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试的失误和反思

Comments Off on 面试的失误和反思

面试结束之后四个小时,我突然意识到我面试时候写的程序有严重的bug,基本上等于是错的。我后来赶紧上网,在面试的文档上加了几句话,解释了一下。但是心情不可避免的低落了很多。最大的懊丧就是觉得我不应该犯这种低级的错误。

要让自己的心情彻底平静下来很是花费了我一番时间。到今天上午才好一些。觉得写下来会好一些。

我仍旧觉得自己有很大的机会拿到下一次的面试,但是如果真的就此被拒绝,我觉得也不算冤枉。毕竟,错误是我自己犯的,怨不得别人。无论如何推卸,我都要面对自己的行为的后果,这是一个人的基本的担当。我需要反思的—-无论成与不成—是两个方面:

1. 不能因为题目简单就掉以轻心。错误往往就是在这种心态下面出现的。而且也不仅仅是面试,更多的是为人处世。如履薄冰的心态,谨小慎微的习惯是应该随时随地都保持的。这种行为,应该变成一种个性,至少,也是一种习惯。我需要加强这方面的修养

2. 如果因此而不能进入下一轮,我当然应该坦然接受这个可能的结果。但是我更需要注意的是,既然我觉得我自己不应该如此就被淘汰,那么当我以后某天也成为考官,手握这种淘汰他人的权力的时候,我就需要反省我的决定是否太草率。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我自己不要做这种事情。

做一个诚实的人,无论我能否得到我想要的东西,至少,我心里踏实。

电话面试刚刚结束

Comments Off on 电话面试刚刚结束

刚刚经过了一通电话面试,感觉不错。问题比我想象的要简单,写程序也容易。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我觉得进入下一轮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我自己好好的准备了一番,特别是很多算法的问题。这些都没有用上,不过不会没有用的。如果能够进入下一轮,那么这些就很有用了。

面试犹如考试,重要的是经过了,而不是成绩。因为成绩早在面试之前就已经决定了。

节制

Comments Off on 节制

Charles教给我一句话:人的行为是必须要受控制的。换句话说,人必须学会节制。只有自我约束的人才能有所进步。

几年的体会下来,我看到这种节制体现在方方面面。性欲需要有节制,食欲需要有节制,怒气需要有节制。。。无论是生理身体的需要,还是个人情绪,都需要有一种自我制约。在这种自我的制约之下,人才能保持清醒 — 这种清醒其实就是自我的意识对自己的控制。否则,一旦放纵,则是让本能—-更多的是动物的本能—-控制自己的行为,其后果往往是清醒的自己所不愿意看到的。

这种节制是贯穿一个人的生命的始终的,也就是所谓的“戒”。戒之所以为戒,是因为我们没有将这种节制变成自己的本能。孔子说“七十从心所欲不逾矩”,说的就是这种自我约束的最终境界。我希望我能够早点做到,而不是到七十岁。

这个话题可以延伸得很长。我设想过一种场景:如果我今天是亿万富翁,我会住什么房子,开什么车?我是很认真的考虑这个问题的,而不是在意淫和幻想。几年的思考下来,我觉得我也许会开好一点的车,比捷达好些,或许是宝马,但是不会更好。我也一定会住到大一点的房子里面,但是绝对不需要几千呎的豪宅。人一旦对欲望取消了限制,欲望就会吞噬一个人的理性,最后消除一个人的感性,正如从来都不愁吃喝的人不会体验到一个馒头带来的欣慰。人对欲望的放纵实际上是对自己的放逐 — 让自己远离一个“人”的范畴,变成一个由本能驱动的动物

========= 刚刚从公园走了一圈回来,领悟到我上面的论述还是有些不够清晰和深刻,或许下面这个角度更加好一些 ==============

事物是相互依托的,正如道德经里面说的:故有无相生,难易相成,长短相形,高下相倾,音声相和,前后相随。消灭了其中一个,另外一个也就不复存在。没有“下”,也就没有与之对应的“高”,没有“长”,自然也就没有了“短”,连长度这个概念都可以抛弃了。节制的意义就在于这里。一个永远都不感到饥饿的人慢慢的也不会体会到饱的滋味,食欲其实也在慢慢的下降,乃至于消失。永远在温室里生活的人不会感到热,其实也不会感到冷,慢慢的就失去了温度的概念,而连带的,也就是去了对“沉闷”和“清新”的空气的感受的能力。不受限制的生活在消灭了那些似乎是“负面”的感受的同时,也取缔了我们希望感受到的“正面”的情绪,而最终消失的,则是人性。我不愿意自己变成一个非人类的东西,所以我需要节制

谈话的技巧

Comments Off on 谈话的技巧

和Orla的谈话的不通畅让我必须认真的考虑一下谈话的技巧这个问题了。并非是我不知道,不了解,我想我更多的是不愿意思考“技巧”这个话题。换而言之,我更愿意思考谈什么,而不是怎么谈。

谈话的目的有二,我的理解如此:一是表达自己的观点,二是和对方交流,让对方明白我要表达的观点。这两者也可以是二为一,一为二的。我需要在交流的基础上表达我的观点。这种表达,不是说服,仅仅是在对方能够接受的层面说明白我的思想。谈话的框架是表达自己的思想,谈话的具体形式则是交流。在这里,以我的观察和理解,这种框架也就是写英文文章的框架。先是总结,而后分点论述,最后再总结。而每个分点都必须同样有自己的小总结,小论点和论据,最后是小总结。每个分点不可太长或者太短,以免喧宾夺主,主次不分。谈话自然不是读文章,不可能自己一个人从头说到尾。这中间自然交杂着两个人的对话。这种中间的对话,就是交流。谈话中最容易的是掌握这个框架,最难的自然是交流。因为要让交流变得顺畅,我需要迅速的理解对方的意图,了解对方的思维层次,用对方能够理解的方式去表达,而最重要的则是掌握大局:不能让话题太偏离此刻的框架,但是也需要解答对方的问题或者质疑 —- 这种掌控,就是对节奏的控制,谈话要能够做到完整,清晰,就必须在一个清晰的框架下有节奏的展开,否则,就会变成一团散沙,最后对方也不知道你想表达什么 — 虽然可能是对方打乱了你的思路。

 

和Oral的谈话让我反思了很多,而谈话没有达到我应有的目的的原因除了技巧缺乏之外还有一个。这个原因则是我昨天晚上突然理解到的,在面对争论的时候,我更多的是被动的情绪上的反应,而被动的反应之外,我没有太多的热情去解释和分析。我那一刻的心情是一片灰暗,一种没有动力的,死寂一般的放弃,一种无所谓的退却。这是最近才有的反应。这种改变来自于我失去的小孩对我的影响。我一方面充满了对生活和生命的热爱,另一方面,则充满了对活着的厌恶,我希望此生早些结束—- 在不放弃我的责任的前提下,没有遗憾的结束。我甚或有些迫不及待的希望自己老去,然后自然的死去。

 

拐杖

Comments Off on 拐杖

很多人都是靠着一根拐杖才能面对生活,我本来以为我完全没有,但是我现在知道我似乎还是有一些。

上周五的时候和Orla见面,正式要求她帮我提交简历,申请google的位置。Orla无疑是很好的朋友,但是她的话仍然让我感觉不好。一番交谈下来,我唯一的感受是google的人太强了,简直就是不可逾越的高峰,而我则是山脚下的渺小的凡人。Orla对我的鼓励更像是一种俯视般的怜悯:Regardless how, I always encourage you to try.

Orla问我为什么想改变一下。这是很善意的问题,但是我的回答却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变得凌乱而充满了负面的情绪。似乎我是在RH这里得到了不可饶恕的歧视和天大的冤屈,所以我想要逃避。接下来的话题在这种情绪下自然一边倒。Orla开始不断的打断我的话,反驳我的观点 —- 我明白Orla的意思是希望我能够从自己身上找问题,不要把问题推卸到别人身上去,这种态度不对。但是我当时的思路就在这种类似于指责的气氛中陷入了一个更加混乱和无力自我辩解的漩涡之中。Orla从头到尾都没有太明白我想要改变一下的主要原因,我从头至尾也没有引导谈话的方向。我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浪费了一个让Orla了解我的机会。最后的结果虽然是Orla仍然会推荐一下我,但是我并没有得到太多的鼓励和信心,或者说,因为Orla希望我能够明白到问题之所在,她眼中描述的google并非一个很友好的地方。相反,我的感觉是google是一个充满了眼高于顶的精英的地方。

我在过去的两天里面都在反省我和Orla的谈话和应该以什么样的心态来面对即将到来的面试。我首先需要调整的是如何面对所谓的“顶级精英”这样一种庞然大物。再广而推之,我如何能够以正常的心态面对任何人。我常常说人是平等的,如论圣贤亦或愚笨。但是当站在我面前的是我一生崇敬的人物,是我自认为我永远达不到的一个高度,我能否还能够用平常心去面对?我以前都是在理论上讨论我如何做到,我一直都在想象中觉得我自己能够面对。但是经过和Orla的谈话,我觉得我的自信心受到了极大的打击,以至于我突然觉得我似乎需要一点外在的力量才能面对:confront:这是我觉得我需要一根拐杖的由来。

这根拐杖并不存在,或者说,我已经只能自己独立面对这个世界,我没有任何的倚仗。不会有人从天而降安慰我一下,我也没有信仰,去寻找可能的慰藉。我只有我自己。我能够做的仅仅是回头看看我走过的路,思考一下我究竟有没有踏踏实实的做事,有没有老老实实的做人。我能否坦然面对自己的成就和缺陷。我是否有任何侥幸的心理去窃取不属于我的东西。

我的答案是没有,我没有倚仗,我也没有虚伪。或者说,我的真实就是我的依托。我没有试图得到一份不属于我的东西,但是如果我有资格得到,我也一定会尽力。正如一个人可以嘲笑在叶子上打转的蚂蚁,但是他不能抹杀蚂蚁的努力和追求一样。我也许并没有达到某些巨人(或者聪明人)达到的技术和能力上的高度,但是我的努力不容抹杀。我的思考可以幼稚,但是我的执着不容蔑视。学海无涯,我从来都不是一个第一个达到目的地的人,但是我走过了很多别人没有达到的地方。因为我的执着,因为我的不放弃。

我喜欢压力。有压力才会促发我的思考,而思考,是我此生最大的乐趣。

人应该有的品质

Comments Off on 人应该有的品质

昨天出门的时候突然和老婆说了一句话:如果惜惜只能有一种品质的话,我希望她善良。

这不是心血来潮的一句话,而是这么多年的思考的沉淀。这个世界并不是公平的。或者说,这个社会的秩序对不同的人是有不同的要求的,无论是用“不公平”来描述,还是用“分工”来说明,总而言之,男女在这个世界是不一样的。所以对于女孩,她最需要的品质是“善良”,对于男孩,他最需要的是“勇敢”。而要真正成为一个独立而完整的人,女孩需要因为善良而勇敢,男孩需要经历勇敢而达到善良。

因为善良,所以怜悯;因为怜悯,所以博爱;因为博爱,所以温柔;因为温柔,所以可爱;用可爱去折服一切

因为勇敢,所以面对;敢于面对,所以坚韧;因为坚韧,所以成熟;因为成熟,所以容忍;用容忍去包容一切

 

直立行走

Comments Off on 直立行走

直立行走不是猿人的本能。因为长期生活在危险中,所以精神必须高度紧张,身体也必须随时处于出击的状态,所以背需要弓着,脚需要曲着。唯有如此,才能够提高生存的机会—不信的话你设想一下。

自从人的生存从力的竞争变成了智力的竞争,人不再需要曲腿弓身,而是需要昂首挺胸,昂首是让自己的气势挺拔出来,挺胸是为了让自己最大限度的压缩对方的心理上需要的生理空间。最后,目光直视,因为我们需要明白的告诉对方我们的自信和坚定。

 

直立行走的是人,但是这种人并不多

Older Ent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