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尚为什么打坐

Comments Off on 和尚为什么打坐

三天前我告诉自己我要在接下来的两年里面每天早上五点钟起床,因为这是我能够找到的机会唯一的自由的和不被打搅的时间(开始有些理解问什么很多作家喜欢早上写作了–因为没有小孩子打搅和老婆的唠叨)。今天是第三个早上,总的感觉是:和自己的战斗是最难的。第一天早上是4:50分醒,5点准时起来;第二天是5:08分起来;今天早上是5:18。不知道明天会怎样。

真的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去战胜自己的惰性。我开始感到它的强大。闹钟准时把我闹醒,但是自己却在拼命的说服自己再睡一会儿,不断的告诉自己这么做多么没有意义,“反正我没有做好计划,今天早上起来也做不了什么”,或者劝说自己“为了保证一个更加清晰的头脑,我需要充足的睡眠”。。。如此总总,我很难相信我能够这么有创意的找到这么多理由。而最艰难的就在于,这是我自己在说服自己,它是我自己的一部分,任何辩解都被无声的化解了,因为我的惰性找到的大前提居然是:为了更好的工作/成功/生活

最可怕的敌人是了解自己的敌人,所以最可怕的和最强大的对手就是自己

起来之后刷牙的时候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和尚为什么打坐?然后自己给出了一个答案:也许,打坐是为了能够让自己的意志变得坚强,让一闪念之间的顿悟变成永恒的信条吧。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顿悟,都能够在某个霎那领悟到一些东西。这种领悟最特别的地方就是它是针对自己的,很多时候是一种长期默默的反省之后的结果。然而多数人在顿悟之后却轻飘飘的放过,或者坚持不了几天。一闪念之间的清醒并没有成为改变自己的力量。而和尚们,当然是指真正秉持信条的修行的和尚,则能够在顿悟之后改变自己的言行。这种能力,也许就是来自于长期的打坐。

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信了

Advertisements

井底的青蛙

Comments Off on 井底的青蛙

如果看不清自己的选择,也就无法取舍--这是个很浅显的道理,但是我经常忘记,比如这次。

老板很模糊的说我有三个选择,一个是全新的目前没有人接手的,我需要做具体事务外加管理;一个是我很熟悉的,我可以做管理;另外一个我比较熟,但是只做技术。我心头一热,觉得老板宽宏大量,我的自由度很高。这两天冷静下来,才发现有些可笑。如果老板真的很意属我做lead,就不会说得这么含糊了。我昨天想了一天也没想出来哪个更好更合适我的下一步打算--现在有些明白了,在资料不足的情况下,我其实并不知道我的选择是什么。所以我最后的结果是无法取舍。

还有一点,我见识不足,没有做过管理,也不知道表象下面到底有哪些猫腻,在老板不愿意提供更多的资料的前提下,我更容易选择一个对我也许很糟糕的东西--如果我真的有得挑的话。

我其实也不需要那么麻烦,我需要的不是人事斗争,仅仅是一个不受太多干扰的环境而已,这个环境在多数时候都是一半靠自己,一半靠外部的大局的,我尽力就好。

井底的青蛙只能看到一巴掌大的天空,不是因为它的能力,而是因为环境的局限。井外的青蛙能够嘲笑它也仅仅是视野的不同而已。何况,能够看到并不等于能够做到。我需要做的是创造跳出这口井的能力并努力做到,仅此而已。

思绪有些不定

Comments Off on 思绪有些不定

有段时间没有写东西了。开始是因为工作,到年底了,项目有些紧张;后来是有些懒;再后来,就是有些心绪不定了。

很想好好的利用这个假期做些事情,其吗希望能够完成一些东西,让自己来年有个做事的基础。但是从napa休假回来之后就一直有些迷茫,觉得千头万绪不知道从哪里开始。我自己心里知道症结在什么地方,无非是自己从来没有独立做过这么大的东西,没有经验,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开始,分不清楚主次和前后的关联而已。这不是一个人可以看看书,聊聊天就可以一撅而就的事情。我只能够在长期的实践中慢慢反思和摸索,积累经验--而思绪不定的另外一个原因就是总还是觉得自己时日无多,觉得有些开始晚了,心情有些急躁。我知道这种心态不好,但是我也知道自己一下子做不到那种从容淡泊的境界。

2012年想做的事情很多。工作上,我已经和老板谈了,希望能够做些管理的工作。老板也有支持的意思,虽然最后的事情还没有定。这算是一个提升自己的机会把。我并不太喜欢管理人,所以我倾向于选择一个做一些具体事务方面的项目。有一点很不错的是:我不担心我在rh的地位,我不需要进入一个大项目去保证我的工作的稳定性,我也不需要一个很特别的功绩去保证我的前途,我只需要一个项目去整合我在过去一段时间里面学到的体会到的工作技巧,融会贯通我对管理这两个字的理解。在个人的项目计划上,我希望能够独立完成一个完整的网站的设计,从前端到后台,从编程到机器的日常管理。初步是用一年时间。明年的这个时候,我需要看到网站的流畅运行。贪多嚼不烂,我就从linuxcmds开始。

刚刚还想到一点,我在2011年其实并没有好好的安排自己的工作的节奏,这其中固然有自己犹豫不决于拿课,拿certificate的原因,也有自己不懂得把握休息和工作只见的间隙,平衡这两者的关系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