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与能力

Comments Off on 自由与能力

前段时间看到一篇文章,说到自由和能力的关系:只有有能力的人才有自由。

能够管理好自己的时间是一种能力,管理好了,才有自己的时间–也就是所谓的自由–去做自己意愿上想做的事情

能够管理好自己的财富是一种能力,只有管理好了,才能享受财富带来的自由,无论这个自由是享受一杯咖啡,还是到外面旅游一次。

我在AMZ很忙,这种忙让我觉得没有自由,没有自己的时间学自己想学的东西,没有空间自由发挥。但是回头看看这句话,我觉得问题的症结在于我能力还没有到这个程度,如果我能够迅速的处理好所有的问题,那么我的抱怨将不复存在。所以问题的关键还是在于提高自己的能力。

我现在面对的问题其实仅仅是一个初步的管理的问题。而我还缺乏能力迅速的找到问题的症结,找到合适的方法去解决。这是我必需学会的能力。否则,如果有一天我需要处理更加复杂的问题,我将无所适从。

能力从来都不是天生的,至少对于我是如此。我能够做到是观察,学习,实践,犯错,总结,再尝试,而后周而复始。

就从现在开始

Advertisements

归来

Comments Off on 归来

已经搬到新买的房子了,也是时候让小的回来了。昨天和老婆谈到这个。

如果没有意外,小的也一岁半了,几乎可以说话了。一切都会不一样,一切都会很好

我一直都有一个奇怪的念头,也许,小的不愿意在原来的地方,也许他会喜欢这个新家,也许他很快就会过来。

 

我不知道未来会怎样,也不想知道,不愿意知道。我唯一知道的,是我已经经历了很多,太多,有些累了。我会好好的过完这一生,努力,尽力,然后安心的离开。我也许还会见到小的,也许不会,无论结果如何,此生已经足够。

惜惜的生日

Comments Off on 惜惜的生日

惜惜四岁了,生日是两天前。

四岁的惜惜已经知道很多事情了,特别是关于生日。她期望的生日是一个party,邀请很多小朋友,然后给每个人发一份礼物,当然自己也要一份。除此之外,一定要有气球,和一个蛋糕,外加上唱生日快乐歌 —- 除了party,其它的我们都给了惜惜。老婆我和始终都觉得,生日是家庭的,不需要太多的外人。

昨天晚上做梦,不知道为什么居然是恶梦 : 梦见我在开车,老婆和惜惜坐在后面。对面开来一辆大公交车,缓缓的压到我的车上。我用手顶着压下的车顶,另外一只手解开惜惜的保险带,打开门,让惜惜先跳下去,然后是帮老婆解开保险带,跟着下去,至于我自己,则是慢慢的看着车顶压下来,然后眼前一片黑暗,直到没有意识的醒过来。人醒了,但是梦却非常清晰,特别是大车缓缓压下来的感觉。梦中的顺序很清晰,让惜惜先走,不是因为不爱老婆,而是因为这也是老婆的意思,老婆随后,因为我没有想过我会先离开。

惜惜前几天看中了一套粉色的公主的打扮的套装,包括手套,高跟鞋,发卡和一些我想不起来的东西。惜惜高高兴兴的带上了,很娇艳的样子,然后问我:爸爸喜不喜欢?我说不喜欢,我喜欢干干净净的惜惜,不需要那么多打扮。惜惜不懂,也没有很失望,仍旧很高兴能够拥有这些东西。

我看着转身离开的惜惜,有些担心,担心她长大成我不太欣赏的样子,但是我也知道我只能引导,只能接受,只能宽容,只能不断的去爱她,无论发生什么事,也无论她变成什么样子。

惜惜昨天晚上突然哭得很凶,不知道为什么。

学期真的结束了

Comments Off on 学期真的结束了

昨天晚上考试结束,也意味着这个学期真的结束了。

这个学期反思得最多的问题就是“学习”—如何学习,怎么样才叫做学习?我从方法,到过程,到结果。。。全方位的反思了一个学期。反思的结果是重新认识了自己,也重新认识了学校的作用。

总的来说,去学校读书仍旧是最重要的。学校提供的环境至少在我能够看见的未来是无法被替代的。学校提供了一个集中思考的地方,提供了成体系的教科书,教授也许并非出色,但是教授的内容毕竟是经过了考验的,正确的内容,而一起学习的同学,也许并非天才,但是集思广益之后仍旧好过我自己一个人的摸索。

学习的目的是吸收新的东西,无论是哪个方面。如果一个学期的学习之后,我的行为和思考如果没有任何的改变,我就没有达到应有的目的。老师可以平庸,同学可以普通,但是自己的思考不可以停止。三人行必有我师焉这句话在任何时候,任何地方,都是绝对的真理。如果我没有学到什么,那么关键的问题可能是我的反思不够,努力不够,或者态度不对。问题在我自己,不在于外界。

这个学习学到的是如何实行test-driven-developing。我相信我学到了很多东西,我想是时候实施其中一些东西的时候了。这个暑假我想好好的写一些程序,就按照我学到的方法。

新居

Comments Off on 新居

已经搬到了新买得房子,虽然有很多比不上condo的地方,但是也有一些便利。更重要的是,有一种可以长居久安的感觉。

房子需要改造的地方很多,地板磨了,天花板刷了,墙面都重新油漆了,水管换了,下个星期二要装空调。我们接下来还想把厨房改成卧室,把厅的一部分扩出去,然后改其中的一部分为厨房,或者把其中一个卧室改成厨房加浴室。。。最后是旁边独立的一个房间也扩建变成一个独立的studio。

长居久安的感觉不是我能否做到这些事情,而在于我是否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来做,让自己的生活变得更加舒适,符合自己的心意。从这点上来说,我是赞成买房子的。或者说,我赞成让自己有一个稳定的基础,然后慢慢的发展。

心斋和酒吧

Comments Off on 心斋和酒吧

前段时间看见“心斋”这个单词,觉得庄子说得很有道理,想着这个学期结束之后可以好好的学习一下。对我来说,更重要的是能够让自己的心能够安静下来,专心于一些我长久以来想做的事情: emorize

然后突然看到八卦报道说武汉的酒吧,顺便看了几张图片,图片自然是充满了模糊的暧昧,是真正的灯红酒绿。而后突然感到自己离这种生活真的很远。以前在武汉读书的时候觉得这种生活是别人的生活,有少许的羡慕,几十年后,我感觉这种生活犹如另外一个世界的生活,没有羡慕,只有敬而远之。

心向往之的心斋和酒吧处于生活的两个极端。我甚至于不知道我什么时候跨越了这道鸿沟。人的转变,更多的时候是不知不觉的。蓦然回首,灯火阑珊处的不再是充满了憧憬,期望能够进入“一夜鱼龙舞”的我,而是站在繁华之外,安静而平和,冷眼看着这个世界的我。

————–

微信上面喜欢说话的朋友很多,也有很多值得看的转摘,但是于我,却没有太多说话的热情。不是因为没有共鸣,而是因为有很多话,已经不必要说,不需要说。

我心里清楚,无论我说,或者不说,那种对人世的感觉都在那里,犹如一种永恒的存在。说出来,是寻求一种回应,寻求一种安慰,寻求一种认同,归根到底,是寻求一种精神上的支持。这种寻求的背后,也许是因为不够自信,也许是因为感到不够安全,所以需要更多的人站在自己那一侧 — 我不需要如此,不是因为我已经足够强大,而是因为我足够清醒。因为我知道这种寻求,不过是空谷回音,最终,无论是冷是暖,我需要自己一个人面对。我不回应,我仅仅是看看,读读,而后继续我的旅程

—————

酒吧已经在我身后,我前面是心斋

事物的两面

Comments Off on 事物的两面

我的生活似乎就是在不断的验证老子道德经里面的话,这段时间体验到的是其中的“有无相生,难易相成,长短相形高下相倾,音声相和,前后相随

用我脑袋里面不断闪现的英文,就是:what makes your happy will bring you sadness; what makes your strong will weaken you; what your enjoy the most will suffer you the same

很难想象我已经在AMZ呆了接近半年。这半年里面我学到了很多,特别是如何处理事情。我也非常享受能够接触到更多的ANDROID的环境。但是昨天老板发给我的邮件让我感到厌恶,心情一下子变得糟糕起来。

我能够充分认识到自己的局限性,或者说,我能够理解到什么时候该低头,什么东西是最重要的,我始终相信君子不器这句话,我的外面可以是橡皮泥,有足够的变形能力,我的心需要宽广,要能够容纳别人,包括认识到我老板和老板的老板。。。如此等等人的局限性。我今天是最底层的技术员,我他日是万人之上的CEO,无论我在什么地方,什么位置,我不可忘却我自己的本心。所以我需要谦和,需要体谅,需要直视自己的弱点,需要不卑不亢。我需要不断的跳出自己的局限,跳出时间空间,站在死亡的另外一边看看自己的行为,

我说过我不想伤害任何人,所以我不会,至少主观上不会,遵守该遵守的,听该听的,做该做的,该低头的时候低头,该改变的时候改变,所有这一切,不是因为我面对的是什么人,而是因为我是什么样的人。如此,我方能心安。因为无欲无求,我才能无畏无惧。

生活是炼狱,又或者,生活本身,是一种剥离的过程,剥离个人的虚荣,浮华。我希望等我到达生命的尽头,我只有赤裸的内心。

有时候觉得老去是一种幸福,这样的生命,尽情的享受一次就已经非常非常足够,我要好好的享受得到的,失去的,热爱的,憎恶的,也要平和看待一切的潮起潮落。

我不想重来,不愿意重来,也没有任何的剩余的热情重来。我只想活一次,好好的活一次。

Older Ent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