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命,知礼,知言

Comments Off on 知命,知礼,知言

这是第五次读完论语。却是第一次意识到我不需要再回头完整的读一遍。放下书,却有些依依不舍,犹如对一位好朋友道别。论语的最后一句– “不知命,无以为君子也;不知礼,无以立也;不知言,无以知人也” — 更让我深以为然。

“知命”的“命”,不是命运,而是“使命”。孔子虽然强调有教无类,但是他希望他谆谆教导出来的“君子”,不是碌碌无为的芸芸众生,而是有责任感,有使命感,能为社会有所贡献的人;是知难而上,对社会和国家不离不弃的入世之人;是有”君子不器“之才,有”不知者不愠“之能容,能够做到”非礼勿视,勿听,勿言,勿动”的自律的人。我自问做不到,但是我第一次强烈的感到我希望能够做到。

孔子不是哲学家。所以论语里面更主要的是如何处事的智慧,而不是形而上的讨论。孔子强调的是身体力行,而不是坐而论道。孔子强调的“知礼”,也不是从哲学的角度,而主要是从现实的角度,去讲述人如何取舍,如何面对,如何保身–而不放弃道义。而孔子的”礼“,不是通俗意义上的”礼教“的”礼“。”礼教“强调的是等级森严的形式。孔子的”礼“,则是形式后面的道理,原因。形式上顾然有”君臣父子“,但是孔子更强调的是”君君臣臣父父子子“ — 只有君遵君之道,臣才守臣之忠。只有父有父之慈,子才奉子之孝。

孔子”言“,也不是嘴上随便说说的话,更不是写在纸上的道德文章。孔子的”言“,是”言传身教“的言。作为一个入世的人,只有知人才能成事。而知人,则需要听其言,观其行。

孔子立言,可称”儒教“ — 然而不是宗教的教,而是”教化“的教。孔子自成一家,然而并非哲学家,音乐家,更不是科学家,而是”修身治家平天下“的”家“,是一个具体的社会单元和一个人立身处世的出发点。用我们今天的分科制度去衡量他的历史地位,本身就是愚昧与不敬。

文化,或者更本质的说,文明,其立足点,就在于”传承“。前人有传,后人有承。当后人成为前人,承者又传之。如此往复,成就我们现在的文明与现状。纵观文明,传承断绝者不知凡几。玛雅文化如此,埃及,巴比伦文化莫不如此。我读论语,更深刻的是感受到作为今人的我,应该如何继承,继承什么,又如何传给子女。而传承之难,在于行,在于我如何做好我自己。

这些,大体就是我从论语里面学到的一些最基本的东西了。

Disney游轮游记

Comments Off on Disney游轮游记

秀秀念叨了几乎一年,终于上个星期全家去坐了Disney的游轮。

周六一早到旧金山机场,转一次飞机,10个小时之后到了Orlando机场。第二天一早登船。船上一共呆了六天,停留两个墨西哥港口,体验了一下墨西哥的港口城市,也专程到墨西哥内陆看了玛雅文化的遗迹。回程时,游轮在一个岛上停靠,全家在岛上的沙滩上玩了一天。六天的行程,其实大部分时间还是在船上 。我们有看电影,看表演,也有专门给小孩子安排的游戏。。。基本上是很丰富忙碌的一周。

然而于我,印象最深刻的却是玛雅文化。我一直以为玛雅文化早就消亡了 — 连带玛雅人。听了导游的介绍才知道玛雅人一直都在。其文明最早的记录始于公元前8000年,全盛时期是公元前1000年,而后衰落,之后由于不知名的原因,其文明中掌握知识的上层和中层人物全部消失,文明没有延续,失传了一千多年,直到1511年,美洲大陆被发现,墨西哥地区被西班牙人入侵,玛雅人几乎被灭族,一如美国的印第安人。从导游那里了解到,玛雅文化是美洲大陆上唯一有成熟的文字的文化 — 而印第安人则没有成体系的文字。而且玛雅文字和我们的汉字高度近似,都是象形文字。导游是会讲英文的墨西哥人,能说会道。我听得津津有味,但是同行的人很有一些昏昏欲睡。这次下船旅游选择的地点是墨西哥农村和一个小的玛雅祭坛。一路行来,可以看到墨西哥农村的落后。确切的说,比我老家的农村要落后多了。能够参观玛雅文化是我预先不知道的 — 实在是自己的历史地理知识的匮乏,需要好好补上。

游轮上的活动很多,很合适一个家庭一起去玩。惜惜秀秀最喜欢的自然是顶层的游泳池,和游泳池旁边巨大无比的露天电影院。我比较喜欢看电影和现场的表演,一场都没有拉下,感觉上是场场都是精彩的。游轮五楼有专门给小孩子开辟的游乐园,里面有人专门组织小朋友玩,诸如画画,打游戏。但是惜惜秀秀都不是特别感兴趣。一方面是他们的性格使然,另一方面,大概也是我和老婆不太放心。上船的第二天,我们把他们姐妹两个都放进去,然后我们在外面随便走走。一个小时候后回去看看。结果他们两个都不愿意继续在里面呆着了。所以大多数时间,我和老婆都在那里陪他们玩,没有多少自己去放松的时间。

船上的活动很多,到处都是迪斯尼的公主和各种卡通人物,经常有现场的演唱会,高雅通俗都有。白天晚上,酒吧都经常组织活动,诸如品酒。这个时候就可以看出来我和老婆对这个社会的陌生和隔膜。譬如有天晚上是80‘s的音乐专场,请了某某某 — 然而我对这些名字没有任何的熟悉感,对歌曲也没有太多的共鸣。如果换一个场景,演唱会里有人翻唱”万水千山总是情“,或者邀请到当年的老狼来一曲”同桌的你“,我相信我和老婆的感觉就完全不一样。要融入这个社会,不是简简单单的住在这里。我最常看到的其实是“re-live in China”。而对于我,语言仍旧是第一障碍。其次是文化和宗教历史上的隔膜。这么多年了,我仍旧对基督文化的社会缺乏更深层次的了解。我很早就想过多学一点宗教的历史,但是一直没有行动。

出去旅游的目的之一应该是放松。这次出去了一个星期,很难说是不是彻底的放松了。如果是一个人出行,即便是出公差,我也有一种解脱的感觉 — 现在想来,这种解脱,也许是对”父亲“和”家庭“这个角色的放下而得到的自由。但是和老婆小孩一起旅游,即便是在一个有条件可以放松的环境,我–包括老婆,仍旧很难放下作为父母的那份责任而得到更彻底的休息。如果一定要举出最放松的片段,那么一个是早上,我独自一个人起早床,到顶层的自助餐厅喝咖啡,在甲板上看看大海,看看书;其次是有大概一个小时和Charles在甲板上聊天了。

然而还是得到了放松的。无论是远离熟悉的工作生活环境,还是能够放下柴米油盐酱醋茶这些生活琐事,都让我和老婆有了点自己的空间。我想,旅游最有价值的,应该是和家人一起的记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