聪明与智慧

Comments Off on 聪明与智慧

和老婆讨论小孩子的教育问题,特别是讨论到这里的公立学校和私立学校的差别—-算是一个永恒的话题了。老婆的一个观点让我思考了好久,特以记之!

老婆的推论很简单:读到二年级的小孩子能够做两位数的加减,那么她是否就一定比在幼儿园大班,堪堪能数到一百的小朋友聪明?如果这个比较能够成立,那么是否可以推广位,二年级的小朋友聪明过一年级的小朋友,五年级的聪明过四年级的,而后高中的聪明过初中的,博士怎么也应该比普通人强 — 不会被人轻易骗了吧?

私立学校的教学进度一般比较快,同年级的小孩学到的东西比较多,作业练习也多一些,所以如果单纯比较成绩,私立学校的学生一般好过公立学校 —- 至少在我住的这个地区是如此。然而仅仅因为学的东西多一些,就下结论说’聪明一些‘,不太有说服力。至少,老婆不认可。我很仔细的想了下,老婆的观点因该是对的。

聪明不在于是否能够解答一道更加难的题目,而在于能否运用已知的方法,去解决力所能及的范围里的问题。同样是做加法,比如说连加三个三,只学过加减的一年级小朋友,只能老老实实的一个一个的算,学过乘法的三年级小朋友可以马上得出结论–这中间的区别不是聪明(智力)上的区别,而是知识结构上的区别。同样的,我相信爱因斯坦肯定不会比证券行的顾问更会投资,无它,手熟尔。

认真说来,我有时候辅导女儿写作业的时候,会有一种忍不住觉得“这个家伙真笨”的腹诽 —- 我是真的大错特错了。

聪明的基础是知识结构。或者倒过来说,知识结构奠定了聪明的基础。学过数学,知道加减乘除,可以计算利息,算计人生,倒腾股票房地产 — 然而终究无法登堂入室,了解真正的金融社会后面的规则和铁律。所以无论如何折腾,仍旧是小聪明,也许会强过某些金融专业的高材生,也许能够身价百万,但是哪些真正在股市上呼风唤雨的,从来都是科班出身的,因为真正的高手,玩得已经不是数字,而是金融规则了。

就层次而言,聪明不过是一部分的智慧 — ”智“是知识,”慧“,是在此之上的洞察力,是在对知识进行归纳和总结的基础上,总结出来的基本规律,是一种更高的指导。学校里学到的是智,而如果能够举一反三,触类旁通,则近乎于慧了。

智,得之于师,也就是韩愈说的“师者,所以传导授业解惑也”。然而慧,则是自悟。用禅宗的说法:戒生定,定生慧。简单的说,不外乎是现有知识体系之上的,极端客观的逻辑推导而已。

能够延伸开来讨论的很多,不过下周就要全家老小旅游去了,就此打住!

Advertisements

心到

Comments Off on 心到

我很少踌躇于标题,多数是信手拈来,但是今天却有些迟疑,想来是要表达的东西有些模糊不清楚之处。

我的日常锻炼始于四年半前换工作的时候。时日既久,我体能能够达到的极限也就越高。然而自去年年头开始,我一直都迟滞不前。似乎有一堵无形地墙,每次都被迫放弃 — 跑步的距离到了,但是我的要求是12步一呼,12步一吸,多数情况下我只能坚持一大半的时间,最后一段路我始终做不到。一年半来之所有没有放弃,纯粹是因为我相信只要坚持,我的体能终究可以达到。

大前天的晚上,我突然意识到,我应该早就可以做到了,之所以没有做到,其实是因为我主动放弃了,是因为我没有做到竭尽全力。不是体能上做不到,而是意识上的软弱。昨天我调整了心态,告诉自己无论如何也要坚持下去,然后我就真的做到了。今天早上仍旧如此。我感到这半年来我的迟滞不前,纯粹的是因为我自己的意志力没有到的缘故。

看过一篇文章,科学的数据研究表明,成功的人的秘诀其实主要取决于一样:willpower —简单的翻译是“意志力”。但是我不是很满意这个表达。我自己的体会是,willpower更准确的表达是意志力,自信和强烈的意愿的结合体。

我很多年以来都是5:30AM起床。最近觉得自己时间不够,把闹钟改成了5:00am。闹钟很准时的把握叫醒,但是要让自己真的从床上爬起来却不容易。我更经常的是赖床15-20分钟。不是体能上做不到,而是主观意愿上自己打垮了自己。我只有在某些更强烈的刺激下才能准时起床–比如说,今天事情很少,可以给自己更多的时间享受一下独处的安静。

我滑雪的水平其实是在诸如“blue”这个阶段。但是今年我已经上了三次‘black’,好多次‘blue diamond’ — 滑道要陡峭很多,危险很多,每次我都是险而又险德完成,每次我都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很多事情,只有“心到”了,才能真的做到。这是从昨天和今天早上顺利完成突破后体会到的。然而在心到之前,你要能够反省,能够意识到是自己的主观原因,能够有足够的意愿反抗自己的惰性。

与政治无关

Comments Off on 与政治无关

和大多数人一样,我也会关心政治。然而于我,所谓的关心,不过是看看,听听,而后从我自己的角度去看待政治。我从来都没有太多的热情去参与。我信守的原则是:不在其位,不谋其政。

我基本上不听新闻,至多关心一下技术方面的进展。因为我所有的生活热情,都在于如何好好生活,而不是耗费在无聊的八卦上。Trump同志在中美贸易和让移民骨肉分离上闹得沸沸扬扬,我算是从头到尾都看了下来,有愤慨,有同情,有嘲讽和不屑,然而也尽于此。除非牵扯到我,我不会主动做什么。因为不需要我做什么,我只会做我力所能及的事情,尽我的本分。

每次投票,我都会好好的研究一下候选人,研究一下所有的提案,我不希望被误导,被利用。我也不希望我生活所在的社区变得糟糕。但是我也清楚,我只有一票,只能尽一票的责任。这次六月的中期选举的结果出来之后,我发现我投的人和提案,除了一个之外,都获得了通过 — 看来我和这里的主流没有太大的分歧 — 这里的“主流”,在加州,或者说在硅谷,大体偏向于民主党。

我初初对民主党共和党没有太深刻的认识。直到毕业前,拿了一节关于美国的宗教现状和历史渊源的课,才算是有了更深刻的认识。简单的说,共和党趋于保守,民主党趋于开放自由。然而这种划分过于粗线条和肤浅。更深一点的认识应该是从对圣经的态度上来看。共和党个人有强烈的宗教情结,而后希望这个群体和国家的人都拥抱圣经。民主党个人也许有也许没有强烈的宗教冲动,但是希望这个国家政体没有,即“政教分离”。

共和党一向崇尚“小政府,大社会”,政府的管理越少越好。因为市场,或者说自由经济体系(“invisible hand“)是属于上帝的力量。人为的干预属于多上帝的亵渎。

圣经里面没有什么环保的东西。自然和人类都是上帝创造的,人是高于自然,低于上帝和天使的存在。换而言之,这个所谓的自然世界是人的试验场。搞坏了没有什么关系,反正死了就去了天堂或者地狱。所以你不太能够从共和党人那里得到关于环保的支持。

人需要上帝的指引。然而上帝从来都不直接发言。如何找到真理,而后让这种真理指引我们和社会?答案是找到良知。因为人有良知(conscience),而且人的良知来源于上帝。这种良知不容抹灭,也不能被抹灭。如何让这种良知变成指引?答案是投票,一人一票,如此下来,良知自然体现,我们的社会就永远走在光荣正确的道路上。所以美国自认为是”City upon a Hill”,因为美国社会是最顺从上帝旨意的社会,自然也成为人类文明的典范和其他人的指引。既然我这么正确了,那么和我作对的自然都是邪恶的。这一点是美国所有党派和广大劳动非劳动人民的共识。

具体到个人,人虽然有良知,但是同时人也善伪装,分辨什么是好人什么是坏人很难 — 对于人类自己来说很难。所以我们应该让上帝帮我们找到好人,而后跟随好人。那么,什么人是上帝”眷顾“的人呢?有一个简单的办法,上帝认可的人一定会有好报。所以如果你自强,而且成功了,那么你就是这个被挑中的人。推而广之,成功人士都是被上帝挑中的人,再推而广之,有钱人自然是上帝挑中的人。所有彩票中奖的人都是上帝挑中的人,因为中奖也是上帝安排的。所以共和党人需要保护有钱有地位的人,这是对自己的认可,也是对上帝的态度。

生死有命,所以生在美国不是我挑的,是上帝安排的。如果你是合法移民,我还能忍受一下。如果是非法移民,我自然不能太把你当人看待,骨肉分离其实也是上帝的旨意—无论我这种带有极大恶意的揣度是否成立,对非法移民的强烈排斥,乃至于对合法移民的强烈猜疑,其实都带有强烈的宗教背景。相对而言,民主党对移民稍微好一点。

还有一点:大部分西方人对中国的研究都认为中国几千年来一直都是政教合一的国家:儒教和国家体系的统一。自然而然的,这种制度相对于它们自己的宪法规定的政教分离,是落后和愚昧的。

对于此,我无法可说。我能做的,其实是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有自己独立的思考,不去人云亦云而已。而对于政治,我实在是没有兴趣参与,本性如此。

以终点为起点

Comments Off on 以终点为起点

“以终点为起点”这句话其实很常见。Amazon的Principle(没有想到如何准确翻译) 的第一条就是:Leaders start with the customer and work backward“ 最近在看的书《The 7 Habits of Highly Effective People》里面也提到这一条。我对这句话的正确性和其带来的指导性没有异议,但是我想把这个所谓的”终点“推得更远一点。

我一直很欣赏一句话:“Everything that has a beginning has an ending” — 但是从来没有找到其出处。第一次听到是从电影《Matrix》里面。任何东西有其“始”,则必有其“终” ,那么最终留下的是什么呢?我的答案是:“感受”

服务客户,最终客户得到的不是产品本身,甚至也不是“服务”本身,而是客户对企业的一种“感受”:可以是认同感,信任感,也可以是反面的厌恶和怀疑。招到一个员工是一个开始,然而她终究要离开公司:无论是一个月,还是五年十年。如果一次为“终点”,企业应该如何面对员工?如果创造自己的企业文化?夫妻可以如露水,也可以是金婚,然而当其中一人离去,最后留下的又是什么?是幸福?还是解脱?子女长大了,终有一天要离开,他或者她离开的时候,是眷恋?期望?兴奋?自信?畏惧?还是无奈?

对于我,我希望女儿离开的时候是兴奋,是期待,然而仍然有眷恋和信任;我希望如果有一天我开公司,员工离开的时候是满足,期望和感激。

对于婚姻,我仍旧在思考,也许是信任,也许是牵挂,也许是别的什么,但是希望不是解脱。对于朋友,我希望是最起码是信任。

雁过无痕,叶落无声,然而这一切不是虚无,而是来过!

诗与歌

1 Comment

对于我,一首好歌最重要的是歌词,其次才是旋律。歌词,在我看来,是现代人的诗。大女儿八岁了,我准备让她在这个暑假开始接触一些诗歌,中文的,和英文的。

说到诗歌,是因为前天和老婆聊天,说到了全球变暖的问题。老婆说,根据最近的卫星图片分析,北极的冰的融化速度,是所有已知的最好的预测模型的两倍,同时,这个趋势还在变快。简而言之,60年之后,北极将不再有常年的冰山。而结果则是整个硅谷,整个上海,将浸泡在水面之下。而后我们讨论了人,人性,社会发展,美国现任总统,中国的经济发展,我们自己的狭隘和周围朋友们的狭隘。。。而后我想到了诗歌。

讨论自己和朋友,是讨论生活;讨论一个群体,社会,国家,是讨论人性。讨论自己是一种狭隘,而讨论人类,则是一种拓展。自然法则决定了人的目光,总是由己而及他。然而目光的终点,却不尽相同。有些人的目光,虽然投射于远处,却最终聚焦于自己。同样看着舞台上的明星,狭隘的人看到的是自己,和自己的欲望。如果能够心胸开阔一些,其实我们可以看到更多。舞台聚光灯下,其实可以是成功,名誉,地位,乃至于财富,然而更可以是艺术,可以是氛围,可以是享受,可以是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的幸福,可以是各种丰富的人生。只有超越了个体的狭隘,我们才能触及到更丰富的世界,体验更深层次的感情。

人的动物性决定了我们生来是狭隘的。三岁女儿眼里更多的是食物,和爸爸妈妈姐姐的互动。而八岁女儿的世界里已经有了朋友,老师,以及别人眼中的自己。然而我希望女儿能够看到更广阔的天地。除了平时和她聊天的时候多引导之外,我想,让她多读些诗歌,也许是一个不错的途径。

在我看来,诗是一种升华,对个体的超越。“采菊东南下”的,可以是陶渊明,也可以是今天的自己。“想陪你再多一天”的,除了刘瑞琪,也可以是昨天今天乃至于明天的我。

好的诗歌,必然起源于作者个人的体验,而后升华到人的共性,才能感动不同时间,不同地点的你我。听歌和读诗,我们能够得到的,除了共鸣,更是一种无声的境界的洗礼。

个人的喜怒哀乐是一个笼牢,只有突破了这个困境,才有可能讨论幸福与否。

生日快乐

Comments Off on 生日快乐

阿锋的生日是儿童节这天,生日快乐!

生辰是属于个人的,庆祝“生日”,我们用“快乐”。对于家庭或者伴侣,我们通常用的是“生活”,而后加上“美满幸福”。看来,我们潜意识里都知道个人和家庭的区别。一个人,可以是快乐的,然而不是“生活”,也很难“美满”和“幸福”。因为生活,通常是两个或者以上的人,无论是否单身。而唯有将自己剔除出去,才有可能得到”幸福“。咬文嚼字的说,快乐是自私的,幸福是无私的,付出之后才能得到。

人到中年。

第一次听到”三十岁前不害怕,三十岁后不后悔“这句话是从邱婓那里。很长一段时间里面,这句话都是我的座右铭(之一)。然而现在回头再想,却觉得需要有些改变。因为”不害怕“,所以可以勇往直前,有锐气。然而也是因为自己有所依仗:反正自己年轻,失败了,可以再来。然而相对于这股锐气,”不后悔“,却很有些为自己开脱的嫌疑,总感觉有些暮气沉沉。不惑之年之前一年,我在拼命寻找能够替代这句话的指引。很遗憾,没有找到。或者说,很庆幸,我没有找到。想通了”不惑“之后,我已经知道了,我不再需要它 — 或者任何的座右铭。

回到这句话:我不需要它,因为我懂了,所谓的”害怕“,和”后悔“,其实都仅仅是人的情绪的一种。而人的动力的来源,不应该是情绪,而应该是原则–是人对自己的定义。我曾经将自己定义成一个”对自己诚实的人“。所以我努力的面对自己的恶行和恶习,我会害怕,会后悔,然而我始终面对,不逃避。如今的我将自己定义成一个”简单的人“,所以我尽量简化我自己所有的行为。和朋友聊天,就好好聊天,可以专门抽出时间,甚至拿一天假期出来,仅仅是和朋友聊天。想读点书,就好好读书,也许贵,也许没有时间,也许成绩不怎么样,但是我会好好读下去。。。

说说阿锋。

今天是阿锋的生日,不免会多想想当年和阿锋的故事。

阿锋的字一向写得很好。记得有一次阿锋主动教我如何写好字:”写字要饱满“–这是我二十五年之后还记得的一句话。阿锋的字,一如其人,饱满,内敛,充满张力,然而不出格,不锋芒毕露。这些年来,我每年至少给邱婓和曾艳两三次电话,经常和张晓刚在过年的时候微信聊天,平时和阿平邮件往来不算少。然而独独几乎没有和阿锋有太多的私下交流–除了几年前写的一封长信。很难解释为什么—当然不是因为亲疏。也许,这是为什么我这半年发邮件,总是发给阿锋,其他人都是‘cc’的原因吧。

阿锋没有什么缺点,至少,我没有看到。这或者是因为阿锋本身,也许是因为我自己 — 有些人离开祖国久了,眼睛里只看到中国人的丑陋;而我,越是距离远了,越是只看到别人的好。

提到阿锋,自然也想到小晴,和他们的小孩(名字确是忘记了),祝一切安好!

 

无用功

Comments Off on 无用功

小时候的朋友老王说过一句话:人如果只做无用功,那么一切都不会改变 — 大意如此,毕竟二三十年前的事了。我一直都是深以为然,然而这句话仍然太过空泛,无法对自己进行实际的指导。

最近在看软件设计的书《Clean Architecture》,里面提到商业结构中的软件设计,首先需要遵循的是商业原则(business logic),而商业原则则来自于两个方向:save money, make money。我突然间才恍然大悟。从软件设计角度,所有的功能设计都围绕着business logic,而后是围绕着save money 或者 make money。任何和这个没有直接关联的设想,要么就是没有必要,要么就是目前没有必要,换句话说,就是”无用功“。再简化一下:和目标没有直接关联的行动,都可以算是无用功 — 对实现目标没有任何的帮助。

道理很简单,要做到头脑清醒却并不容易。

曾经和一个女孩聊天,她说要开始锻炼身体。两个月之后碰见她,问她锻炼得怎么样了,她说快开始了,等下周末水壶打折了就可以了 — 要锻炼,需要先买锻炼的衣服,鞋子,水壶,健身房的季票。要买东西,自然要挑便宜又好的,什么都买好了,就差水壶了。又两个月,还没有开始,因为只要再等一个月,就是健身房季票打折的时候。。。大学四年过去了,我从来都没有见到过她的实际的行动。

买水壶和锻炼是否有相关性?可以说有,也可以说没有。但是在最开始,是没有的。锻炼就是锻炼,先跑起来再说,也并非一定要去健身房。先动起来,然后在实际行动中不断改进。比如说运动的方式,比如说运动的时间地点,必要的装备。。。等等。有了目标,只是有了各种可能。有了行动,才开始建立实际的关联。有了实际的关联,才能考虑各种调整和改进。而在此之前,一切都仅仅是脑袋里面的想象。

我们做很多事情,其实都是基于我们想象中的”相关性“,而不是实际的相关性。《中庸》里说: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这句话没有错,但是不够精确。做任何事情,都需要准备,但是多数人做了很多没有必要的准备,诸如水壶和锻炼身体。过度的准备和过度的担心,不仅仅浪费时间,精力,也会让我们停滞不前。

小女儿秀秀马上就三岁了,大女儿惜惜已经八岁了。我想,也许是时候开始我的世界旅游的计划了。我梦想着环球世界,然而到这里25年了,还仅仅去过一次加拿大。也许明年,最晚后年,就应该开始了。准备自然是必须的,我还一度想过拿几节防身自卫的课,不过笑笑也就放下了。经验是慢慢积累起来的,弯路是不可避免的,但是如果不开始,一切都不过是空想。

Older Ent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