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碰见的那个人

Comments Off on 你碰见的那个人

已经出差回来两个星期了,脑子里却仍然,偶尔的,回想起某些点滴。而后我想到:旅行中,你碰见的那个人是谁?

SpaceNeedle的电梯门口有一对夫妻对我笑了一笑,给惜惜和秀秀买巧克力的时候碰见一个中国老人在商场门口拉二胡,和同事去餐馆吃饭,在门口有很多等位置的人,有一个很可爱的小女孩和妈妈在嬉笑,甚或仅仅是上下自动扶梯的时候,也似乎见到一些熟悉但是陌生的面孔,还有窗外不经意中看见的树,雨,云,乃至于路灯,街角石。。。又或者换一个角度,为什么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

是碰见,不是看见。碰见,是撞击,涟漪,是一种回馈,又或者,其实是一种回音,犹如旷谷回声。我想,我碰见的那个人也许是我自己,至少,是我自己的一部分。

所谓的共鸣,其实是在对方身上看见了自己的影子。所谓的同感,不过是自己被自己感动,所谓的知音,仍旧是感受到了镜子中的自己。人不仅仅是在用自己的眼睛看这个世界,同样也是用自己的感情在看这个世界,更是用自己的价值观,自己的思想在看这个世界。

然而,如果我只看见我自己,我想,这是孤独,寂寞,也是让人恐惧的。人之所见,所感,所受,所学,所知,来源于这个世界,然而人的眼界,却不能局限于一个人的天地,所以,我需要有所悟,有所得,而后明白自己的有所失。

我不应该仅仅是看见自己熟悉的东西,我更应该看见我不熟悉的东西。我不知道在商场门口拉二胡中国老头经历了什么,我也无从知道他的境况,不知道他的二胡拉得是好是坏,我走过,放下了五块钱,体验了一下风中的戚寒。我想的是,等我老的时候,我甚至连这个手艺都没有。

工作中的同事有好有坏,有投契,有格格不入,我尽量一视同仁。能帮忙的时候,尽量帮忙,该求人的时候,即便对方是一幅冷面孔,只要是工作所需,我也尽职尽力。

我仅仅是不想局限在自己的世界里。

带不走的风景

Comments Off on 带不走的风景

西雅图最有名的当然是Space Needle。开会中午休息的时候,出了大楼,居然抬头就看见它在不远处。工作当然很重要,不过心之所至,突然觉得不妨上去看看。

Space Needle很高,到了底下,更觉人的渺小。大概是因为中午,人不多。我问了底下的工作人员,才知道上面是一个餐厅和一个观景台。但只要预定了餐厅的位置,就可以免费进入观景台。

电梯的一侧是全玻璃的,电梯上升的时候还能够感觉到距离的变化,然而一旦到了某个高度,参照物没有了的时候,其实我并不觉得它到底有多高。突然间提升的感觉并没有维持多久,目光所及,西雅图从活生生的城市,逐渐变成了一幅图画,一幅并没有多少生气的图画。

西雅图多雨,我在的这个星期一直都在稀稀落落的下着。雨不大,云不少,天空低沉,颜色暗淡。而一旦走到最高处的观景台,这种略带消沉的感觉更加明显。观景台分内外两层,用玻璃门隔开。内层是全玻璃和封闭式的。外层则暴露在冰冷的空气中。我慢慢的踱着步,带着帽子,在湿冷的外圈漫步。人仍旧不多,我很喜欢这种独处的感觉。西雅图在雨中看来更加模糊了,也更加凄冷了。我想,我不太合适在这里生活。

我预定的位置拿到了,居然比我想象的好,就在大窗户旁边,左右旁边都没有人。我点了一份套餐,不便宜,也不是最贵的。我下午仍旧需要参加会议,而我已经晚了。我想,既来之,则安之,晚了就晚了吧。

餐厅是旋转的,速度不快,但是仍旧稍微有些让人眩晕。餐厅里面的空气微微湿润,夹杂着少许食物的味道,温和而轻柔。因为不去上班的内疚不安开始消散,心里开始有些平静。窗外的西雅图开始变得可爱起来。从高处往下看,城市不过是纵横交错的街道楼宇,无所谓大小,无所谓高矮,也无所谓贵贱。车子也无所谓于好坏,人无所谓于美丑。一切都变成平面上的一个个像素,也许颜色反而是最突出的特征。而即便是如此,在低沉和昏暗的云层下,也开始变得模糊难以辨别。

我点的是一碗 Clam Chowder,一份King Salmon。都是我喜欢,而很少如此奢侈的菜。我安安静静的在餐厅里坐着,看着窗外近乎于不真实的西雅图,吃着我小时候没有想过的东西,听着旁边不时飘来的英文,开始诧异于我此时此刻的安然和融入感。

也许任何人之间的不同并没有那么多,也许社会和社会之间的差异也没有那么多。一切的一切,在加上距离之后,开始变得抽象,开始不由自主的升华,而后能够被赋予某种哲学的意义。想到原来看过的一句话,人的成就不过是一种浓缩的简历,只有某时毕业,某处做事。多数人的一生,不过是某时生,某时卒,了了几句而已。那么我们的一生,究竟如何面对?

窗外的风景自然是独特的,然而无论可以在餐厅里做多久,无论餐厅旋转多少圈,该走的时候,我们仍旧只能空手离开。风景,是带不走的。一如人之消亡,这个世上的一切都在身外,我们唯一能够把握的,不过是那一刻的感受,和那种感受带来的烙印。

若如此,便应如此。来时,安之;走时,順之。不为物累,亦不为心役。

若有所得,不虚此行!

与同事晚餐

Comments Off on 与同事晚餐

在外面开会的福利之一就是晚上吃饭大家总是聚餐,因为是出差的费用包括了的。

吃饭免不了闲聊,闲聊免不了讨论技术之外的东西。Jeff话很多,Jason也很活跃。昨天晚上还有一位从英国过来的同事。讨论的范围很广,从英伦三岛的政治格局,历史渊源,到吉普赛人的种种弊端和不良行为,从某个工程师比较笨蛋的提问到公车上某个德国人的不检点,从加拿大小镇到法国某个地方。而后跳转到为什么在英国没有多少security conference,再回到加拿大海关官员对美国人的刁难。

我基本插不上什么话,没有去过欧洲,也不太懂欧洲历史,连文化都说不上有多了解,对security又是刚刚入门。所以我仅仅是听着 — 不是第一次如此,而是几乎每次都是如此。

偶尔想起某次,我还小,老爸出差,带着我到武汉,而后坐火车到岳阳。火车上人蛇混杂,吹牛聊天的人当然极多。我印象很深刻的是某个家伙一直在跟大家解释为什么可乐这个东西不一样,秘方多么特别,连美国FDA都不知道 — 当然解释什么是FDA给我们这些乡巴佬自然也可以划上一个小时。我兴趣盈然昏头转向的听了三个多小时,一点也不觉得时间难熬。事后,记得老爸很感慨的问我:这些你都知道吗?学校有没有教过?我摇摇头,我想,学校也是不教的。这件事情的印象太深刻了,我很怀疑从此,我就暗暗希望自己成为一个博学的人 — 直到今天,或者说,昨天晚上我听着的时候,也是在想:我想成为一个真正博学的人。

我已经过了可以被忽悠的年龄。同事的聊天,无论多么天南地北,我也不会就此认可说他们博学 —- 同事们聊天的内容,其实并不是真正的知识,而只是浮在水面上的信息,加上自己的生活经历。在本质上和我当年在火车上听到的没有本质上的不同。我可以认可他们的生活经历丰富,知识面有我不曾触及的地方,然而说到“博学”,则远远不够资格。我没有任何贬低的意思,我仍旧佩服他们,我仅仅是知道什么叫做深刻,什么叫做真正的博学而已。

我仍旧想成为一个博学的人。我知道,只要我顺着我今天的路走下去,某一天,我也会像超越当年火车上那个家伙一样,可以微笑着听别人高谈阔论。

我仍旧羡慕,然而正如佛家的三段论一样:说羡慕者,是非羡慕,是名羡慕

zoncon 第一天

Comments Off on zoncon 第一天

zoncon 是公司内部的关于安全问题的conference。和往年不一样的是,今年第一天是hacking。去年没有好好体验。今年却认真的尝试了两个新的东西 — 没有做任何和软件有关的东西,仅仅是尝试一下硬件的hacking。

早上的时候是在焊接一款网络信号的扫描仪,是公司内部员工自己设计的。板子不大,信用卡大小,零件也不是很多,但是需要自己从头到尾一个一个的焊接上去。我已经大概三十年没有做这些东西了。大概还是在初中的时候和老王学的。突然兴起,我坐下来,按照说明书,一个一个的开始做。别人一般是一个小时可以完成,我坐在那里三个半小时,没有动弹,仅仅是很认真很认真的焊接。中间错了一个六针的元件,结果又一个针一个针的取下来,然后再垾回去,这个错误足足花费了一个半小时。我很奇怪我没有任何烦躁的地方,仅仅是慢慢的,一点一点的做。心里始终很平静,似乎在享受,然而不是那种放松的,听音乐式的享受,而是一种沉浸式的,近乎于静坐一般的体验。三个半小时之后,完成了,心里也不是那种一场的欣喜,而是一种圆满和充实。

中午简单的吃了点饭。下午换了另外一个东西:开锁。

从坐下来问,听同事解释开锁的原理,到观摩锁的结构,然后从最简单的一个pin的锁开始,我很快又找到了早上的那种沉浸式的投入的状态。中间手累了,我停下来,还教了几个新人怎么开锁,和开手铐。也许我没有这方面的天分,我的手感很糟糕,感觉不到太多弹簧的触动,所以很慢。几个新人迅速的超过我,居然能够开4pin的锁了 — 那种U型的,粗粗的锁自行车的锁就是4pin的。他们看着我还在3pin的模型上捉摸,大概很有成就感,好好的鼓励了我一番,离开了。我很奇怪我没有任何情绪波动的地方,仅仅是慢慢的,也许是费力和徒劳的在慢慢体验。既是体验锁,也是体验自己的心态和情绪。我仍旧没有感到丝毫的烦躁,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我没有去触动自己的内在情绪,仅仅是用一种盘观者的心态去观察自己,乃至于周围的环境。我在椅子上了坐接近四个小时,到下午四点的时候,我也能够开4pin的锁了。我继续尝试了开6pin的锁,但是仅仅是尝试,半个小时之后我停了下来,决定今天不再继续了—-早上的心态是一种圆满的充实,而下午,则是一种平静的充实。犹如在行走,前面的路很长,我看不到尽头,然而我并无所谓尽头,我仅仅是在行走,和行走中需要休息。

晚上躺在床上,我突然开始更深切的体会到什么是“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

过去的,已经过去,不必执着,没有牵挂;未来的,不起期望,不受物累;而现在,则是每一个瞬间都在变成过去,和承接未来,如果执着于此,则人生也没有变化。

对于过去,要正视,接受,坦然;对于未来,要平视,不受欲望的驱使;而对于当下,则是认认真真的投入。最好每一秒需要做的事情。犹如焊接原件,只有做好了手上这个,才有资格讨论下一个,犹如开锁,无所谓快慢,只关注自己的手的反应。

我最近开始感慨自己年龄不小了,我想,也许不必。我总觉得自己起步慢了,我想,更不必如此。

我来了,是来学习的;我走了,是因为我经历了。无所谓得与失,无所谓悲与喜,无所谓圆与缺,只有经历的沉淀

对惜惜的问题的思考

Comments Off on 对惜惜的问题的思考

自己思考了一番,也和老婆讨论了很久。惜惜对自己的身份的困惑的问题,其实是一个普遍存在的移民家庭里的问题。不仅仅是小孩会有,大人同样会有。

在我看来,与其苦苦思索如何融入所谓的主流,让自己被另一个团体所接纳,不如反过来,去思考什么是所谓的美国人,美国思维,让自己的思考超越这个“美国”的局限。去看看一个更加广阔的世界,看看美国的中部,东部人怎么生活,看看欧洲人,中国人,日本人,越南人,非洲人是如何生活,思考的。去体验不一样的生活方式,去看到每一个文化的局限性。而后建立自己兼收并蓄的心态。

对于一个困境,更重要的是超越,而不是破局。与其希望自己被所谓的美国所接纳,不如看到这个所谓的美国的问题之所在。归本到底,我们首先是人,其次才是某个文化和某个国家的人,而最后,我们的思考又需要回到我是什么人的本源。

 

忘了带手机的一天

Comments Off on 忘了带手机的一天

昨天临走匆忙,把手机忘记在家里了。

结果一天的时间里面,总有一些心神不宁,一种莫名的紧张,不踏实。我明明知道其实不会有什么事情,但是自己却无法安然如常。

看来,修行仍旧不够。

惜惜对身份的不认可

Comments Off on 惜惜对身份的不认可

惜惜已经很多次强烈的表示极其讨厌中文课,不要当中国人,每次都被我强制的压下来了。前天晚上实在忍不住,直接打了惜惜一巴掌。她一个人跑到自己的房间,躲在门后面哭。我强行把门踢开,拖着她回到桌子面前,逼着她重新把中文课本读完,然后是默写,抄写。惜惜一边哭,一边按照我的要求做。

我实在是不愿意如此。然而我很难在感情上认可自己的女儿对我的文化的背叛 — 说背叛严重了,其实是一种抗拒和不认可。

中文的读写练习是惜惜每天晚上必须的功课。一年下来没有间断。课程其实是不少的,每次复习要花到几乎45分钟的时间。对于一年级的小孩子,特别是在正常的英文课之外还要学习另外一门语言,无论如何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昨天晚上惜惜的态度好很多 — 在惜惜不发脾气的时候,还是很可爱很可爱很可爱的。我晚上对惜惜道了歉,并且说以后不再打她,惜惜很高兴,抱着我说她很喜欢爸爸。

然而我知道,距离下一次惜惜喊着叫着说不要学中文,不要当中国人,只喜欢英文其实并不远,也许就是这个周末的中文课的时候。

身份的认可是每一个移民家庭的小孩都不可避免的问题。即便是我自己,作为一个成年人,在有了这么多的亲身经历之后,我仍旧不免有些困惑,不免有自己的愤怒,何况是一个还没有长大的惜惜?

就目前而言,惜惜对身份的认可仅仅是在于繁重的功课带来的精神上的压力和与之而来的疲劳。当她再大一点,对社会有了基本的认识之后,各种冲突会突如其来的冲击她的价值观的各个方面,那个时候,我想她还会有更大的问题,而我,似乎并没有准备好解决的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