歧路亡羊

Comments Off on 歧路亡羊

歧路亡羊的下一句是“多方丧生” — 简单的说就是讲人需要专一,否则荒废了时光。

我下周就休息了,今天是今年的最后一个上班的日子,事情不算太多,但是突然想停下来一下,看看过去,然后在看看将来。 用以前从老王那里学到的话:让灵魂赶上来。

很难说我是否达到了我的目标,因为我这三年来主要是在适应这里的环境和观察自己,我在观察自己是否真的喜欢security这个分类,更确切的说,我需要知道我应该有什么样的切入点,如何利用我自己的长处,而不是真的从零开始。而更主要的是,我想知道我真正的热情在哪里。我已经连续听了两个月的关于hacking的网络教程。有了个概念,但是我感觉到我对于如何入侵别人的网络没有什么热情 —这也是我一直有些犹豫要不要终身从事这个行当的主要原因。而另一方面,我看到我自己对于机器人(硬件)和机器学习还是有很多的热情的,至少,我的兴趣度很高。我还完全没有开始做任何关于robotics的东西,但是心里希望能够马上开始。

假期的时候看了一本讲述复杂系统的书。让我了解到了学科之间的后面的深刻的联系:比如说达尔文的生物进化,变异的概率学,和建立在“进化”这个思想上的编程的逻辑。我在朦胧中似乎看到了我内心中真正的兴趣:科学和科学本身。我仍旧无法详细描述出我的兴趣,我只是本能的感到新的知识对我的吸引 — 又或者,我喜欢的是知识图谱本身?

人要看清自己是极难极难的,我到今天也仅仅是能够肯定我的大的方向没有错误而已。也许今后几年,我仍旧是在寻找内心世界里那个真正的我。

 

 

凝聚

Comments Off on 凝聚

说到凝聚,是因为我这几天经常思考的其实是“分散”,或者说“失控”,当然,我说的失控,是指对大脑的失控,或者说是对“自我意识”的失控。

我不止一次的观察到一些突如其来的,某段时间的的懒散,消沉,突然之间的对于小说和电影的沉迷。这个时候通常不长,几天,或者一两个星期。但是这段时间里面,我经常处于某种思想游离的状态,极力想挣脱,但是很难做到,意识清醒,我知道有些问题不对劲,但是有些无力自拔的放弃的感觉 — 简而言之,就是精力被严重的分散了,自己对自己的大脑的控制被极大的削弱了,(或者说是某种失控)。我每次都需要极力挣扎才能够从这种状态里面跳出来。

建立一个清晰的人格的过程,就是一个不断地和这种“消散”的力量搏斗的过程,或者说,是一个“凝聚”的过程。

上周和一个同事吃饭,期间他说到他如何从一个虔诚的佛教徒转变成为一个极其坚定的基督徒。转变的历史很长,然而决定性的时间却只有一个星期。这一个星期里面,他见证了神迹,golden spirit 找到了他,让他重新看到了他自己的过去,回答了疑问,让他死,而后复生。最后指引了他如何迈出下一步,而最终成为上帝的信徒。

我没有丝毫的嘲笑,因为他是一个值得信赖的程序员,一个受过了良好的科学教育,有着严谨逻辑思维能力,并且有过坎坷经历的同辈。对于一个值得我信赖的人,在很坦诚的告诉我他自己的亲身经历的时候,无论听上去多么荒诞不经,我需要做的是安静的听,而后严肃认真的思考,并且放在一个我几乎从来没有认真思考过的前提下:如果这一切都是真实不虚的呢?

我们说了两个小时,他并没有多说太多别的,只是希望我能够在有机会的时候好好读读圣经。

不得不说,他的话对我的冲击是很大的。因为我信任他,所以我在严肃认真地思考上帝这个问题。而这种严肃的思考,让我思想涣散,几乎失去了对自我意识的控制。而等到我重新凝聚自我的时候,两个星期过去了。

我没有找到答案,或者说,我甚至于没有办法提出问题。因为这一切超出了我原来思考的框架,甚或有毁灭我思考问题的基石的能力。我的思考,或者说我所有的思维的基石,都是出于一个信仰:科学,而现在,我需要将之变成“神学”,一个我完全陌生,一个几乎完全颠倒和对立的,一个不以实验,不以逻辑,不以理性为基石的世界。我无法将我自己放到这种环境之中。至少现在还不行。

我唯一能够承认和接受的是:现代的科学无法解释所有的问题。然而这个“无法解释所有的问题”本身,就是科学的基石之一。科学的前提是质疑一切,而后验证一切,所以才能不断的前进,完善。而神学,在我看来,却是首先接受上帝,不容半点的质疑,而后才能说得上信仰。

从这一点上来说,我仍旧信仰科学,而不是神学。在这两者之间,我找不到调和。科学之外的领域,仍旧是科学,不过是我们还不了解的科学。而上帝之下的世界,只有上帝的意志,没有自我的空间。我也许渺小,也许愚昧,也许自私,也许在上帝这个庞然大物面前极其可笑,但是在目前,我仍旧选择自我,选择凝聚自我,而后思考我自身的意义。

 

此心安处

Comments Off on 此心安处

昨天一家人到海边一家小旅馆过了一个晚上。没有什么特别原因,仅仅是因为假期,又没有太多的预算安排更好的旅行,所以就近找了一家有室内游泳池的旅馆,让惜惜和秀秀能够玩一玩水。

惜惜够大了,能够自己一个人在不太深的水里玩,秀秀很是兴奋,在泳池和SPA之间来回的走–拉着老婆的手。我下水的时间不是很长,因为总是要拿一下毛巾,又开车到外面买了一点面包,忙忙碌碌的不得闲。

而后我突然想到这句话:此心安处是吾乡

有时候 — 或者说这段时间,我经常有一种心神不够安定的感觉。总觉得自己想做些什么,却忘记或者忽略了身边的人和事,感到自己没有投入的和惜惜讨论作业,和秀秀好好一起玩,和老婆好好聊天说话。这种心不在焉的状态已经持续一段时间了。归根究底,其实是一种不甘心,不安心的浮躁。

生活其实就是菜米油盐酱醋茶,如此而已,不多一丝,不少一毫,繁琐,枯燥,然而只有沉浸其中才能体会得到其中的真趣。

此心安处,其实是一种放下的坦然,是一种经历了,努力了,付出了,然而又不期望回报的豁达,也是一种对人情世故的了悟,一种对自己和生活的诚实。而从另外一个层面上来说,其实也是一种舍弃:对所谓的雄心壮志的舍弃,对超乎寻常的成功的舍弃 — 这种舍弃,其实在本质上,是一种认知上的升华:不再着眼于事业或者成功带来的利益,而仅仅关注于事情本身的意义。

说到底,其实是平平凡凡的过日子,不是庸庸碌碌,而是踏踏实实。此心安处,不过是脚下的路,眼前的景,身边的人,和肩上的担子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