惜惜

Comments Off on 惜惜

老婆又怀孕了,这是计划中的事情。

昨天早上带老婆去验血,中午在外面吃饭,下去让惜惜在车子里面睡觉,开到了旧金山海边。惜惜玩了两个小时,然后再在sf zoo里面玩了一个小时,吃了些东西。下午5点左右再开车回家。

惜惜不知道为什么总是要抱,老婆身体不舒服,累的我半死。回到家几乎都撑不住了。

然后想到,如果第二个也出来了,不知道会累成什么样子。。。

Advertisements

生命的延续

Comments Off on 生命的延续

Jimmy经常告诉我说有小孩的感觉是一种“生命的延续”的感觉。说实话,我体会不到这种延续。即便是我慢慢的在惜惜身上看到了我和张华的影子,我也没有很强烈的感到所谓的延续。这几天惜惜病了,脾气反常,经常摔东西,大喊大叫,弄得我和张华也是肝火大旺,但是一旦安静下来,看着有些病殃殃的惜惜,柔弱的躺在我身上,或者无力的躺在床上,那种担忧,害怕,让我感到的是一种失去的恐惧。

无法想象失去惜惜的日子,那会是一个无法弥补的空洞,无论周围有多少人,我只会感到冷,空虚,窒息,一切都不会再有意义,一切都不复有存在的价值–包括我自己。我会是一架失去灵魂的行尸走肉,机械的履行我仍然应该尽的义务。一切不会再有颜色,一切不会再有味道。

我现在仍然有时候会半夜从梦中醒来,感到那种失去惜惜的恐惧和孤寂。

我从来都没有希望过惜惜继承我些什么,也没有计划过要惜惜达到什么我期望的目标,她的生命应该仅仅是属于她的,我和张华的存在,不过是在她还没有能力的时候帮她一些而已,仅此而已。惜惜会长大,会有自己的思想,会有自己的追求,会离开,而且一定会离开。在这点上,生命的延续没有意义–至少对于我,但是对于我自己,生命的不延续,却是等同于我自己的生命的不延续。

终于有些感悟到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内心的凄凉

keep looking

Comments Off on keep looking

昨天晚上突然会想起steve jobs说过的一句话:don’t settle, keep looking

前天收到一家公司的邮件,问我是否想调换工作,公司和工作内容都是我觉得还不错的。我回复了,告诉她说今年不会。虽然如此,心里还是有些摇动的,也许对方如果提出更好的条件,或者只需要push harder,我就会认真考虑了。昨天和没有收到回音,心里还有些失望。然后想到了这句话。

我自己一直在业余时间做些自己喜欢的项目,上上回是和charles,上次是写中英字典,这次是手上的android。我最近写的blog里面还提到我准备全心全意的转到mobil os。。。其实认真想想,我并不能够肯定我是真的100%的找到了我真正热爱的东西。所有这这些,包括这家公司提供的位置,都是我觉得我比较喜欢的,但是我之所以还会犹豫,是因为我不能100%的确信—我现在知道了,只要我还有一丝丝的犹豫,那么我就还没有找到。我心里的动摇,其实是一种变相的放弃。

从这点上来说,当年fb的mark拒绝yahoo的上亿美元的收购,是在是一个不容易的决定。一个没有自己坚定的信念的人是不会做出这个决定的。

我不知道我将来会有多么坚定,但是我现在知道我应该做什么: don’t settle, keep looking.

thanks, steve

开了一个专门的tech blog

Comments Off on 开了一个专门的tech blog

刚刚开了一个专门记录我的tech笔记的blog:

http://yizhangid.blogspot.com

 

经营自己

Comments Off on 经营自己

很多人并没有意识到,在网络时代,每一个“自己”已经成为一个品牌。“经营自己”是一件你不得不做的事情。无论你是否愿意。

每个人网上的活动都被真实–或者扭曲的–记录着。个人的博客,网上的留言,经常浏览的网站,购物的历史清单,甚或私人邮件,往来的IM,都一一在目。只要有心人想找,总是可以找到。每个一人在网上都无所遁形。无论个人是否愿意,“自己”已经暴露在大众的灯光下。所以问题根本不是“是否要经营自己”,而是“如何经营自己”

这个如何经营的问题困扰了我很长一段时间,最近找ben拿回来这个域名,原因之一是因为我到了必须要好好面对这个问题的时候,原因之二是我基本想通了如何经营自己的大的原则。

1.真实:简单的说就是说老实话,做老实事。网络时代,撒谎之后弥补的成本太高。所以只能老实一点。当然,这也是我当初决定开始在网上写博客的原因。观点可以偏激,可以没有理性,可以愚蠢,可以愚昧,可以不合群,可以阴暗,但是不可一撒谎。别人可以扭曲我,但是我自己在网上的一切都必须是当时认为的真实的东西。我可以错,不可以假

2.做了什么永远都比说了什么重要:作为IT人,做出了什么永远比说了什么重要。所以要逐渐整理自己的私藏,慢慢的open source

3. 不要废话

能够做到这些,我已经很不错了。其它的,我觉得没有必要了。

憋着

Comments Off on 憋着

这几天去看我自己原来注册的网站zhangyi.org,结果发现它居然还活着。 Ben一直都在给我保留着这个东西。这点上需要好好感谢他。

网站上面有一句话:if you don’t have anything good to say, don’t say it. 用中文来说有两种翻译:憋着,或者叫做沉默是金

这段日子工作上感觉不好,我自己一直想做好,也努力在安排的工作之上再多做一些,试图找出一条能够逐渐提高效率的新的测试方法。我现在逐渐知道了,有时候不是技术上做不到,而是政治上不需要。

我已经说过不再抱怨,所以我也就不再抱怨了。

这段时间和老婆讨论很多关于官府和大企业如何形成官僚作风的问题,结果是发现这是一个无法避免无法消除的东西。唯一的解决之道,就是将机构变小。人少了,责任清楚了,目标明确了,扯皮扯后腿的事情自然就少。我心目中,一个项目组不能多过10个人,一个公司,不能多过600人。如果需要人手,临时雇佣就好。

 

–600人这个数字是拍脑袋想出来的,没有什么根据,我仅仅是对1000人这个数字有些模模糊胡的害怕,然后又觉得500人不够,因为我心里想得是一个可以和apple打对台的公司。

If I dream, I dream something impossible, otherwise, just do my daily work

转型

Comments Off on 转型

转型不仅仅是做的事情要有所改变,思维方式也需要随之改变才行。否则不过是新瓶装旧酒而已。

我一向都认为,任何时候,当你觉得已经走到了路的尽头的时候,就是需要突破眼界的局限,跳出现有的框框,站到一个更高的高度去思考的时候。

对于我自己的工作,我相信我已经到了这么一个处境。我需要找到一个能够让我更深入的学点新的东西的平台。这个平台,从技术的角度来讲,已经不再是传统的操作系统。我的看法是,传统的操作系统会逐渐的淡出,取而代之的是纯粹的基于cloud的“operating system as service”。在不太久的未来,商业公司,包括所有的小中大型的公司,最后选择的不会是单个的服务器外加单个的操作系统,而是直接购买所需要的IT服务—这个IT服务是由cloud service provider 提供的。用户,无论是个人用户还是商业用户,都不应该为学习如何使用操作系统,安装程序,检查驱动程序等等技术细节而操心。他们需要的仅仅是服务,购买的也仅仅是服务–或者用更直观的说法,用户只需要考虑用什么代价使用什么样的应用程序,剩下的一切都是IT人的工作。要做到这一点,首先需要的是用户数据的跨平台转移;其次是应用程序的跨平台性–要么是同一个应用程序在不同的平台提供一样的功能,要么是同一个程序可以在不同的平台执行;最后是用户的移动性决定了服务的移动性: data mobility, application (multi-platform) availability, service/application mobility. 这一切的核心,是两个单词:cloud,mobile

转型的第一个问题是行业,我想转换到mobil-OS。

转型的第二个问题是角色,我想我不能仅仅是qa,我需要做更多的东西。做开发是一个考虑,但是不是我考虑的重点,我现在手上正在做的开发不是为了开发,而是为了熟悉和了解这个过程,同时我也要培养我的这个能力。我想我最终的位置也许是。。。想得更加深远一点,Steve Jobs and beyond。

不错,要做,就要做到极致。相对于这个目标,申请stanford简直不足一提。

Older Ent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