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 最后一天

Comments Off on 2018 最后一天

照例,年末或者年头,我总要写点什么,算是一种习惯,也是一种强迫症。

年末,我想知道我在哪里,能做些什么,新年要去什么地方 — 一如我在大学的时候经常告诫自己的。如此想来,我的变化不算太大。

和Charles聊天,自然会说到中年危机。他告诉我某个朋友买了一辆Ferrari,每个周末去海边高速上飙车。某某换了一个超大的房子。我们也讨论做点自己想做的事情,比如2020年之前去一次秘鲁的Machu_Picchu,有点自己的生活。。。

然而,这真的是我想做的事情吗?即便我去了秘鲁,甚或攀登过珠默朗马峰又如何?这种旅行,或者无数其他类似的旅途,它对我的意义—对人的意义,究竟在哪里?

我看过一本叫做《七十七天》的书/电影:https://www.jianshu.com/p/61847610a78d。 在展示极端的美景之外,书里说人要“做自己想做的事,成为自己想成为的人”,“人在孤独的时候需要坚强”。然而我不需要这些。所谓的“征服无人区”,在我看来,不过是某种自我意淫而已。自然界无所谓征服与被征服,它仅仅是一种存在。无论是繁华的城市,还是寂静的“无人区”,喧闹和安静的,都是人类自身。我虽然不需要这种冒险,但是我的确需要这种环境–或者说心境,能够让我跳出熟悉的–也许是我已经麻木的–生活圈,重新认识自己。这也许是我这次回国的心态吧。

人到中年,多数人已经不需要去探索更多的人生的指引。但是都需要“不麻木”。固定的生活模式,固定的收入数字,几乎不变的社交圈,会让人逐渐习惯,僵化,而麻木,最后变得固执,拒绝变化。而结果,就是被这个社会所拒绝。

不让自己麻木,就是不要让自己安于现状,强迫自己做些改变。又回到开头:年末年头的时候,提醒自己要做点什么:比如说,新年愿景。2019已经到了,我想我需要发布一个软件,也许考个证书,学点新的东西。

Advertisements

十年

Comments Off on 十年

两周前和老爸打电话,说了半个小时,老爸突然说累了,没有力气说话了,下次再聊吧。放下电话,有些黯然。和老婆聊天说起。终于还是决定回国一次,陪一陪老爸。

回国的日子确定了,机票已经买了,签证正在办理,希望不要被拒。申请时翻出我旧的护照,才发现,距离上一次拿签证,正好是十年。

时间是不均衡的。人越是长大,时间流逝的速度就越快,至少在感觉上是如此。回头看,十年宛如昨日,往前看,自己却也没有几个十年剩下来了。有时候想,如果老爸没有了,我怎么办?老爸虽然很烦,麻烦不少,然而有他在,感觉到一种自然和安定。一旦想到老爸不在了,心里有一种恐慌。因为接下来的,就是我了。我一直以为我做好了心理准备,然而我发现我好像并没有。

我对哲学的喜爱是来自于大学里读到的一本书《死的哲学》,开篇第一句话就是:人如果永恒,那么做什么事情都没有意义,因为如果拥有永恒的时间,你也就有了永恒的资源。当永恒变成有限,其取舍就有了偏重,所以,是死亡赋予了生命意义。讨论死亡,其实是讨论活着的意义。而活着,就是取舍,不断的做选择题。

大二的时候读到这本书,大三的时候又重新读了一遍。然而这本书却并没有告诉我如何取舍,如何选择。而直到今天,我仍然在摸索如何选择,如何取舍。

基督说,选择上帝,你就选择了一切,God has a plan for you;佛说,好好做题,但是选了就放下,了了有何不了;道德经说,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你选啥都没有关系。爷爷奶奶老爸老妈说:“好好学习”,祖国说:五讲四美三热爱,做四有青年。到了美国,犹如进了菜市场,大家都在推销,没有人和你说话。终于有一天,惜惜秀秀来了,我说:希望你幸福!

要幸福,首先要知道你想要的是什么,而后要有能力得到你想要的东西,最后要能够真的得到。幸福是建立在独立的人格,独立的经济能力,独立的思考,和不懈的努力之上的。幸福首先是一种积极的生活态度,而后是一种积极行动。幸福是一个动词,而不是名词。幸福是一个变量,犹如“流水”,犹如“时间”。一旦静止,则失去了所有的意义。

最近在看的一本书《Flow: The Psychology of Optimal Experience》触摸到我这种感受:FLOW,大概接近于我的这种感受

不知道老家过去十年里有多少变化?这次回来的时间不长,前后12天。准备在老家呆一周左右。其余的时间在武汉,因为我大姑妈和三姑妈一家都这这里。也应该会和武汉的同学聚聚。我会去书店逛逛,去咖啡店坐坐,或者,去菜市场发呆。如果有机会,也想去学校走走,最好能够坐下来,听一堂课。没有计划外出。

我曾经说过,离开自己熟悉的环境,人看到的其实是自己。我想看看我这十年有没有变化。我希望我还是十年前的我,也希望我能够更从容一些,更安静一些。

写了些文字,心里觉得安定好多。也许,这也是十年的变化之一。

上了四天课

Comments Off on 上了四天课

过去几天在上课,学的是如何破解诸如监视器,router,个人云端存储器之类的IoT的东西,感触良多。

首先是好久没有这么不理会公司的事情,专心学点东西了。好久没有这种学到新东西的感觉了,实在是想念。我继而想到,“想念”的背后,其本质是一种充实的感觉 — 或者,所有的想念,无论是对人,对事,其根源,都是一种充实的东西吧。没有人会去想念某段无聊的时光。即便是想念和朋友打游戏,也是一种精神上的享受。

其次是感悟良师的重要性。四天的课程,内容非常庞杂。从底层的内核构造,到硬件和软件的接触面,到电路图的阅读,到电路板的构成,到如何识别核心电子元件,到抽取核心数据,到如何利用额外设备去读取启动流程,截断流程,强行改变流程,注入数据,最后达到获取root权限的目的。间杂讲一些趣闻,诸如当年他应邀去做安全顾问,他和他的小组如何从监视器开始,到最后拿到公司所有人的工资表;如何偶尔发现某个元件有问题,最后可以随意访问整个纽约州所有有同一种型号的router的人的内部网络。问题在于,这些“趣闻”,并非道听途说,而是他自己亲手做出来的。其中的具体的破解细节和他课堂上讲到的殊无二致。听这些故事,我更能够体会到课堂上讲的,有时候也许就是一两句话带过,但是我能够感觉到他当年投入的巨大的精力。课后和同事聊天,才知道此人是行业里的名人,不过极其低调,只写过一本书 —- 刚好就是我放在桌子上的参考书。我是事后才知道,否则就要他给我签个名了。

良师的好处,在于能够融汇贯通,能够恰到好处的把要点串联到一起,能够从芬芜复杂的知识体系中找到某种技能需要的知识要点,又能够提供某种深入的讲解,让学的人能够理解,也有足够的空白去自己思考和拓展。四天的时间很短,但是我感觉已经入门了。有了清晰的路径。剩下的,是自己的不断的练习,巩固。

最后,则是感悟到需要感谢公司。我一直说,公司是一个平台。这个平台的第一个作用–或者说好处,就是提供了正常情况下个人无法得到的资源。无论是自己接触到的项目,还是系统提供的培训。所以,个人在选择工作的时候,除了收入,能够得到新的系统资源也应该是要仔细考虑的因素。

培训结束了,日子回到正常,工作继续,学习也要继续。偶尔和老板聊起,才知道,原来公司付出的代价是每个人五千美元,外加旅行补助。

我学《论语》

Comments Off on 我学《论语》

这是第四遍读华衫写的“讲透论语”,仍然感觉深受启发。在我看来,启蒙,自然是读《三字经》而后是《千字文》。学儒家,则需要从《论语》入门。论语里面讲得都是大实话,讨论的其实并不一定是大事。

子曰:“二三子以我为隐乎?吾无隐乎尔” —- 年头的时候,增加了一个新同事,业界很有名,自己也开了公司。我问他怎么学hacking。他说,拿本书,一点一点的照着做。先动手,多观察,多试几次,时间长了,就好了。我有些失望,心里认同,但是没有照着做,觉得仍旧无所适从。所以到现在年底了,水平仍旧原地踏步。而同事已经开始管理几个核心机密的项目。回头看看,同事说的,就是孔子说的:我其实并没有隐瞒什么,我就这这么过来的,而回头看看,这仍旧是最有效的途径。换而言之,我当时的心里其实是想听到一些“妙论”,有一种找捷径,听秘诀的心态。而事实上,秘诀和捷径并不存在。同事倾囊相授了,我却在怀疑人家。结果就是原地踏步。所以,学习的第一步,就是不要疑师。如果有怀疑,就不要开始好了,免得浪费别人和自己的时间。所谓“抱着怀疑的态度”去学习,根本就是误导。学术的进步的确是建立在“疑”的基础之上,但是这里的“疑”是建立在充分理解的基础上。自己都还没有入门,就开始怀疑有几十年身体力行经验的人,也太狂妄自大了吧。

子不语:怪力乱神 —- 天下都是平常人,寻常事。安然处之就好。但是人都有猎奇猎艳的心态,所以谣言满天飞,甚或自己还推波助澜。我前段时间看腾讯的新闻 — 就是我说我的心态被搞乱了的那段时间,就是没有遵守这个原则。耸人听闻和藏头露尾的“新闻报道”比比皆是:摘录如下:

“突然一声巨响,三艘美国舰艇被狼狈炸出水面,谁干的!”  “拾荒老人3万被偷,报警后泄露身份,直接惊动军队高层!”  “澳大利亚向中国狂砸订单,这下可愁坏了美国!”  “哭泣的加州:新火再起,病毒爆发!” “我们都被‘8小时睡眠论’给害了” 。。。

我基本上没有点进入看过。因为标题本身就会让我感到不舒服。文章的内容也许真,也许假。但是这种带有强烈情绪的标题本身就说明了写文章的人带有不纯正的价值观。所以其报道必然是有偏差的。

每一个时代必然有这个时代的辉煌,然而辉煌背后,甚或辉煌本身,其实都是来自于平常人,平常心。我们的浮躁,其实就是来自于怪力乱神。

子曰:我非生而知之者,好古,敏以求之者也 — 我不过是喜欢学习而已。如果孔子都是如此,我们有什么理由不读书呢?

子所雅言,《诗》《书》执礼,皆雅言也 — “雅言”,就是普通话。看了华衫的背景介绍才知道原来早在周朝,就有官方的普通话(当时是西安话)培训和推广了。而正是如此,五千年下来,中国的方言虽多,文字和高层次的交流却从来没有中断过。我们的文化能够让我们的国家一统,实在是有其原因的。这里的第二层意思就是:读书,需要读出来,而不是默读。这也是我读英文的体会。

子之所慎:齐,战,疾 — 齐,就是斋戒,战就是战乱,疾自然就是病了。孔子说要祭祖,就认真虔诚;需要躲避战乱,危险的地方不要去;好好锻炼身体。这些都是实话,照做就是了。不要轻涉险地 — 这句话尤其重要。人需要有冒险谨慎,但是不是盲目冒险。 

子谓颜渊曰:用之则行,设置则藏,惟我与尔有是夫 — 如果有我的用武之地,那就好好做事,没有机会,被埋没了,也就被埋没了。每个人都需要这种淡然处之的心态。我还远远没有做到 — 多数人都是觉得自己多少有些“怀才不遇”的,殊不知,其实是自己没有本事

子曰:自行束脩以上,吾未尝无诲焉 — 这句是最大的实话:知识是需要付费的。换而言之,哪些免费的教程其实是没有什么价值的。网络上充斥着免费的信息,但是如果将此作为知识的来源,那么就是把自己当成笨蛋了。所以好书需要去买,好的课程需要交学费,好的电影和音乐需要付钱去享受。不要迷信免费的东西,尊重知识,其实是尊重自己。

 子之燕居,申申如也,夭夭如也 — 家里一定要摆设舒服,干净得体,如此才能放松身心。我自己的办公台子基本上是我们组里面最干净有条的。我实在是不喜欢那些茶水杯一堆一堆,文件七零八落的同事。我还一直记得邱婓的大学宿舍的桌子总是很干净整洁。第一次看见她的桌子,我就有一种想和她亲近的感觉。

看《论语》我学到的是四个字:大道至简

完成和完美

Comments Off on 完成和完美

阿峰转了一篇文章–现在找不到了–说的是完成和完美。标题是《完成比完美更重要》—- 深以为然。我这一个星期都在反复思考这句话,对照我过去一段时间的迟疑和凌乱。

这段时间,长一点说是六个月过着更多一点,一直想做某些事情,但是觉得自己总是做不好,所以迟迟没有开始,最后不了了之。有好几次,听到新闻,觉得有写点什么的冲动,但是越是思考,就越觉的涉及面太广,自己的文笔太烂,最终不了了之。想写个程序,结果还没有开始,脑袋里面设计的结构越来越复杂,不断触及到我不熟悉的领域,最后也是不了了之。如此者三十。。。所以这段时间忙碌是忙碌了,却一无所成。

最近看《论语》,里面说到“大道至简” — 生活其实没有什么大道理,也不存在高深的理论,圣人不过是平常心,至理不过是日常常识。大多数只有做到和没有做到的区别。

追求完美自然没有错,但是完美之在一次一次的不完美中实现的。而这些之前的不完美,是以完成作为基石的。

简单的说,我想得太多,做的太少。

界限

Comments Off on 界限

中午出来和芊芊吃午饭聊天。她问我最近如何。我叹了一口气,说,糟糕透了。最近有点烦,是烦我自己。

完成那个两年之后的任务之后,自己松了一口气,觉得可以做好多自己想做的事情。结果这种松懈的后果,就是突然觉得自己有了很多自己的时间,然后觉得无聊,居然重新拾起几年前就决定不会回头再看的新闻网站。而后一大堆乌七八糟的新闻–有时候居然是旧闻–外加上各式似是而非的谣言,故意耸人听闻的而毫无价值的推测,臆想蜂拥而至。耽误了自己的事情不说,大脑里也被灌输了各种情绪。而偏偏那自己的自制力还很薄弱,居然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回头看,以满足自己各种阴暗的心理。

我在烦我自己居然没有自控力。我是在生自己的气。

人需要自我画出不应该逾越的界限。如此,怎能保持清醒的头脑,保护自己超然而独立的思考,而后才能过自己的生活 — 或者说,做自己的选择,生活在自己的生活里面 — 从反面说,如果我被自己的情绪所左右,那么我是生活在别人的阴影里。

英文有句话:Garbage in, garbage out。垃圾信息接收多了,即便自己没有变成垃圾,只怕也会发臭。

保护生命,远离不洁之信息源

闲话

Comments Off on 闲话

我手上一个项目写了两年,昨天通过验收,算是交了差,总算可以松一口气,想想接下来今年的这两个月和明年的安排了。

想做的事情仍旧很多。但是这大半年来,我一边在忙项目,一边也在清理自己的思路。我想我大概清楚我想做什么了。写一个iOS的程序,写一个backend service,学好3D打印–刚好同事买了一台,设计好了之后,可以直接交给他帮我打印。

花了六个月的时间,终于把《Seven Habits of Highly Effective People》看完了。学到很多,建议每个人都认真读一遍。我现在在看的书是《Flow: The Psychology of Optimal Experience》估计又需要好几个月的时间。每天早上锻炼完,早饭的时候会再回头看看《论语》,这是第四遍了。仍然觉得受益无穷。觉得需要背下来,才能真正理解透,才能成为自己的一部分。

公司的股票最近跌得厉害。本来期望到明年三四月份可以靠着这点股票,把我积年的债给还了,结果两个月里面,它从2050跌到今天的1600。不免让我有些紧张。希望这阵风过去,无债一身轻吧。如果顺利的话,明年真的很想回国一趟。十二年了,应该回来看看了。

突然体会到什么是淡然。老婆早上打电话,说秀秀体温有些高,和我讨论要不要按原计划带她去游泳。惜惜昨天终于背全了九九乘法表。老爸回话说这次可以不寄钱给他。老妈昨天电话里说她下周末休息。公司的邮件基本处理完毕。和老板一对一谈话的时候可以闲聊公司股票。和老婆很有一阵子没有吵架了。这个周末和朋友约了中午一起吃饭。2018年只有两个月就结束了。

我看着生活里这些人和事,如同看着小溪流水,在眼前流淌。水流在轻柔地,如呼吸般起伏着。它也许在提醒我什么。又好像只是安静的,如同一幅展开的图画。没有让我特意亲近,然而也没有让我感到陌生。又如同走进一个熟悉的,梦境中经常造访的庄园。在虚幻和现实之间,我感到一种和谐,自然,和若即若离的牵挂。

这是我,和我的生活。有矛盾,取舍,纠葛,同时具体,实在。没有激动人心的大事,也不会让人热血澎湃。

Older Ent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