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 simple

Comments Off on be simple

临行,却又幡然醒悟。

因为心里没有大功告成的感觉,因为自己觉得工作没有做得最好,因为觉得学习问题没有处理好,因为觉得这几天有些冷落了老婆,所以没有一种安心平静,没有一种马上投入到自己的生活里面去的纯粹,所以昨天晚上思绪万千,有些怯弱了

做人还是简单一些为好,既然学期已经结束,放下又如何?既然已经决定给自己放假,工作先行抛开又如何?无论我是否忙碌了一年,无论是否值得庆贺,我毕竟走了过来。当我接下来的生活内容是和老婆好好相处的时候,我为什么还在心里留有这么些牵挂呢?

2007年结束了,对于我的工作和学习而言,该放下的,就不要留恋。

所以我会安安心心的和老婆过年,好好的享受 。。。。Open-mouthedOpen-mouthedOpen-mouthed

Advertisements

还有10个小时

1 Comment

还有10个小时飞机就会起飞,7个小时我就会去机场,5个小时我就会起床。在半年之后,我终于又可以见我老婆了

婚姻究竟是什么?我没有答案,我只有自己的理解。我相信婚姻就是厮守,就是好好的实实在在的过日子,就是两个人用行动去关心对方。在婚姻里面,语言是苍白而无力的,只有看得见,摸得着的那些柴米油盐酱醋茶的琐碎小事才是婚姻真实的内容

然而我却和老婆分居两地,在太平洋的两端。我始终不能理解老天爷的安排,我能够做的只能是接受。分居的日子并不容易,而临到见面,我居然有些惶恐,有些害怕。我们天天两个电话,每次都有可以讨论的话题,而一旦电话不通或者没有回音,我们都会彼此担心--想来我们应该是及其熟悉的了,但是我却感到有一份不安

我总是告诉自己要豁达,然而我却不可能放下自己的感情。我相信我找到了那个愿意和我一起终生的唯一,然而伴随着这种坚信的,不完全是放松和享受,还有一份患得患失。

半年的等待,18天的相聚,我不知道该如何计算,我只知道我会好好珍惜

还是英文

Comments Off on 还是英文

英文老师非常配合,早上给我回复邮件,告诉我说他已经很尽力的给了我一个D+的成绩--也就是不及格。然后他建议我重拿这节课。

心情被搞糟糕了。不过对于这种老师,我也不想花费时间在他身上。重拿我是一定不干的。想办法通过考试就是了。

回头看看,觉得有些可惜了我的学费。我从这个老师身上没有学到任何东西,除了让我真的认识到自己的不足之外。而对于真正的写作技巧,我却是从花钱请的辅导老师那里学到的。

明天就要回去看老婆了,不能被这种不称职的老师搞坏心情,所以我要放下,明年再说!

Open-mouthed

考完了

Comments Off on 考完了

终于考完了,下周三就回大陆看老婆了。
Open-mouthed

放下和捡起来

Comments Off on 放下和捡起来

前段时间和堂弟聊天,突然说到我奶奶的事情。他告诉我奶奶可能不行了,最近家里人都回到老家看望奶奶,说不定是最后一次了。

我自小等于是奶奶带大的,奶奶也是我小学一二年级的启蒙老师。而后父母不合,我和奶奶更加亲近。高中三年的最后两年就是和奶奶一起生活,还有一个小我八岁的小表妹。奶奶自小也很喜欢我,我不知道原因,也许是因为我是长孙,也许是因为我乖,也许什么都不是,仅仅是因为投缘。

后来我出外读书,毕业后更是不久就背井离乡,这十二年来并不常回去。而即便回去,也不是每次都会回到老家看望奶奶。今年结婚,和老婆回去看望奶奶,我虽然早就知道奶奶已经患上老年痴呆,不复有当年的任何记忆,但是仍然冀望她老人家能够记得我一点点。但是奇迹并没有发生。再看到时,奶奶已经不记得任何人,她唯一记得的,是她的妈妈,也就是我的太婆。着急时只能喊“麼妈呢?麼妈在吗?”我们也只能骗她老人家说麼妈买菜去了,等下会回来做饭--我和奶奶一起生活了十來年,竟然不知道原来在奶奶心中,太婆的地位如此之高。在失去几乎所有的记忆之后,麼妈居然是她唯一的慰藉

奶奶年事已高,身体日渐不好,有些话题虽然是禁忌,却也不得不先行讨论。堂弟的电话中谈到如果奶奶过世,我是否回国。我思绪良久,仍不能决断。我向来不喜欢那些繁文缛节,也没有在乎过什么礼教。如果真的万里迢迢回家奔丧,只怕是成为一件多余的摆设。在我看来,有些需要放下,比如丧礼的铺张浪费,有些需要现在捡起来,比如多陪陪老人家。我现在既然无法侍奉长辈,也就没有必要事后凑什么热闹。我不被家里人理解也不是一天两天,一点两点。我也不担心多这一桩。

我想我也许不会回,但是过后我会专程回去一次祭拜。

我想说的,其实不是奶奶,而是我自己:该放下的断然放下,做人但求心安便可;该捡起来的不要放过,好好珍惜。

期末考试--回国前夕

Comments Off on 期末考试--回国前夕

地理的期末考试是这个周五的早上,我的心绪却是不定,有些很不情愿读书的感觉。也许是因为觉得学期要结束了,马上就要回大陆了吧。

我不知道别人如何,但是于我,结婚后和老婆不得团聚,甚至到现在也有些遥遥无期的感觉,实在是有些难以煎熬。而越是临近相聚,就越是无心工作和学习。古人云“泰山崩于前而不惊”的修养我听得多了,现在落到我身上,才发现难以做到。地理课的复习虽然每天都在进行,却是心不在焉,效果等于零

这次回去,是为了能够和老婆好好相处--佛家有“善护念”之说,我心里想的好好相处,也不过是如此。这次回去没有什么计划,也不准备到远处看看风景,更没有回家拜望父母的意愿。我想做的,仅仅是全心全意的和老婆聊聊天,说说话,拿本书在街边茶馆打发时间,找些奇怪的地方吃点东西,又或者逛逛大街,压压马路,打发打发时间。这种无聊,在我看来远远好过东奔西走,走亲戚串门,做那种所谓的人情交际。能够好好和自己喜欢的人一起无聊,远远胜过心为形役。

我想过的,不过是平平常常的日子而已

AOL年会

Comments Off on AOL年会

AOL年会是在周五的晚上,SAN JOSE ART MUSEUM

本来是不需要参加这种年会的,我也并不习惯那种西方的礼服酒会的交际方式。AOL的年会虽然不是那么高级,但是也需要衣冠楚楚。最后决定去的原因很简单:想看看原来公司的朋友,下次也许真的是看不到了。我大概有些念旧,所以觉得有必要看看他们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人的境遇是不断变化的。我原来的老板已经离开了,据说现在在一家START UP公司里面当头,原来的QA LEADER也离开了--离开了美国,回到了伦敦。原来和我相熟的几个程序员一如既往地雷打不动,还是在做一样的工作。另外一个我觉得不怎样的QA leader被刚刚裁掉,估计日子会比较艰难,虽然在晚会上还是潇洒自如。我能够很明显的感觉到这次AOL的裁员有些伤筋动骨,颇为让人心寒。聊天之下,很有些已经决定离开了,热闹的气氛之下是一片凄凉和离心离德。

原来看到一篇报道,说的是最近几年美国的经济增长并没有给中产阶级带来收入的同步增长,基本上是公司高层和投资人那走了所以的经济增长的回报。马克思的剩余价值理论在这里表现得淋漓尽致--裁员实在是一件很残忍的事情,上面的老大说一句优化组合,下面的就是举步维艰。美国经常标榜自己有一个强大的中产阶级能够保证国家的大政方针不出特别的偏差,然而在现有的资本制度之下,无论中产阶级如何努力,分配的不公平是无法彻底解决的。太多的堂而皇之的理由让分配不公成为了一种理所当然和社会公义。所以当某些人失去了生存所倚的时候,人们更多的是将其归咎于能力的不足,生存技能的缺失,而不是社会的不公

然而这个是社会现实,我无力改变。上帝创造这个世界的时候并没有将公平放在第一位。麋鹿和虎豹同在森林,而鹿永远也不可能咬得过老虎。我无法理解上帝这么安排的目的,我只能用我自己所能去在这个并非公平的社会里面好好生存,然后试图让这个社会改变一点点,让它将来能够对我的小孩公平一点点。

资本主义不是我们最后的期望,我不觉得中国的答案是美国的现在。

AOL的年会不是一个让人特别愉快的经历,我以后当然也不会参加了

Older Ent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