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震预报

Comments Off on 地震预报

这是转摘的文章,我不太清楚出处,只看到作者是 “陈向阳”, 寄自澳大利亚。
我很少转载别人的东西,但是我觉得这篇比较科学,所以摘抄如下:
==============================

这次汶川大地震后,又传出有人在震前做出了预报,但被有关部门扣压了。这种消息很刺激人,尤其是地震中失去亲人的人们,肯定恨得牙根痒痒的。

1976
年的唐山大地震后更是传得尽人皆知,说是地震局的某某某在震前做出了预报。此传言惹得很多群众向政府部门强烈要求枪毙“瞒而不报”的地震局领导。震区的老
百姓反应更激烈,见着地震局的人就揍。为什么呢?因为那时的老百姓都相信地震是可以预报的。1975年2月4日的辽宁海城7.3级地震就成功的预报了,当
时的报纸和电台都报道过,说是已经攻破了地震预报的难关。海城的成功是真的。但是,直到今天,那仍然是全世界唯一的一次成功。当时使用了多种方法,但最主
要的是“前震预兆”:大震之前小震活跃,而正在活跃时,又突然静下来,此时大震就不远了。可惜,海城地震是这样的,但唐山地震却根本没有前震预兆。这说
明,地震的预报决不那么简单。世界各国许多科学家耗费了巨量的经费也没有取得多大进展,目前科学界的主流观点依然是:临震预报如果不是不可能的(因为有海
城的例子),也是困难到了极点。

当然,地震科学家们仍在努力。目前显得最“正规”和“科学”的预报方法主要有地应力、地形变、地磁地
电等等方法。他们的理论基础都是大地板块构造学说:地壳(地球的岩石圈)并非均一完整的岩石层,而是断裂为大大小小的板块。这些板块漂浮在地球内部的塑形
物质之上,处于不断的相对运动中,有碰撞、摩擦,一个板块还可能俯冲到另一板块之下。在板块相互挤压冲撞时,岩石层会破碎、断裂,发生突然的位移和震动,
就是地震。地震并非均匀分布,而是集中发生在已有的断裂带上,此处即为地震带。

地震的长期预报不难,地点就在断裂带上。时间和震级
呢,如果过去200年里发生过六级以上地震五次,那么未来四十年里再发生一次六级以上地震的可能性很大。这连外行人也一眼看得出来。但我们需要的是临震预
报:几天之内,方圆几百公里的范围内,会不会发生破坏性的地震。这就难了。为什么呢?拿地应力法说吧,此法从材料力学的观点出发:岩石受力超过承受极限就
会断裂,那么把仪器放到地下岩层中监测岩石的受力大小,一旦受力达到了承受极限就发预报。原理简单,但实际操作却几乎不可能。随便哪条断裂带规模都太大
了,从几百公里到上千公里长,深度从几公里到几十公里,宽度也不仅仅是一个断面,而常常是许多条断层组合在一起形成数百米到数十公里宽的断裂带。规模如此
巨大,别说几十个测量点,几百个上千个也不能完全监测整条断裂带。尤其是岩石层的断裂部位,也就是震中,都在几公里到几十公里的深度,而一个千米以上的钻
孔已经耗费不菲,万米以上的钻孔几乎是做不到的,如何去监测几十公里深处的岩层?而且,监测地应力也仅仅是工作的一半,还要知道地壳岩石的强度呢,就是承
受压力、张力、剪切力的极限。岩石的强度看似简单却难以确定,因为一条断裂带上常常有许多种不同的岩石以复杂的关系组合在一起。即使是同一种岩石也会因为
结晶程度、变质程度、矿物的均匀程度、孔隙的分布特点不同而强度不一。再说,即使地壳岩石是完全均一的,仍然会有“难以预测性”。正如一位网友指出,在材
料破坏试验中,“两根完全一样的金属材料,施加一样的力,它们断裂的时间能有10-20%的差别。”而金属要比岩石均匀的多。想想看,在一个巨大的断裂带
上,仅仅根据几十米到几百米深的几个到几十个监测点的地应力数据和误差范围相当大的平均的岩石强度,来预测地下上万米处会不会在几天之内发生大规模的断裂
破碎。结果还能怎样呢?不会比算命先生算出来的更准。

实际上,任何一种预报地震的科学方法,不管听来多么有道理,若仔细审视一下它实
施监测中的每一步骤的可能误差,它把复杂的实际情况进行简化的种种假定,它以局部的监测点推论整条的断裂带,还有它监测的物理化学特征值与地震发生之间的
并非那么精确的联系,当把所有环节的可能误差和不确定性迭加起来,任何理性的人都会摇头:准确的临震预报怎么可能呢?真报准了也是极端的小概率事件,蒙上
了。

不过,除了“科学”方法以外,还有一些“野路子”的方法,就是常说的“土办法”,虽然看上去不如“洋办法”科学,但效果却有可能令人惊叹。

“野
路子”不管什么理论,它的根据就是一个简单的事实:以往的大地震发生前大多都有一些异常的现象出现。如果假设过去发生的以后还会重复,那么地震预报就简单
了:观测各种各样的异常现象吧,比如井水的突然升降、变浑冒泡,家畜和动物的反常行为等等。海城预报说穿了也属于“野路子”,用的是“小震闹,大震到”这
一过去的经验来推测未来,可惜碰上了“小震不闹,大震也到”的唐山地震就完全失效了。不过,野路子的最大问题还是虚报太多。唐山地震后全国各地多次闹得人
心惶惶,传说哪天哪月又要震了,结果无一准确。当然,那些传言都不是地震局或政府部门发布的,而是“群众性”的预报,一般都是发现了某种异常现象。可惜,
各种异常现象与大地震的关系不是唯一的、确定的,其它很多原因也能引起异常。大震之前多有异常,但绝大多数异常之后却没有地震。所以,用野路子报地震仍然
是猜小概率事件,十回九不中,甚至百回九十九不中。

听说,那位预报出唐山地震的人物在那之前和之后还曾作出过多次不成功的预报。当
然,哪怕他的成功率只有十分之一,甚至百分之一,也是有意义的。至少应该沿着他的方向探索,为什么成功了,能不能提高成功率。不过,成功率太低,比如说十
分之一,在发布临震预报上是不可接受的。一次预报发出,方圆几百公里甚至上千公里的社会就要“停摆”,经济损失之巨,对社会秩序的冲击之强,需要的社会动
员能力之大,都无法想象。如果预报了三天却没震,也无法在三天之后恢复正常:会不会三个星期、三个月才震呢?恐慌会持续很久。有人会说,虚惊一场也比千万
条生命毁于一旦强多了。此话不假,但是要考虑“狼来了”的效果,只要虚报上两三次就没人信了。在西方民主社会,许多的个人和公司肯定还会状告发布虚假预报
的政府,要求赔偿经济损失。所以,世界各国,除去中国干了那么一次以外,都不进行地震预报。目前最稳妥的地震对策是:重大的建设项目躲开地震带,地震带上
的建筑则提高防震等级,比如抗八级地震,再预备好救灾工作。这比起承受发布虚假预报的风险来更切实可行。

那么,地震预报的成功率要多
高才有实用价值呢?恐怕至少要30%,“事不过三”么,大多数人对受骗三次以上是无法接受的。现在中国地震预报的成功率有多高呢?不知道,因为那是国家机
密。在西方国家,常有些科学家个人发出地震预报,(但还没听说哪次准了),而在中国,研究地震的人是不允许个人发预报的,那是国家严格掌控的权力。这可以
理解,怕引起骚乱。但不对公众发预报不代表地震研究者的圈子内部不搞预报。那种研究性质的,对外保密的“内部试预报”恐怕一直都在干着(别以为人家只会吃
干饭),只不过具体情况咱们外人不知道罢了。可以猜出来的是:成功率还是太低,低到无法实用。那么,有没有成功的?或者说“蒙上的”?恐怕也有。比如大震
过后,常有人忍不住,把成功的预报捅出来。这往往会造成混乱,受灾的老百姓会愤怒:既然有预报,为什么不让我们老百姓知道?此时干脆说实话:在这次成功的
预报之前还有过十次、二十次、三十次不成功的预报呢。都混在一起,根本不知道哪个是真的。如果发预报,只能把每一个都告诉你,也早就把你折腾得烦了、够
了、木了、不再听了。所以,有预报你也逃不掉。

Advertisements

能够做些什么

Comments Off on 能够做些什么

总是在想,我能够在地震之后做些什么。但是两个星期之后我发现我还是做不了太多的事情,除了在忙完这段时间之后在捐一点钱之外。

看到李连杰在灾区搬运救灾物资的照片,我想到其实不仅仅是我,即便是如许名人在这么大的灾难面起其实也是做不了太多的事情。我们每个人,无论是富裕还是贫穷,无论是名人还是普通老百姓,在本质上都还是一个单个的个人,一个人是无法改变社会的。人是从属于这个社会的,虽然很多时候看起来是这个社会从属于那些有许多光环的人。

我的祖国还不强大,不完美。虽然经过最近几十年的发展,中国已经可以堪称巨人,然而仍然衣衫褴褛。发展不是这一年的事情,也不是我们这一辈子的事情,更加不是我们单个人的事情。它需要的是所有人毕生的精力。

几年前曾经和阿平讨论过回到中国大陆的事情。我曾经说过一句话,如果中国发展了,我却没有尽任何的义务,我会终生觉得遗憾--我暂时是不会回到中国大陆了,不过我仍然会想着为祖国做点事情。

我这次的确是做不了什么,不过我还有一辈子的时间,慢慢来就是了。

地震中的军队

Comments Off on 地震中的军队

这些天大家关心的还是地震的消息,我上网看新闻也是主要看看这些。每天都在为一些平凡人的灾难而揪心。

我很奇怪我在看到缅甸的报道的时候没有这么深的感触,想来因为我是中国人。看到自己的同胞,感受更加深刻一些。

和JIMMY讨论这次我们的四川地震中军队的表现和作用和三年前美国新奥尔良的飓风中美军的表现,我尤其感到我更愿意和我们自己的军队相处。美国军人,更多的像是一个职业,所以即便是在救灾的非常时期,上级说了维持秩序,那些大兵们就真的拿着枪,站在一旁,任凭你处境如何,他自怡然不动。我们的军队,是真的人民子弟兵,在他们身上我能够感到更多的人性,更加亲切。

JIMMY不同意,他说因为我不是美国人,我是在用中国人的思维评价美军,根本就错了。

错了就错了吧,这种事情没有必要争论,感情的东西有时候仅仅是一种选择而已。

地震

Comments Off on 地震

前几天身体不舒服,一直没有看什么新闻,还是老婆告诉我说四川地震了。当时还没有特别在意,等到看到新闻,才知道居然是一场损失巨大的灾难。

很是为网上看到的围绕着地震的一系列事情而感动,捐款,互相安慰,特别是相互之间揭发和制止各种谣言,更是让我感到我们中国人成熟了很多。我们中国人都是有点神秘主义的。自古就喜欢将各种天灾和“上天惩罚”放到一起,天灾一起,谣言四播,人心惶惶,这里除了愚昧和无知,更可怕的是一种人文的缺失和感情上的冷漠。而现在我们能够做到主动辟谣,这其中的进步是我原来没有想到的。

昨天晚上和老婆商量了一下,决定捐一百块人民币,表达一点心意。

--又附:刚刚在网上看到有人大骂姚明说他这次才捐200万人民币,而上次他捐给美国人的是100万美元。说实话,我是很讨厌这种骂人不腰疼的仁兄的。捐款本来就是一点心意,不是责任,捐款多和少跟捐款人赚多少钱无关,也由不得别人指手划脚。骂人的人也许自己一分钱都没有捐呢。

还是微积分:calcalus

Comments Off on 还是微积分:calcalus

昨天晚上是这个学期的微积分的最后一节课,虽然老师让我感到难以接受,在行将结束的时候我还是为自己没有好好掌握这门而有些可惜

“这也许是我这辈子最后一次好好学习微积分的机会”--我昨天在课堂上突然想到。而一旦想到这一点,我也就越发感到学习微积分的重要性。我将来的工作用到微积分的机会并不多。但是在折腾了这么一个学期之后,我的确是感受到了微积分的威力。也确确实实的感到我们现代的科学的确是建筑于其上的。

简单的说,微积分是一门计算变化的工具。我不知道我能否将之放到我自己的生活和工作上去,但是我想我会不断的思考它对于我的意义。

白发

1 Comment

头发已经白了一半了,昨天理发的时候才突然看到

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头上原来有这么多白头发。昨天怔怔的看着这些白发,却不知道该如何。我感到的更多的是时间的流逝,是我自己有没有完成自己的责任,是一阵突如其来的茫然

我突然很想我老婆。希望她能够早些过来,开始我们自己的生活

也许有些累了,心里的

calculus

Comments Off on calculus

如果真的能够学到一些新的东西,我还是很高兴的。可惜,当我昨天晚上真的感受到这种学到新的东西的快乐的时候,这个学期已经差不多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