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日

Comments Off on 生日

生日那天和QQ一起吃晚饭,她问我一句,你最想怎么过你的生日呢?
我说“一个人呆着” — 当然不是因为我不愿意和朋友在一起,我很高兴有人能够给我过生日。但是如果没有,我也很乐意一个人独处。

独处,特别是在生日这天独处,会让我好好反省一下自己,重新认识一下自己。我不想让自己成为一个对自己都陌生的人。

看过一片文章,其中说道中国大陆的土地拆迁对农民的影响。有一句话说得特别有道理:失去土地的农民不再是农民。因为土地是农民的价值体系的承载物。失去土地,也就迫使农民失去了自己的价值观,归根到底,农民失去了自己。

我是我,因为我有我的生活。我现在的一切,包括我的工作,我的家庭,我的朋友乃至于我周围的社会环境,构成了我的价值观的载体。一旦这些发生变化,我的价值体系就会收到冲击。我的价值观会受到影响。我很可能不再是我自己,或者,不再是我熟悉的那个自己。

所以很多在这里安分守己的人跑回大陆之后会胡天酒地,会家庭破裂。因为他周围的环境,这个价值观的载体,已经不同了。原来的价值观如果不够坚固,很容易被外界所引导。

我看到很多报道说道一个中了千万大奖的家庭很多时候并没有幸福的收场。原来我总有些不理解,我将之归结为个人的能力,有些人不善于处理这些意外之财。这也许是一种一个原因。但是我现在觉得,价值观的崩溃–被钱打碎–才是最根本的原因。

人的价值观都是在成长中慢慢的形成的。有些人的价值观很清晰,很坚定。有些人的则模糊而摇摆。换句话说,有些人仅仅是没有碰到变坏的机会而已。

人当然需要不但的改变,需要不断的学习和调整。但是无论如何改变,有些本质的东西是不应该改变的。

生日那天和QQ聊天的时候想到的。但是没有找机会告诉她。所以记录于此

=== 最后补充一句:我需要努力做到的,是在所有这些外在的价值观的载体都消失的时候,我的价值观还在我自己的内心约束着我。所以我才永远不会迷失。

=== 昨天晚上躺在床上,突然发现自己已经有些想不起来女儿的样子了。我真的害怕自己会失去她。这一刻我看到原来我女儿也是我的价值观的载体–或许还是更大的一部分。很想她,当然也很想老婆

Advertisements

看电影

Comments Off on 看电影

看了《非常勿扰2》,哭了好几次;看了《tangled》,又哭了几次。哭得最凶的是看《life is beautiful》的时候,我以为他会活的时候,他却死了,在盟军的坦克到达的前夜 (这是一部老电影了,最近才看了DVD)

在我看了,看电影,就是要投入,让自己身临其境,代入其中,好好的感受一下那种生离死别的气氛,那种相濡以沫的纯洁。生活里已经很难以找到这些东西了,为什么不让自己的感情放纵一下呢?

装出一副高僧的超脱并不能证明一个人的豁达,讽刺别人的脆弱也不能证明自己的成熟。看好的电影不感动,要么是不投入,要么是冷漠。

能动感情,说明还有人性。能够流泪,说明还有希望

所以我会哭,痛快的哭,简称痛哭

away from life

Comments Off on away from life

新年的凌晨是和张秋一家度过的,站在Caesars palace的广场上看新年烟花。送走了他们,我一个人慢慢的走在las vegas 大道上慢慢的踱步回到自己的旅馆

凌晨的赌城很冷,大概是零下几度。大概是因为烟花刚刚结束,一路上仍然到处是喧闹的人群,时不时的飘过只穿了超短裙的女孩,几乎个个酩酊大醉。我很享受这种看着世间百态的感觉,这种暂时离开自己的生活,离开自己熟悉的环境,但是又身处人群中的体验让我有一种虚幻的真实。

忙碌久了,难免会忘记自己的存在,从而忽略自己这个个体的感受。这一路的慢行让我有一种找到自己的感觉。

很享受这种寂寞,冰冷,同时被陌生人环绕的感觉。这大概是这次我到las vegas最彻底的放松了。

比“狼来了”更可怕的是不怕狼了

Comments Off on 比“狼来了”更可怕的是不怕狼了

突然想到一句话:
比“狼来了”更可怕的是不怕狼了。

中国的经济已经持续增长了30年了,西方经济学家喊中国经济崩溃也喊了接近20年了。每次西方经济震荡的时候都有大批的西方经济学家预测中国的经济将在未来的xx年里面崩溃。但是每一次的预言都毫无例外的破产了。N次以后,中国人大概已经免疫了。对于这种“狼来了”的论调基本上一屑不顾,通通归结为“对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的诋毁和对中国人的恶意揣读。

但是中国的经济是不是会一如既往的持续增长100年?又或者50年?

在真正的经济危机面前,任何个人都是羊的角色,因为这种社会层面,国家范围的经济震荡不是某个个人可以抵挡的。对于羊而言,狼来了并不是最可怕的,因为如果心存警惕,毕竟还有所防范,但是如果羊们都觉得自己对狼已经无所畏惧了,那才是真正的灾难。

关于“色情”的思考

Comments Off on 关于“色情”的思考

从美国最堕落的las vegas回来,对色情有了不同的理解,因为有些累,所以没有及时写下来,现在虽然思考也不是很深刻,但是如果不记录下来,以后大概永远也想不起来了。所以虽然思考不成熟,还是记录一下。

这次去vegas主要还是看看妹妹他们和两个侄子(–这个另外再写文章说一下)。其它的娱乐基本上只有一个看show(我曾经还会赌上比如20块,这次一点兴趣也没有,很难说为什么)–说得更准确一点,是看了las vegas特色情的show:New York New Youk 的 Zumanity,

和其它的类似的色情表演类似,Zumanity也有小丑和观众开一些色情的玩笑,表演的男女也是除了下面一点之外的全裸,表演的内容有非洲形式的裸舞,有两个女孩(很漂亮的女孩)在一个透明的大水缸里面表演柔体杂技,有一个单独的女孩在吊绳上表演性高潮(女孩很漂亮,但是主要是叫床的声音让我感到激动)。。。总之形形色色的组合表现了和性有关的方方面面。两个小时的show没有一丝毫的冷场,主持人(我一直以为是女滴,后来Ben告诉我说是男性)的声音也非常柔和性感,加上现场的乐队伴奏。我真的是觉得得到了极高的享受。

表演本身其实并不是在挑逗–至少我不觉得是,也不是在教育什么。我的感觉是,这种show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和“sex’”有关的show,和色情其实没有什么关系。这种表演是在展示性的方方面面,是在告诉我性本身包含了很多内容–至少我觉得我对sex的看法和以前有些不同。

性,首先是一种动物本能,一种身体和心理的需要,然后升华一种享受,一种纯粹的投入,一种力量和一种美,最后性是一种生命力。相对应的,性不是上床,至少也不仅仅是上床。性也不是发泄,至少不仅仅是发泄。性更不是侮辱和强迫,性的过程需要平等的观察对方,需要相互满足对方,需要宽容,需要耐心,最后达到共同的顶点。
换句话说,性,需要有开放的心去共同学习。

色情倒是简单,上床发泄一下,然后在脑袋里面意淫一下某种侮辱性的镜头,高潮就差不多了。

暂时就是这些。希望我以后能够有更深刻的思考。但是这不是对看几场show能够解决的。

希望我女儿看到这篇文章的时候满了10岁,不然她妈妈大概不会同意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