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睛有点累

Comments Off on 眼睛有点累

昨天晚上回家的时候感到眼睛很累,早早的上床睡觉了。早上起来的时候明显感到精神好了很多,看来有时候放下所有的事情,好好的睡一下是很有必要的。

这段时间有点模糊了工作和生活的界限,晚上的时候也在思考一些其实没有必要的东西,比如在手机上看看公司的邮件。现在看来,这些行为虽然看起来小,其实是在暗中消耗了自己的精力,特别是让自己不能从日常的工作中彻底放松下来,而后感到疲劳。如果长期这么下去,我想,我很快就会失去工作的兴趣。

知道目前为止,我还是很喜欢我的工作的。现在反思起来,我喜欢的一个前提是能够从工作里面感到满足和肯定。在外部环境恶劣的情况下,我更需要自己小心翼翼的按照自己的节奏来完成。

老实说,我觉得这里的culture其实比较糟糕。现有的管理模式更多的是让人感到压迫而不是充实,更多的是让人觉得“内疚”而不是得到肯定。

昨天早上和TPM有段谈话,得到的印象是,现在的管理是从固定的时间往后推算,至于QA、DEV能否完成,是否能够按照质量要求完成,则并不在考虑之列。我相信上层其实明白现在的时间规划的不合理,也并没有期待一个完美的结果,但是却秘而不宣—-这种秘而不宣的后果就是下面的人拼命的做,希望能够按时完成,但是总是不能完成,上面在明面上也不说要降低标准,但是暗地里,或者说实际上,标准还是被降低了。因为实在是达不到。这样的结果是两个:下面的人总是得不到正面的肯定,一段时间后走人,看看glassdoor里面的评价就知道;另外一个就是不断的招人,因为熟练工走掉了,走不掉的也在不断的进行简单重复的工作。所谓的work smart不见踪影。

昨天晚上的疲劳是一种提醒。提醒我自己需要平衡工作和生活,也提醒我自己需要注意不要这么快就burn out。我的目的是在四五年的时间里面完成转型,而不是被燃烧掉。

耐心

Comments Off on 耐心

突然想到耐心这个单词。

惜惜已经能够读出来所有的字母了,绝大部分也都认识了,这在一个月之前我和张华都没有想到。一个月之前我们还在讨论说是不是要好好教惜惜,羡慕别人家的小孩能够拼读了,惜惜还在懵懵懂懂之中。结果犹如一夜之间,惜惜已经自然而然的知道了。犹如水到渠成般,我和老婆都想不起来我们究竟是怎么教的。

原来看过一篇文章,说是对小孩的教育需要耐心,每个小孩犹如一个不定时绽放的花朵,也许早,也许晚,但是终究会绽开。我想,我应该给她更多的信心,我自己也需要有更多的耐心。

有一种理论,说宇宙如同全息摄影,局部也就是全部。我想,在某种程度上,个人的一生也是如此。一个人如何度过一天,其实也反应了其一生如何度过。长短也许不同,感受的强烈有所不同,但是最后收获的结果其实是类似的。这个“结果”,用睡觉之前对明天的憧憬来衡量是最准确不过的了:是拥抱还是拒绝?是欣喜还是担忧?又或者,忐忑不安但是勇敢面对?不无忧虑但是坦然接受?

对惜惜,我需要耐心,对自己,我也如此。一生如一瞬,一瞬也如一生,长和短不是问题,问题是面对它的心态。有耐心,不一定能够等到好的到来,但是至少能够心定,心安,能够自己把握节奏,能够建立自己的信念,用自己的眼光去判断,用自己的价值观去监视自己的生活,归根到底,能够过自己选择的生活。缺乏耐心,其实是缺乏自信,让别人去判断自己,左右自己,活在别人的世界里,让自己成为奴隶。

耐心,是耐得住寂寞的心

和惜惜一起玩的游戏

Comments Off on 和惜惜一起玩的游戏

小孩其实是很喜欢和大人玩的,至少惜惜和我是如此。大人通常比较忙,无论是做饭还是自己看书。小孩如果被大人拒绝多了,她也就逐渐逐渐的不再抱有希望了。所以,我的经验是,不要拒绝和小孩子玩,其实说一句我先洗手,或者你等一下,我洗个澡。。。小孩都是可以接受的。小孩不接受的是欺骗。

要和小孩玩得好,必须要了解她们的生活内容,比如惜惜看的magic schoolbus,ponyvile 等等,只有你有了这些背景,然后在玩的时候把不同的故事窜起来,小孩子才能够接受并且逐渐的主动的学着自己编故事给大人听。

这几天惜惜拿到一个新的玩具,是ponyvile里面的Lily。她要我用两根手指当成另外一个ponyvile里面的人物,rainbow dash然后一起做迷藏,拿着她新买的lunchbox做房子。。。每次,她可以和我玩半个小时以上,我累得一塌糊涂,惜惜却还是意兴莹然。

这一点上,我做的还不错

突如其来的百无聊奈

Comments Off on 突如其来的百无聊奈

早上起了个大早,到公司才七点。但是坐下来,却突然感到一阵突如其来的无聊,觉得自己没有任何想做事情的冲动。似乎热情一下子消退了。

惜惜四岁了,突然想到从她出生到现在,我和张华算是她生活的唯一见证人。如果我们不把她的生活点滴记录下来,也许她自己永远都失去这些记忆了。我想,我应该多写写惜惜了。也许某一天,她长大之后会想知道自己小时候的事情—-在我和张华都逝去之后。

和老板的老板的老板的谈话

Comments Off on 和老板的老板的老板的谈话

昨天下午的谈话一共是两个小时,我用了大概45分钟的时间。不算短了,但是我觉得我没有掌握到谈话的节奏,也没有把事情说清楚。需要反省一下。最大的需要反省,或者说需要将来思考的地方就是:

1. 如何在双发都(强势的)希望掌握谈话节奏的心态下把握节奏?

2. 如何在谈话中迅速的理解对方的视角,而后准确的理解对方的问题,并尽量用简练的话来回答?

一个比较深刻的认识就是,谈话双方的行政地位如果相差太远,那么大家的价值观是很不一样的–价值观在这里更主要的是对项目好坏的衡量标准不同,对进度的理解不一样等等。我现在说不出来更多的东西,主要还是因为自己没有在这个位置体验过,所以无法说得更具体。

这是一个需要好好思考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