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求某种极致

Comments Off on 追求某种极致

一直以来的一个不太实际的想法就是觉得自己可以成为某个巨大的公司的CEO—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我都不觉得这是一个不切实际的想法,更多的,我认为这是一个梦想,或者是一件我想去做的事情,觉得无论成与否,都值得去试一试。我忘记的一点就是:这不是一个想去做就可以开始的事情。或者说,我更应该想的是,我是否可以自己开一家公司创业。

我其实对于行政的东西没有多少兴趣,我也许对于管理规划有些兴趣,但是这种兴趣更多的是我自己有信心做好我自己知道的部分。这种对管理的热心来自于自己对自己的认识,不希望别人打搅我的行动和计划,不喜欢被干扰,仅此而已。在这一点上,我和别人没有任何的不同。

我手上的工作多数是我喜欢的,除了觉得行政方面的东西照实多了一些之外,我没有什么不满意的。但是我想我到了一个需要选择的时候了:到底是开公司,还是做hacker?因为我需要专注,因为在技术上,他们是有区别的,至少是现在。如果是开公司,我需要专注于底层的Android,专注于模块模板和硬件以及驱动程序—针对于我头脑里面的设计;而如果是做hacker,我需要的是另外一套东西。

又或者,这两个是一为二,二为一的事情?因为到了极致,它们本质上都是一样的?正如我想读博士一样?

我现在还看不清,但是我是时候要做出一些取舍了。

Advertisements

时间在犹豫中过去

Comments Off on 时间在犹豫中过去

上个星期和这个星期都在茫然和犹豫中磨蹭着,我不能肯定自己能够做什么。不完全是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更多的是没有学会安排自己的进度—-要配合上AMZ的进度是很难的,领导层的进度实在是太紧了,紧到你没有时间思考,没有时间看路,没有时间反省,没有时间喘口气。一个接着一个的报告,一个接着一个的deadline,一个接着一个的开始,你永远看不到结束的日子。在RH的时候,我们会有阶段性的反思和调整,这里没有。

我还不习惯,还在适应

继续昨天阳台的话题:测试和质量控制

Comments Off on 继续昨天阳台的话题:测试和质量控制

昨天对做阳台的反思还有很重要的一点没有提到:施工过程中的质量控制。我的阳台按照打桩的顺序从里到外有三层。开始的时候没有想到,仅仅是进行了水平的测量,觉得前后左右差不多。结果到钉面板的时候才看到前后左右都不对,面板参差不齐,高低不平,合缝有大有小。。。这个和没有控制误差,特别是在施工途中纠正误差有关

—- 回到软件,上个学期学的用测试来进行质量和进度控制实在是太有必要了。即便是一个人的项目,没有这种质量控制,没有这种在中间过程中就收集到的反馈并进行合理的处理,软件到最后必然是有无法更改的大问题的。修修补补并不能解决根本性的问题。

 

亲手做的阳台

Comments Off on 亲手做的阳台

从六月中到昨天晚上,一个半月的时间里面,我几乎是独立做了一个阳台—-当然,没有老婆的帮助也是完不成的—- 昨天晚上基本完工,这种成就感还是很让人感到舒服的。

最大的感受不是工程的结束,而是在施工中认识到的问题。简单的说,设计和施工之间的距离其实是很大的。一个没有在工地上出现过的设计师,是绝对不合格的设计师。在这一点上,我很认同John Ive的观点:

“A big part of the experience of a physical object has to do with the materials,” says Jonathan Ive, Apple’s Senior Vice President of Design, during a brief chat with Core77. “[At Apple] we experiment with and explore materials, processing them, learning about the inherent properties of the material–and the process of transforming it from raw material to finished product; for example, understanding exactly how the processes of machining it or grinding it affect it. That understanding, that preoccupation with the materials and processes, is [very] essential to the way we work.” 【source: http://www.core77.com/blog/object_culture/core77_speaks_with_jonathan_ive_on_the_design_of_the_iphone_4_material_matters_16817.asp】

很多在图纸上能够完美体现的思想在实际施工的时候无法实现,因为图纸,在本质上仅仅是数学,而数学,即便是最简单的一和二,也是完美无缺的,但是现实生活里面的材料却并非如此。我施工的时候就发现材料会经常弯曲,变形,所谓的PT,presure-treated wood,同样扭曲得一塌糊涂。也许是我保管材料有问题,也许是材料本身的特征。无论什么原因,我在设计和施工的时候是完全没有想到的。这种变形让最后阳台的表面变得凸凹不齐。设计中的美感不复存在。

—- 引申到软件的设计,一个对语言本身没有深刻认识的人不太会设计出最好的软件。一个懂java的人设计C程序,虽然设计原理上可以相同,但是在实现上是有巨大的差距的,这种差距甚至是无法弥补的。所以我如果想当一个好得设计师,我需要深刻的掌握一个语言。也许,我是时候好好的专研python了。

第二个深刻的体会是,施工的误差是无所不在的,这种误差会时时刻刻的摧毁设计的整体性。当平面不平,直角不直的时候,无论什么材料,无论什么完美的设计,都仅仅是纸上谈兵。施工的误差可以是误差,也可以是现实施工的困难,比如说我打桩的时候碰到太多的树根,无法深挖,只能避让,而结果就是桩子只有一半被水泥所包围。还有半侧的底部的木头框架是半悬空的。。。这种施工的困难随时存在,而好的设计师则需要能够在设计上进行容错考虑,能够在面对具体问题的时候进行局部调整,能够始终保持设计的整体性,最后,能够接受这种不完美。

—- 回到软件的设计,无论是算法的局限,还是其他诸如IP( intellectual property)的阻扰,问题无所不在,设计师需要不断的调整,需要在整体上就考虑分部的可替换性,虽然不是每一个部分都需要第二套方案,但是系统的灵活性是一个合格的设计师需要考虑的最基本的问题。

 

我没有什么设计软件的经验,只能从自己亲手做的阳台上多思考一下了。

无论如何,能够独立完成一个阳台,感觉还是很好的。

将来要做什么

Comments Off on 将来要做什么

每到一个需要转变的时候,我都会问自己这个问题: 将来要做什么。而每一次这么问自己,我知道,我是到了该往更深,更细的方向走的时候了。

在AOL,我很认真的问自己,将来是要做QA还是做developer。在长达两年的思考之后,我得到的答案是做QA。而后到了RH,开始接触Linux。我在RH五年之后问自己,将来要做什么QA?我的答案在两年之后才出现,做Android或者IOS的QA。现在我已经在Android里面了,我已经全面的–至少是几乎全面的–掌握了所有QA需要掌握的思想和方法。在Android方面,我需要的仅仅是学习和消化,但是在QA这个大领域,我仍然需要问自己:我想成为什么样的Android QA?

我现在的position很好。我能够接触所有的Android的方方面面。如果我去其它的公司,我肯定不会有这个机会。所以我需要更加谨慎和努力。我需要尽快的确定下一步的目标,我需要尽快的回答“将来要做什么”这个问题

—- 回答这个问题并不难,难的是如何平衡我想开公司和找工作这个矛盾。或者说,如何平衡希望成为一个更值钱的员工和成为一个老板之间的冲突。我能够确认的一点是:再好的员工其实都不是一个好老板,同时,一个好老板不会是一个好员工。

又或者,我在杞人忧天?我也许根本就没有资格讨论如何开公司?没有资格,是因为条件不成熟,是因为我不可以放下家庭的责任,不成熟还是因为我实际上并没有在开公司这个方面努力?我至少需要有一个比较成熟的想法和比较接近完成的项目吧。

我的思考,从来都是慢吞吞的。我并没有急于找到答案,因为相对于找到答案,提出问题是更关键的。我只要开始思考就可以了。

 

果壳中的无限空间之王

Comments Off on 果壳中的无限空间之王

这句话是莎士比亚的《哈姆雷特》里面的一句话。我对此其实印象不是很深刻,但是这几天在考虑“不卑不亢”的问题,所以特别有感触。

Hamlet:
O God, I could be bounded in a nutshell, and count myself a king of infinite space—were it not that I have bad dreams.

人如何才能做到不卑不亢?我想,只有当我拥有“众生平等”的境界的时候才能够做到。当我能够平静的面对任何人。能够在和任何人相处的时候头能够自动的剔除对方的年龄,性别,职位,权利,财富,地位。。。仅仅是关注于相处的时间和空间,仅仅关注在问题本身而不是对象本身的时候,我才能做到。

而这种心态,正是果壳中的无限空间之王所描述的:果壳是我自己的躯体,而我的内心则是处于自认为是无限空间之王的状态。所有人,在面对无限空间之王的时候只能是被超越和被忽略的— 这种内心的对一切的蔑视,不是自满,而是一种超越了时间和空间的自信。从这个角度来说,无限空间之王的心态虽然不是众生平等,但是已经是达到众生平等的最佳途径之一。

 

微软裁员

Comments Off on 微软裁员

昨天的消息,微软裁员一万八千人,其中一万两千五百是NOKIA的员工。我的感受,正是兔死狐悲那样的凄凉。

从被AOL裁掉之后,我的感受就是不能对公司死忠。公司有公司的目标,公司的计划,公司不是一个人,仅仅是一架商业机器。这架机器最大的,也是唯一的欲望,就是利润。至于员工,仅仅是实现利润的工具。所以在任何时候,身为工具的我都需要警惕被出卖和抛弃的可能。这仅仅是一种自我生存的本能。

裁员是不可避免的,无论是公司在生存被边缘不得不如此,还是如同这次微软,要进行所谓的战略调整,追逐更大的利润—-顺便说一句,有两个公司我是无论如何也不会为他们工作的:微软和ORACLE。 我现在的公司似乎欣欣向荣,但是居安而思危,我永远也不能太乐观。

昨天开车回家的时候突然想,如果我开公司的话,可以设立一个所谓的layoff基金,在平时就为每个员工存好离职金,在公司需要裁员的时候,可以拿出来给员工。如此,虽然不可以避免裁员,或许可以让被遣散的员工多一些财务上的准备。而后想到,能否可行很难说,因为不符合公司逐利的本质。也许如果我很有钱很有钱的话,可以个人这么做,但是意义不大。

我能够改变自己,但是我不能改变商业规律,这是无可奈何的事情。我能够说的,对那些被微软裁掉的,和对自己,仅仅是:走好,好好走!

Older Ent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