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非的标准和成王败寇

Comments Off on 是非的标准和成王败寇

如果是非的标准是成王败寇,那么也就是说结果的好坏决定了是非的判断。

也就是说如果我是个劫匪,那么如果今天我恰好劫了一个贪官,那么我就是侠盗,美其名曰替天行道--这种判断当然是不对的,但是现在美国的在道德上的强势和中国在道德上的弱势恰好是这种成王败寇的心理在起作用:
因为美国在军事上是强大的,经济上是成功的,所以它的人权标准是对的,它的民主民族政策就是对的,所以它可以对中国的国内政策指手画脚,所以它可以站在一个道德的高度谴责中国,底气十足。
而我们中国很多人,包括我们的政府,因为在内心里承认了对方的强势,同时也在心理上接受了成王败寇的标准,所以在这些议题上总是显得被动,虚弱和极度的不自信

要想变得自信,唯一的办法就是跳出对方的评判标准。不错美国的确是在经济和军事上占优势,然而这是美国的标准。对于我们来说,我们评判自己的好坏,政策的对错的标准是比较我们的历史。如果我们今年的军事和经济比十年以前要糟糕了,那么我们的政策是错误的,是要改正的。如果我们在过去十年里面取得的成绩比美国过去十年里面取得的成绩要多,那么我们的系统反而是要更加优越的

换一个角度看看就知道,我们不比任何人糟糕

Advertisements

今天

Comments Off on 今天

14年前的今天,我到了这里。

头两年在盲从,然后是一年的不知所措,两年的自立,接下来是摸索--花了六年的时间去思考我可以做什么,能够做什么,应该做什么,又能够做到些什么,最后的四年是终于做了些什么--直到今天

我想说的是感谢所有给与我开心与痛苦的人!
because of your guys, i am who i am today!

🙂

夜深人静的时候

2 Comments

好久没有这么独处了。老婆看了一天的书,有些累了吧,先睡下了。我还在准备我十月份的考试,有些东西搞不出来,所以弄得晚了一些。在这个夜深人静的时候,突然觉得想写些什么。

前一段时间很少写博客了,主要是觉得自己的生活单调,重复,觉得没有太多需要写下来的东西。但是这一刻反思起来,却觉得未必不是自己开始麻木和懒惰。生活里面从来就不缺少给人灵感的元素。我推托给单调的生活,想来是过分了。我想我最近大概疏于观察生活了。

Charles夫妻两人刚刚旅游回来,问我今年有什么打算,是否准备出去走走。我回答说也许。心里是想的,但是经济上一直都不允许--回头想想这个理由,其实是很不充分的。如果我真的想出去玩,其实还是可以的,只不过代价比较大,会影响到很多其它的计划。比如说老婆明年的学费可能就没有了,比如说需要节衣缩食了。。。人总是能够找到很多理由去放弃梦想,而年龄越大,羁绊也就越多。我记得我一直都告诫自己:到美国不是终点,而是起点,我过来是为了看看这个世界的--然而十五年过去了,我仍然没有离开过这个起点。而从这个起点开始的旅程一拖再拖,直到我看不到实现的可能。然而还是想出去走走的,也许某天我会移民到欧洲去,或者是南美--只是担心我手无缚鸡之力,干不来农活

生活在一天一天的重复和继续,但是心情却是踏实和安定的。今天早上收到邱婓的来信,絮絮叨叨的说了很多她现在的生活,感觉特别的亲切。踏出大学的校门已经15年了,但是一段最简单的回忆的文字却让我体会到什么是历历在目的感觉。大学,你真的是永远都不会忘记的,因为那段时间是大多数人,起码是我自己,走出父母的羽翼,独立的塑造自己的人格的时候。我不知道今天的我和15年以前的我有多少不的不同。我希望我的本质没有改变。我真的希望我是一个简单的人,一个独立的人,一个至少对自己诚实的人

婚姻是我感到我这辈子里最大的收获。某天晚上从梦中醒来,突然问自己:如果我这一刻死去,我有什么放不下的吗?我茫然了一阵,却感到没有太多放不下的东西。我其实没有太多的遗憾,因为我从来都没有太高的追求。如果说放不下的,大概也就是老婆了。毕竟她刚刚来,还不熟悉这里的情况。我不是担心其它的,我的朋友会自动的在生活上给她足够的帮助。我唯一担心的,是她晚上一个人睡觉的时候会孤单害怕。(不知道为什么会想到这么不吉利的时候,不过我一向百无禁忌)

有了老婆,我已经感到满足,不再奢求更多的东西。有时候想想,我的心态的平和大概也源于此。不是不求上进,而是不愿意仅仅因为钱去做事情。抛开了利益的计较,心里总会豁达一些。当然,今天是918,反日货仍然是我的坚持

不知道朋友们现在在干什么?好久没有和阿平联系了,好久没有收到阿峰的信了,很久没有给曾艳打电话了,不知道老王是否举家到了上海?上次和李立聊天的时候倒是知道了一些他的近况。。。

往事如烟,世事如棋。放下不是要忘记。放下,是为了铭记,是为了时刻提醒自己,我来自于我的过去。

希望所有的朋友开心!

额头上的疤痕

Comments Off on 额头上的疤痕

想到几年前上课的时候老师问的一个问题:牛仔裤从出门到被购买之前都是差不多的,为什么你还是可以从两条几乎一模一样的裤子里面找到你自己的那一条呢?
换句话说,你能找到自己的东西是因为你能够看到自己的东西和别人的东西有所不同,那么是什么原因造成这种不同呢?

有的说我的裤子上有个特别的洞,去年特意抠出来的,当然一眼就能分出。有的说我的裤子上不小心被泼了颜料,所以独一无二。。。总说纷纭之后,老师总结了一句:你们看到的多数是现象,我希望讨论的是本质,是什么造成了这种不同。。。

这是一节让我印象及其深刻的课,到现在我还记得老师问这个问题的时候的神态:轻松,慈祥中带有的睿智。端坐在讲台的侧边,微笑着看着我们讨论。

这类的问题通常是没有标准答案的,但是我愿意将老师的最后发言当成我的标准答案:History, she said, it is the history that make them different. It is history makes every individual unique.

前段时间生病了,好了之后额头上有了一道颇为明显的疤痕,想来这也是我的经历让我变得和别人有所不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