外一面,而后回头审视自己的一生,或者说,试图重新作出选择,和评估不同的选择的意义。

如果你已经死了,你会自然而然的放下。你不会在乎自己的学位,不会在乎自己的工作,收入,别人的评价,财富,地位。。。而这种放下,会自然而然的让你生活里所有的复杂都会自动消失,只剩下简单的,和那个真实的自己不可分割的一些东西 — 或者说,真正的那个你。

Lee Chandler 有一天和朋友在自己家里聚会,喝酒,甚至抽可卡因,聚会散后仍旧睡不着,半夜出去买酒,回家的时候看见自己的房子烧了,老婆活着,自己三个小孩没有了 — 因为他在离家之前忘记关火炉。Lee Chandler试图自杀了一次,然而没有成功,或者说,他其实已经死了,即便他还活着。他离开生活的小镇,在附近城市做杂工。而故事,则是从这里开始。

Lee Chandler的生活从此没有色彩,没有激情,没有他不可以放下的东西。他还会回去看看自己兄弟的小孩,看看自己的爸爸。老婆自然的和他离婚了,他没有异议。他不会和任何人交往,交流。他仍旧会处理他兄弟的后事,领养兄弟的小孩,会在受到刺激的时候打架。整部电影没有高潮,只有压抑,也没有情绪激昂的演说,事实上,Lee不会表达,十年后他离婚的老婆在街上碰见他,希望能够和他说说话,告诉他说当年她说了太多过分的话,她仍旧爱他,他说的,仅仅是:”I… I.. no, there is nothing there” — 是的,一切都在那个晚上结束了,一切都消失掉了。

Lee一直生活在那个通道的尽头,他只是一个普通人,然而是一个普通的好人。时间超越了他的死亡,观众看到的是死亡之后的那个Lee,或者说,是一个不自觉中放下了,解脱了,朴实自然的一个普通的好人。他会和殡仪馆讨价还价,会讨论墓地和在墓地上省钱,会忠实的履行他兄弟的遗嘱,即便是违背他的意愿,他没有太多的怨言,不介意被有两个女朋友的侄子利用,不在意别人的看法,不介意自己不过是个清洁工。。。如果你想看到一个完全剥离了外在光环的真实的人性,那么你会喜欢Lee。

跑步本身没有意义,健身本身也没有意义,甚或读书,上班,交友,通通都没有意义。所谓的意义,其实是你的个人的欲望所赋予的。有人健身是为了吸引女孩子,至少,J是如此,有人跑步是因为这是他的工作,上班是为了赚钱,交友是为了炫耀–或者排遣寂寞,获得认可。。。我们在有意无意中赋予了某个行为太多的目的性,太多的附加价值,而忘记了事物本身。生活其实是很简单的,但是我们的欲望和对欲望的隐瞒让生活变得复杂。

生命没有意义一样。因为“生命”本身,仅仅是一种状态,一种描述。它们和你看见的山,呼吸的空气一样,其本身没有意义。然而生命的内涵是有意义的。生命的内涵,就是生活,包括了菜米油盐酱醋茶,包括了食色性也,包括了成长,交往,婚嫁,和与之而来的悲欢离合。生活里的每一件事情,都有其本身的意义。读书,是为了明事理,分善恶,而学位,不过是它的附加产品。上班,是创造价值,而报酬,职位,权利,则是它的附属品。结婚是一种承诺,证书和房子不过是形式。。。所有的意义,都是事物本身,而不是其它。我们的生命真正的意义,在我看来,就是这些小而具体的事物的意义的总和。而这种总和,在被我们的生命串联起来之后,也仅仅是对我们自己有意义,而随着我们这个个体的死亡,这些意义会再度消亡。“有”,生于“无”,复归之于“无”。再豪华的墓地,再大的排场,对于死人都没有意义。所谓的“死有重于泰山,有轻于鸿毛”,不过是活着的人对死人的再次消费而已。

活着,只是一种状态。生命,不过是一种描述。我们需要关注的,是做好眼前的事,善待眼前的人,不要欺骗自己。

如此而已!

专家

Comments Off on 专家

大公司打工的福利之一,就是能够经常参加各种培训。上两周参加了一个两天的培训,感受颇深。

培训的内容是<Crucial Conversations>,勉强可以翻译成“如何解开重要而又陷入僵局的谈话”。大而言之,解开这种僵局,或者死局,可以分成九个步骤:

1.明确谈话陷入僵局,和分析僵局的三个组成部分

2.从自身开始,了解自己的期望值,

3.以事实为基础,重开对话(抛弃情绪)

4. 如何构建有建设性的谈话内容

5. 学会观察对方,避免两种极端:沉默,或者爆发

6. 给予对方更多的安全感 – 道歉,以及对比

7. 建立共同的目标– 从造成僵局的问题开始,构建一个更大范围的,双方都能接受的目标

8. 询问并且反馈对方的意见

9. 谈成,或者给予双方更多的时间去构造7 和 8

这九个步骤有可以细细往下分。比如说第一步里面,如何理解“僵局”?如何理解“重要”?所谓的“僵局”,必然是双方观点直接相冲,不可调和,而同时,又参和了很多个人的情绪,而所谓的“重要”,必然是谈话的结果,或者说,谈话的结果所涉及到的决定,对某方有重大影响,如果说“被裁掉”,夫妻吵架(闹离婚?),合作破裂。。。

僵局的三个组成部分有可以分成“content”, “pattern”, “relationship” –实在有些不好找中文对应的词语。简单的说,就是僵局有其“现象”,“规律”,“彼此的关系”三个相辅相成的层次。比如夫妻吵架,很容易从“今天你回家又完了”,上纲上线到“我就知道你不喜欢我” — 也就是从“现象”(回家晚了),和规律(“又晚了”),变成“关系”(“不喜欢我”)。打开僵局的第一步,就是分析出这几个层次,而后根据实际情况,有针对性的去解决问题:比如说,这次从“规律”开始,解释说项目的限期到了;比如说从“现象”开始,解释说堵车了;或者从“关系”着手,。。。(没啥好解释的:) )。总而言之,最好不要从一个跳到另外一个,什么都解释,最后是显得“欲盖弥彰”而“苍白无力”。这里的第一个步骤,其实就是学习对问题的分析方法,而后有的放矢。

这次培训也是基于一本出版的书《Crucial Conversation》,我没有去专门调查作者们的背景,但是我真的感到收益颇多。收益之外,我突然有明白另外一个道理:什么是所谓的专家?

专家,就是能够将问题不断的细化,从横和纵的角度,将一个几乎不可能做到的问题,细分成普通人都能够了解,理解,乃至于掌握的程度。而每一个纵横的角度和层次,都有其逻辑和关联。评判一个人是否某个行业的专家,简单的判断就是看其人是否能够细分问题,而后有理有据的解决每个问题。

有一个电脑招聘里面经常会问到的问题:你在浏览器里面输入一个网络地址,比如说是“google.com”,从你输入回车键的那一刻开始,到你看到页面出现为止,解释一下中间发生了什么事情。

根据你的专业程度,专业方向,应聘职位,答案据说可以是从3到150个纵横交错的层次。而我基本上能够回答出来50个层次 — 换句话说,我离顶级的专家还有极大的距离。这中间的层次,可以从服务器种类来划分,可以从网络分布划分,可以从操作系统来划分,可以从软件架构来划分,可以从通讯协议来划分,可以从网络安全角度来分析,可以从网络效率来分析,这个问题的答案是无穷无尽的。个人的答案直接展示了其电脑知识的广度和深度。

我不是房产估价的专家,但是如果邱婓和我分析房价,我至少能够从她的分析里面分辨出她和别人的差别,正如我可以从晓刚那里了解预算,阿峰和曾艳那里学管理一样。我至少初步具备了判断一个人是否专家,和有多专业的能力,不会随意被人所忽悠了。

而后想到学到的《庖丁解牛》,我今天理解到的道理其实已经蕴含在其中。庖丁之解牛,我一直以为是道家所谓的“避免矛盾冲突”–老师教的。到今天,我才理解到,其本意,其实是“未尝见全牛”,因为他已经掌握了牛的结构,而在了解结构的基础上,“依乎天理”—根据问题本身的逻辑结构和层次,“以无厚入有间”–学会观察,避免极端,而后才能游刃有余。

游刃有余的境界,才是真正的专家的境界。又或者倒过来,如果达不到游刃有余的境界,也就没有达到专家的境界。

人间处处皆学问,你仅仅是不知道而已。唯有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了。

Older Ent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