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ney游轮游记

Leave a comment

秀秀念叨了几乎一年,终于上个星期全家去坐了Disney的游轮。

周六一早到旧金山机场,转一次飞机,10个小时之后到了Orlando机场。第二天一早登船。船上一共呆了六天,停留两个墨西哥港口,体验了一下墨西哥的港口城市,也专程到墨西哥内陆看了玛雅文化的遗迹。回程时,游轮在一个岛上停靠,全家在岛上的沙滩上玩了一天。六天的行程,其实大部分时间还是在船上 。我们有看电影,看表演,也有专门给小孩子安排的游戏。。。基本上是很丰富忙碌的一周。

然而于我,印象最深刻的却是玛雅文化。我一直以为玛雅文化早就消亡了 — 连带玛雅人。听了导游的介绍才知道玛雅人一直都在。其文明最早的记录始于公元前8000年,全盛时期是公元前1000年,而后衰落,之后由于不知名的原因,其文明中掌握知识的上层和中层人物全部消失,文明没有延续,失传了一千多年,直到1511年,美洲大陆被发现,墨西哥地区被西班牙人入侵,玛雅人几乎被灭族,一如美国的印第安人。从导游那里了解到,玛雅文化是美洲大陆上唯一有成熟的文字的文化 — 而印第安人则没有成体系的文字。而且玛雅文字和我们的汉字高度近似,都是象形文字。导游是会讲英文的墨西哥人,能说会道。我听得津津有味,但是同行的人很有一些昏昏欲睡。这次下船旅游选择的地点是墨西哥农村和一个小的玛雅祭坛。一路行来,可以看到墨西哥农村的落后。确切的说,比我老家的农村要落后多了。能够参观玛雅文化是我预先不知道的 — 实在是自己的历史地理知识的匮乏,需要好好补上。

游轮上的活动很多,很合适一个家庭一起去玩。惜惜秀秀最喜欢的自然是顶层的游泳池,和游泳池旁边巨大无比的露天电影院。我比较喜欢看电影和现场的表演,一场都没有拉下,感觉上是场场都是精彩的。游轮五楼有专门给小孩子开辟的游乐园,里面有人专门组织小朋友玩,诸如画画,打游戏。但是惜惜秀秀都不是特别感兴趣。一方面是他们的性格使然,另一方面,大概也是我和老婆不太放心。上船的第二天,我们把他们姐妹两个都放进去,然后我们在外面随便走走。一个小时候后回去看看。结果他们两个都不愿意继续在里面呆着了。所以大多数时间,我和老婆都在那里陪他们玩,没有多少自己去放松的时间。

船上的活动很多,到处都是迪斯尼的公主和各种卡通人物,经常有现场的演唱会,高雅通俗都有。白天晚上,酒吧都经常组织活动,诸如品酒。这个时候就可以看出来我和老婆对这个社会的陌生和隔膜。譬如有天晚上是80‘s的音乐专场,请了某某某 — 然而我对这些名字没有任何的熟悉感,对歌曲也没有太多的共鸣。如果换一个场景,演唱会里有人翻唱”万水千山总是情“,或者邀请到当年的老狼来一曲”同桌的你“,我相信我和老婆的感觉就完全不一样。要融入这个社会,不是简简单单的住在这里。我最常看到的其实是“re-live in China”。而对于我,语言仍旧是第一障碍。其次是文化和宗教历史上的隔膜。这么多年了,我仍旧对基督文化的社会缺乏更深层次的了解。我很早就想过多学一点宗教的历史,但是一直没有行动。

出去旅游的目的之一应该是放松。这次出去了一个星期,很难说是不是彻底的放松了。如果是一个人出行,即便是出公差,我也有一种解脱的感觉 — 现在想来,这种解脱,也许是对”父亲“和”家庭“这个角色的放下而得到的自由。但是和老婆小孩一起旅游,即便是在一个有条件可以放松的环境,我–包括老婆,仍旧很难放下作为父母的那份责任而得到更彻底的休息。如果一定要举出最放松的片段,那么一个是早上,我独自一个人起早床,到顶层的自助餐厅喝咖啡,在甲板上看看大海,看看书;其次是有大概一个小时和Charles在甲板上聊天了。

然而还是得到了放松的。无论是远离熟悉的工作生活环境,还是能够放下柴米油盐酱醋茶这些生活琐事,都让我和老婆有了点自己的空间。我想,旅游最有价值的,应该是和家人一起的记忆吧。

Advertisements

财富积累

Comments Off on 财富积累

晚上躺在床上和老婆聊天,突然同时感慨说我们现在的生活真好:小孩很听话,有稳定的收入,有房子,有车,还能够偶尔出去旅游。我说:我们现在积累的财富,是我小时候所无法想象的。比较小时候我爸爸每个月30块钱人民币的收入,我们现在拥有的,是一笔当年的我所无法想象,如果纯粹比较数字,基本上是一万倍的差距。

这个问题很有意思。这两天开车上班回家的路上我都在思考这个问题:在什么情况下,什么样的人能够在30年里面让自己的收入增加一万倍?

我首先想到的是:这是我的个案,还是普遍现象?我想,我并非个案,然而也不是普遍到成为一个大众现象。至少,我爸爸的收入并没有增加这么多。30年后的今天,我爸爸也不过是两千一个月的退休金。但是我的大学同学,或者再扩大一点,我这个年龄阶层,经历过高等教育的人,基本上都积累了类似的财富。

接下来思考的自然是”为什么?“。我想,这需要首先归结于社会的变化。我到了美国,算是到了一个相对经济发达的社会。过去三十年的中国,更是经历了一个比历史上所有已知的社会更为迅猛的经济发展时代。没有这个大的背景,个人也许会积累财富,但是不会成为一个较普遍的社会现象。时势造英雄,一点不错。

既然时势如此,那么为什么不是所有人都得到了同样的机会?究竟是什么阶层的人得到并抓住了这个机会?我想,答案仍然是”大势“。顺从大势的人有更多的机会得到和把握这个机会。我的理解中,工业时代是资本和技术的时代,而作为后工业时代的信息时代,资本虽然仍然重要,但是技术,和以技术为基础的信息的决定作用已经超过了资本本身。而过去三十年,中国迅速的经历了原始资本时代:有钱就能赚钱;工业时代:有钱有技术就能赚钱;和信息时代:有技术,掌握了信息,就能够找到资本赚钱的时代。而归根结底,今天的社会,无论中美,都是知识决定一切的时代。当年农村改革的时候的”万元户“的消失是必然的,因为他们不掌握真正的知识。

然而并非每个读书人都真的得到了财富的增长。资本仍旧重要 — 其实需要换个说法,投资很重要。知识可以带来社会地位的提升,比如博士。但是财富本身的增长仍旧来自于资本的投入 — 所以穷教授也不少。至少对于我,在合适的时候,朋友借钱给我买了房子,而后自己在合适的时候买了第二栋,才有今天的结果。

总而言之,人需要学习,需要投资:教育投资和财务投资同样重要,然后,在世道还不错的时代,财富自然会积累起来。

我接下来想的就是:如果世道维持不变,中美俄没有世界大战,我要在30年后让我的财富继续增长一万倍,成为亿万富翁,我应该如何?

我仍然需要学习:找好一个方向很重要,但是更重要的是完成它。所以读硕士是不会更改的目标。我需要继续投资。我心目中的投资在两个方面:一个是财务投资,也许是在买个房子,毕竟我懂的财务知识太少,而且有Jimmy这个房屋经纪人帮忙,这是我最稳妥的投资方式;第二,我需要做实业投资,我想我是要认真开始考虑开公司的事情了。无论从哪个角度,这都是一条应该走的路。

我改变不了大势,我只能–也应该在大势下改变自己。又或者说,每个人都应该在大势下不断的改变自己。

生活的聚焦

Comments Off on 生活的聚焦

这段时间在看《deep work》这本书。觉得学到很多东西。有一句话让我觉得特别有启发: “your focus is your life”。简单的翻译过来就是:你的生活是由你所关注的东西所组成的。英文很简单,但是中文有点拗口。

举个例子说:你和你要追的女孩去看了一场两个小时的电影。那么看完电影,你经历了什么?或者说,你回想的时候,你更多的是想到了什么?是在想花了很多钱?或者是觉得找到了知音?又或者只是简简单单放松了两个小时,看了一场不错的电影?。所有这些,你都经历了,然而你的记忆,却代表了那个真实的你。而能够被记住的,都是你所在意的。或者说,”your focus”

生活是复杂的 — 这句话的意思也可以翻译成,每个人,无论富贵平穷,在一段时间之后,其实都经历了所有的酸甜苦辣。即便是蜜罐里长大的人,也一样有他们自己的曲折惊奇,只不过外人并不了解,或者不愿意去理解罢了。然而在经历了也许差不多复杂的生活之后,每个人的感受却不一样,而导致形成的性格也截然不同。穷困家庭的小孩并不一定就天生学会了节俭,富裕家庭的小孩也并非不能吃苦。所有这一切,归结到一句话:你自己看到的是什么。

这句话的反面,我觉得也非常有意思:我的生活里面,需要忽略什么?

女儿期末成绩下来了,整体看还不错。但是有一两次课堂考试只有65和75分。老师解释说也许是偶尔不小心,大意了。我点点头,没有说什么,但是心里却不免有点小疙瘩。后来想想这句话,觉得自己实在有点王八蛋。生活其实是需要忽略很多东西的。比如说不要太在意一时的起伏,不要太在意别人的评价,不要太在意物质生活的好坏。。。只有跳过这些,真的放下了,人才能过自己的生活。或者说,自己的生活,才真正有质量。

过日子,有时候需要粗心一点。

今天周一

Comments Off on 今天周一

我很少在周一早上写东西。因为一周的开始通常有些忙。不过今天有点例外。

我不太关心政治,因为我对于文化和个体更加关心。我很少表露我的政治观点,因为很容易搅入口水战,浪费时间精力。但是上周,我却很关心的看了中美两个主播之间关于中美贸易的对话(刘欣 vs Trish Regan)。我听了原文,自然也没有什么障碍去理解字面上的意思。不过既然在这里生活了一段时间,字面之外的意思我也颇为了然。网上已经有很多讨论关于是与非,傲慢与谦逊的评论,不再赘述。我只想说说个人的感受。

简单的说:反中,或者逢中必反,已经是一个主流。这种认识一直都存在,不过直到最近几年,才成为一种主流 — 主流的意思是说,只要你说了中国的好话,你就是邪恶的,至少是别有用心的。现在流行的一句话是:Now or Never — 简单的说,必须打压中国,否则就没机会了。我个人其实还是很欣赏这句话的。因为对于我,这句话的流行,让我我看到的是一种社会整体不自信和虚弱。

然而打压是实实在在的。华为是一个例子。学术交流有更多的例子。中国学生到美国可以读的专业已经开始有了限制。中国人在这里找工作已经或多或少的受了影响。可想而知的是中国人在美国公司得到提拔的机会也只会减少,不会增加。这种打压,已经从简单的不信任某个个人,变成不信任整个种族。只要你是中国人脸孔,无论是否美国籍,你都是嫌疑犯。所以,我,也是嫌疑犯之一。

我的工作环境其实没有任何的变化。没有任何涉及到我个人的具体的事情发生。我仅仅是突然从Trish Regan咄咄逼人的语气和傲慢的微笑中突然感到这种敌视。当我回头认真看看这个社会的主流报道的时候,我才真的意识到我所处的大环境原来已经变得开始有了凉意。

这种对抗是长期的。至少我是如此认为的。很有幸在有生之年身处其中。

通道的后面

Comments Off on 通道的后面

终于觉得可以讨论这个话题了。

五年前决定自己应该加强锻炼,而后每天去公司旁边的健身房跑步。每次跑步15分钟(1.5公里),调整呼吸,而后闭上眼睛。我想知道我能够看见什么。

我为此曾写过一篇日记。闭着眼睛,强迫自己六步一呼,六步一吸,跑上15分钟,并非一件容易的事情。每次跑完都会大汗淋漓,最难受的是强迫自己有稳定的呼吸节奏。很长一段时间,这于我是一种痛不欲生的感觉。而这种痛苦,我还要强迫自己每天来一次 — 其实并没有做到每天一次,有时候工作太忙,或者某个意外的会议,跑步会被迫中断。最后一点:我没有给自己规定一个结束的时间,我设定的时间是:当我自己将锻炼变成我自己身体思想的一部分的时候,就可以了。

这种感觉,犹如在一个黑暗的通道里行走,看不到身后的路,看不到同类,看不到希望。每次跑步到呼吸难以为继的时候,我都不由自主的开始怀疑自己的初衷。我不止一次的谴责自己,挖苦自己。这种自我挖苦,更多的是在“冷静”的分析我这么做究竟浪费了多少时间,浪费了多少能源,会不断的用各种理由引诱自己放弃。情绪低落的时候,更会没有理由的贬低自己,觉得自己一无是处,人生毫无意义,毫无价值。无论我如何试图让自己安静,生活里的碎碎带来的情绪波动,始终在大脑里面跳跃,杂乱无章,强烈而无法忽视。有时候,我也会想想软件设计的问题,偶尔也能够得到一些灵感。然而更多的是一些无意义的句子的重复。。。每次跑完,是一次解脱,某种成就感,和一种犹如蜕皮一般的撕裂的痛苦,和之后的新生的感觉:今天的跑步终于过去了。

在身体习惯了六步一呼,六步一吸之后,跑步开始变得轻松,然而这种轻松让我感到不满足。而后我延长到九步一呼,九步一吸,两年前调整到12步。最近两个月,我开始延长时间到每天20分钟,而周五则是30分钟 — 也就是5公里,仍旧是12步一呼,12步一吸。刚开始跑30分钟时,腿脚有一种脱力的感觉,但是今天早上,我突然看到我的身体已经开始适应了。跑完步,我仅仅是感到身体整体性的疲劳,和精神上的放松 — 不再有任何成就感,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精神上的焕然一新的感觉:犹如洗澡,没有人会觉得晚上睡觉之前洗了澡会让你有任何成就感,你只会觉得应该,自然,而后是一种肉体的放松。我跑完30分钟的感觉就是如此。

所以我终于可以开始说我看到了通道的后面是什么了:我看到,我是一个不会轻易放弃的人。我一直都不认为我是一个轻易放弃的人。但是今天,我可以说,我不需要“认为”,我就是如此:任何事情,我只要决定开始了,我会坚持下来。

很难说这五年的时间去实践这件事情有没有意义,然而这却并非我考虑的问题。我仅仅是当年决定走进一个黑暗的通道,想体验一下,而今天,我走出了这个通道。

跑步会一直继续,它已经成为我的一部分。

肥皂泡之后

Comments Off on 肥皂泡之后

知道自己原来是一个没有什么志向的人实在是让我有些沮丧。女儿问我:what is your dream?。我原来总是回答:Scientist。而现在,心里却有些踌躇。

我一直以为我有大志,所以有很多事不想做,不愿做,甚至做事情之前会考虑其是否有“做大”的可能,甚至还会想到投入和收益的对比。我一直有反省自己,却总是找不到我总是存在某种功利心的原因。现在想来,我原来一直在肥皂泡里面生活,所以看不到真正的自己和外面的世界。

这个星期的心情虽然沮丧,但是也平和了很多。我会很认真的洗菜做饭。做了好些一直想做,但是被做大事的心态所拖延下来的菜:胡萝卜烧肉,洋葱炒肉,凉拌蹄膀丝。。。虽然女儿们一如既往的不喜欢,但我能平和的,有时候是微笑的,面对她们的各种挑剔。

我这两年来一直有临摹钢笔字贴,是我每天静坐冥想的一部分。肥皂泡破灭之后,我反而感觉到自己可以高度专注。我能够看到时间在笔画之的流淌。我能够模糊的触摸到汉字结构的平衡和变化。我偶尔也能够体会到我们的汉字对现实世界的高度的抽象和总结。五千年的文明,浓缩成简单的笔画,一代一代的传承下来,经过我的手,变成简单的线条,而后继续流传下去,直到文明的终结—-超越了时间对独立个体的淘汰。

在时间面前讨论生命的意义,犹如强行将万有引力和“秦时明月汉时关”联系起来。从小处说,生命的意义在于你自己,拔高了讲,你的意义在于你所依附的文明。这一切都和时间无关。无论是上下五千年灿烂的中华文明,还是十亿年沉默如山的蚁族,在时间面前,没有什么区别,更没有所谓的价值。时间,不过是一个舞台。你方唱罢我登场,鼓掌的,落泪的,是剧中局外的人。舞台,不过是一个静默的旁观者。

生命并非虚无,只不过生命的意义和时间无关而已。在我看来,生命的意义,在于“人”。这个“人”,则是“修齐治平”里面的对象。“修身”的时候,这个“人”是自己;“齐家”的时候,这个“人”是家人,亲人;“治国”的时候,“人”是同事和上下级;“平天下”的时候,“人”是一个抽象出来的社会。所以,生命的意义在于你如何与这个“人”相处。

我不要和时间赛跑,因为时间并没有和我在比较。我如果善待了自己和家人,忠于了自己的职守,如果有幸还做到了为人民服务,我已经此行不虚了。因为当我离开海滩的时候,大海一定会抹去我的足迹!

知天命

Comments Off on 知天命

十一月一号算是我现在手上项目的交付日期,有些压力,所以这段时间脑子里都是程序,其它的事情想得不多。

某天在路上,两车道合并,我在前,后面稍远有一辆车。结果在线道将要合拢的时候,后面的车突然加速,强行挤进来,一直把我挤到旁边的路基上。我自然生气,愤怒于对方的无理。然后想“为什么对方会这么做?”。等到情绪稍微平复,接着又想到:为什么我会问“为什么”?—- 这几个字其实很有意思。无论是八岁的惜惜,还是三岁的秀秀,都处在喜欢问“为什么”的阶段。从我自己的经历来看,其实问“为什么”也贯穿了一个人,说大一点,是人类,思考的起点和终点。

人之初,问为什么总是对外的。为什么要讲礼貌,为什么要读书,为什么天要下雨,为什么要守纪律,为什么有彩虹。。。年龄渐长,当自律和自省成为一种习惯和修养,“为什么”的问题就会由外至内,为什么我会不高兴,为什么我生气,为什么我是我,而不是别人,我是什么,什么是我 — 当然,很多人一辈子也没有学会反省,掠过不提。

每个人反省的方法途径各异。对于我,反省起始于我做了什么,而后思考我为什么如此,而“问什么如此”则包含了“问什么不如此”的从正面,反面,以及各种侧面进行的推敲。在这个推敲的过程中,我的情绪逐渐平复,乃至于剥离出来,最后“我”和“我做过的事情”被分割开来。犹如自己站在旁观者的角度去追溯自己的足迹,而后纠正,警醒。我不知道别人如何自我反省,但是无论方法如何,反省的共性是对内,同时也针对自己的历史。

长时间的,经常性的反省和自律,得到的答案应该近似于“谁是我”,或者简单一点:我为什么是我,什么是我,是什么造就了我。很自然的,下一个层面的问题就是针对未来的:我会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简而言之:我是谁?我是否另外一个Bill Gates?另外一个Steven Jobs,另外一个马云,另外一个张衡,或者另外一个雷锋?

每个人都会问自己将来如何,但是只有知道自己过去如何的人,才真的知道自己将来如何。每个人的历史,其实都是在不断的强化和塑造自己的轨迹,这个轨迹,包含了自己的喜好,价值取向,以及曾经的成就。而同样的轨迹,会不可阻挡的继续延伸,极大的“定义”一个人的未来 — 在我看来,这大概是“五十而知天命”的背后的逻辑吧。

“知天命”,首先是一种基于个人的历史和行为习惯的对自己的未来的预测。小处来说,可以预测一个人下馆子喜欢点什么菜。从大的方面来讲,可以看到其人如何处理自己的家庭事业和财务。广而言之,则是两个方面:如何和自己相处,如何和外在的一切相处。

“知天命”,其次是一种自我的警醒。如果我像昨天一样生活,我的未来也就是我的昨天!一个人的历史凝聚成一个人的轨迹,然而这种轨迹也会成为一种轨道去定义一个人的未来。所谓的“天命所归”,在某种程度上,也可以理解为将过去,投射到未来。

如果我不愿意我的未来被我的历史所定义,那么最好能够做出一些改变。

Older Ent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