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松一下

Comments Off on 放松一下

早上收到amazon的邮件,告诉我背景调查已经完成,最后的可能的障碍也已经扫除,我想我已经没有任何需要担心的了。除了要完成自己的作业和准备考试之外,我心里上已经开始放下RH的事情了。虽然说还要做一次knowledge transfer,我已经没有什么紧迫的感觉了,基本上考虑如何收尾我学校的东西基本上是我唯一考虑的问题。

回头看在RH的六年半,我想我没有什么遗憾。没有遗憾在于两点,首先是我自己没有浪费时间。该考的证书已经考了,RHCE之后本来可以试一试RHCA,不过后来一系列的变化让我最终改变了主意,主要是觉得没有太多的价值。我说要读完本科然后读硕士,虽然没有百分百完成,但是本科文凭已经拿到,而且读硕士至少已经开始,不算是失败。对于公事,我想我也已经尽力。我很努力的期望能够做出一些改变,而且我也利用我自己的业余时间做出了一些东西。至于这些做出来的东西没有被采纳,被用上,则不是我能够控制的问题。事实上,这种管理层上的限制,也是最终促使我最初离开的原因。

我一向都觉得人应该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如果我能够有发挥的余地,我想我不会轻易的离开 — 而即便我受到了很大的限制,我仍然尽力试图留下了。现在我的兴趣反正也换到了移动设备,我希望我的下一站是一个能够让我再往前走一步的基石。我虽然说过我学会了东西就会尝试开自己的公司,但是我并没有存着偷师学艺,而后饿死师傅的心思。我但凡有任何创意,我总是试图在公司的框架里面实现它。除非(1)我的建议完全不被采纳,(2)我对自己的想法确信不疑(3)我已经足够强大到可以离开

忠于人,忠于事,是我一贯的信念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Comments Off on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有天开车在路上,突然想到如果将来发达了,我想回通城开一家用竹子作为原料的产品公司,生产一些家庭用具和小孩子的玩具。产品上学习Apple,以设计为导向。在管理上,则用“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作为最高的指导原则。

这样的意淫还有不少,写下这个,仅仅是因为想到了这句话。而由这句话再延伸开来,则联系到我这几天做的事情。

我周五的时候和Jenny说了要离开RH的事情。然后说了我会做好knowledge transfer工作。同时建议她可以让xiyang,组里面另外一个中国人(至少我以为是中国人),飞到这里,我希望面对面的交谈能够让资料更加清晰完整。而在我私心里面,我希望能够帮到另外一个中国人,也自认为我的经验有极大的价值。出乎我意料的,同时也是不出我意料的,则是lead一如既往的热烈拥护,然后说需要和manager(Jenny)沟通,而manager,则是一如既往的首先表示同意,继而感谢我的建议,最后否定掉,否定的原因也是经年不变:no budget。

我一直说过,人需要恒守如一。虽然lead或者manage并不热衷于我提出的“knowledge transfer”,我还是需要认真的完成它。我既然认定我应该如此,我就需要按照我自己的要求做下去。正如我很早以前说的:我不为别人而做,而不为别人而不做。自己的价值观是我自己的行为准则,不因为别人的意志而更改。

我设想中,面对面的交谈的时候我可以提到很多正式场合里面无法提及的东西,比如说最近体会到的“safed-plugin”的系统思维方法和如何“grow”测试程序。这些暂时无法涉及了,因为这些是尚未成熟的理论,宣扬它们更多的是不负责任的态度。而同样无法涉及到的,则是分析目前整个组里面的automation的状态,包括哪些不错,哪些比较糟糕。目的当然不是为了彰显我自己的水平,而是为了让队友有个更清晰的认识,这样,他在接手我的东西的时候能够从一个更高的层次理解我的思路,更容易理解我的做法—不需要让别人认可我的正确性,我只需要别人掌握我的做事的习惯。

我有我的坚持,然而这些也仅仅是我的坚持而已。“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如果多走一步,就会变成“己之所欲,强施于人”。这不是我的本意。我会按照我的想法做事,却无法强迫外面的世界按照我的意志行动,一切都仅仅是随缘而已。我所有的行动,归根到底,也不过是“惜缘”而已

所谓的曲线救国

Comments Off on 所谓的曲线救国

回头想想我这一路上的摇摆不定,我突然感觉有些理解当年汪精卫为什么提出曲线救国的主张:因为世事艰难,因为对手太强大,因为前途太渺茫。任何人都很难面对这极端的困难,独立抗争这么一个几乎不可战胜的对手,所以选择暂时屈服一下,试图以临时性的妥协换取生存的空间,期望自己在这种苟且的环境中恢复和成长,这其实是一条多数人都会想到的路,也是符合中国人的一贯的生存哲学。

曲线救国的想法没有错,甚或一时的屈服也无不可,然而所有的这些,都需要有一个底线 —- 这是我后来想到的 —- 汪精卫的错误,不在于认可当时日本人的强大和中国的弱小,而在于没有坚持他自己的底线:保持领土的完整,和主权的独立。汪精卫在后期其实已经看到了他的主张的不现实,然而他仍旧继续妥协。底线一旦跨过,暂时的妥协,就变质为叛国。

我算是很早就定下来要换到移动设备这个方向上面,所以我一直仅仅是在google,apple和后来的lab126里面找机会。在这个过程中我逐渐的,也是切身的感受到了这些公司的文化—老实说,我对lab126的文化一无所知—-也逐渐的理解到我更加合适什么类型的工作。(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调整工作是对的)更明确的说,我慢慢的理解到,我的工作历史决定了我更喜欢一个开放一点的环境,我在找工作的后期其实已经看到这一点,所以我开始有了偏移apple而亲近lab126的想法。我需要反省的,或者说让我联想到曲线救国的,是我后来在已经得到apple比较肯定的答复,同时还没有听到lab126的消息的时候的那段摇摆:我几乎要认可曲线救国道路,决定先委屈一下,进入mobile device这个行业,然后再谋求变化了。

这个想法,现在回头想想,没有大错,但是我很可能因此而走一段弯路。而我那种准备妥协的心态,在生存的压力下,显得非常之情有可原。我侥幸的逃过了这种选择,但是我需要好好的反省。我需要反省的不是那种摇摆不定,在未来模糊不清的时候,做出错误的选择,或者不合适的选择无可厚非,我需要反省的是如何确定我的底线,如何在看清楚了道路的时候能够断然回头。

每个人都有可能变成汪精卫,但是只有没有底线的人才会真正的成为汪精卫。走弯路不是错,坚持走弯路,然后走入歧途才是真正的错。

尘埃落定

Comments Off on 尘埃落定

周二的时候接到amazon的电话,告诉我面试结果:一切很好,没有问题,周三的上午告诉我他们的offer,我下午回了一个conter offer,然后在上课之前的十分钟敲定所有的细节。周四,也就是今天上午,收到正式offer,中午的时候签字。到下午两点半,告诉我老板我的决定。一切都在几天的时间里面尘埃落定。

老板礼貌性的挽留了一下,我也仅仅是解释说我的兴趣改变到mobile device上面。接下来说了一些细节,由于我还有大概12天的假期,从下周四开始,我几乎不需要再回公司上班了。我当然不会不去,我主动建议了我可以培训另外一个中国人同事,让他可以快速上手我的东西—-当然结果是否如我所建议,也就不得而知了。

十二月13号是我在RH的最后一天,十二月16号将是我在amazon lab126的第一天。我接下来的职业生涯,将永远的改变了。

不是没有留恋,但是对于已经思考了一年半的我,这一切都不必再牵挂。

无论我是否准备好迎接新的变化,变化已经开始。

 

故土

Comments Off on 故土

故土难离,也许是人到了一定年龄的习惯性反应。又或者,这是一种对自己的根的眷恋?

这段时间和老婆讨论回大陆的问题,说来说去,我都有些不想匆忙。我想象中的回去,是回到通城,也许一个人,也许一家人,慢慢的在当年的路上走走,呼吸一下空气,闻一闻乡土的味道,看看当年的学校,也许和老师学生攀谈一番,只为遥想当年的年少轻狂。

想去祭拜我爷爷奶奶。奶奶去世之后我从来都没有去祭拜过。这么多年了,这一直是我的心愿。祭拜是为了什么,我不知道。我想告诉奶奶我还好,一切都好。又或者,这种祭拜本身是对自己身后事的期望?期望美国长大的女儿能够如此在我百年之后祭拜我?我不知道。

我之所以是我,首先是因为我起源于故土。然而人总在变,在变化中升华或者退化。我不知道我经历了什么样的变化,我只是知道我和我爸爸,我妈妈,甚或我弟弟都有太多的不同。这种不同,带来的是一种孤寂。最近看到一本书,讲到人老的时候的无人问津的凄凉,抱怨子女的不闻不问。我有同感,但是不同意这种责备。女儿和我是不一样的,正如我和我老爸的不同。这种孤寂,本质上是思想上的分歧,是无法用幽默去排遣,也无法用宽容去融合的。它仅仅是一段人的必经之路。也许,在更深的内心,我之所以想回到故土看看,也是来源于这种对未来的孤寂的恐惧吧。

人生有苦,但是人不是为了苦而活着。我此刻的惆怅,也仅仅是想提醒我自己,我还是幸福的。

故土的难离,其实都是在心里;在行动上,却是故土易离

 

告一段落,和说些什么

Comments Off on 告一段落,和说些什么

今天完成了lab126的面试。开始的时候有少许的紧张,之后就好了 — 一如以前的所有的面试

我并没有回答出来所有的问题,因为我并不是什么都知道,对于我知道的东西,我相信我能够用比较清晰的逻辑表达出来,对于我不懂的东西,我会试图从我知道的角度去解答,但是我也会很干脆的承认我不知道。

面试的时间尚可,和google,apple比较起来,我感觉更加和缓,大概和彼此的心态有关—-也许是和公司文化有关系吧。至少,在我看来,能够首先介绍自己,说明自己是做什么的,是software engineer,还是programmer manager,能够让我感到许些的平等。相对于apple的人从头至尾都不说自己是干什么的,也不能问他们是来自那个project,感觉好一些。

HR告诉我说明天下午大概就可以通知我结果,而且也没有之后的interview,这点让我感觉不错,比较干脆。

经历了这么多面试,我能够确信的是,其实无论哪种面试的程序和方法,都无法真正的判断一个人的能力。了解一个人的历史固然可以了解一个人,但是招聘是为了知道未来,而没有人,也没有什么方法是可以看到未来的 — 否则wall street 早就用上了。我不觉得我弱于google的标准,但是我也提不出什么证据说明我更强的地方。我更不觉得我有什么不能胜任apple工作的地方,但是不同的人显然有不同的意见。对于lab126,同样如此,我固然有不懂的东西,但是如果我对于要求的东西百分百的懂,我不过是在重复我原来的工作而已。这对于我,只怕也没有太多的意义。我毕竟不是为了变化而变化。

一切又归纳到中国人的一句老话:随缘。随缘是一种生活态度。我想我已经足够努力,尽力了,也就可以了。我接下来需要做的,是继续其它的生活内容。人总要往前走,朝前看,而不是驻足长叹。

我仍然要说,我这一年多的反省折腾的结果就是我更了解我自己了,这,很值得!

这个周末

Comments Off on 这个周末

周一是amazon的面试。这个周末除了周五的晚上准备了几张卡片,分析了一下android的底层,周六的早上好好的复习了一下之外,基本上没有找到合适的时间让自己放松一下,好好的想想如何准备明天的面试。

周末照例出去看房子,虽然五十万的房子看起来很是诱人,但是我和老婆商量下来,还是三十万左右的比较好。主要还是从经济能力出发。虽然房子小一些,但是人在物质上不能只看到好的,过几年紧张一点的日子也是不错的。如果好好设计的话,没有理由不能住到里面去。人,毕竟还是要诚实一点,特别是在物质享受方面 —- 从这个方面来说,老婆很好,这样的老婆打着灯笼都难找,要珍惜!

周末的时候上网看了看学校的消息,结果发现我好像已经被学校录取了 —- 算是不错的消息吧,不过需要好好的确认一下。学校这方面的处理比较乱,我不敢肯定。看了看学校下个学期的课,感觉上没有什么能上得,我感兴趣的课时间不对。Johnny以前的意见是对的,SJSU毕竟还是差一点。不过我志不在此,所以先上着再说吧。学点东西毕竟还是好的。

无论接下来的路如何,人总不能原地踏步。早上看到一句话:“为十年筹”,我想,我也应该如此。无论落脚何处,人总要做出改变,而且是主动的改变,而不是被动的应付。我也许今年真的换不成工作,但是有怎么样呢?慢慢走,慢慢调整就好了。

我自独行

Older Ent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