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春节

Comments Off on 我的春节

春节这天是周五。我早早的和老板打了招呼,说是休一天“假” , 借口自然是庆祝中国新年。

周五早上,我却并没有“庆祝”中国新年。我早上七点钟就在邮局门口排队。我的护照还有两周就过期了,必须要申请延期。而这里低下的效率让多数人不得不提前到邮局门口排队,期望能够早点办妥—-我上一次帮女儿办护照,就是八点半排队,结果到下午四点关门还没有轮到我们。而即便我今天是七点排队,我也不是第一个—有一对夫妻,他们是六点钟过来的。

吸取上次的教训,我还带了一把椅子。空气有点寒,大约是两三度的样子。我一边写点程序,一遍不无讽刺的想,我居然是在春节这天的早上去延期我的美国护照。老婆九点钟过来看了我一下,带了份早餐,是葱油饼加煎鸡蛋。我抱了抱老婆,有点感动,因为没有想到老婆会过来。

等了三个小时,邮局十点开门了。办延期很顺利,就是在拍照的时候有点笑不出来,无论是因为被冻久了,还是因为漫长的等待,抑或是因为中国新年办外国护照的纠葛。我觉得我长得越来越个土匪了。

回到家里,女儿们都上学去了。我和老婆又出门了 — 车子雨刷坏掉了,需要去车行看看。车行的人的态度很好,就是要等很久。我和老婆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就慢慢踱到街对面的餐馆吃饭。无意中走到一家刚开张的韩国人烧烤店,环境还不错,就坐下来,好好的享受难得的两人时光。

而后是取车,接女儿下课,回家,到Costco买了两件新衣服给女儿们,因为下午的时候小女儿的幼儿园里面有他们的表演,之后是共聚晚餐。晚上我想出去吃饭,老婆不愿意,毕竟中午刚刚出去吃过了,也是想省点钱。

晚上吃饭饭,没有让女儿做多少作业,就直接让他们洗澡,看电视了。

一天的高潮是在女儿洗完澡之后,惊喜的发现桌子上的红包 — 也许,对于在这里长大的女儿,红包,也就是中国新年所有的意义吧!

Advertisements

Apple Visitor Center

Comments Off on Apple Visitor Center

上周很忙。房子在装修,因为地板要油漆的缘故,我们周一搬到旅馆暂住。而后小女儿发烧,我又很不凑巧的要去Seattle出差,出差的内容很不凑巧的是给老板们展示一下我们组完成的一些项目。出差的百忙之中还给女儿约了医生。周五回到湾区,房子油漆却仍旧未好,需要另外找旅馆,于是忙着找旅馆,搬进搬出,最终仍旧是花钱找了一家贵的旅馆,正好在苹果公司新的总部对面 — 过街就是

这么近的距离,没有理由不去看看。等到下午四点,小女儿午睡醒了,大女儿的作业也做完了,我们就到了对面的Apple Visitor Center看看。对于我,这是不是一次简单的“看看”,而是一种近乎于朝圣一般的拜访。

艺术里面,我最敬而远之的是画画。哪些所谓的现代派,后现代派,抽象派,我唯一能够感受到的情绪就是排斥。这些所谓的作品,无论是孟克的《尖叫》,或者是应该让人感到亲切的《蒙拉丽莎》,我唯一的情绪就是“被排斥”。我无法理解,很难接受,不能亲近,从而无处汲取任何有营养的东西。

然而Jonathan Ivy的作品除外。第一次开始认真喜欢Apple的产品是从PowerPC G4开始的。而那个时候,G4已经问世六七年了,已经开始步入被淘汰的系列。然而就是这么一部应该是老式的产品,我发现它有着与众不同的特点。G4超越了冷冰冰的机器本身,成为一个特立独行,有自己的灵魂的人。在自己逐渐克服了对苹果产品的价格的反感之后,我发现我越来越开始喜欢Jony Ivy的设计。对于我,一件艺术品,不应该仅仅是纸上的设计,它更应该是一个包含了材料,加工,包装,乃至于到客户手中使用,最后回收的完整的循环。而在这个地球上,苹果公司是唯一一个主动去这么做的公司—又或者说,“一个人”。

我就是抱着这种心态和信任,想去看看这个由这个大师设计的最近,也最能够仍然亲近的产品:Apple Visitor Center.

过多的描述只会破坏这件产品本身,所以我没有用文字去描述它的欲望。正如iPhone是要自己亲手去用才能感受它的精致和妥协 — 一样,你只有亲自走进去这件艺术品,你才有可能真正的体会到它的不一样。我唯一能够用来形容它的单词就是“和谐”。从它的高度,形状,旁边环绕的稀疏有致的树林,到整体式的玻璃外墙,到每一根由展台,桌椅,屏幕所有意无意刻画出来的线条,和由楼梯,踏步,转角,支柱的距离,颜色所配合出来的空间,无一处不自然。整部建筑,犹如变化的山泉,没有棱角,而棱角处处,并非圆润,而处处圆润。

我没有拍照,一如我到很多其它值得留念的地方。相机带走的不是风景,而是孤芳自赏的自己。一个小时的拜访,平复了我一周以来的忙碌的心。一个小时的流连,我已经将自己的一部分融入其中。

得之,幸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