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

Leave a comment

大公司打工的福利之一,就是能够经常参加各种培训。上两周参加了一个两天的培训,感受颇深。

培训的内容是<Crucial Conversations>,勉强可以翻译成“如何解开重要而又陷入僵局的谈话”。大而言之,解开这种僵局,或者死局,可以分成九个步骤:

1.明确谈话陷入僵局,和分析僵局的三个组成部分

2.从自身开始,了解自己的期望值,

3.以事实为基础,重开对话(抛弃情绪)

4. 如何构建有建设性的谈话内容

5. 学会观察对方,避免两种极端:沉默,或者爆发

6. 给予对方更多的安全感 – 道歉,以及对比

7. 建立共同的目标– 从造成僵局的问题开始,构建一个更大范围的,双方都能接受的目标

8. 询问并且反馈对方的意见

9. 谈成,或者给予双方更多的时间去构造7 和 8

这九个步骤有可以细细往下分。比如说第一步里面,如何理解“僵局”?如何理解“重要”?所谓的“僵局”,必然是双方观点直接相冲,不可调和,而同时,又参和了很多个人的情绪,而所谓的“重要”,必然是谈话的结果,或者说,谈话的结果所涉及到的决定,对某方有重大影响,如果说“被裁掉”,夫妻吵架(闹离婚?),合作破裂。。。

僵局的三个组成部分有可以分成“content”, “pattern”, “relationship” –实在有些不好找中文对应的词语。简单的说,就是僵局有其“现象”,“规律”,“彼此的关系”三个相辅相成的层次。比如夫妻吵架,很容易从“今天你回家又完了”,上纲上线到“我就知道你不喜欢我” — 也就是从“现象”(回家晚了),和规律(“又晚了”),变成“关系”(“不喜欢我”)。打开僵局的第一步,就是分析出这几个层次,而后根据实际情况,有针对性的去解决问题:比如说,这次从“规律”开始,解释说项目的限期到了;比如说从“现象”开始,解释说堵车了;或者从“关系”着手,。。。(没啥好解释的:) )。总而言之,最好不要从一个跳到另外一个,什么都解释,最后是显得“欲盖弥彰”而“苍白无力”。这里的第一个步骤,其实就是学习对问题的分析方法,而后有的放矢。

这次培训也是基于一本出版的书《Crucial Conversation》,我没有去专门调查作者们的背景,但是我真的感到收益颇多。收益之外,我突然有明白另外一个道理:什么是所谓的专家?

专家,就是能够将问题不断的细化,从横和纵的角度,将一个几乎不可能做到的问题,细分成普通人都能够了解,理解,乃至于掌握的程度。而每一个纵横的角度和层次,都有其逻辑和关联。评判一个人是否某个行业的专家,简单的判断就是看其人是否能够细分问题,而后有理有据的解决每个问题。

有一个电脑招聘里面经常会问到的问题:你在浏览器里面输入一个网络地址,比如说是“google.com”,从你输入回车键的那一刻开始,到你看到页面出现为止,解释一下中间发生了什么事情。

根据你的专业程度,专业方向,应聘职位,答案据说可以是从3到150个纵横交错的层次。而我基本上能够回答出来50个层次 — 换句话说,我离顶级的专家还有极大的距离。这中间的层次,可以从服务器种类来划分,可以从网络分布划分,可以从操作系统来划分,可以从软件架构来划分,可以从通讯协议来划分,可以从网络安全角度来分析,可以从网络效率来分析,这个问题的答案是无穷无尽的。个人的答案直接展示了其电脑知识的广度和深度。

我不是房产估价的专家,但是如果邱婓和我分析房价,我至少能够从她的分析里面分辨出她和别人的差别,正如我可以从晓刚那里了解预算,阿峰和曾艳那里学管理一样。我至少初步具备了判断一个人是否专家,和有多专业的能力,不会随意被人所忽悠了。

而后想到学到的《庖丁解牛》,我今天理解到的道理其实已经蕴含在其中。庖丁之解牛,我一直以为是道家所谓的“避免矛盾冲突”–老师教的。到今天,我才理解到,其本意,其实是“未尝见全牛”,因为他已经掌握了牛的结构,而在了解结构的基础上,“依乎天理”—根据问题本身的逻辑结构和层次,“以无厚入有间”–学会观察,避免极端,而后才能游刃有余。

游刃有余的境界,才是真正的专家的境界。又或者倒过来,如果达不到游刃有余的境界,也就没有达到专家的境界。

人间处处皆学问,你仅仅是不知道而已。唯有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了。

2016岁末 – 2017 初

Comments Off on 2016岁末 – 2017 初

今天是2016的最后一天,很想写点什么,却有些捉摸不到自己的心意。我一直觉得自己是喜欢做测试的,但是我突然发现,也许,在我内心里面,我更喜欢的是创造一些东西,是写一些新的东西而不仅仅是测试。记得Charles说过一句:他喜欢从0到1的变化。我想,我也许同样如此–要不然,为什么我如此喜欢写程序?

然而我的水平仍旧很烂,而这种烂,更多的是因为我写的东西太凌乱,不成体系,不够大,不够复杂。犹如我想写一本小说,但是我一直以来只在不断的练习写散文一般。也许,我应该在2017年多写写东西。

 

Talk with Principle engineer

Comments Off on Talk with Principle engineer

Need write it down after the talk:

  1. How do you define a person’s responsibility in my role:
    1. No security issues to be seen repeatedly.
    2. All issues are being tracked
    3. Talk with other security engineers to extend tools
  2. How do you define security engineer’s responsibilities:
    1. AppSec: oversee application security, including design and implementation, more like building code inspector
    2. Incident Response: identify problem, find root cause, with with developer to find solution and following up till fixed
    3. Security design adviser
  3. What a principle QA should do
    1. Discover a common problem, find a solution, improve overall quality
    2. No defined responsibility — how can you define a “Master”, you just know someone is a master but he/she can not be pre-defined

 

Long way to go, but I am getting there

这段时间的学习和调整

Comments Off on 这段时间的学习和调整

忘记上次写日记是什么时候了。蓦然回首,总觉得日子过得太快,事情做得太少,自己对生活的投入总是不够彻底。

老婆这个学期不拿课,所以早上的时间都空出来给我了。可以早点起床,早点去公司。而我的学习也开始有规律起来:每天早上上一课到两课的MachineLearning,一课Hacking的教程,背一课的单词,抄写一段英文。而后开始上班。中午的时候看一个章节的有关计算机安全的书。每天如此。已经一个月了。

这样做的最大的好处就是心能够安定下来。虽然每天的进步不大,但是如果能够坚持,我希望还是能够有些进步的。自从Eric走后,日子不好过起来。新的老板也不好说能够在多大的层面上支持我。换句话说,我的时间不多了。我希望能够在两年的时间里面彻底完成转型。

需要点时间,但是更需要的是保持这种学习的节奏。

做对的事情

Comments Off on 做对的事情

这个月本来是很忙的,因为月底是交出初步可运行的东西的日子。但是前天,同事突然建议说要转移一下工作重点。我不是很情愿,第一感觉是,基本条件不具备,太仓促,虽然不能预先勾勒出问题,但是直觉和经验告诉我事情不会如同想象的那么顺利。然而表面上,我提不出很强有力的反驳意见,外加上不想驳回同事的面子,最后是觉得理由还尚可,所以还是同意了。

而后我在认真执行这个决定 — 至少,我的优点之一是,如果说了,就好好做,认真做 — 但是三天下来,我发现我是唯一一个在继续执行这个决定的。其它的人没有什么行动,连邮件都不回复。搞了半天,所谓的转移工作重点,原来是我一个人的事情。

事情的发展果然如同我原来感觉到的。仓促之下,很多原来看不见的问题浮出表面,有些程序需要改,有些地方以为一直运行通畅的实际上完全没有运行。需要重新调试。等到我把所有的条件准备好了,他们没有时间了。一个说忙,一个干脆不回复。而后我发现我的东西也突然彻底坏掉 — 毫无理性的不运行了。。。最让我自己感到泄气的是,另一个同事提出暂缓之后,我居然要靠着这句话,顺势下坡,附和这个意见。

我不喜欢这种做事的方式。我感觉我一开始就做错了。错在没有据理力争,错在过多的考虑了面子问题和和谐关系,而不是考虑事情的对错本身,也没有考虑条件是否具备,虽然我没有很强有力的证据,但是没有运行过的就是没有被验证过的。强行推进本身就是错误。

我这段时间过多的考虑了所谓的迎合别人,过多的考虑了所谓的圆滑处事。这不是我的本性。所以感到别扭和不畅快 — 或者说,不自由。我想我应该回到事情的本源,做对的事情,而且只做对的事情。不是不考虑别人的感受,而是说我自己在面对具体事务的时候,需要更多的勇气,更少的利益计较。

自由的前提,是一种放下,一种无私,一种勇气,和一种生活方式。

如果说我觉得我达到了一个高度,如果说我希望我的小孩达到一个比我更高的高度,我想,就是她对自由的追求吧。

demo – 放松之后

Comments Off on demo – 放松之后

昨天和自己的讨论还是有些作用的。放下了之后,心情明显轻松一些。

下午按照原计划给老板和同事将自己前段时间完成的项目做了一个demo。老板的总结是没有什么用,东西还是不错的—这些评价与我,已经没有什么关系了。然后和老板讨论他希望达到的目的和效果。我也很坦率的告诉老板:此路可行,理论上,实际上是不通的。不过我可以做出来,看看效果如何。老板欣然答应按照他的路线走。

我说的自己的“坦率”和我眼中的老板的“欣然”都是当时的真实感触。在抛却了个人的成见,情绪,用一种通彻不染的心态讨论事物的时候,我的确发现自己心理上轻松很多,也能够真实的感受到哪些评论是针对我个人,针对这个项目,针对这个要处理的问题的。我最后的判断也许仍旧是错的,也许老板仍旧有针对我的地方,但是这 一切已经没有什么关系了。

人心改变了,世界也因此而改变。我如果把我看见的每个人,每件事,都看成是对我的帮助,至少,我眼中的世界就会漂亮很多。

 

奈何惶恐?

Comments Off on 奈何惶恐?

两个星期的假期回来,第一天上班的时候感觉还不错。但是第二天,到今天是第四天,总感觉心里没有底。有一种无法捉摸的忐忑和惶恐。

— 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需要和自己好好聊聊。

惶恐,茫然,其实是不知自己在哪里,不知道该做什么,不知道怎么做,不知道目标在哪里。而这些,和最近的和老板的意见相冲有直接的关联。简单的说,Eric走了之后,我和他原来商议的方案几乎全部被推翻。计划中准备开发的功能也被搁置。我的感觉是一夜之间,我变得无所事事了:不是真的没有事情,而是不知道怎么做才是对的—或者更简单的说:不知道怎么做才是老板认可的,或者更加直白一点:不知道怎么做是老板喜欢的。

我一向不喜欢迎合别人,特别是技术上的事情。对则对,错则错,不需要迎合,也不需要揣摩上意。但是这种剧烈的变化却迫使我不由自主的开始这么做。我想这算是我惶恐的源头吧。

源头在于他人,但是错误仍旧在于我自己。我自己的反应大概也过于剧烈了一些。首先是不应该轻易的放松我做事的原则,其次是在处理事情的时候夹杂了太多的个人情绪,最后是过早的开始试图揣摩上意。这些举措,和我的心志不坚直接相关。

源头和过程都找到了,我想我还是知道给怎么做的。退一万步说,也是在旅行途中突然想到的:大不了老子不干了。思绪及此,我其实也明白事情远远没有到这个地步。更多的仅仅是不同的管理风格而已。但是这次事情之后,想要建立我和老板之间的绝对信任,真的不容易,或者说,几乎不可能。Eric在的时候,这些不是问题。但是现在,我却缺乏对上司的信赖,至少不如从前。甚或,有些热情消退,只有一种公事公办的味道。


这次出游,有一种收获是更深刻的感受到所谓的“放下”的含义。放下,更多的是一种投入,一种心无旁骛的专注,一种对事的虔诚和尊敬。

无论是生活还是工作,皆应如此!

Older Ent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