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ney游轮游记

Leave a comment

秀秀念叨了几乎一年,终于上个星期全家去坐了Disney的游轮。

周六一早到旧金山机场,转一次飞机,10个小时之后到了Orlando机场。第二天一早登船。船上一共呆了六天,停留两个墨西哥港口,体验了一下墨西哥的港口城市,也专程到墨西哥内陆看了玛雅文化的遗迹。回程时,游轮在一个岛上停靠,全家在岛上的沙滩上玩了一天。六天的行程,其实大部分时间还是在船上 。我们有看电影,看表演,也有专门给小孩子安排的游戏。。。基本上是很丰富忙碌的一周。

然而于我,印象最深刻的却是玛雅文化。我一直以为玛雅文化早就消亡了 — 连带玛雅人。听了导游的介绍才知道玛雅人一直都在。其文明最早的记录始于公元前8000年,全盛时期是公元前1000年,而后衰落,之后由于不知名的原因,其文明中掌握知识的上层和中层人物全部消失,文明没有延续,失传了一千多年,直到1511年,美洲大陆被发现,墨西哥地区被西班牙人入侵,玛雅人几乎被灭族,一如美国的印第安人。从导游那里了解到,玛雅文化是美洲大陆上唯一有成熟的文字的文化 — 而印第安人则没有成体系的文字。而且玛雅文字和我们的汉字高度近似,都是象形文字。导游是会讲英文的墨西哥人,能说会道。我听得津津有味,但是同行的人很有一些昏昏欲睡。这次下船旅游选择的地点是墨西哥农村和一个小的玛雅祭坛。一路行来,可以看到墨西哥农村的落后。确切的说,比我老家的农村要落后多了。能够参观玛雅文化是我预先不知道的 — 实在是自己的历史地理知识的匮乏,需要好好补上。

游轮上的活动很多,很合适一个家庭一起去玩。惜惜秀秀最喜欢的自然是顶层的游泳池,和游泳池旁边巨大无比的露天电影院。我比较喜欢看电影和现场的表演,一场都没有拉下,感觉上是场场都是精彩的。游轮五楼有专门给小孩子开辟的游乐园,里面有人专门组织小朋友玩,诸如画画,打游戏。但是惜惜秀秀都不是特别感兴趣。一方面是他们的性格使然,另一方面,大概也是我和老婆不太放心。上船的第二天,我们把他们姐妹两个都放进去,然后我们在外面随便走走。一个小时候后回去看看。结果他们两个都不愿意继续在里面呆着了。所以大多数时间,我和老婆都在那里陪他们玩,没有多少自己去放松的时间。

船上的活动很多,到处都是迪斯尼的公主和各种卡通人物,经常有现场的演唱会,高雅通俗都有。白天晚上,酒吧都经常组织活动,诸如品酒。这个时候就可以看出来我和老婆对这个社会的陌生和隔膜。譬如有天晚上是80‘s的音乐专场,请了某某某 — 然而我对这些名字没有任何的熟悉感,对歌曲也没有太多的共鸣。如果换一个场景,演唱会里有人翻唱”万水千山总是情“,或者邀请到当年的老狼来一曲”同桌的你“,我相信我和老婆的感觉就完全不一样。要融入这个社会,不是简简单单的住在这里。我最常看到的其实是“re-live in China”。而对于我,语言仍旧是第一障碍。其次是文化和宗教历史上的隔膜。这么多年了,我仍旧对基督文化的社会缺乏更深层次的了解。我很早就想过多学一点宗教的历史,但是一直没有行动。

出去旅游的目的之一应该是放松。这次出去了一个星期,很难说是不是彻底的放松了。如果是一个人出行,即便是出公差,我也有一种解脱的感觉 — 现在想来,这种解脱,也许是对”父亲“和”家庭“这个角色的放下而得到的自由。但是和老婆小孩一起旅游,即便是在一个有条件可以放松的环境,我–包括老婆,仍旧很难放下作为父母的那份责任而得到更彻底的休息。如果一定要举出最放松的片段,那么一个是早上,我独自一个人起早床,到顶层的自助餐厅喝咖啡,在甲板上看看大海,看看书;其次是有大概一个小时和Charles在甲板上聊天了。

然而还是得到了放松的。无论是远离熟悉的工作生活环境,还是能够放下柴米油盐酱醋茶这些生活琐事,都让我和老婆有了点自己的空间。我想,旅游最有价值的,应该是和家人一起的记忆吧。

Advertisements

财富积累

Comments Off on 财富积累

晚上躺在床上和老婆聊天,突然同时感慨说我们现在的生活真好:小孩很听话,有稳定的收入,有房子,有车,还能够偶尔出去旅游。我说:我们现在积累的财富,是我小时候所无法想象的。比较小时候我爸爸每个月30块钱人民币的收入,我们现在拥有的,是一笔当年的我所无法想象,如果纯粹比较数字,基本上是一万倍的差距。

这个问题很有意思。这两天开车上班回家的路上我都在思考这个问题:在什么情况下,什么样的人能够在30年里面让自己的收入增加一万倍?

我首先想到的是:这是我的个案,还是普遍现象?我想,我并非个案,然而也不是普遍到成为一个大众现象。至少,我爸爸的收入并没有增加这么多。30年后的今天,我爸爸也不过是两千一个月的退休金。但是我的大学同学,或者再扩大一点,我这个年龄阶层,经历过高等教育的人,基本上都积累了类似的财富。

接下来思考的自然是”为什么?“。我想,这需要首先归结于社会的变化。我到了美国,算是到了一个相对经济发达的社会。过去三十年的中国,更是经历了一个比历史上所有已知的社会更为迅猛的经济发展时代。没有这个大的背景,个人也许会积累财富,但是不会成为一个较普遍的社会现象。时势造英雄,一点不错。

既然时势如此,那么为什么不是所有人都得到了同样的机会?究竟是什么阶层的人得到并抓住了这个机会?我想,答案仍然是”大势“。顺从大势的人有更多的机会得到和把握这个机会。我的理解中,工业时代是资本和技术的时代,而作为后工业时代的信息时代,资本虽然仍然重要,但是技术,和以技术为基础的信息的决定作用已经超过了资本本身。而过去三十年,中国迅速的经历了原始资本时代:有钱就能赚钱;工业时代:有钱有技术就能赚钱;和信息时代:有技术,掌握了信息,就能够找到资本赚钱的时代。而归根结底,今天的社会,无论中美,都是知识决定一切的时代。当年农村改革的时候的”万元户“的消失是必然的,因为他们不掌握真正的知识。

然而并非每个读书人都真的得到了财富的增长。资本仍旧重要 — 其实需要换个说法,投资很重要。知识可以带来社会地位的提升,比如博士。但是财富本身的增长仍旧来自于资本的投入 — 所以穷教授也不少。至少对于我,在合适的时候,朋友借钱给我买了房子,而后自己在合适的时候买了第二栋,才有今天的结果。

总而言之,人需要学习,需要投资:教育投资和财务投资同样重要,然后,在世道还不错的时代,财富自然会积累起来。

我接下来想的就是:如果世道维持不变,中美俄没有世界大战,我要在30年后让我的财富继续增长一万倍,成为亿万富翁,我应该如何?

我仍然需要学习:找好一个方向很重要,但是更重要的是完成它。所以读硕士是不会更改的目标。我需要继续投资。我心目中的投资在两个方面:一个是财务投资,也许是在买个房子,毕竟我懂的财务知识太少,而且有Jimmy这个房屋经纪人帮忙,这是我最稳妥的投资方式;第二,我需要做实业投资,我想我是要认真开始考虑开公司的事情了。无论从哪个角度,这都是一条应该走的路。

我改变不了大势,我只能–也应该在大势下改变自己。又或者说,每个人都应该在大势下不断的改变自己。

生活的聚焦

Comments Off on 生活的聚焦

这段时间在看《deep work》这本书。觉得学到很多东西。有一句话让我觉得特别有启发: “your focus is your life”。简单的翻译过来就是:你的生活是由你所关注的东西所组成的。英文很简单,但是中文有点拗口。

举个例子说:你和你要追的女孩去看了一场两个小时的电影。那么看完电影,你经历了什么?或者说,你回想的时候,你更多的是想到了什么?是在想花了很多钱?或者是觉得找到了知音?又或者只是简简单单放松了两个小时,看了一场不错的电影?。所有这些,你都经历了,然而你的记忆,却代表了那个真实的你。而能够被记住的,都是你所在意的。或者说,”your focus”

生活是复杂的 — 这句话的意思也可以翻译成,每个人,无论富贵平穷,在一段时间之后,其实都经历了所有的酸甜苦辣。即便是蜜罐里长大的人,也一样有他们自己的曲折惊奇,只不过外人并不了解,或者不愿意去理解罢了。然而在经历了也许差不多复杂的生活之后,每个人的感受却不一样,而导致形成的性格也截然不同。穷困家庭的小孩并不一定就天生学会了节俭,富裕家庭的小孩也并非不能吃苦。所有这一切,归结到一句话:你自己看到的是什么。

这句话的反面,我觉得也非常有意思:我的生活里面,需要忽略什么?

女儿期末成绩下来了,整体看还不错。但是有一两次课堂考试只有65和75分。老师解释说也许是偶尔不小心,大意了。我点点头,没有说什么,但是心里却不免有点小疙瘩。后来想想这句话,觉得自己实在有点王八蛋。生活其实是需要忽略很多东西的。比如说不要太在意一时的起伏,不要太在意别人的评价,不要太在意物质生活的好坏。。。只有跳过这些,真的放下了,人才能过自己的生活。或者说,自己的生活,才真正有质量。

过日子,有时候需要粗心一点。

今天周一

Comments Off on 今天周一

我很少在周一早上写东西。因为一周的开始通常有些忙。不过今天有点例外。

我不太关心政治,因为我对于文化和个体更加关心。我很少表露我的政治观点,因为很容易搅入口水战,浪费时间精力。但是上周,我却很关心的看了中美两个主播之间关于中美贸易的对话(刘欣 vs Trish Regan)。我听了原文,自然也没有什么障碍去理解字面上的意思。不过既然在这里生活了一段时间,字面之外的意思我也颇为了然。网上已经有很多讨论关于是与非,傲慢与谦逊的评论,不再赘述。我只想说说个人的感受。

简单的说:反中,或者逢中必反,已经是一个主流。这种认识一直都存在,不过直到最近几年,才成为一种主流 — 主流的意思是说,只要你说了中国的好话,你就是邪恶的,至少是别有用心的。现在流行的一句话是:Now or Never — 简单的说,必须打压中国,否则就没机会了。我个人其实还是很欣赏这句话的。因为对于我,这句话的流行,让我我看到的是一种社会整体不自信和虚弱。

然而打压是实实在在的。华为是一个例子。学术交流有更多的例子。中国学生到美国可以读的专业已经开始有了限制。中国人在这里找工作已经或多或少的受了影响。可想而知的是中国人在美国公司得到提拔的机会也只会减少,不会增加。这种打压,已经从简单的不信任某个个人,变成不信任整个种族。只要你是中国人脸孔,无论是否美国籍,你都是嫌疑犯。所以,我,也是嫌疑犯之一。

我的工作环境其实没有任何的变化。没有任何涉及到我个人的具体的事情发生。我仅仅是突然从Trish Regan咄咄逼人的语气和傲慢的微笑中突然感到这种敌视。当我回头认真看看这个社会的主流报道的时候,我才真的意识到我所处的大环境原来已经变得开始有了凉意。

这种对抗是长期的。至少我是如此认为的。很有幸在有生之年身处其中。

通道的后面

Comments Off on 通道的后面

终于觉得可以讨论这个话题了。

五年前决定自己应该加强锻炼,而后每天去公司旁边的健身房跑步。每次跑步15分钟(1.5公里),调整呼吸,而后闭上眼睛。我想知道我能够看见什么。

我为此曾写过一篇日记。闭着眼睛,强迫自己六步一呼,六步一吸,跑上15分钟,并非一件容易的事情。每次跑完都会大汗淋漓,最难受的是强迫自己有稳定的呼吸节奏。很长一段时间,这于我是一种痛不欲生的感觉。而这种痛苦,我还要强迫自己每天来一次 — 其实并没有做到每天一次,有时候工作太忙,或者某个意外的会议,跑步会被迫中断。最后一点:我没有给自己规定一个结束的时间,我设定的时间是:当我自己将锻炼变成我自己身体思想的一部分的时候,就可以了。

这种感觉,犹如在一个黑暗的通道里行走,看不到身后的路,看不到同类,看不到希望。每次跑步到呼吸难以为继的时候,我都不由自主的开始怀疑自己的初衷。我不止一次的谴责自己,挖苦自己。这种自我挖苦,更多的是在“冷静”的分析我这么做究竟浪费了多少时间,浪费了多少能源,会不断的用各种理由引诱自己放弃。情绪低落的时候,更会没有理由的贬低自己,觉得自己一无是处,人生毫无意义,毫无价值。无论我如何试图让自己安静,生活里的碎碎带来的情绪波动,始终在大脑里面跳跃,杂乱无章,强烈而无法忽视。有时候,我也会想想软件设计的问题,偶尔也能够得到一些灵感。然而更多的是一些无意义的句子的重复。。。每次跑完,是一次解脱,某种成就感,和一种犹如蜕皮一般的撕裂的痛苦,和之后的新生的感觉:今天的跑步终于过去了。

在身体习惯了六步一呼,六步一吸之后,跑步开始变得轻松,然而这种轻松让我感到不满足。而后我延长到九步一呼,九步一吸,两年前调整到12步。最近两个月,我开始延长时间到每天20分钟,而周五则是30分钟 — 也就是5公里,仍旧是12步一呼,12步一吸。刚开始跑30分钟时,腿脚有一种脱力的感觉,但是今天早上,我突然看到我的身体已经开始适应了。跑完步,我仅仅是感到身体整体性的疲劳,和精神上的放松 — 不再有任何成就感,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精神上的焕然一新的感觉:犹如洗澡,没有人会觉得晚上睡觉之前洗了澡会让你有任何成就感,你只会觉得应该,自然,而后是一种肉体的放松。我跑完30分钟的感觉就是如此。

所以我终于可以开始说我看到了通道的后面是什么了:我看到,我是一个不会轻易放弃的人。我一直都不认为我是一个轻易放弃的人。但是今天,我可以说,我不需要“认为”,我就是如此:任何事情,我只要决定开始了,我会坚持下来。

很难说这五年的时间去实践这件事情有没有意义,然而这却并非我考虑的问题。我仅仅是当年决定走进一个黑暗的通道,想体验一下,而今天,我走出了这个通道。

跑步会一直继续,它已经成为我的一部分。

读书笔记

Comments Off on 读书笔记

  • 四小时工作日 <<Why you should work 4 hours a day, according to science>>
    • link: https://theweek.com/articles/696644/why-should-work-4-hours-day-according-science
    • They organized their lives around their work, but not their days.
      • 没有看懂,
    • the key to unlocking the secret of their creativity lies in understanding not just how they labored but how they rested.
      • 重要的不仅仅是如何工作,更是如何休息
    • 达尔文的工作安排:
      • 早起,散步,早餐 -> 八点开始工作到9:30 -> 读报,邮件 ->10:30 到中午:在独立的工作室,做最重要的工作 ,大概两小时左右,具体不详 -> 散步一小时,午餐 -> 3:00 – 4:00 pm 午睡 -> 散步 -> 学习 (时间不详)->5:30pm: 一天的工作结束
        • 总结来说:早起,早餐 -> 1.5 小时工作 (进入状态)-> 间断 -> 2 小时工作 -> 休息,散步,午餐 -> 午睡,散步 -> 学习 1 小时 -> 结束
      • 如此松散的工作时间,达尔文一共出版了19本书,包括他写了15年的《物种起源》
        • 我专门找了一下达尔文写书的习惯和《物种起源》的出版经历。达尔文的习惯是一次只写一本书,出版之后再写另外一本,而唯一的例外是《物种起源》。1839年他上船考察物种,到1844年结束之后开始写作。《物种起源》发表于1859年。但是其它的书都是严谨的学术写作,而《物种起源》并不是,而是专门为没有太多系统知识的大众写的。而选择这种写法,大概也让达尔文颇为踌躇。
        • 专门研究了一下《物种起源》的发表过程。理解到一点:他每天一个小时的读报和邮件的时间,其实应该也是半正式的工作时间。因为当时情况下,人们之间的往来主要是信件。达尔文出版《物种起源》的过程中有大量的周折,从出版商,到同僚,到为书写序。。。都几经讨论和波折。所以读报和看信回信也是工作的一部分。
      • 总结:His life was full and memorable, his work was prodigious, and yet his days were filled with downtime.
    • Jules Henri Poincaré  ( 亨利·庞加莱)
      • 刚刚找了一下,他太牛了,随便找找就一大堆资料,不再赘述
      • 他的工作时间是 10:00 – noon,和 5:00 – 7:00pm,一共四个小时
    • G.H. Hardy:(戈弗雷·哈羅德·哈代)
      • 工作时间:早起,早餐 -> 9:00 – 1:00pm 不间断的工作时间 -> 散步,打球,午餐 ,一天的工作时间结束
    • 数据总结:根据工作时间和产出,也就是发表的文章和出版的书为依据
      • 每周工作时间:每周工作10小时以上才开始有产出,到20 小时效率最高(产出最高),
      • 每周工作时间超过25小时的科学家并没有更多的产出,
      • 每周工作35个小时的科学家和每周工作10小时的科学家产出相当
      • 每周工作50小时或以上的科学家和没有工作5小时的科学家产出相当
      • 有一个例外:物理科学家通常花费10个小时/天 在实验室,但是不能计算成为“工作时间”,因为他们并非10小时都在思考,而是进行简单的记录和机器操作
      • 最糟糕的是每周工作60小时以上的科学家
    • 研究拓展:从科学家到其它专业,诸如小提琴
      • 优秀的小提琴手并非花费更多的时间练习。大体上,大家的练习时间差不多。区别在于 ‘Deliberate practice’ – 刻意练习
        • 刻意练习是一个独立的概念。好像这本书不错的样子: https://www.amazon.cn/dp/B01M6ZBZY3 ,我会找来看看。
        • 简单的说:Deliberate practice is focused, structured, and offers clear goals and feedback; it requires paying attention to what you’re doing and observing how you can improve
        • 反过来说:Practice too little and you never become world-class. Practice too much, though, and you increase the odds of being struck down by injury, draining yourself mentally, or burning out.
          • 花的时间太少,或者太多,都不合适
          • 如果真的要加强练习,那么最好是每次80-90分钟,而后半个小时休息
  • 总结下来:早起,有安静不受打搅的固定的工作时间,不超过4个小时/每天,午睡一个小时,不晚睡

 

 

这段时间比较忙

Comments Off on 这段时间比较忙

有点忙,这段时间。

意识到原来我不是一个有志向的人,意识到原来时间并没有和任何人赛跑,让我处于一种奇怪和矛盾的状态之中。将时间从思考里抽离之后,我突然发现我有了更多的选择。

抽离了时间,所有和时间相关的焦虑也同时被抽离出来。我开始看淡我手上项目的完成日期,而是注重于我今天要做什么,为什么要做这些。我更注重于事务的相关性,能够有清醒的头脑去拒绝那些无关的琐事。我不太在意于我“这辈子”需要,想要,将要完成什么,而注重我现在要做什么。我更关注于质量,而不是数量。换而言之,很有一种“活在当下”的感觉。

不再考虑时间,我似乎在一瞬间重新拥有了青春—-或者说希望。因为不再考虑时间,所以我反而觉得我有无限的时间。我在想等老婆毕业之后继续读我的学业,也计划着在电脑之外再学心理学和经济学。我没有去想这两门学科有什么用,因为我不需要用它们,我只是纯粹的想从这两门学科里面了解更多的人性 —- 而了解人性,也纯粹只是因为兴趣,和利益无关。这种纯粹,让我感到自然,放松,和感到更有意义。

日子过得忙碌:一种专注和专注之后的放松。

我看到一篇文章《Why you should work 4 hours a day according to science》 文章不算长,我有种被说服的感觉。我在过去的三周里面正在慢慢的调整我的工作节奏和任容,很可惜,我还没有找到适合我的工作方式。我已经看到了一些问题。我正在设计一个软件,帮我自动调整和安排生活内容。

我已经听完了《The Life-Changing Magic of Tidying Up》Marie Kondo (近藤 麻理恵)。我极力推荐这本书。任何人都应该好好看看,并且身体力行:我已经清理了所有的衣服,我的衣服本来就不多,半个衣柜而已。但是即便如此,我仍然扔掉了大概十几件衣服。现在正在整理书籍 — 对于我,这也是最难的部分:有很多书实在是舍不得扔,有一些是新书,有些是觉得很有用但是一直都没有读的书。在仍这些书的时候,我才真的理解到Kondo的方法的真意:如果自己能够把每一本书都拿到手上,问一问自己: Does it spark joy?重复无数遍之后,你真的会更深刻的了解自己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 在面对这些书,一遍一遍的拿起来,问自己究竟是否喜欢这本书之后,我了解了下面这几点:

  • 我真的喜欢哲学。我最喜欢的是《西方法学的哲学原理》,《心经》,还有一些南怀瑾的佛学书。但是我对于纯粹的哲学讨论,比如《尼采思辨》并不喜欢。我想,我对哲学的喜欢,更多的是它如何指导我去思考,是方法论,而不是哲学体系和逻辑本身吧
  • 喜欢国学,诸如《论语》,尤其喜欢其中的关于如何学习,和具体的行动指导的内容
  • 电脑的书是最多的。也是最让我踌躇而无法决断哪些该舍弃,哪些该留。这也反映出我过去几年里面始终无法确定我将来的具体方向的现状。
  • 有一些英文语法书,舍不得扔,但是也没有看完。仍旧反应出我的矛盾:想学好英文,但是茫然无绪
  • 唯一的一本人物传记是《Steve Jobs》。我已经看完了,但是我会一直保留下去。他是值得我去反复思考的人物。
  • 有基本关于如何提高工作效率的书,这是我现在正在思考的内容。
  • 几乎没有任何关于自然科学的书。我曾经是如此的热爱自然科学,我居然一本书都不想保留,或者没有保留。看来我对自然科学的兴趣在消退。这应该是我的真实心态 — 虽然我一直以为我仍旧是科学迷
  • 我的书范围太狭隘,没有社会学,经济学,数学,物理学,化学,生物学,只有一本《the sixth extinction》是关于地球自然史的。我一直希望自己是一个广博的人。看来,我并没有做到。

清理的工作并没有完成。我仍旧在思考,或者说决定。

上周开始听《Life of Pi》。昨天刚好听到一段,讲他在救生艇上看到无穷的五彩缤纷的鱼从救生艇下面来来往往,突然意识到,原来你需要慢下来,才能看透表象。我想,时间抽离之后的我,正是如此心态:当时间不再重要之后,心才会慢下来。拥有了慢下来的心,人才会有机会看清楚风景:如果你只有一次路过的机会,为什么不投入一点呢?

Older Ent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