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成文

Comments Off on 不成文

恍惚中回头一看,我居然一个月什么东西都没有写。这段时间的确是有些忙,但是不写点还是不对。今天仍旧很忙,但是记一下流水账还是应该的。

没有时间坐下来读,但是开车上下班途中还是有空闲的,所以这段时间听了很多书。最有印象的是<Never Split Difference> — 简单的说,谈话是有技巧的,也是需要技巧的。这本书的作者自然背景强悍,但更重要的是,他介绍的一些原则浅显易懂,而且有很多心理学的研究作为后盾。我刚刚买了实体书,准备做点笔记,再读一遍。

看完了<Deep Work>。也是感受颇深。我特意买了一本日历,然后每天记录下来我每个小时的工作效率。两个月了,现在回头看看,还是很有进步的。最近我工作的效率明显提高,心里的焦虑减少,休息的时候也能够更加放松了。我准备写个软件,把这本书里面的建议自动化一下。

惜惜九岁了,仍旧按照我和老婆的要求不独自过马路。某天和惜惜秀秀走路,过马路的时候,女儿主动牵着我的手,小女儿秀秀也老老实实的牵着姐姐的手,亦步亦趋的跟着。我突然有些感慨,我知道如何过马路,知道如何指导女儿读书写字做人处事,一如牵手。然而我也有我不知道的东西。世界太大了,未知的东西太多了,我的生活体验太少了,我自己很多时候也会充满了惶恐和迷茫,然而,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另外一个人会为我牵手指引了。我其实很怀念那种有人为我遮风挡雨的感觉,然而我却只能独行,为需要我去保护的人斩荆披棘。我想,最大的爱,就是为别人带来安全感,最大的付出,就是为另外的人提供保护吧。

看了曾艳post的送儿子外出读书的图片。实在是有些羡慕。羡慕她的小孩有这么一个妈妈,羡慕也是因为小孩子终于长大,作为妈妈,这一路的付出可以画上一个逗号 — 虽然不是句号,但是也足以欣慰了,羡慕,更是因为我却还在这段旅程中,惶惶恐恐,如履薄冰。人一生中的角色很多。而其中最大的,能够跟随自己最后一次呼吸的,大概是为人父母了。为人父母,是一种成就。

中美贸易,香港乱局,资本和国家的责任,也会这些日子和老婆不断讨论的话题。感觉上自己的知识仍旧缺乏,但是有些认实还是比以前要深刻了很多。我想,如果能够两年后读完硕士,我也许会再读一个社会学,或者经济学。

女儿昨天表扬了我:爸爸,you are good, because you still have dreams. But I don’t think you can achieve it because you are already at you 40’s. So technically, you don’t have much time left. — 童言无忌,能够有女儿夸奖一句,已经不错了。

心目中的世界

Comments Off on 心目中的世界

NPR是我经常听的一个电台。大体上中立,有一点倾向于民主党。大前天听到电台对某人的采访,问的问题基于前不久中国对美国贸易制裁的反报复,遭到Trump的强烈反弹,而后中国表示需要双方冷静下来继续谈判,并且宣布暂缓贸易反报复的事情。主持人问的问题是:中国这次贸易反报复暂缓,是否会让双方最终达成协议,还是会如同前几次一样,争端继续升级?

被采访的是Trump的特别顾问,他的回答有几点:1. 中美贸易争端起源于中国 2. 中国在不断的偷窃美国的知识产权,从来没有停止 — 特别需要强调的是,这里的“中国”,不是泛指的中国某个公司,而是指中国政府。换而言之,是政府行为。3. 中国的目的,在于取代美国,称霸世界。

字面上的意思也算是老生常谈。报纸上常有。听多了,你会觉得没有意思,跳过去就好。然而这次访谈却让我有了不一样的想法。我关掉电台,在清晨空寂的路上一边开车去上班,一边开始我自己的思考。

很多人会习惯性的跳过这种千篇一律的官样文章。但是恰恰相反,我觉得需要这种国家级层面的相互理解,需要首先从官样文章入手。官样文章,首先代表的是一个国家的道德观,其次代表的是一个国家的价值观,最后代表了一个国家的世界观。只有理解了这些,你才有可能理解这个国家。道德观决定了价值观,价值观决定了世界观。

短短10分钟的访谈里面,首先体现出来的是世界观:在美国眼中,中国准备取代美国。这里有两个潜台词:1. 美国不允许任何国家分享它现有的地位和权利 2. 美国已经在称霸世界,美国必须在任何国家之上。价值观也同样明显:美国如果有错,是某个人,某个公司的错。其它国家的错,则是这个国家所有人的错。这里的道德观不甚明显,需要听完整个访谈,同时理解这个人的用词和语气,你才能综合三点得到其背后的道德观:美国代表了道德,只要是美国做的事情,就代表正义。

他的观点是典型的右派的观点。是否主流,不得而知,但是有一点毋宁质疑:这种观点,属于“政治正确”的观点 — 美国的确有很好的制度去保护言论自由,现实生活中也执行得不错。但是言论上,你就真的自由了吗?“政治正确”,其实就代表了一种言论的压制。现实生活里,任何支持中国政府的言论,都是错误的。只要是反对中国政府的,包括污蔑–文雅的说法是:证据不足的指控 — 都是被社会和主流媒体所欣然接受的。我从来都不认为言论的自由代表了思考的独立性。美国这个社会的言论自由度也许比中国高,但是思考的独立性却未必。从古到今,从中到外的社会,一直都是道听途说哗众取宠着众,独立思考冷眼旁观者寡。看看香港那些追求自由民主同时暴力袭警的中学生就知道了。

现实世界就是唯物世界,是天然客观且不偏不倚的。然而不是每个人都能够看到一个真实的世界。我们看到的,是现实世界通过眼睛投射到我们大脑形成的倒影。这个倒影,不断的被我们的世界观,价值观和道德观所扭曲,修正,而后被阐释,再通过语言文字表现出来。所以外在的世界也许是唯物的,然而我们每个人大脑中的世界,却一定是唯心的。一个文化和另外一个文化的交流,其障碍从来都不是翻译字典,而是每个人心中的世界太不相同,以至于相互排斥。

我心目中的世界,是一个大同世界。我的大同,首先是客观,其次是宽容,而后是接受。大同世界应该没有诋毁和排斥,杀戮和毁灭。

中美之间的交流,有太多的事情需要做。就我目前所见,中国和美国的冲突将是长期的–是否尖锐不得而知。平心而论,我看不到太多的和平的希望。幸好,成功不必在我。我能够尽点力,做点事就好。

读书

Comments Off on 读书

前两周,意外的点击了一个关于Berkeley的CyberSecurity的硕士专业的广告。后来收到学校的电话。考虑了两周之后,于前天递交了入学申请 — Berkeley是美国最好的公立学校,其计算机专业更是排名美国前三名。如果能够进去,算是不错的选择。而考虑了两周之后,我也想清楚了,无论是否被录取,我也到了该认真考虑读书的时候了。

回到学校读书,是我一直以来的想法,起初仅仅是觉得向往一个硕士学位。后来觉得这是一个IT行业的需要 — 我们组最近两三年招聘的人,除了十几年经验的高手,就是近几年才毕业的名校的硕士。而我居然我是team里面唯一的本科生。虽然资历资格最老,但是的确可以看到我需要有所进步了。而最近关于“财富积累”的思考,更是让我感到回到学校的必要性。我需要回炉再造,让自己从铁变成钢。

如果顺利的话,入学的时间会是明年的一月份。如果不顺利,我也会开始申请其它的学校。总之,于我而言,读书已经开始了。

 

Conference

Comments Off on Conference

这几天发在Las Vegas参加DefCon。觉得需要写点什么。

四年前开始参加BlackHat,两次后试了试DefCon。所以算上几年,一共参加了三次BlackHat,两次DefCon。总得来说有收获,但是收获不大。或者说收获越来越小。昨天是第一天,在会场呆了四个小时,没敢出去,连厕所都没敢去,因为人太多,一出去,就没有回来的位置了。后来实在是不行了,上了趟厕所,然后回来排了一个小时的队,总算又听了一场。一直撑到下午三点不行了才回到酒店。今天是第二天,不打算听演讲了,准备看点其它的东西。虽然还没有结束,但是已经感觉到自己没有上次收获那么大了。

究其原因,我想还是在我自己身上。因为我没有目的,或者说,逐渐失去了目的。去年第一次来DefCon,还可以说是看看,了解一下,心理上允许自己走马观花。而也因为是第一次,所以面对一下子涌过来的大量的信息,目接不暇之余,也觉得“很有收获” — 自己却是混淆了“信息”和“收获”之间的差异。看到和了解到,是完全不一样的。如果仅仅是看到,而没有触发自己的思考,触发的思考没有转变为实际的行动,一切就是虚幻的。

另一个原因则是我自己的性格上的 — 我并非是一个喜欢社交的人。我不介意和陌生人聊天,更不会遮遮掩掩,畏畏缩缩。然而我并不喜欢那种纯粹的“社交”式– 或者说八卦式–的聊天。所以我不加入任何社团,也不喜欢这种社团的感觉,这种心理上的抵触,让我对三三两两聚在一起的人抱有一种自然而然的敬而远之的态度。而我这种游离分子,自然也让别人难以接近。久而久之,我就变得难以被接近–至少在身体语言上。

又或者,我虽然在从事这方面的工作,但是我仍旧没有“入行”?所以我内心的不自信让我自然而然的远离这种氛围?我很明确的知道我自己的不自信。我只是不太清楚我的不自信在多大程度上影响了我的行为。

今天是最后一天。我仍旧想从里面得到一些有用的东西。姑且看看我能否打破自己的囚牢,看到一点新的东西吧。

知命,知礼,知言

Comments Off on 知命,知礼,知言

这是第五次读完论语。却是第一次意识到我不需要再回头完整的读一遍。放下书,却有些依依不舍,犹如对一位好朋友道别。论语的最后一句– “不知命,无以为君子也;不知礼,无以立也;不知言,无以知人也” — 更让我深以为然。

“知命”的“命”,不是命运,而是“使命”。孔子虽然强调有教无类,但是他希望他谆谆教导出来的“君子”,不是碌碌无为的芸芸众生,而是有责任感,有使命感,能为社会有所贡献的人;是知难而上,对社会和国家不离不弃的入世之人;是有”君子不器“之才,有”不知者不愠“之能容,能够做到”非礼勿视,勿听,勿言,勿动”的自律的人。我自问做不到,但是我第一次强烈的感到我希望能够做到。

孔子不是哲学家。所以论语里面更主要的是如何处事的智慧,而不是形而上的讨论。孔子强调的是身体力行,而不是坐而论道。孔子强调的“知礼”,也不是从哲学的角度,而主要是从现实的角度,去讲述人如何取舍,如何面对,如何保身–而不放弃道义。而孔子的”礼“,不是通俗意义上的”礼教“的”礼“。”礼教“强调的是等级森严的形式。孔子的”礼“,则是形式后面的道理,原因。形式上顾然有”君臣父子“,但是孔子更强调的是”君君臣臣父父子子“ — 只有君遵君之道,臣才守臣之忠。只有父有父之慈,子才奉子之孝。

孔子”言“,也不是嘴上随便说说的话,更不是写在纸上的道德文章。孔子的”言“,是”言传身教“的言。作为一个入世的人,只有知人才能成事。而知人,则需要听其言,观其行。

孔子立言,可称”儒教“ — 然而不是宗教的教,而是”教化“的教。孔子自成一家,然而并非哲学家,音乐家,更不是科学家,而是”修身治家平天下“的”家“,是一个具体的社会单元和一个人立身处世的出发点。用我们今天的分科制度去衡量他的历史地位,本身就是愚昧与不敬。

文化,或者更本质的说,文明,其立足点,就在于”传承“。前人有传,后人有承。当后人成为前人,承者又传之。如此往复,成就我们现在的文明与现状。纵观文明,传承断绝者不知凡几。玛雅文化如此,埃及,巴比伦文化莫不如此。我读论语,更深刻的是感受到作为今人的我,应该如何继承,继承什么,又如何传给子女。而传承之难,在于行,在于我如何做好我自己。

这些,大体就是我从论语里面学到的一些最基本的东西了。

Disney游轮游记

Comments Off on Disney游轮游记

秀秀念叨了几乎一年,终于上个星期全家去坐了Disney的游轮。

周六一早到旧金山机场,转一次飞机,10个小时之后到了Orlando机场。第二天一早登船。船上一共呆了六天,停留两个墨西哥港口,体验了一下墨西哥的港口城市,也专程到墨西哥内陆看了玛雅文化的遗迹。回程时,游轮在一个岛上停靠,全家在岛上的沙滩上玩了一天。六天的行程,其实大部分时间还是在船上 。我们有看电影,看表演,也有专门给小孩子安排的游戏。。。基本上是很丰富忙碌的一周。

然而于我,印象最深刻的却是玛雅文化。我一直以为玛雅文化早就消亡了 — 连带玛雅人。听了导游的介绍才知道玛雅人一直都在。其文明最早的记录始于公元前8000年,全盛时期是公元前1000年,而后衰落,之后由于不知名的原因,其文明中掌握知识的上层和中层人物全部消失,文明没有延续,失传了一千多年,直到1511年,美洲大陆被发现,墨西哥地区被西班牙人入侵,玛雅人几乎被灭族,一如美国的印第安人。从导游那里了解到,玛雅文化是美洲大陆上唯一有成熟的文字的文化 — 而印第安人则没有成体系的文字。而且玛雅文字和我们的汉字高度近似,都是象形文字。导游是会讲英文的墨西哥人,能说会道。我听得津津有味,但是同行的人很有一些昏昏欲睡。这次下船旅游选择的地点是墨西哥农村和一个小的玛雅祭坛。一路行来,可以看到墨西哥农村的落后。确切的说,比我老家的农村要落后多了。能够参观玛雅文化是我预先不知道的 — 实在是自己的历史地理知识的匮乏,需要好好补上。

游轮上的活动很多,很合适一个家庭一起去玩。惜惜秀秀最喜欢的自然是顶层的游泳池,和游泳池旁边巨大无比的露天电影院。我比较喜欢看电影和现场的表演,一场都没有拉下,感觉上是场场都是精彩的。游轮五楼有专门给小孩子开辟的游乐园,里面有人专门组织小朋友玩,诸如画画,打游戏。但是惜惜秀秀都不是特别感兴趣。一方面是他们的性格使然,另一方面,大概也是我和老婆不太放心。上船的第二天,我们把他们姐妹两个都放进去,然后我们在外面随便走走。一个小时候后回去看看。结果他们两个都不愿意继续在里面呆着了。所以大多数时间,我和老婆都在那里陪他们玩,没有多少自己去放松的时间。

船上的活动很多,到处都是迪斯尼的公主和各种卡通人物,经常有现场的演唱会,高雅通俗都有。白天晚上,酒吧都经常组织活动,诸如品酒。这个时候就可以看出来我和老婆对这个社会的陌生和隔膜。譬如有天晚上是80‘s的音乐专场,请了某某某 — 然而我对这些名字没有任何的熟悉感,对歌曲也没有太多的共鸣。如果换一个场景,演唱会里有人翻唱”万水千山总是情“,或者邀请到当年的老狼来一曲”同桌的你“,我相信我和老婆的感觉就完全不一样。要融入这个社会,不是简简单单的住在这里。我最常看到的其实是“re-live in China”。而对于我,语言仍旧是第一障碍。其次是文化和宗教历史上的隔膜。这么多年了,我仍旧对基督文化的社会缺乏更深层次的了解。我很早就想过多学一点宗教的历史,但是一直没有行动。

出去旅游的目的之一应该是放松。这次出去了一个星期,很难说是不是彻底的放松了。如果是一个人出行,即便是出公差,我也有一种解脱的感觉 — 现在想来,这种解脱,也许是对”父亲“和”家庭“这个角色的放下而得到的自由。但是和老婆小孩一起旅游,即便是在一个有条件可以放松的环境,我–包括老婆,仍旧很难放下作为父母的那份责任而得到更彻底的休息。如果一定要举出最放松的片段,那么一个是早上,我独自一个人起早床,到顶层的自助餐厅喝咖啡,在甲板上看看大海,看看书;其次是有大概一个小时和Charles在甲板上聊天了。

然而还是得到了放松的。无论是远离熟悉的工作生活环境,还是能够放下柴米油盐酱醋茶这些生活琐事,都让我和老婆有了点自己的空间。我想,旅游最有价值的,应该是和家人一起的记忆吧。

财富积累

Comments Off on 财富积累

晚上躺在床上和老婆聊天,突然同时感慨说我们现在的生活真好:小孩很听话,有稳定的收入,有房子,有车,还能够偶尔出去旅游。我说:我们现在积累的财富,是我小时候所无法想象的。比较小时候我爸爸每个月30块钱人民币的收入,我们现在拥有的,是一笔当年的我所无法想象,如果纯粹比较数字,基本上是一万倍的差距。

这个问题很有意思。这两天开车上班回家的路上我都在思考这个问题:在什么情况下,什么样的人能够在30年里面让自己的收入增加一万倍?

我首先想到的是:这是我的个案,还是普遍现象?我想,我并非个案,然而也不是普遍到成为一个大众现象。至少,我爸爸的收入并没有增加这么多。30年后的今天,我爸爸也不过是两千一个月的退休金。但是我的大学同学,或者再扩大一点,我这个年龄阶层,经历过高等教育的人,基本上都积累了类似的财富。

接下来思考的自然是”为什么?“。我想,这需要首先归结于社会的变化。我到了美国,算是到了一个相对经济发达的社会。过去三十年的中国,更是经历了一个比历史上所有已知的社会更为迅猛的经济发展时代。没有这个大的背景,个人也许会积累财富,但是不会成为一个较普遍的社会现象。时势造英雄,一点不错。

既然时势如此,那么为什么不是所有人都得到了同样的机会?究竟是什么阶层的人得到并抓住了这个机会?我想,答案仍然是”大势“。顺从大势的人有更多的机会得到和把握这个机会。我的理解中,工业时代是资本和技术的时代,而作为后工业时代的信息时代,资本虽然仍然重要,但是技术,和以技术为基础的信息的决定作用已经超过了资本本身。而过去三十年,中国迅速的经历了原始资本时代:有钱就能赚钱;工业时代:有钱有技术就能赚钱;和信息时代:有技术,掌握了信息,就能够找到资本赚钱的时代。而归根结底,今天的社会,无论中美,都是知识决定一切的时代。当年农村改革的时候的”万元户“的消失是必然的,因为他们不掌握真正的知识。

然而并非每个读书人都真的得到了财富的增长。资本仍旧重要 — 其实需要换个说法,投资很重要。知识可以带来社会地位的提升,比如博士。但是财富本身的增长仍旧来自于资本的投入 — 所以穷教授也不少。至少对于我,在合适的时候,朋友借钱给我买了房子,而后自己在合适的时候买了第二栋,才有今天的结果。

总而言之,人需要学习,需要投资:教育投资和财务投资同样重要,然后,在世道还不错的时代,财富自然会积累起来。

我接下来想的就是:如果世道维持不变,中美俄没有世界大战,我要在30年后让我的财富继续增长一万倍,成为亿万富翁,我应该如何?

我仍然需要学习:找好一个方向很重要,但是更重要的是完成它。所以读硕士是不会更改的目标。我需要继续投资。我心目中的投资在两个方面:一个是财务投资,也许是在买个房子,毕竟我懂的财务知识太少,而且有Jimmy这个房屋经纪人帮忙,这是我最稳妥的投资方式;第二,我需要做实业投资,我想我是要认真开始考虑开公司的事情了。无论从哪个角度,这都是一条应该走的路。

我改变不了大势,我只能–也应该在大势下改变自己。又或者说,每个人都应该在大势下不断的改变自己。

Older Ent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