轨迹的背后

Comments Off on 轨迹的背后

总说人生轨迹这个单词,但是很少去更深刻的想想轨迹背后的原因。这两天和老婆聊天,老婆说,惜惜在学校的朋友总是那么几个,惜惜的老师说,小孩子总是和那些有类似的“energy”的小孩子玩。

是否是因为“energy”,我不知道。不过如果从个人的思考习惯,生活方式–包括价值观和消费观–工作和学习的态度,为人处世的风格方面来思考的话,未尝没有一些道理。正如性格决定命运一样,貌似的偶然的背后一定有些必然性。

要改变轨迹,或者拔高一些—-要改变命运,在没有外力的情况下,只能回头看看自己能否改变。这种改变,无论是什么,如果是一种轻松的改变,想必是没有什么用的。正如前段时间感觉到的极限之后的韵律一样。每个轨迹其实对应一种生活方式,一种韵律。而改变这种韵律,其实是突破自己的极限,让自己适应一种不一样的生活节奏和生活内容。而相对应于这种改变需要的付出,很可能是十倍或者百倍的努力。与此同时,这种改变不是一天的改变,而是一辈子的改变。韵律的改变不是冲刺,而是一种新的整体的平衡的改变。从生活习惯,消费观念,知识体系到人生观和价值观的彻底的变化。

我也许并没有准备好,但是我想,我需要改变一下轨迹了。我真的想看看自己的极限在哪里!

Advertisements

圣诞节这天:上了两次蓝道

Comments Off on 圣诞节这天:上了两次蓝道

圣诞节的这天在滑雪,距离上次滑雪已经是差不多六年了。

六年前上蓝道的时候最大的障碍就是害怕,由于害怕而在尚安全的时候试图减速和转向,结果是直接摔到。这次好像有了充足的心理准备。或者说有了不同的心理战略。我不断的在心里重复:“我要走的不是整座山,而仅仅是眼前这一小段”

有时候在半山停住,看看山下,觉得距离还是很远,但是如果强迫自己指关注眼前这一段,或者下面两三米的距离,或者仅仅是视线所及的脚下,蓝道似乎也并不那么困难。

也许,过日子也是如此。日子难过的时候不要想太多,过好这个周末就好。如此反复,日子也就过去了,无所谓艰难与否。

2014年过去了,学到了很多,特别是知道了如何在处理芬芜复杂的事情的时候调整自己的心态。而让我能够高兴的一点就是:完成了原来以为需要五年才可能达到的转型。虽然水平也许还不到,但是角色已经转变,剩下的,仅仅是如何努力了。

无论是蓝道还是转型,重要的仅仅是专注于眼前—在目标已经确定的情况下。这也许是2014年最大的收获吧!

极限之后:韵律的存在

Comments Off on 极限之后:韵律的存在

上次参加的TEDx的演讲里面好几个人都提到经常性锻炼的重要性。我终于决定试一试 — 否则,听了不做,和不听有什么区别呢?

我本来就在附近的GYM里面跑步,只是不经常。上周开始我决定每天这么做。我跑步的时间是15分钟,长度是正好一英里。加上步行和事后洗澡的时间,基本上是一共40分钟。我想,我应该还是可以做到的。

连续五天的锻炼让我有了不一样的感受。这种感受很模糊,很难说出什么,如果一定要说的话,我似乎模模糊糊的接触到了一些极限后面的东西:韵律

我原来的规律是每周至少锻炼两次。实践下来,我两次中间其实有很长的间隔期,跑完之后感觉虽然不错,但是应该没有到我的极限。而这次连续五天跑下来,我感到第三天是最难的,我在十五分钟的后面五分钟里面只感到绝望,我似乎看到了我原来一个老师提到的那堵“墙”。这种极限是如此的难以超越,我觉得我的大脑一片空白,而我的身体似乎被塞在一个密封的坛子里,埋在地下。

撑过了第三天之后,我虽然还要经历最后几分钟难熬的阶段,但是至少,我能够思考了— 我就是在这个时候触摸到了“韵律”的存在。

无法具体描述这种感觉。感觉上韵律其实是一种融合,一种让自己的身体适应不同的状态之后的平衡。这种平衡是全方位的,从呼吸,到身体的动态的平衡,到肌肉,特别是腿部肌肉的协调,到我还没有感觉到的其它地方。我有点相信运动就是让自己的身体从一种平衡,比如说走路的时候的平衡,调整到另外一种平衡。或者说从一种韵律的存在,调整到另外一种韵律的存在

有点难的事情

Comments Off on 有点难的事情

正式进入security team,开始近距离接触原来颇为有些神秘的security engineers之后,我感到了极大的压力。

这种压力首先是感到自己的基础知识的不足。这几天他们在热烈的讨论random数字发生器,我能够了解一些,但是完全不了解它的意义。或者说,我能够隐隐约约的知道它肯定和hacking有关系,但是这种关系对于我,则是模糊的。我无法在他们讨论的课题里面直观的看到不同的发生器产生的后果。这方面的差距,我暂时还看不到马上弥补的可能,大概只能在长期的学习中慢慢赶上来。

写作方面的差距也是我需要弥补的。我看到很有一些人的邮件,大凡是有些重要的,行文非常规范,通常有些引用和注释。这在其他部门的邮件里面是看不到的。我的意识已经到了,但是我的写作能力需要极大的提高。

今天早上爬起来写东西的另外一个目的是需要调整一些心态:上周的时候,老板要我接受Eric手上一个东西。两天下来,会也开了,邮件报告也写好了—光是邮件就花了我两个多小时。我报告上去的结论是:从技术上来说,没有办法解决,只有行政手段。老板不同意,要我和其他的security engineer讨论一下。一个小时后我接到邮件,说某种方法也许能行

—- 我的挫败感来自于好几个方面,最直接的当然是我的调查结果被认为是错的。其次是觉得我两天的学习成果居然被别人一个小时给搞定。最后觉得心中惶恐,觉得自己也太不够格和别人讨论这种东西了。

周末在这种不好的心态中反省了自己。现在心情平复很多了。我想,我需要的仍旧是我接受的那句话:stay hungry, stay foolish 。从根本上来说还是be honest。不懂某些东西真的没有什么关系,学就是了。挫败感可以有,不过不需要变成某种“羞愧感”。接受自己做不到某些事情无关道德。看到差距,努力一下就好。其次是想到我没有必要觉得别人是一个小时搞定我几天的努力。自我贬低是没有意义的。没有人是天才。别人一个小时得到的结论也是前面几十年的学习成果。最后,我反复思考了,他的方法也许是错的。我的结论仍旧是对的—不过这个结论仍旧没有讨论的意义,虽然会让我好受一些。

无论如何,心态还是调整过来了。有一点我是对的:不要去做容易的事情,人的能力,仅仅建立于不断挑战自己的基础上,事情难,才有意义。

做事的时候,我只需要考虑做事本身。仅此而已!

TEDx 的演讲

Comments Off on TEDx 的演讲

很久没有单独出去social了。这次TEDx的演讲刚好是由AMZ赞助,又是周六。征得老婆同意之后听了半场。算是这些年来的少有的社交活动。

演讲有几个很是不错,能够学到一些东西,也见识了一下别人的演讲水平。我发现一个共同点:虽然每个人都有用slide,但是slide上的内容很少,通常是一句话:“My Story”, or “1. Single Task”..之类。换句话说,他们无一例外的做到了真的在讲,用自己的语言在打动人。这样的效果是内容少而精炼。我也明白到,除非是个人闲聊,否则,面对大众的演讲,如果要达到传播自己的思考的目的,每次演讲的中心只能是一个。即便你有万千智慧,也最好集中到一个上面。否则,没有人能够接受。

除了演讲,TEDx还是一个社交的场合。我发现我仍然不喜欢社交。我能够自如的和陌生人聊天,比十年前好了很多,但是我的个性仍旧如从前。我不是一个很乐意主动接触陌生人的人,除非必要。人其实都有想打开心扉的意愿,比如碰到的叫ronron的女孩。可惜没有听到下一半的故事。有机会再见的话,我会问一问,至少要感谢人家讲了一个真实的故事。

总体上是不错的,但是如果是我一个人去的话,我大概会在安排的社交时间里面枯坐在椅子上,而不是出去社交了。我的原则是,心安理得就好,让自己坦然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