秀秀

Comments Off on 秀秀

秀秀十八个月又12天。学会了喊爸爸,妈妈,姐姐,知道怎么说“饿了”,和“好饿”,知道说“抱”和“bye-bye”。而且知道check-out是怎么回事。

惜惜周六早上有画画课,好几次上课前,我们都早到一会儿,到附近的McDonald买点炸薯条。秀秀当然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今天有些晚到了。我们直接送惜惜上课,而后我因为要上厕所,秀秀,老婆和我还是去了McDonald。我直接去了厕所。出来之后,老婆笑着想我招手,指着在柜台前站着的秀秀说,“人家已经在这里站了好久了,还是给她买点吧”。。。

今天刚好是农历春节,大年初一,秀秀当然如愿以偿!

Advertisements

好久没有提到惜惜了

Comments Off on 好久没有提到惜惜了

惜惜和秀秀自然是我生活里面极其重要的一部分,我似乎有些较少在日记里提及。需要补充一下。

秀秀一岁半了,走路已经走得很好了。首先学会的是叫“姐姐”,不过已经好几个月不太叫了。而后学会的是叫“爸爸”。很有一段时间拒绝叫“妈妈”。老婆每次有有点不乐意。每天下班回来,秀秀一定会跑过来要我抱抱 — 另外,最近这几天学会了说“抱”这个单词。

有些忽略惜惜,反省到很有一段时间没有好好的抱抱她了。最近开始每天下班,在抱了秀秀之后,一定好好的抱抱惜惜,拍拍她的头,告诉她爸爸也很喜欢她。惜惜似乎很喜欢我这么做。也会反过来抱抱我。

每天惜惜练钢琴的20分钟是最难熬的。老婆几乎每次都发脾气,惜惜几乎每次都流眼泪,哭着喊着。其实惜惜还是喜欢钢琴的,没有逼着她练的时候她会主动坐在钢琴前面,自娱自乐一番。

最近在参加学区举行的一个补习班,教育父母如何和孩子们沟通。不得不说,这还是一个不错的学习。至少,每周一次的课程在不断的提醒我,需要对小孩提供更多的关心和引导。

日子平淡,这样很好!

所有的好故事都和钱无关,然而相关

Comments Off on 所有的好故事都和钱无关,然而相关

不知道为什么想到电影《Pursuite of Happiness》。故事里的主人公和他的小孩一直在穷困中挣扎。每次几乎山穷水尽的时候,我都提起心,几乎不忍心看下去。我无法想象他和小孩如何度过这种难关。我最钦佩的就是这种在最底层的挣扎和不放弃。

这种困境自然是和钱息息相关的,然而正如所有的好故事一样,这种在绝境里的不放弃,正是造就一个伟大的人格的必要条件。这种故事,才有真正吸引人的魅力 — 而相反的,如果在困境中,他突然得到一大笔钱,日子从此好转,我相信故事会顷刻间变得平淡无奇了。

之所以生活比故事精彩,就在于生活里有无数在边缘挣扎的人,也许很多人并没有挺过来,但是每一个挺过来的人,都有一个精彩的故事。

而从反面来说,钱,或者任何轻易能够得到的钱,都在悄声无息的杀死这些生活的精彩。

想要精彩的生活,远离金钱 — 不是不要金钱,而是不要以金钱为目的,也不能以金钱为手段。人活着,其实和金钱本身无关,仅仅是相关

又是低沉时

Comments Off on 又是低沉时

是低沉,不是消沉。

不是突如其来,然而无法逃脱。犹如被人捆绑后放在铁轨上,看着火车临近,然而无法逃脱,也不能逃脱。所以我木然,灰暗,无可奈何,然而心如明镜。火车冰冷的钢架从脸上极近的地方飞驰掠过,有一种巨大的压迫感;又犹如坠入深潭,身体逐步下沉,光线逐渐昏暗,呼吸不得,看不见尽头。我希望一切能够早点过去,然而我太清楚时间只能一分一秒的过,我甚至能够听到心跳和滴答的声音。

我指希望我能够快点老去,尽完我应该的责任和义务,而后了无牵挂的离开。所有这一切,我都不愿意重来。即便,我看到生活里巨大的快乐,也享受了老婆女儿带来的生活的满足。然而我仍旧希望能够早一点安静的离开这个世界。

我不是消沉,我仍旧有我的期望,我热爱的东西,我仅仅是情绪低落,无可排遣。不是任何人的责任,仅仅是生活里自然的一部分,犹如幸福总是伴随着痛苦,阳光后面总有阴影。

或者简单的说:是一种窒息

不惑之惑

Comments Off on 不惑之惑

我已经不惑之年。然而却无法做到无惑。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我所行所历所知所得仍旧不足。面对新的问题,我仍旧困扰。而一如既往的,我只能独立思考。

老爸要看病,开口就是几万块钱,而我和老婆还在每天为秀秀上day-care的钱在讨论,生怕亏待了小孩,也担心影响到整个家庭的财务平衡,究竟哪一个更加重要?账户里没有钱,但是房子抵押的账户里还有一些,这究竟算不算我的钱?

子女应该相信父母,但是如何去相信一个不相信自己子女的父母?每一句话都要仔细衡量其中的真假,每一件事都要侧面打听事情的真伪。如果是别人,我早就走开。我的性格让我不愿意和这种人有任何的交往。然而这是你的父母,无法跳开,无法不面对,而且还只能笑脸相迎。孔子说,孝,是“竭己所能”,但是这句话到底是说我的工资呢?还是指我能够从银行贷到的钱?想来孔子所处的社会并没有银行和equity loan这么一说。

每一次说到钱,我都情绪低落,每一次都觉得这是最后一次了,心里想着算了算了,就随它去吧,钱走掉了。然后每过一段时间,再来这么一次。十年了,或者说,十五年了,从来都没有得到过一段修生养息的日子。

我其实无惑,我知道该怎么做,我仅仅是做不到而已。

2016岁末 – 2017 初

Comments Off on 2016岁末 – 2017 初

今天是2016的最后一天,很想写点什么,却有些捉摸不到自己的心意。我一直觉得自己是喜欢做测试的,但是我突然发现,也许,在我内心里面,我更喜欢的是创造一些东西,是写一些新的东西而不仅仅是测试。记得Charles说过一句:他喜欢从0到1的变化。我想,我也许同样如此–要不然,为什么我如此喜欢写程序?

然而我的水平仍旧很烂,而这种烂,更多的是因为我写的东西太凌乱,不成体系,不够大,不够复杂。犹如我想写一本小说,但是我一直以来只在不断的练习写散文一般。也许,我应该在2017年多写写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