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来的机会

Comments Off on 重来的机会

惜惜小学一年级了,我们给她安排的各种课外班也逐渐开始了。

首先是游泳,已经坚持了四年,没有理由不继续。而后是开始不久的画画,惜惜似乎还比较喜欢,老婆和我也一直觉得有用,所以准备让惜惜坚持下去。而后是老婆最近在安排的钢琴课。最后是九月份要开始的合唱团和中文课。所有这些,我们都希望惜惜能够至少坚持十年。因为所有能有所成的东西,都需要长期不懈的努力,十年真的不算是长的。

让惜惜上这么多课,可想而知她的生活会比较紧张。但是老婆和我都希望如此。从我个人来说,如果我有重来的机会,我想我希望能够有这些机会接触这些内容。这个愿望,不是基于我们望女成凤的想法,而是处于设身处地的考量:我希望惜惜长大之后的生活能够丰富一些,希望她能够学会更多的感情表达的方式。我们并没有期望惜惜达到一个什么样的高度,所以不会给她任何的考级和比赛的压力。我们唯一期望的,是她能够通过各种方式,找到本来的自己,通过各种方式去了解自己。我们希望惜惜在上大学之前,就大致知道她是个什么样的人,能够做什么样的事,喜欢什么样的东西,希望能够做什么事情,最后,希望她能够大致清晰她想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

了解自己,从来都不是说说而已,了解自己,从来都是困难的,我们希望她能够大致做到 — 至少,能够学会一些了解自己的技能。

仅此而已,极难,但是必须如此!

不染

Comments Off on 不染

要保持内心的平静,重要的一点就是要做到能够不被外在的情绪做左右。

人的内心,或者说意识深处的情绪,应该犹如一种纯洁而光滑的铜板白纸,无论经历了什么事情,都能够在事后不留下任何的污渍和划痕 —- 又或者这种形容也有些不太准确。应该是心如明镜,能够照出万事万物的样子,无论是外在的美或者丑,无论他人的温言细语,还是雷鸣震怒,无论是外在世界的沧桑变化还是自身经历的坎坷跌宕,都能够坦然面对,能够承受乃至于欣赏,品味。

此所谓“不染”

不染的前提,是能够有个强大的内心。这种强大,是指有自己坚定的信念,有自己坚定的价值观,有对自己清晰的认识。能够辨别善恶对错,辨别真假美丑。对世事变化了然于心,对利益取舍有序有度。这一切都不能停留于概念,而必须要有自己的经历和验证。我的开始,则是从十二年前的一个晚上开始的:离婚之后情绪自然低落,基本生活在一种自我放逐,自我否定的恶性循环里面。直到那天晚上,我突然想到:我其实也没有那么糟糕,至少我这些年还在抵制日货 — 这么一个突如其来的自我肯定,奇迹般的让我能够正面看待自己,让自己跳出那个黑色的漩涡,站在当时情绪的对立面去评判自己。十二年过去了,当初这根思想上的拐杖已经不太重要。但是我真的很感激当年那种也许冲动和幼稚的决定。

也许我的第一个经验是,人都需要有一个“拐杖”,或者“航向标”吧。有了这个,人能够在思维极度混乱,在被彻底否定的境遇里看到一个真实的自身,而后跳出来,重新而公平的审视自己,重新找到自己的位置,重新坦然的面对自己和外面的世界 — 每个人都需要这种拐杖,或者这种航向标。这种航向标,其实是某种根植于思想深处的不可磨灭的自我意识。每个人的情况都有不同,我只能说出我的个人体验。

 

仅此一次

Comments Off on 仅此一次

在Charles家碰见好久不见的老顾。感觉老顾的确是有些年级了,倒是张伯母还是不显什么。而后感叹我也已经四十多了,很多事情,或者说经历,不由自主的进入了也许此生只有一次的阶段了。

老婆说想明年回国一次,我深以为然,老婆好久没有回去了,距离上次,大概有三年了吧。明年暑假的时候秀秀也大了一些,应该可以承受这些颠簸了。回去看一下外公外婆也是应该的。

而后想到我自己,我也很久没有回去了。明年当然也无法回去,但是或许可以趁老婆小孩回去的机会把老爸接过来,而且不仅仅是老爸,也包括张二的爸爸 — 这样老爸有个游伴 — 让老爸他们在这里住一段时间,也许一个月,然后带他们去拉斯维加斯旅游一番。也算是看看外面的世界。

如果看看老爸的年龄和我的年龄,也许,这也是此生仅此一次的旅游了。等时机合适的时候和老婆讨论一下,希望能够被批准。

demo – 放松之后

Comments Off on demo – 放松之后

昨天和自己的讨论还是有些作用的。放下了之后,心情明显轻松一些。

下午按照原计划给老板和同事将自己前段时间完成的项目做了一个demo。老板的总结是没有什么用,东西还是不错的—这些评价与我,已经没有什么关系了。然后和老板讨论他希望达到的目的和效果。我也很坦率的告诉老板:此路可行,理论上,实际上是不通的。不过我可以做出来,看看效果如何。老板欣然答应按照他的路线走。

我说的自己的“坦率”和我眼中的老板的“欣然”都是当时的真实感触。在抛却了个人的成见,情绪,用一种通彻不染的心态讨论事物的时候,我的确发现自己心理上轻松很多,也能够真实的感受到哪些评论是针对我个人,针对这个项目,针对这个要处理的问题的。我最后的判断也许仍旧是错的,也许老板仍旧有针对我的地方,但是这 一切已经没有什么关系了。

人心改变了,世界也因此而改变。我如果把我看见的每个人,每件事,都看成是对我的帮助,至少,我眼中的世界就会漂亮很多。

 

惜惜一年级的第一天

Comments Off on 惜惜一年级的第一天

今天是惜惜正式上一年级的第一天,需要纪念一下!

可惜公司的事情有些扰人,没有亲自送惜惜上学,有些遗憾。

Jimmy昨天聊到LuLu的事情:大学要毕业了,准备试一下走不同的路,Jimmy无可奈何,但是也能够同意并且支持。

我不知道惜惜长大是什么样子,希望我能够一直和她好好的沟通,希望能够一直成为她所信任的人,希望她能够尽快学会独立,成熟,了解自己的梦想,并且能够努力。。。

我在懵懵懂懂中自我探索自己的前程,父母能够给予的不多,我希望我能够比我的父母做得好一点。

一切顺利,惜惜!

奈何惶恐?

Comments Off on 奈何惶恐?

两个星期的假期回来,第一天上班的时候感觉还不错。但是第二天,到今天是第四天,总感觉心里没有底。有一种无法捉摸的忐忑和惶恐。

— 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需要和自己好好聊聊。

惶恐,茫然,其实是不知自己在哪里,不知道该做什么,不知道怎么做,不知道目标在哪里。而这些,和最近的和老板的意见相冲有直接的关联。简单的说,Eric走了之后,我和他原来商议的方案几乎全部被推翻。计划中准备开发的功能也被搁置。我的感觉是一夜之间,我变得无所事事了:不是真的没有事情,而是不知道怎么做才是对的—或者更简单的说:不知道怎么做才是老板认可的,或者更加直白一点:不知道怎么做是老板喜欢的。

我一向不喜欢迎合别人,特别是技术上的事情。对则对,错则错,不需要迎合,也不需要揣摩上意。但是这种剧烈的变化却迫使我不由自主的开始这么做。我想这算是我惶恐的源头吧。

源头在于他人,但是错误仍旧在于我自己。我自己的反应大概也过于剧烈了一些。首先是不应该轻易的放松我做事的原则,其次是在处理事情的时候夹杂了太多的个人情绪,最后是过早的开始试图揣摩上意。这些举措,和我的心志不坚直接相关。

源头和过程都找到了,我想我还是知道给怎么做的。退一万步说,也是在旅行途中突然想到的:大不了老子不干了。思绪及此,我其实也明白事情远远没有到这个地步。更多的仅仅是不同的管理风格而已。但是这次事情之后,想要建立我和老板之间的绝对信任,真的不容易,或者说,几乎不可能。Eric在的时候,这些不是问题。但是现在,我却缺乏对上司的信赖,至少不如从前。甚或,有些热情消退,只有一种公事公办的味道。


这次出游,有一种收获是更深刻的感受到所谓的“放下”的含义。放下,更多的是一种投入,一种心无旁骛的专注,一种对事的虔诚和尊敬。

无论是生活还是工作,皆应如此!

大峡谷及迪斯尼之行

Comments Off on 大峡谷及迪斯尼之行

BlackHat之后就是为期一个半星期的旅行。这次和老婆小孩去了大峡谷,回程则绕道去了迪斯尼。总计车程是2100英里。昨天晚上刚刚回到家。比较累。

俗话说“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我不能说读万卷书没用,但是行万里路一定是有帮助的,如果是在读万卷书之后的话。这次旅游,还是让我看到了自己很多的弱点的。我一直认为,旅游就是把自己在一个陌生的环境里,然后站在第三者的角度观察自己。我这次感触颇深。我曾经以为自己淡泊,豁达,无欲无求,这次旅游我却发现自己还远远没有达到这个境界。我需要更多的锻炼和自我反省。

第一个收获是突然理解了什么是“知常”和如何达到“知常”:很简单,就是不断的回忆某个有深刻印象的场景,每次的回忆中都用第三者的心态去观察自己当时当地的心情和做出当时的决断的原因,这种回忆是不会让人愉快的,因为当时的场景也许是让人感到极端后怕的–比如这次旅行中几乎发生的车祸。通过一遍一遍的回忆,去延伸各种可能的结果,去感受各种后果带来的负面和正面的情绪反馈。而后让自己坦然接受这种–或者说各种–后果。等到自己能够坦然面对了,坦然接受了,我想,我也就达到了所谓的“知常”。“知常”,是一个人的身心经常处于的状态,可以说是个人的行为和个人遵守的准则的彻底融合。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知常,就是去掉自己的面具,让自己更加诚实,更加坦然。

第二个收获是突然理解了所谓的“放下”,说得深奥一点就是“无我人众寿者相”。参加完BlackHat之后,觉得自己有很多收获,觉得自己有很多想做的事情。然后同时又不免有一种攀比的心态,觉得做这个不如另外一个更有成就感,某个比较起来更加能够“创造价值”。这种心态之下,我居然觉得做什么都有些不够。某事开车,突然觉得自己很好笑。这种利益的计算,无论是出于利己或者利他,其实都是无聊和没有意义的。事情无所谓大小,也无所谓成功与失败。如果在做事情之初就有这种心态,人是不会有什么成就的。做事情就是做事情,放下一切的利益和考量,只问自己一个问题:是否愿意?愿意,就去做了。仅此而已。

或许还需要更进一步的说明:回到我自己几年前反复思考的StevenJobs的话:you can only connect dots backwards:未来不是可以设计的,仅仅是能够准备的。未来可以计划,但是不是设计,更不是一成不变的。计划未来,最重要的是把眼前的事情做好,做到极致。所谓的一理通百理通,不是简简单单的明白如何做某件事,而后期望能够自然而言的明白如何做另外的事情 — 而是通过将某件事做到极致这个行动,去理解事物—说得大一点,是万事万物背后的共性,在把握精髓的同时,锻炼自己的心性。心性到了,自然可以一理通百理通。

Older Ent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