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ll * E

Comments Off on Wall * E

昨天晚上给惜惜看了《wall e》。。。不得不佩服它的艺术感染力。在看到最后,wall e已经不认识了eve的时候,惜惜开始眼睛里面闪烁着晶莹的东西,到最后即便是wall e已经恢复了记忆,也没有明白和收敛回来。看完了,惜惜稀里哗啦的哭了十几分钟。。。

我一向都很喜欢这部电影,算是动画和机器人版本的《我的野蛮女友》吧

惜惜两岁三个月,已经开始很感性了

刹车和速度

Comments Off on 刹车和速度

如果没有刹车,你敢开多快?60公里/小时?还是100公里/小时?亦或是20公里/小时,乃至于10公里/小时,或者完全不敢开?

有了刹车,才有了速度。

小孩子多半是没有什么冒险的天性的,冒险是一种对未知世界的探索,其背后其实是一种恐惧的心态。小孩子不会天生具有这种对恐惧的抵抗能力。所以要培养小孩子的冒险精神,重要的不是鼓励,而是给与足够的安全感,让小孩子知道,最坏的情况不过是回到父母身边。有了这么一层保险网,小孩子才敢于逐渐的走出去,因为她知道她可以随时回来–犹如汽车有了刹车一般–而在逐渐的探索中了解陌生的世界,并且建立了信心,才能够培养更加成熟的冒险观念–冒险不是无知的尝试,这点要分清楚 — 这种过程逐渐强化了小孩子的性格,到最后她已经不需要这层保险网的时候,她就真正具有了冒险的特性了。

从惜惜身上学到的。

喜欢

Comments Off on 喜欢

这几天又回头思考的问题是:我到底有多喜欢mobil os?
我前一段时间说过我决定将自己慢慢的转型到mobil上面来,因为这是未来的方向,因为我喜欢底层系统和用户界面密切结合的体系。但是这几天我还在死磕手上的android nexus s的系统,试图将手上的机子刷回到stock rom,然后root it。。。搞了好几天,总是没有成功。。。我开始想,我是真的喜欢这个东西吗?

我还没有到厌烦弄这个东西的程度,最多是有些懒散。但是我的问题也就在这里,我的懒散,到底是因为受到挫折,还是因为自己在本质上不到“喜欢”的程度?在我想来,喜欢一个东西,应该是乐此不彼,日思夜想,全身心的投入,心无旁騖而没有任何杂念的。但是我自己却有些不紧不慢,畏手畏脚,犹犹豫豫,虽然没有放弃,但是总有些不够投入的样子。

我还没有想通自己。但是我知道想通这件事情很重要,人需要从事自己喜欢的事业,人需要深刻的了解自己,只有如此,人才能活得轻松和自信

–又回到很多年前刚开始学linux和apache的时候,感觉自己又在黑暗中行走,到处撞墙,外加上自己实在是不够聪明,同样的错误一犯再犯。。。我是真的没有学会怎么学习的一个人。我唯一的经验就是不断的犯错,等犯的错误多了,人也就条件反射似的成功了–至少不太失败了。

–不知道我女儿会不会比我好一些???

说说我可爱的女儿

Comments Off on 说说我可爱的女儿

女儿现在是慢慢学说话的年龄,有时候很普通的话,从她嘴里说出来就是不一样

女儿有一本书是介绍沙漠里面的动物的,有一次惜惜拿过来,指着一个看着我,”啊,啊“了半天,我看了,就说了一句:我不认识。惜惜马上来了一句:唉,我也不认识

惜惜晚上一般是和妈妈睡。但是惜惜上床之前会经常的跑到我的房间,给我一个hug,然后亲我一下–如是着三,偶尔会把她的tedy熊拿过来,要我给它一个hug,然后亲一下

我和张华都极力要培养惜惜自己清理东西的习惯,惜惜基本上还是不错的,不过现在已经开始学习如何偷懒了。经常性的,惜惜会在我们提出清理东西的要求之后,跑过来,抓着我或者妈妈的手,示意我们要帮忙,。。。然后磨磨蹭曾的出工不出力,在最后只有一两件物什剩下来的时候跑过来清理一下 — 典型的功劳不抢不行

昨天晚上张华问惜惜“喜不喜欢妈妈?“,惜惜回答说”爸爸“,如是着三,然后我说,你不喜欢妈妈的话,妈妈会伤心的。惜惜想了想,说”妈妈“。然后张华又问”惜惜喜不喜欢妈妈?“,惜惜很认真的回答”妈妈“,然后说”伤心“,接着又说了”惜惜,伤心“,”爸爸,伤心“

跳出来

Comments Off on 跳出来

上个星期的后几天效率有些糟糕,周末和老婆聊了几句,算是自我总结,然后突然理解到我的总结就是我的症结之所在。看来我自己每天的小结还是有些不够,反省不够深刻,换句话说,我规定自己每天小结的目的是让自己从手上的那点东西里面跳出来,但是事实上我自己仍然还是沉浸于其中,没有真的做到。
思绪有些迟滞,然后犹如灵光一闪,突然想到的:因为我自己没有做到超然物外,所以我没有跳出来。

--换句话说,我如果从来都没有“进去”,就不需要“跳出来”
--超然物外就是这种进入了,但是没有真的进去的心态--或者说是一种始终存在的大局观,一种若即若离的存在,一种冷漠的投入,
--犹如指挥战争的时候的将军,士兵不再是士兵,而是棋子,只有爱护士兵的将军才能如此,

扯得有些远了,但是心境应该如此。我现在的问题是我不知道如何达到这种心境

与人相处的心境

Comments Off on 与人相处的心境

我想换一个角度去定义“生活”,生活就是一种相处。

与父母相处,与兄弟姊妹相处,与同学朋友相处,与上司下属同事相处,与老婆小孩相处,与事业和工作相处,与困境逆境顺境相处,与社会国家相处。。。

归结到极致,如何和外界相处就构成了人生;

基督的教义,佛家道家的论述,到最后,也可以堪称是教育我们相处的艺术

相处,归根结底,是一种心境,一种态度。

所谓“生活的好坏”其实归根到底是相处的感受而已

 

 

我的问题之一

Comments Off on 我的问题之一

我的问题之一在于无法专注。

无法专注体现在两个方面:第一个方面是我不知道我自己最喜欢的究竟是什么,是os,还是编程;是backend,还是front-end,亦或者是管理还是技术,这个问题归根结底,是对自己的不了解;无法专注的第二个方面是现实的原因,毕竟我要吃饭,要养家,要考虑工作,为别人打工还需要看看别人的脸色,也要看看市场需要什么。。。这一切都限制我做出任性的选择。

从理论上来讲,无论我喜欢什么,选好一个方向,全力以赴,而后触类旁通,我总能最后了解到我自己喜欢什么和擅长什么,最后找到一个完美的结合点。要做到这一点需要极多的条件,古人讲的法财侣地缺一不可,这句话同样适用于任何想专心下去的人。或者直白的将,如果我希望女儿惜惜成才,那么法财侣地同样缺一不可。

“法”–没有好的老师,惜惜也无法成为什么有用之才。这个好的老师,在现代社会,主要是指学校和父母自身。

”财“–学区房没有便宜的,我和张华正在考虑买房子,也是处于学区的考虑,但是我觉得我们的财力还是够呛,除此之外,其它诸如pre-school,art school 等等花费也够我们头疼。

”侣“–这个侣在惜惜小的时候更多的是指人文环境,好的环境会不断的鼓励惜惜,给与正确的评价,给与正面的鼓励,没有或者很少负面的干扰。。。这些都是我和张华要考虑的

”地“–这个不清晰,或许是指家里能够提供的小环境,如果没有适合学习的室内环境,如果没有对应的私人专用的场地,简单的说,如果惜惜连一张自己的书桌都没有,当然无从谈起,而现代教育,除了书桌之外,当然还要电脑,如果惜惜有特殊能力要培养,比如说体操,或者乒乓球。。。这些要求就更多了。

 

推而广之,这个社会上每个人都面临这种困境。所以成功或者杰出的人总归是少数–天才除外

 

有些问题是我无法解决的,有些是可以解决的,有时候只能调和着来。。。

Older Ent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