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件小事

Comments Off on 一件小事

大女儿这个学期是三年级。我们周三的晚上去学校问了分班的情况,得知女儿分在二三年级的混合班。

老婆和我的第一个反应是:是不是女儿成绩不好,所以被变相的留级了?我们俩的心情一下子变得异常糟糕,连对女儿说话的口气都变了。一晚上老婆粗声粗气,我也变得极不耐烦。女儿不理解,只觉得受到了委屈,又说不出来什么。一整个晚上,这个家里的气氛都很压抑。老婆开始在网上给女儿找三年级的辅导材料,我闷头在写我的程序 — 我尽量控制自己的情绪,然而有一种突如其来的茫然无措,总觉得我有些东西没有抓住。

第二天早上我仍旧一早开车上班。天还没有亮,路上的车子却不少,所以车子的速度并不快,我似乎找回了一点感觉。想想女儿的事情,我突然联想到几年以前,印在脑子里的一幕:我在咖啡店买咖啡,服务员是个年轻的女孩子,有些腼腆然而热情。她的脸的轮廓让我突如其来的想到自己的女儿。而后我脑子里跳出一个问题:我能接受我女儿以后在咖啡店做一辈子吗?或者更简单一点,如果我女儿长大之后,就是个普普通通的人,或者低于普普通通,只能找到这么一份零时而收入不高的工作,我如何对待她?我今天能够和气并微笑的对着柜台对面的女孩,我是否用同样的心情对待我长大的女儿,如果她不优秀的话?

我想了很久很久,我的答案是:我应该可以。我对女儿的期待从来都不是从功利主义角度出发的。我希望她自强,自信,自立,自爱,能够幸福。如果女儿喜欢在咖啡店里做,能够安安心心的做一份普普通通的工作,我没有什么不能接受的。

我一向以为我已经想通了这个问题,我已经能够接受任何结果,我对女儿的感情不会有变化 — 然而我却发现,我在知道女儿成绩似乎不好的时候,居然失态了,失去了我的从容,甚至失去了我的判断。我宁愿相信学校的判决,而不是我自己和女儿朝夕相处得到的答案。

我其实是应该对女儿道歉的。

想到和做到是有差距的,我的第一反应也就是如此。我以为我想通了,实际上,我仅仅是在道理上明白了,但是在实际行动上,我并没有做到,或者用我自己的话:有修而无行,修行有缺。


后记:老婆昨天特意和其他的亚裔的小孩的家长打听,原来好几个我老婆觉得不错的小孩子都分在这种混合班。有个家长还特意到学校问为什么。大家的第一反应都和我们一样。昨天晚上,校长给每个家长发了一封长信,附了三份文件。详细解释了为什么会有混合班,分班的原因,标准,和其所依据的学术研究报告。简而言之,是你女儿不错才分到这种班,这种班上,女儿会学到如何成为一个Leader,学会如何教低年级的小朋友。。。原因很多,也很有力。我和老婆基本上是接受了这种解释。

然而,我和老婆仍旧认为学习是必须抓紧的。老婆已经打印了大概百来页的课外练习题。而我,也决定花更多的时间在惜惜身上。

无论女儿将来是否普通,我们的感情不会变。无论女儿将来收入是高是低,我们希望她有足够的能力去掌控自己的生活。说到底,我们希望女儿幸福,而幸福,从来都是建立在一个完整的人格基础之上的。而完整的人格,则必定是自立,自信和自强的。

Advertisements

collateral beauty

Comments Off on collateral beauty

好几年前就想看这部电影,结果一直都没有看到,后来也就忘记了。直到前天晚上才突然想起来,在网上租了,然后从头哭到尾。

哭是因为经历。除了病痛带来的死亡,我经历了电影里几乎所有的小故事。”Only if we could be strangers again” — 我甚至对孙璟说过一模一样的话。这句话是结束,也是开始。只不过我后续的故事和电影不同。Howard是失去之后再开始,而我则是开始之后经历了失去。然而痛苦和经历是类似的,甚至于连收获也是一样。

我这个星期在Las Vegas,也是第三次参加Black Hat。不同的是这次我在Blackhat之后,又接着参加了Defcon。参加Blackhat的人数是两万,126个国家。Defcon也差不多。我还没有太深入到黑客这个世界,不知道到底有多少顶级或者名人在这里。然而仅仅是看到这么多和你讲几乎同一种语言的人,都会让你有一种自然的归属感。

然而我仍旧是一个人 — 我并不孤独,而是有一种深刻的独自一人的的感觉。犹如鱼群中的一尾鱼,无论鱼群多大,我仍旧是能够站在鱼群外面,看着自己,随着大流,然而有自己的韵律。

白天我忙着听演讲,参加了workshop,和前后左右的陌生人聊天,谈谈技术。然而晚上,我却并不愿意参加各种party — 这种聚会其实是让大家继续交流的方式。然而我不感兴趣,没有哪怕丝毫的热情。我每天晚上都是老老实实的回到酒店,上上网,租个电影看看,一个人安安静静地呆着。

老婆和女儿们给我一种归属感,一种使命感。我害怕失去他们。我已经经历了一次失去,很难想象我有勇气再失去一次。

然而我必须要能够面对。就如这部电影《collateral beauty》里面要表达的:时间,死亡和爱无法分割。每个人都会拥有这些,也都会失去这些。失去,可以是一种灾难,一种痛苦,一种必然。然而未必是纯粹的黑暗和沉沦。人的勇气,在于能够看到失去之后的美丽。正如人都会死,这不是问题,问题是如何去活。

人活着,是一个整体而存在,其中的经历必然包含了个人的,家庭的,业余的,和职业的。我一直觉得需要在生活和工作之间有清晰的分界线。然而也许,我将家庭和工作分得太开了?无论我在哪里,在做什么,我需要的仅仅是一种专注,而不是一种人格分裂式的隔离?


其实没有说什么有意义的东西,姑妄言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