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之轮回

Leave a comment

前段时间老爸突然胃穿孔,后来说是十二指肠溃疡,住院了,在医院折腾了两个星期。上个星期出院了,昨天打电话给他,听起来恢复得很好。算算银子,我一共寄过去了三千美元。因为老爸没钱,所以我出是理所当然的。

年头的时候老爸觉得自己心脏不好,到武汉做了彻底检查,一度说要做心脏搭桥手术,微信上通知我说需要我准备两万到三万人民币,因为老爸没钱,所以我出是理所当然的。最后检查出来没有什么大问题,只是人需要好好休息,疗养疗养。我一共寄过去了两千美元。

我总觉得自己平时不能侍奉老爸,十年没有回去看望过他,一直都很内疚,所以每个月都会给老爸一千人民币的生活费。加上老爸自己的退休工资,希望他能够日子宽松一些。但是是否老爸的日子真的宽松了,不得而知。

再往前,老爸要还高利贷,还五六张信用卡欠费,给老爸几年中陆陆续续大概寄了两万美元,因为老爸没钱,所以我还是理所当然的。。。再往前,仍旧是老爸没钱,一切都是我理所当然应该做的。我已经不知道一共寄了多少钱了。每次都是我应该做的,别人没有办法。而我自己,也是每次都感到这是我的责任,每次都感到内疚。

这是一个几十年如一日的轮回,我至今都没有跳出。这个巨大而复杂的轮回,有老爸自己的原因,有社会的原因,有我们自己的传统文化的原因。我几乎已经失去了对抗它的勇气。唯一希望的是它快点过去。而事实上,我心里也清楚,它永远都不会。因为这一切的根源,其实主要是我,而不是别人。

和老婆刚刚接触的时候,我告诉她说,我是个奇怪的动物。任何人,只要我和对方接触了一段时间,我就会觉得我欠对方的,不由自主的希望对方不要受到任何伤害,不由自主的认可对方拥有对我的权利。我开玩笑说我上辈子一定是个杀人如麻的恶棍,有反人类罪,所以这辈子我欠所有人的。

我逐渐能够看清缠绕在我身上的轮回,我也在试图跳出这个轮回 —- 跳出轮回不是去逃避自己的责任,而是从心境上超脱,不再被迷惑;不是抛却自己的感情,而是不为感情所困,特别是不会被道德绑架;更不是跳出三界外,而是在世俗中感悟,更清晰的看到自己。

超脱轮回,从某种程度上说是学会一种冷酷,一种对待天下人如自己的子女,同时能够对自己的子女如天下人一般的冷酷。因果循环,天道不爽。每个人终究是要为自己负责任的,这是自然规律。对子女溺爱的后果,就是在我老的时候,子女仍旧对我有索而无报。同样的,对老爸无限的退让,并不会让老爸学会自我理财和自我控制欲望。总有一天,我会力有所不逮,而老爸也并非一定能安详天年。

公司周一的时候请了一个安全顾问公司的专家过来给我们一个正在开发的产品做测试。简单的说就是要他来hack我们的东西。到昨天周五的时候,他仅仅找到一个不重要的漏洞。在他的报告结束后两个小时,我们就通知他的公司说合同结束了,而本来是三个星期的项目。昨天他黯然离开,我和他握手道别的时候也有些戚然,然而很平静。希望他能够从这次的失败里面学到一些东西。我平静,是因为我很坦然的想到,设身处地的想,我如果没有做出让人可以接受的成绩,我当然不值得如许之价值。所有的一切,无论是财富,地位,感情,归根到底,都是自己的努力平等交换来的。没有侥幸,也不应该有侥幸。

我一直都很感激我爸。但是我有些并不清楚我应该感激他什么。他并非是我的道德的楷模,他自己的生活处理得其实是一塌糊涂,更没有自制力,没有多少原则,人情一定大过法律,也大过很多道德的约束。我能够说上来的,大概是他对人一直都很好,好到了没有原则,有时候可以失去人格的地步,好到了自己一定吃亏的地步—然而这种好,在最近这几年(或者更长?),是以牺牲我的利益为代价的。

有些糊涂了,或许,我注定就是在这种轮回之中?

一年为期

Comments Off on 一年为期

第二次参加blackhat的我毕竟有了些不同。静下心来想想,不算是没有进步。已经已经算是入门了。后面的路还是很长,但是至少已经有了一些方向。

前段时间每天早上背半个小时单词,坚持了三个月,小有成就。最大的体会就是有些朦胧中知道了什么是“日日不断之功”和为什么要如此。简单的说,就是只有通过每天的,固定时间和内容的练习,才能让自己的大脑彻底的沉浸在这种氛围之中,潜移默化中改变自己。这种改变,时间不能太短,也许一年是最起码的。

想为自己定下一个一年的期限。我一直都觉得自己有太多想做的事情,但是一直都没有太认真的去做。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断断续续的。这么长时间了,一点效果都没有看到。我想,我必须要有些改变了。

需要重新安排一些生活的琐事,不过也是应该的。下半年要装修房子,会有些干扰,但是生活本来就是如此。重要的是自己不会为自己的懈怠而遗憾

如鲠在喉

Comments Off on 如鲠在喉

有些话,说了未必很好,特别是议论别人的话。但是这些话如鲠在喉,不吐不快,简单说一下吧。

难得有机会出差到Las Vegas见到张秋和她的小孩。招待很热情,见面感情如旧。但是于我,更重要的是希望能够好好交流一番,说说话。但是连着两个晚上都没有办法好好聊天。第一天是他们夫妻两个都要上班。第二天却有些不该,当然也不太好说,毕竟是他们提前一周定下来的聚会。我去了,然后变成了听课,直到我困得不行,黄荣华就提前送我回酒店了。

也许是我自大?觉得满肚子要教导他们的话没有说出来?又或者是我自己的固执?我想,这些也许是有,但是我最大的不快,是发现他们两个在小孩身上花费的时间太少。特别是在现在,按照他们自己的说法,收入已经足够的情况下。Alvin已经是高一了,马上就要准备这里的SAT,考虑上大学的事情了。张秋他们居然还懵懵懂懂,什么都不知道,不在意,没有特别的珍惜这点剩下的时间。我实在是心里难以接受。

就这些吧,说多了,不太好。

无所得

Comments Off on 无所得

这两天在Las Vegas开会,闲暇之余,居然刚好看完论语。掩巻而有所思。

孔子曰:君子有三戒。少之时,血气未定,戒之在色;及其壮也,血气方刚,戒之在斗;及其老也,血气既衰,戒之在得。

孔子说人有三戒:少年之戒在色,中年之戒在斗,老年之戒在得。我的感触,就在于这个“得”字。

去年在这里参加黑客大会,因为是第一次,对什么都好奇,心里也没有任何成见,觉得自己是行业的新人,看到有什么不懂的,能够心安理得的接受自己的无知,心中虽然没有底气,但是心态平和。过去一年中,我在不断的纠葛自己是否要进入这一行,从什么角度入行,纠葛之余,也还是看了一些书的。但是这次又来到这里,心态却有奇怪。感觉一如上次的茫然,但是突然多了某种焦躁,又突然感到一种奇怪的自卑。我的自信甚至比上次还不如。昨天看了四场演讲,一场工具的展示会。感觉一无所获,而后又偏偏挑剔不满。到下午的时候,情绪开始低落,大脑也感到异常的疲惫。

我想我的问题在于“得”字。每个人,在经历了一些事情,取得了一些成绩之后,总是不免有一种“有所得”的心态。手上已经有了一些财产,不免有时候会计划着只要保住,小孩读书和自己养老就有了保障,这种守成的心态,就是“得”;有了多年的工作经验,见到新人喜欢指手画脚是“得”;不愿意调整角色,不愿意进入新的行业,是“得”,特别是被迫进入一个新的行业了,不能够以一个新人的态度面对,要么自信心太低,要么自信心太弱,都是“得” — 我昨天的心态,应该就是源于此。

回头想想,我十几年的工作经验算得了什么呢?真要在行业里比较起来,我这种“有所得”的心态,更多的不过是夜郎自大,坐进观天而已。确实需要好好反省一下了。


题外话:我一直很喜欢徐志摩的那句话:得之我幸,失之我命,如此而已。我喜欢,是因为我觉得这句话里面透露出一种豁达,一种凄凉和无奈的解脱。但是这一刻,我发现这种豁达仍然有很大的局限性。这种局限,就在于“得” — 你真的有所得吗?你真的会“得到”一个什么东西吗?

没有人可以真正的“得到”什么。红尘中之邂逅,本来就是有聚有散。白头如新,倾盖如旧。一两年也好,一生一世也罢,都是弹指一挥间。所有的一切,其实都是一场经历。悲欢离合的经历带来的,不过是种种喜怒哀乐的心境。而心境,无所谓得,无所谓失,只有投入与否,真心与否。而到最后,只有遗憾与否。

何为“成”

Comments Off on 何为“成”

–题外话:哲学往往是从咬文嚼字开始的。古今中外,莫不如是。为什么?因为咬文嚼字的背后,是定义范围,清晰目标。如果讨论的对象是什么都不清楚,讨论本身也失去了意义。

 

什么是“成”?“成”是一个什么样的境界?具体来说,什么是学有所成的成?什么是事业有成的成?

第一次认真思考“成”这个字,是在送惜惜上中文学校的第一天,听到惜惜学校的教导主任说的一句话:“希望同学们经过我们学校十年的学习,能够小有所成”。她没有解释什么是小有所成。但是这句话让我思考了接近一年的时间。

要了解“成”,需要先了解“就”。“就”是指一种固定的“态”,无论是形态,或者状态,总之是一个不可磨灭的,固定的,不再变化的“态”。有“成”,而后有“就”。无“成”,则无“就”。“成”指的是形成这个固定的,不再变化的“态”。有所“成”,也就是说这个最后的形态,不再退步,不再消失,固化,而成为一个基础。

学有所成,所以学到的东西永远不再消失,成为人的一部分,成为人的一种本能,不再退化。学会了说话,即使一辈子不再说话,能力不会退却。学会了游泳,身体的肌肉和肢体的协调无论经过多久也不会忘记。一个人如果,事业如果有成,那么这个成就就是他将来进一步发展的基石。而即便是这个事业成就的表象消失了,诸如失去工作,失去公司,他也可以东山再起 — 自然,侥幸的人到处都是,只不过他们无论拥有什么样的权势地位,最终都只会如昙花一现罢了。

有所成并不容易。我看到的大多数人其实终生一无所成。其实是否有所成并非生活的必需。我在这里咬文嚼字,不过是想把这个世界看得更清楚而已。

轮回

Comments Off on 轮回

我们时时刻刻都在某种轮回之中。

轮回可以简单的说成是某种重复。然而这种重复,是你无法挣脱,至少无法轻易挣脱的重复。日复一日的上班是一种轮回,日复一日的下班回家是另外一种轮回,事业上的停滞不前是一种轮回,和老婆吵架斗嘴和好如初也是轮回。轮回无所不在,无时不在。只是我们自己不曾清晰的察觉。

轮回也可以是跨越个人的。从小里说,轮回是个人的重复,从大里说,轮回是一个国家和民族的重复。轮回之所以是轮回,更在于它超越个人和时空。古有挂羊头,卖狗肉,今有刷单注水;医生给老师送礼,转头收到红包;我看着我叔叔离职创业,从空手到亿万身家,而后一名不文,同样也看见乐视贾跃亭同志玩弄着同样的游戏。。。轮回以各种不同的形式出现在社会的各个阶层,以不同的面目出现在不同的时代。这种周而复始的重复,就形成了宿命,有个人的,也有国家的,同时也有人类这个种族的。

一言以蔽之,轮回,如果仅以现象而论,就是恶性循环。凡人都在其中。

明白了什么是轮回,我们还需要思考为什么有轮回,而后才能讨论如何跳出轮回。

轮回的起点是人性。不是人性本身,而是因为人性引申出的欲望。而更准确的说,是超出了约束的欲望。欲望一旦挣脱了约束,就变成了恶。这也是为什么轮回总是表现为恶性循环的原因。

生存是人的本能,希望有好的生活是人性。从而有了对金钱的欲望。这种欲望本身无所谓善恶,也不存在轮回。但是如果这种欲望的实现是刷单造假,那么这就是恶。这种恶一旦被人效仿,成为某些人的生活手段,就会在更大的范围内形成一种病态的商业循环,最终变成恶性循环,也就是轮回。

恶有大有小,有外有内。所以轮回也有大有小,有内因有外力。然而归根到底,能否跳出轮回,还在于自己是否愿意改变。跳出轮回的唯一途径就是向内和向上。向内,是自我约束,向上,是自我提升。

有一本书,叫做《Willpower-Rediscovering the greatest human strength》提到“意志力”才是人与人之间最大的差别,也是所有有所成就的人的共同特点。其他的,诸如智力,教育,家庭,财富地位。。。都可以是次要的原因。意志力,换一个说法,其实就是自我约束和自我提升的结合。当然,有所成并非跳出轮回,但是至少,跳出了某些轮回。

自我的约束不是消灭人性,更不是消灭欲望,而是对内,让欲望不至于膨胀而超越人性,对外,让行为不要超出道德和法律的范围。自我的提升,也不是财富和权利的扩张,而是能力的增加,认识的深刻,或者简而言之,是一种境界的超越。

一切的宗教,其实都是对如何彻底跳出轮回的一种回答。无论是信仰上帝,还是佛陀,无论是Muhammad(穆罕默德)还是老子,最终的指引都是如何超脱。而超脱的途径,无一例外的总是按照如何对内,如何对人,和如何对待这个世界三个层次而来。「一切贤圣,皆以无为法而有差别」,殊途而同归。

要跳出轮回,不必要信仰某种宗教。这个世界的文明传承至今,即便是普通人都不缺乏指引,仅仅是缺乏自我的反省和自我的思考。反省,所以才能认识到自己的轮回在哪里,思考,才知道什么样的指引才是合适自己的道路。但是最终,还在于自己如何取舍,如何实践。回到我曾经说过的一句话:有修有行

 

— 后记 —

这些文字,起始于和朋友间的闲聊。然而最终变成文字,却几乎花费了我一个月的时间。这里面涉及到的范围太过,已经超越了我的所知的极限。我的思考仍在继续,然而文字不能一拖再拖,这也是一种自我的约束和修行。我姑妄言之,你且姑妄听之

旦夕与薛定谔的猫

Comments Off on 旦夕与薛定谔的猫

有一个老掉牙的问题:如果你只能活一个月,一年。。。你准备怎么做?多数人会觉得这个问题非常之“哲学”,而后很认真的假设自己会如何如何,不外乎是珍惜感情,珍惜家庭,不为财,只为义。。。总之人一下子变得极度自律,外加高尚纯洁起来。末了,该干嘛还干嘛。

我突然想到,比这个假设的问题更现实的其实是:如果你只能活一秒,你在想什么,而你又准备怎么做?

去年一家老小外出,老婆开车,女儿们坐在后面,我在副驾驶位置上。车子在高速上以每小时80英里开着。而后毫无征兆的,老婆手一滑,车子失控,打着飘从一辆大货柜车前面划过。从我发现车子失控,到代替老婆把握方向盘,到最后车子停下来,也就是十几秒的时间。我记得很清楚,我的第一个反应就是今天大概要挂了,我还记得在代替老婆握着方向盘的时候,我百忙之中还从倒后镜看了一眼大女儿,惜惜正在若无其事的看着前面,一脸平静,浑然不觉。我想,如果我真的提前知道我只能活一秒,我最想做的,就是感谢老天爷让我有了一个完美的家庭,我只会觉得满足,因为我毕竟尽力在和老婆和女儿们好好相处了。

回到十年以前,也是在高速上,那是半夜,我的车子堵着,停了下来。我从倒后镜里面看到一辆小型货车飞快的靠近,随即我的小车被照得通亮,而后听到急促刺耳的刹车声。我当时的反应是死命的踩着刹车(其实应该松开刹车),把头尽量靠在椅背上(这是对的)—等死,而后是不甘心。。。我没有被撞上,货车司机最后关头转向,从我的车子旁边擦过,在高速上旋转了360度,险险的停了下来—没有任何人受伤。

开车多了,和死亡擦肩而过的经历也多了,而逐渐的,我也开始理解到,其实“人有旦夕祸福”这句话是不错的。是否有福我不知道,但是祸却是真的。人其实每时每刻都生活在死亡的边缘,只是我们太习以为常,麻木了而已。我们日复一日的活着,看着同样的人,做着类似的事,说着差不多的有口无心的话,却完全没有意识到,每一个片段在生命里都是独一无二的,下一秒,也许这真的是我们人生的最后一秒。和薛定谔的猫一样,在盖子打开之前,猫同时活着和死了,我们同时死了和活着。我们和薛定谔的猫的唯一的区别,在于在盖子打开之后,猫可以是活着的,而我们,在死亡来临之后,只有一种状态。

如果只有一秒可活,人其实什么都做不了,只能想想,只能回顾 — 或者说给自己下一个总结,做一个判断。从概率上来说,多数人在多数时候毕竟会活过下一秒,但是常存此念,会让我们处于一种时时刻刻的反省之中。这种反省,会不断的提醒自己,在自己的生命里,到底什么最重要,我最应该做什么?如果觉得和小孩相处得太少,就尽量弥补,如果觉得自己不够努力,就尽量努力,觉得自己没有与人为善,觉得自己太功利,或者觉得自己太忙绿。。。无论有哪种遗憾,在盖子没有揭开之前,我们尚有时间去做。而只要开始了,无论是否做到,至少在那个你无法跨过的那一秒,你会少一些遗憾,多一些满足,少一丝不甘,多一丝轻松

又或者,这是活在当下的另外一个解说?

Older Ent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