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师

Comments Off on 导师

我一直都渴望能够找到一个导师。在我的心目中,导师不同于老师。老师是传道授业解惑,导师则更进一步,能够富有前瞻性的告诉你大概的方向和可能的道路。

做老师是容易的,只需要将自己走过的路复制一遍就基本合格。如果是优秀的老师,学生还能获得老师的思考和思考的方法。但是导师则不仅仅需要通晓自己走过的道路,同时需要触类旁通,了解几乎所有相关的行业和可能的道路,举一反三是不够的,很多时候导师需要自己去求证,为了一个小小的疑惑,为了一个也许是永远用不着的学问去寻根究底。其结果,除了渊博,更是洞彻未来。

路当然需要自己走,导师不会帮学生做具体的工作,只会在学生限于自己的学识阅历看不到前方,需要一个引导的时候给出提示--而这个提示的本质,是导师自己几十年的努力的结晶。

我还没有找到,我也许永远都找不到。又或者,我只能自己成为这种人。

一时的感慨,因为我自己现在就面临很多未知的东西,需要指引,可是找不到这个人。这是一种欲说还休的感觉,不是因为没有话说,而是因为找不到可以听的人。

 

 Y combinator

Comments Off on  Y combinator

前两天的时候偶尔click了一下Y combinator的链接,然后看到了它们的项目申请的页面。我很有兴趣的读了,感觉不错,和我预想的差不多。正在我幻想/梦想/憧憬着自己可以做些什么的时候,又看见了这篇文章。让我一下子回到我自己

--之所以说回到我自己,是因为我自己一直以来都是如此想的:重要的不是赚钱,而是做事,做自己认为有意义的事情,而对于我,“有意义”的事情是能够帮到自己,更能够帮到别人的事情。(说到“有意义”,我想我终于可以回答我自己在初中二年级的时候问老师的问题了,当时老师其实并没有给我一个我能够接受的答案)

昨天下班的路上我突然问自己一个问题:我还需要多少钱就会觉得“花不完”了?我还想要多少钱我会觉得“花不完”?

我的答案从每个月再增加一千美元,到最后犹犹豫豫羞羞答答的增加到三千美元而止住。我想不能再加了。再多的话,我会变得不是自己,不是一个普通人,我会失去自己的心境,失去一个我一直引以为豪的平淡的心态的。

就以此为目标吧,这是可以做到的。

财富的增加带来的感受其实是一种曲线,刚开始的时候多半是一种愉悦,而当它超过一个顶点的时候,就给人一种压力,最后带走你生活里面所有的快乐,乃至于你的灵魂。

我仅仅是想拥有自己的世界,而不是被拥有,仅此而已!

早起

Comments Off on 早起

今年开头的时候就开始早上五点半左右起床,虽然没有真的是5点半就起来了,但是基本上还是很早的,维持在六点左右。

早起了接近四个月,最大的感受是:只要开始了,坚持了,也就习惯了,最后就会成为自己的一部分。人要改变好像也不是很难。

早起的感觉很好。我很喜欢那种天蒙蒙亮,众人皆睡我独醒的感觉。

一闪而过的领悟

Comments Off on 一闪而过的领悟

开车上班的路上,突然想到一句话:一切荣耀归于主。如果所有的荣耀都是主的,不是我的,那么我还剩下什么呢?而后突然领悟到,荣耀,拓展开来,不过是事情的结果带来的外在的利益而已。犹如人的光环。光环本来就不应该代表“我”。“我”就是我,也仅仅是“我”,我的成就,失败,荣誉,耻辱,地位,权势都是外在的东西,不能代表那个真实的自己。“主”拿走了我的荣耀,也就带走了我的光环,还给我一个真实的自己。而“我”,如果能够时时刻刻的将一切的荣耀奉献给“主”的话,“我”也就找到了一条认识自己的道路。主拿走了荣耀,也拿走了耻辱,我得到了自己,也就得到了自我的救赎的道路:“耶稣又对众人说,若有人要跟从我,就当舍己,天天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看到这个真实的自己,才能够看到自己的十字架,从而走上自赎的道路。

而后就联想到了佛家说的: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这两句话表达的意思其实是类似的。老子说的“《道德经》第十三章:  也说道:

宠辱若惊贵大患若身

何谓宠辱若惊?宠为下,得之若惊,失之若惊,是谓宠辱若惊。何谓贵大患若身?吾所以有大患者,为吾有身,及吾无身,吾有何患?

 

天下至理,其实都是对同一个道理的不同表达而已。也就是金刚经说的: “一切圣贤皆以无为法而有差别”

 

理想和robots

Comments Off on 理想和robots

惜惜看的动画片里面有一部是<<Robots>>,其中有一句:see a need, fill a need. 然后是周五的时候看的那个video,提到人需要有点追求,或者说理想。这两件事加在一起,触发了我现在的思考。

我现在想做的项目很多,大体上是两个可以马上开始做的。一个应该能够赚钱,虽然我赋予了这个想法一定的思考和理念,但是更多的是偏向于经济上的考量。另外一个项目很难,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也许能够赚钱,但是我想到这个项目的出发点不是钱。那么,我应该选择哪个呢?简单的说,要理想还是要现实?

理想在没有实现之前其实都是有些虚幻和不切实解的,更切确的说,是看不到回报的,或者根本就是没有回报的。更有甚者,也许根本就没有人知道。我这一刻深切的体会到sjsu的老师问过我们的一个问题:如果一个人花了20年的时间,得出的结论是他走错了路,那么他的研究是不是还有价值?有人说有,有人说没有。老师说他至少证明了什么是错的。然而无论是谁在评价,我们没有听到这个人自己的考量,自己的评价。他会不会后悔?会不会觉得自己浪费了20年的时光?会不会觉得自己的一切都没有价值?现在的我突然有些害怕做出选择,因为我害怕失败,害怕自己将来的失落。

在这种心情下去理解理想,我才发现我对奉献有了更深刻的认识:奉献是一种纯粹和彻底的不期望回报的态度,也是一种仅仅让自己沉浸在“做”这种状态,不去思考结果的一种从容的境界。

我还没有达到这种境界,但是我需要努力。

刚刚突然又想到,我前面的踌躇的心态,简单的说是一种对得失的计较,一种对可能的失误的悔恨。如果这种心态再放大一点,就是希望自己能够有重来的机会,将自己的价值建筑于利益的衡量上,其结果,不过是一种将来的无尽的不满--因为生活里面总有不尽如意的地方

我必须要跨越这种局限才能得到身心的自由。我需要的是超脱。

中国人的模糊和西方文化里的量化

Comments Off on 中国人的模糊和西方文化里的量化

中国有一句俗话:磨刀不误砍柴功。很有指导性,朗朗上口。我一直都很赞同,但是这句话还是有些模糊,我不知道该如何平衡磨刀和砍柴之间的时间问题:我是应该花1分时间磨刀9分时间砍柴?还是平均分配?

--直到我看到这句话:If I only had an hour to chop down a tree, I would spend the first 45 minutes sharpening my axe -- 这句话是林肯说的 (Abraham Lincoln )

说实话,有了这句话里面的一个小时和45分钟的比较,我一下子就知道了原来我应该话绝大部分的时间让自己的工具变得好用锋利,而后能够提高效率。这简单的量化让我一下子能够知道该如何平衡自己的计划。它的指导性更加具体,实在,更容易让人接受和执行。

相对于中国人的模糊,我其实更喜欢西方文化里面的量化。

思考的价值

Comments Off on 思考的价值

看到一则短故事:张三对李四说,我有一个绝妙的主意,它可以填补人类的空白,让你得到意想不到的财富。我现在告诉你我的想法,你去做,我只要你50%的收益就可以了。

看到的时候我一笑,心想如果我是李四,我一定会一拳打回去。但是回头再想想,我却发现自己的可笑,因为我自己就经常处于张三的位置。总觉得自己是天才,能够想到别人想不到的地方,觉得只要我能够提点别人几句,别人的命运就会得到改变。我实在是伟大---设身处地的想一下,我实在是应该给自己两个耳光。

思考的价值有多大?看起来很大,因为没有思考,没有想法,就没有一切的起源。然而起源始终仅仅是起源,没有行动,一切的想法和思考都只会马上枯萎,不会有任何实质性的后果。如果一定腰评分的话,思考的价值只是1%,行动的价值才是99%。

人当然要不断的思考,没有思考就没有自我的反省,不会对事物有更深刻的认识,思考的结果是让成功的可能性从0变成1--但是如果说成功是100分的话,想法之后的计划,实施,执行和坚持是剩下的99分。

人要思考,但是比思考更重要的是行动。

Older Ent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