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狗粮

Comments Off on 关于狗粮

dogfooding: https://en.wikipedia.org/wiki/Eating_your_own_dog_food 的意思,就是自己的公司员工用自己的产品。今天我坐在这个冰冷的咖啡店里,更是深刻的感觉到这一点

我一般是很喜欢咖啡店的,不过这家除外。首先是桌子太小,如果放了电脑,我的两只手几乎都没有地方放。其次是环境太冷。我特意看了一下,这个季节,在外面是37度的时候,咖啡店里面的空调设到60度 — 相对的,夏天的时候太热。走进咖啡店,一点也没有一种可以放松的感觉。最后是桌子用的是石头材料。也许漂亮了,但是在这个季节,我的肘部几乎冻透了。总而言之,走进这家咖啡店的感觉是希望能够早点离开,而不是放松和享受一下这几十分钟的空闲。这里的工作人员是永远也感受不到的。因为他们总是在忙碌,所以不冷,因为他们也不会坐下来,所以无所谓桌子大小和温度。换句话说,这里的员工,永远都在用户的对面

这几天用了一下FireTV的Mirror功能。第一次的时候工作良好。惜惜很喜欢。结果第二天,只有声音,没有图像。我调节了好久,重启了几回,就是无法解决。如果我都解决不了,别人如何解决?

我是极度相信dogfooding的。我相信所有的产品都经过过一个大量测试的过程。但是现实使用的情况是无限的。如果自己的员工不在日常生活里面使用,很多细节是发现不了的。要生产优秀的产品,自己一定要让产品渗透到自己的生活里面去。

不仅仅是让产品渗透到员工的生活里面,还需要建立一个反馈体系,让员工能够方便的提供反馈—在不增加他们的任何工作量的情况下,否则就变成了变相加班了,这一点尤其重要。

不dogfooding的公司,在本质上,都是对细节不够重视的公司。

Advertisements

面对盛怒

Comments Off on 面对盛怒

前天给我同父异母的弟弟写了一封信。信里面批评了他妈妈和他。昨天收到回信,收获的是盛怒

读第一遍的时候,有些难以为继,因为愤怒能够挑起的只能是愤怒。昨天草草的读了一遍,收起来,放着,我想让自己平静一下。今天早上又重新读了一遍。感觉能够心平气和的读下去了。至少,心态上好了一些。

讨论信的内容在这里没有什么意义 。我想记录的,是我面对盛怒的心理过程:首先是同样的愤怒,而后是几乎故意的跳过一些相对还平静的叙述,专门看那些让我更加愤怒的字眼,或者特意的期望看到一些明显没有逻辑和带有偏见的部分,让自己变得“更加有理由”愤怒。以至于到最后有些难以遏制 — 而且是让自己站在“正义”的一方

这种心理状态很有意思,想来人同此理,所有的人都是如此。所以面对盛怒,如果我不能心平气和,最好是避开一下:要避开的,不是对方的愤怒,而是自己心里被挑起的愤怒。等到自己平静了,再来讨论。否则,以愤怒对愤怒,毫无公正可言。

我现在心里平静了。再回头看看我弟弟的信,感觉上没有那么尖锐了。虽然我仍旧不认可他的辩解和结论,但是至少能够心平气和的面对,也能够毫无保留的包容了。

我相信这个弟弟同样被刺激到了,所以我最近不打算回复什么。等过一段时间再说好了。对于我,至少我收获了如何面对盛怒的警惕,也不错

关于专注

Comments Off on 关于专注

在婚姻和家庭上我已经settle down,不会再有任何的变化了。这一点,于我算是少了很多的折腾。安安心心过日子总是一件让我感到安心的事情。

芊芊和Judy说得不错,我的确是有些溺爱惜惜的,不过对于当事人的我,却很难觉察。我总是觉得惜惜还小,需要给她一些时间,多一些原谅,多一些宽容。也许我是错的,老婆是对的。但是我仍旧没有把握到什么才是一条我可以清晰把握的度。对于我,这仍旧是一条需要学习,思考和反省的漫漫长路。希望我将来不会后悔我今天的溺爱。

和芊芊和Judy聊天的时候,我很有些结结巴巴的解释为什么我有时候会忍不住对惜惜发火 —- 想了好几天,我才醒悟到,原来问题的症结不在于事情本身。事情本身很小,诸如吃饭掉饭米粒,洗完澡的毛巾没有收好,书看完之后乱堆一气。。。火大的原因是她每天都这么做,我和老婆一遍一遍的教,而后是惜惜处置坦然,置若罔闻,我行我素。。。当然最根本的原因是因为感情。爱之深责之切,一点都不假。

然而无论如何,我和老婆期望的,仅仅是一个健康,开心,积极向上,而后能够找到幸福的惜惜,仅此而已

能够专注于自己的家庭,是一种需要培养的能力,这种能力,在本质上,其实是一种自我的约束。

如何努力

Comments Off on 如何努力

昨天和老婆聊天的时候老婆说到她最近看到一份网友的评论,说在中国,有时候怎么努力也没有用,“客服作死了,也就那么点钱,还是没有什么前途”

—- 我基本同意这句话。抛开中国和美国的社会公平性不谈 — 其实这句话在美国也是同样如此– 这个问题,或者这种反应,其实只触及到了问题的一个方面。而这个问题,和我前段时间讨论到的“功力和境界”的问题刚好呼应:

客服作死了,也仅仅是客服,因为仅仅是功力的加深。要真的有变化,需要提升自己的境界,或者说,提高自己的认识。努力,不是狭隘的“努力工作”的意思,努力更多的是要努力思考,提高见知,让自己认识到问题的另一个层面。我没有做过客服,但是我相信客服如果仅仅停留于解决眼前的问题,有个好的态度,那么做死了也真的仅仅是客服。站在系统设计的角度,客服的人可以从实际的客户那里知道有哪些地方设计不合理,他们的期望是什么,如何设计才更符合人的自然反应。站在市场调研的角度,客服可以知道自己的客人来自于什么阶层,这个阶层有什么样的需求,如果自己的知识面能够更广一些,也许客服这个位置还能够提供更深刻的市场信息,比如说竞争对手,自己的市场份额。。。这一切,都要求人有超越于自己职位的知识架构。而拥有这种架构,没有自己的主动努力,则是不可能的。

对于我,QA做死了,也就是QA而已。我需要做的,是往上走,做到有系统层面的驾驭能力;或者横向发展,成为更好的设计师。。。这一切,都要求我能够跨越我目前的知识架构。

努力的前提,是认识的进一步深刻,知识面的进一步拓展,如此而已!

惜惜的第一个家长会

Comments Off on 惜惜的第一个家长会

昨天下午是和惜惜老师的第一次家长会。主要的内容是讨论惜惜上次测试的结果 — 其实和大陆我经历过的家长会完全是两回事。我小时候的家长会基本上是家长大会,老师和所有的家长同时交流。我印象中我的父母从来没有参加过。这里的家长会则是老师和单个小孩的父母一一交流。

这种交流还很有特点,也非常符合我的性格。老师拿出两份材料。一份是评试结果,附录老师的问题和惜惜的答案,一份是评试结果的评分标准。一切都是数据来说话。

简单的说,惜惜做得还是不错的,我们没有期望惜惜是高材生,毕竟惜惜的同学们也都是来自于和我们类似的家庭。经过两三次的小孩的聚会后,我开始慢慢的和其它小孩的家长熟悉了。基本上都是老公是工程师,和我类似,老婆多数在家。期望惜惜能够在这种背景下一下子脱颖而出,不是一个现实的想法。我能够期望的,就是惜惜能够在这场长跑中慢慢的胜出。

和老师的交流也很流畅,惜惜是个不惹事,基本按照指令行事的小孩。这点和我对惜惜在家里的印象一致。

至少,在目前来说,我们对惜惜的学习没有太多需要担心的。不过老婆和我已经讨论过,需要在下周好好讨论一下,如何安排以后的学习进度和强度了。

一个不错的开始

难得的属于自己的早晨

Comments Off on 难得的属于自己的早晨

今天惜惜学校放假,老婆给她安排了一个画画的camp,我也就难得的可以早起到咖啡店享受一下属于自己的早晨。

有很多事情需要整理,思想上的事情。老爸的事情,家庭财务的事情,明年的工作和自己的项目的计划。。。仍旧感到自己的年龄不小了,很多东西想做,但是抽不出时间。也许,我更应该的是开始做,而不是想怎么做。不过我的习惯一向如此,做事之前三思而后行,决定了,再做。

很想有一个旅行,一个属于自己的旅行。想在外界的嘈杂中重新认识自己,整理自己的思想。但是我知道这很难。有了两个女儿,属于自己的时间就真的很少了。连一个早上都是奢侈,何况是旅行?也许出差算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在对惜惜的教育上,我和老婆的分歧真的很大,也只能慢慢调整了。

早上和晚上的交通越来越拥挤。路上基本上需要花到一个小时,来回就是两个小时。这段时间开始下载了一些iTurnU的一些课程,准备认真听一听。但是又觉得自己需要有些约束,最好是能够成体系的学点东西。心里一直在犹豫是否选一节远程教育的学位,比如说哲学,心理学什么的。但是钱又是一个问题。我不需要这份文凭,但是我需要被管理,需要认真做点作业,需要最后有一份东西给我自己看看。还没有想好。

想着做自己的项目很久了,一直没有真正的开始。也许真的该动手了。但是千头万绪,不知道从哪里开始。这更多的不是犹豫,而是缺乏资料和引导。自己摸索真的不是那么容易。我以为我已经习惯自我引导了,但是碰到具体问题,每次都是痛苦不堪。

技术的发展很快,而我觉得自己还在老牛拉破车一样慢慢吞吞的走路。想很快的学会关于security和machine learning的东西,但是总是被某些东西拖着,没有办法开始 — 或者是自己懒,没有认真开始?

Eric提到明年的DefCon和BlackHat大会,我想,我应该去一回。不过去之前,需要读写书,有些底气,否则,当一个门外汉,感觉不好。

家里的财务规划开始有点眉目了,换句话说,需要节衣缩食了。

时间差不多了,该回到公司了。能够有一个没有效率但是属于自己的早上,感觉还是不错的。

继续一下功力和境界的问题

Comments Off on 继续一下功力和境界的问题

突然想到还可以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讨论功力和境界的区别:

功力,可以看成是把问题细化的能力,将一个貌似整体的问题横向分成类别,纵向分成层次,然后分析比较,找到问题的症结。

境界,则不是去细化问题本身,而是将其看成一个整体,和其它类似的整体进行横向的比较,而后又能够拔高自己,从一个更大的整体上,去分析比较。

昨天听了公司一个资深SDET的演讲,讨论的问题是Testbility的问题。我看到的就是“功力”层面的分析。他的演讲,与其说是针对QA,倒不如说是针对Dev。两个半小时的内容讨论的是如何写出更加容易测试的程序,其中涉及到例如Class的设计,method的安排,是否需要使用interface,而且主要是针对Java。虽然很多Concept可以借鉴,但是终究还是针对Object-Oriented-Language。

我有些失望。不是因为他表现出来的功力不够,而是我觉得他表现出来的境界不够。我希望能够看到更高层面的,譬如说在软件设计的时候如何考虑Testbility的问题。

看来,在这个方面,我仍旧没有找到好的导师。

Older Ent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