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许还是喜欢research?

Comments Off on 我也许还是喜欢research?

一直有些不肯定我喜欢什么。或者说,如果我想尽我之余生,只做一件事情的话,那会是什么。无论是继续做我的QA,还是做一个Security Engineer,甚或做一个Designer,似乎都不是我心里所期望的 — 这些都是我喜欢的,但是如果这辈子只能做一件事情的话,我不能肯定我是否愿意全力投入。

最近看了《Ex Machina》,里面的Nathan和Celab的对话里面有大量的Quote。他们之间的交谈,感觉上充满了智慧,充满了新奇的对事物分析的角度和近乎扭曲但是真实的对事物的描述手法。电影本身仅仅是不错,但是我很喜欢。而最能够触动我的,却是,我感觉上,这种充满了智慧的对人,大脑,以及对意识的观察和研究,好像就是我这么多年一直在寻找的东西。

也许,我还是喜欢做做研究吧?特别是对人的研究?

Advertisements

在家里过的圣诞节

Comments Off on 在家里过的圣诞节

这个圣诞节假期没有外出,只是在家里呆呆,偶尔带惜惜去她一个小朋友家玩。圣诞的前一天,老妈和伟伟过来看了看我们。这个圣诞节,算是过得简单而平静。

秀秀又长大了一些。张华说,她这几天发现了自己的耳朵,不时会摸一摸—有照片为证。我突然想到,惜惜的很多成长的故事没有用笔记录下来,现在回头看看,很有些模糊了。甚是遗憾。

这两天在家里把书整理了一些。主要是捐掉了好多好多的书。很多书甚至没有拆封。扔掉的时候极其心痛。我是喜欢书的人,看着这么多几乎是崭新的,有价值的书被扔掉,实在是一件不情愿的事情。但是这些书在箱子里面已经呆了快两年的时间了,我其实是不看的–无论是什么原因,没有时间也好,不感兴趣也好,总之我没有看。捐掉是应该的。人需要随时随地进行取舍,而后才能减轻累赘,轻装上征。既然我觉得可惜,以后就不要轻易买书。看完了现有的,再买新的。

有段时间没有写日记了,写点东西,挺好的。

那种冰冷

Comments Off on 那种冰冷

自从看见了那只死去的松鼠,惜惜每天经过都会停下来看一看。老婆不愿意惜惜继续如此,要我处理一下。今天早上出门,我特意带了两个塑料袋。回来的路上,我特意停下来,把松鼠装好,放到附近的垃圾桶里了。

事情很简单,然而我无法抑制自己的回忆。

入手是一种冰凉。这种极度的冰凉与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莆一接触,这种冰凉就明明白白的告诉你这是一个已经没有了生命的东西。这种信息和我们普通情况下接触非生命的东西不同。接触到石头,我们从来没有期望过石头有过生命,虽然也许同样冰凉,但是和环境是一体的。而这种曾经有过但是如今失去了的生命体的冰凉,却是一种更加冷,更加残酷的冰凉。这种冰冷,冷彻入骨。也许大自然在用一种我尚未理解的方式告诉我一种生命的消亡。

今天的天气很合适这种气氛,阴冷,绵绵有雨,不大,有风。这种冷一直环绕在我心里。然后我想起了失去的儿子。我突然后悔我没有好好的把他抱起来过。我仅仅是用手抚摸他已经没有温度的小脸。安静,安详,不像是失去了生命的小脸。我真的很想回去再抱一抱他,给他我的体温,带走他的冰凉。然而我没有,而我再也没有这个机会了。

我想过挖一个小洞,把小松鼠埋了。但是终究没有。垃圾桶并非好的归宿,然而我却这么做了。

人要承担自己所有事情的后果,所以如果有一天我也倒毙在垃圾桶里,我不应该抱怨。我的儿子没有得到好好安葬的机会,所以如果我也没有,我不应该抱怨。

如果修修还在,快两岁了。也许会说话了吧!

有些想他

 

放弃和得到的螺旋式上升

Comments Off on 放弃和得到的螺旋式上升

我一直说人需要有所取舍,需要学会“放弃”。需要在适当的时候放弃适当的东西。这几天在车上反复纠葛我接下来做些什么项目,突然理解到两个问题:第一是,我又在试图设计我的未来了,这是一件很糟糕的事情。第二是,其实放弃的背后,是一种另外的形式的得到。

从写文章的角度,一篇文章里面说两个主题是糟糕的,不过我这里的文字并非严格意义上的文章,所以姑且让它去。

未来不是设计出来的。是在自己的能力的基础上,自然而然的发展出来的。换个角度,未来是“grow”出来的。设计未来,做一个宏伟大图,而后期望自己一路顺风顺水的往下走,从来都不会发生。人最多能够在自身现有的基础上不断充实,不断的在具体的事务上发展能够被抽象出来的能力:这句话有些拗口,具体说是指能够从写具体的程序里面培养自己整体思考的能力,从日常开会里面培养自己整理分析的能力,从处理邮件里面培养自己把握重点的能力。认真处理所有的琐碎的事情,而后又不失去大局观,如此才能有序的成长

人的精力是有限的,因为人的时间是固定的,体力是有限的(从这点上说,锻炼身体其实是让自己能够更多的拥有“有效”工作时间,算是一种间接的提高整体的精力)。所以人必须要有所取舍。这种取舍,要么是纵,要么是横—要么是让自己更加广博,要么是让自己更加专业。然而无论走那个方向,被放弃的部分总能够以某种无法预料的方式“回归” — 触类旁通的意思是,任何东西,只要上升到哲学的高度,其实都是相通的。

也许这个问题需要更多的思考。

惜惜对死亡的理解

Comments Off on 惜惜对死亡的理解

前几天温度骤降,晚上开始打霜了。周一的早上,送惜惜上学的时候,路上看到一只死掉的松鼠。惜惜问,“爸爸,为什么它睡在那里?”。我说,它不是睡觉了,是死掉了。晚上太冷,它也许没有准备好过冬的地方。就像hongless一样。我还顺带教育她说惜惜晚上有地方睡觉。有自己的家,是很幸福的事情。惜惜是懂非懂的点头。

第二天,我们仍旧经过这里,仍旧看见这只松鼠。惜惜又问,”爸爸,为什么它还不醒啊?”。我说,它不是睡觉,是死掉了。惜惜仍旧不理解。问,“为什么会死掉?”我说,不知道,也许是accident。惜惜顺着我的思路说,”what accident? was it hit by a car? this is the only thing I can think of”. 我没有说什么。惜惜又自言自语的说,”maybe she will sleep until spring”

我有些不忍,但是还是说:“No. It will never wake up. It is dead”。惜惜最后说了一句:”I will wait”

惜惜始终无法理解死亡,也好也不好。它还没有见过彻底消亡的东西。所有的东西,对现在的惜惜而言,都是有去处的。穿过的衣服可以捐掉,玩具可以送人,垃圾最后会倒垃圾桶,爸爸上班又回来,朋友会不时的见面。一切都是某种“存在”,无论是否能够触摸得到。但是对于死亡,对于仍旧能够见到,但是已经没有意识和灵魂的东西,她还无法理解。所以在惜惜的理解里,既然松鼠一直都在那里,那么它一定会回来

其实对于我,我又何尝对死亡有更多的理解?我仅仅是接受这个观念而已:死亡的,即便身体还在,但是不会再出现在我生活的这个世界了。也许惜惜是对的,死亡,真的不过是沉睡。等待,无论如何,总是一种积极的态度。而我对死亡的理解,在某种程度上,其实是一种彻底的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