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路

Comments Off on 走路

感觉上有些理顺了接下来要走的路,我想,接下来要做的无非就是走路本身了。说得好听一些,就是我知道我要去哪里了,没有刻意的要去追寻一个目标,但是也不是没有目标。不是随意走走,但是并非一定要达到我期望的目标。或者说,我从积极思考要去哪里,变成了“去”本身:不是考虑怎么去,怎么去仍然是测量和可行性的问题,我没有刻意的考虑它。

犹如爬山,我知道我想爬到山顶,我确定了目标,然后我专心走路。我不在意山顶上究竟有什么,我也无所谓这座山究竟是否是我想要爬的山,我仅仅是专注于走路本身。对于路径的选择,我也不在意,我仅仅在意这条路是否是往上走的。至于路径本身是捷径还是险途,是枯燥还是充满变化,是否充满了激情和收获,我也不在意。我甚至不在意这条路是否一定会通向山顶,它也许是绝经,但是我仍然前行。一切的选择都在有意和无意之间,重要的不是选择本身,而是走路本身。而走路,在这里,自然就是我的生活。

对于我,重要的是生活本身,而不是目标。人自然是需要有理想,有目标的。但是人生本身不是理想,也不是目标。所有的理想和目标仅仅是一种约束,一种自我的戒律,一种让我不再茫然,不再失落,不再困惑的指引。从我自身的点到我的目标画一条线就是我的人生。我的每一天,每一时每一秒,都是这条线上面的一个点。

有点类似于读书和学位的关系。我读书是因为读书本身,是因为读书带来的思考和思考本身,不是因为思考的结果让我得到某种利益,或者能够让我能够通过考试,更不是因为我能够拿到学位和与之同来的利益。

生活的目的是生活本身,生活的意义也是生活本身。仅此而已!

心斋

Comments Off on 心斋

二月份以来,我已经停止了看新闻,也不再看网上的小说。希望最后能够达到思想纯净一些,注意力更集中一些的目的,也就是所谓的心斋。

效果如何很难说,这几天到时发现,晚上睡觉前看的书或者电视对自己的影响太大。如果睡觉前在编程,一整个晚上我脑袋里面都是几个loop在转悠。如果不幸看了电影,那么晚上这些人不断的表演。

看来,我需要换个策略了,也许看看书是不错的?

如何升华

Comments Off on 如何升华

思考自有其连续性,在回头看看自己过去的经历的时候,我想我应该可以慢慢找到如何让我进行下一次升华的途径。

升华是一次质的飞越,至少,是一次思想认识上和能力上的质的飞越。这一整个星期的反思,可以算是质的飞越的开始。开始这场反思之前的我,纠葛与脚下的路和未来的目标,懵懂而误以为自己在进行所谓的人生的自我设计。现在的我,则是突然明白到原来未来不是如此设计的。我需要结合自己的梦想和现实的条件,脚踏实地的一步一步走出来。

要升华,我的起点,或者说任何一次升华的起点,是我现在手上从事的具体工作,而方向,则是先把工作做好 — 表面上,这和以前看起来并没有不同。但是我想,实际上应该还是有些区别的:

* 以前我有很多所谓的side project,现在则需要大大的减少。减少的不是项目,而是时间。我需要把最多的精力放到工作上,有思考的闲暇的时候再考虑side project。

* 工作不仅仅是工作本身,而需要随时随地的思考,去延伸,考虑别人眼中如何看待自己的结果,更重要的是达到理解别人,理解别人立场,动机,和期望的作用。

在工作中思考,在思考中工作。如此十年,我也许有一次质的飞越。

变化和升华

Comments Off on 变化和升华

生活里面有些东西是变化,有些东西是升华。变化可以很多,升华却很少。升华,是同样的人学会了从不同的角度看自己。

读大学是我的一个大的变化,而我则有幸将之变成了一种升华,准确的说,是有幸读到了一些书,知道了原来人需要面对死去考虑生。这是第一次的启蒙,也是第一次的升华。如果要总结第一次的升华的基础,我想说是从生下来到大学毕业里面一共二十年的教育的结果。其中包含了父母离婚对我的影响,遇见老王对我的启发,高三在一中的备考。而最重要的是在大学里读到的几本书:《死的哲学》,《便衣警察》和《简。爱》。我知道了什么是哲学,学会了哲学的思考问题,我选择了做一个正直的人,同时从简爱身上学会了自爱。这种升华,是让我认识到自身的存在。

到美国是一个更大的变化。变化和最后的升华之间,我又经历了至少十五年的时光。我从对这个社会一无所知到可以自由的生活,从茫然无从到有一技之长,从单身到结婚,到离婚,到结婚到有小孩,到失去一个小孩。。。我从最初不够独立变成了今天的彻彻底底的独立。我从初初对人生和前途的迷茫到今天能够站稳脚跟,能够至少看清楚脚下和眼前几尺远的路。这种升华,更多的是理解了我自身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我看到了自己的本质,也初步了解了什么是人性。我想我变得深刻了一些,也变得简单了一些。

我想我在进入第三个阶段。我无从知道这第三个阶段我会经历什么,我会面对什么样的世界,我会如何和自己乃至于和这个世界相处。我仅仅是知道,我需要做的是不断的努力,不断的思考,不断的突破,不断的总结和反省。修身与修性应该伴随着我接下来的所有的时间和空间。

升华永远都是建立在长期的积累之上的,人在升华的时候自己是不知道的,往往是在升华之后才恍然意识到自己的变化。我需要做的,不是去想我下一次的升华什么时候到来,而是好好的工作,好好的学习,认真的生活。

立身,齐家,平天下。我下一次也许有机会做点不一样的事情?

—- 无论我如何变化,钱永远不是我的目标,它最多是和我的变化相伴而来的副产品。

关于命运的思考

Comments Off on 关于命运的思考

仍旧在思考steven jobs 说的那段话

You can’t connect the dots looking forward you can only connect them looking backwards. So you have to trust that the dots will somehow connect in your future. You have to trust in something: your gut, destiny, life, karma, whatever. Because believing that the dots will connect down the road will give you the confidence to follow your heart, even when it leads you off the well worn path.

人的命运究竟如何?宿命是否存在?又如何改变?

我的命运算是有了很大的改变。至少,我小时候不会想到我今天会在一个完全不同的国度,过一种完全不一样的生活,甚至使用我曾经怎么也学不好的语言。

宿命是存在的,我仍然这么认为。如果我没有出来读书,没有读大学,没有六叔给我出国的机会,没有选择继续在美国读书,我只会不断的掉到宿命给我定义的生活里面。宿命的强大,不在于宿命本身,而是它代表了两个强大的力量:大的社会的环境,人的惰性。

人对环境的抵抗能力是随着教育程度的增加而增加—这里的教育程度,不仅仅是文凭学历,而是类似于佛学里的“修行”,不在于你懂得了多少—-懂得,仅仅是一个前提—-而在于你实践了多少。懂得越多,越能够约束自己,控制自己的惰性,也就越有能力反抗大的环境给人的压力,能够拒绝被同化,能够抵御短期利益的诱惑,能够持续不断的让自己找到可能改变的机会。

至少,上大学,到武汉读书,即便是一个三流的大学,也让我有了不一样的视野,不一样的人生观。大学生活,是我第一次的,也是至关重要的一次环境的改变。可以说,即便我不出国,我的未来,或者说宿命,也会和在乡村有本质的不同。

如果我大学毕业之后仅仅是呆在中国,那么我也许是从一个乡村的宿命掉到另外一个城里人的宿命。出国,则是让我从一个中国人的宿命掉到一个移民的宿命里面 —- 不是好和坏的区别,而是多了一层改变,也许多了一点反省的机会 —- 在这种移民的宿命里面,我其实是又回到了当年乡村的宿命,如果不改变,那么我顶多也是在不同的地方靠体力刨食的工人。幸好我有一点点不服气,一点点的自觉,我又选择了教育,而这次的教育,让我从体力工作者变成了脑力工作者。从一种宿命,跳到了另外一种宿命。如果我按照我今天的路线走下去,我最后达到的,也就是一个硅谷工程师能够达到的未来,也许有一份不错的薪水,但是同时也会不断的面临被时间和技术淘汰的威胁。

我在不断的抗争宿命,也不断的从一种宿命跳到另外一种宿命。从一种人生轨迹跳到另外一个人生轨迹。所有的轨迹都有自己的规律,都有自己强大的力量拉住任何一个跳进去的人,裹挟着他走向轨迹固定的终点。

我曾经做到的,是不断的抗争宿命,不断的,也成功的,从一个固定的轨迹跳到另外一个固定的轨迹。对于轨迹本身,它没有变化,对于在不断跳跃着的我,则是翻天覆地的变化。我现在需要做的,在本质上其实也是试图跳出一个工程师的宿命,希望达到一个不一样的高度。

我不知道下一步的轨迹在哪里,我也不知道该如何跳跃。这种疑问其实在我过去几十年里面一直存在着。我上大学之前并不知道上大学会改变我的命运,我出国之前也不知道会有另外一条路,在美国读书之前我不断的问自己未来如何。。。我今天面临的问题和我曾经面临的问题没有本质的不同。没有人可以真的看清楚前面的路。我唯一能够做的,其实是站在过去的基础上,尽最大的努力往上跳。

这种改变是有方向的,也就是steven jobs 说的: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我需要继续的思考,这种思考本身,也是一种变化,一种升华,一种对我既有宿命的超越。

活出一个未来

Comments Off on 活出一个未来

上个星期公司里面烦心的事情让我这个周末好好的反省了一下自己。这次反省,也许彻底颠覆了我过去几年里面最大的错误:未来究竟是可以自己设计出来的,还是一步一步走出来的。

我的反省是从重新读Steven Jobs的2005年的演讲开始的。让我猛然警醒的是他演讲的第一个故事:connecting dots:

You can’t connect the dots looking forward you can only connect them looking backwards. So you have to trust that the dots will somehow connect in your future. You have to trust in something: your gut, destiny, life, karma, whatever. Because believing that the dots will connect down the road will give you the confidence to follow your heart, even when it leads you off the well worn path.

Steven Jobs, Stanford Commencement Address, 2005

如果说这里的“dots”指的是个人的历史足迹,那么这段话的意思就是说我们能够做的,是让今天的自己成为这些dots里面最好的自己,而不是让现在的自己,成为未来的某个dots的前提。

我自己在过去几年里面一直做的,恰恰是steven jobs提醒我们注意的:”you can’t connect the dots looking forward”. 我在过去几年里面,一直是在试图设计一个自己的未来。我首先假设自己将来是要开公司的,要做大事的,然后从这个未来的“dot“倒推到今天,计划今天的我需要做什么事情才符合未来的自己。而很显然的,无论我今天的工作内容是什么,我都需要做更多的事情,比如理解一下行政管理,比如要学更多的编程,比如需要了解如何设计。。。而与之相配合的,自然是精力的分散。(这种分散,其实并不是我最喜欢的)我一直都在试图说服自己,人需要往前看,需要朝着一个明确的目标补充自己。

未来是不可以设计的,设计未来,或者说设想好一个固定的模式,让今天的自己去适应这个模式,本质上是削足适履。我需要做的,是脚踏实地,从手上的具体工作内容里面去得到最大的利益—这个利益,更多的是让自己变得专业,变得深刻,变得强大。而任何下一次的变动,无论它是否按照我所谓的“设计的未来”在前进,它都必然会让我变得更加接近我实际可能达到的那个未来。我需要做的,是让自己成为专才的同时,让自己不断的有变通的能力,有举一反三的能力,有一理通百理通的能力。

回到steven jobs的话,我只要在不断的探求自己究竟喜欢什么,只要我总是在做我喜欢做的事情,我其实就已经幸福了。如果我没有找到,那么我需要做的,就是不断的询问自己,不断的调整,don’t settle.

我一直以为我喜欢的和charles 一样,喜欢把事情从0变成1。我想,我太相信我自己了,我需要反省。我需要换个角度看看自己,我需要不断的测试自己,看自己是不是真的喜欢如此。而唯一找到答案的途径,就是百分百的投入到我现在手上的项目。

We plan, God laughs —- 我需要的不是计划,不是说不要目标,不要思考,不要理性的步骤,而是说不要设计自己的命运。我们需要的,是活出自己的未来。

变化的空气

Comments Off on 变化的空气

只看表面,人是经常变的。今天友好,明天冷漠。前一段时间蜜里调油,现在背后插刀。其实深刻的看看,人都没有变,变的是空气。

环境变了,要求变了,生存变得艰难了,权利感到威胁了,说话的口气和相处的气氛也就随之变化。无论是曾经的信任有加,还是今天的背后调查,无非是利益驱动使然。人心没有变,既没有变得更坏,也没有变得更好。变的,仅仅是表现出来的本性。

我想我的决定是对的,主动配合让自己跳到一个冷板凳的项目上—-主动和被动,区别是很大的。

换一个角度看看自己,我首先看到的就是曾经的忙碌带给我的满足,这种满足后面还有一种我需要警惕的自我得意。回头看看过去九个月的工作,我需要满意的是自己在压力下仍然能够处之坦然的心态,能够主动保持自我的节奏的能力,特别是能够在压力下保持清醒和继续思考的习惯。若要能成大器,这几条必不可少,我想我基本合格。

如何面对变化了的空气?无他,处之坦然即可。又或者按照孔子说的:以直报怨,人的做事做人的原则不可以变。该如何,便是如何。回到我一贯认同的:老老实实做人,踏踏实实做事

对于猜忌和责难如何?很简单,根据毛主席说的,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即可。个人是无法对抗组织的,个人也是无法对抗上级的,我需要认识到自己的局限。所以基本原则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唯一的底线是:不对的指责,无论对方是谁,一律驳回,据理力争而已—-当我有足够的证据的时候,否则,就是自投罗网了。

世事本事如此,无论是我原来的公司还是现在的环境,人心,人性都没有丝毫的变化,变化的仅仅是空气。而空气,总是随着气候的变化而变化的。这个世界的精彩也就在这里—当然还有无奈。

江湖无所不在。我一直都很欣赏笑傲江湖里面的关于江湖的定义:只要有人,就有恩怨! 有恩怨,就有江湖! 人就是江湖,你怎麼退出啊?!

既然无法退出,唯有想办法生存了

Older Ent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