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部之行

Comments Off on 东部之行

上周去东部出差是很久以来第一次走出自己工作和生活的圈子去接触外部。星期一出去到周四晚上回来。时间并不长,但是引起的反思却很多。

第一个感觉是关于如何认识自己的。结论是人应该不断的出去走走。总是生活在自己的圈子里面很难跳出界限看清楚自己的局限性。这次出去和别人交流,我更多的是看到了自己的不足。如果我仅仅是在自己的工作生活圈子里面,我是无法感受到这些的。人需要不断的比较,不断的鉴别,从而能够不断的反省。没有新的环境,新的视野,就很难认清自己。

第二个感觉是关于如何继续学习。这次出差的一个初衷是想和其它的QA交流一下如何提高软件测试的质量,效率,和个人的能力。希望能够从别人身上学到一点东西。但是结果很失望。除了一些工作的细节之外,我其实并没有在技术上学到任何东西。说老实话,对于这一点,我是非常非常非常之失望的。我以为别人也会对技术抱有和我一样的热情,我以为一个已经在QA里面工作了15年或者20年的人会有很多话要说,很多东西要教。但是我看不到热情,也看不到任何新的技术或者对技术的思考。我看到的不过是一些行政管理方面的东西。我回头再反思,也许事情就是如此。我一直想找一个老师,想找一个能够为我照亮前面的路的人,但是我看不到。我一直都找不到。我在不断的自我挫折中学习,我一直都是以付出高昂的代价来获得一点点的进步。也许,这么多年之后,我想,这个世界上并没不存在一个为我举着火把照亮前面的路的人。我只能自己不断的摸索,自我引导–而我能够教给女儿的,也许就是自我引导的能力
我想读博士然后当老师的初衷就是这个。这个梦想和企望到今天也没有熄灭。我会仍然抱着这个梦想走下去。我也许有一天成为一个老师吧。

Advertisements

读完了本科之后

Comments Off on 读完了本科之后

犹如突破了瓶颈,一下子得到了自由。我最初的感觉是有太多的事情想做。接着读硕士是必须的,想自己做些项目,开发自己长久以来就想开发的软件,还想加入一些开源项目,深入了解一下开源社区的活动方式,需要好好学点英文。。。

上个星期到东部出差,和我的lead讨论一些工作上的问题。而后我的想法有了很大的改变。简单的说,我其实仍然没有具备我想独立创业的条件,因为我还没有学会如何做事。

我一直有比较我自己写的程序和其它qa的程序,我觉得自己的东西还不错,虽然和那些资深的程序员没有办法比,但是比下却是有余;我一直觉得自己对自己负责的东西比较认真,积极回复,按时按质完成,同时也能够适当拓展。但是这次在东部和lead讨论之后,我觉得完全不是这么回事。虽然lead没有明言,但是不满意却是比较明显的。

这个lead当然有自己的问题。但是我飞到东部不是为了去挑别人的毛病的,我是为了了解自己的问题而过去的。我看到自己做事情有很多浮夸的地方,有很多不踏实的地方,有很多马虎的地方,有很多混日子的的地方。在rh最后这几年,至少是两到三年吧,我一直在高估我自己,我一直生活在一种虚幻的,自视甚高的状态之中。我需要彻底的反省

所以无论我有多少计划,我首先需要改正的,是踏踏实实做人,老老实实做事。做事和做人是一体的。没有老老实实做事的心性和行为,也就谈不上踏踏实实做人。再进一步,所谓的老老实实做事情,其实就是对细节的投入。事情每个人都会做,也都知道该如何做,问题的关键在于是否将每一个细节做到了极致。我的问题(也许是大多数人的问题)是在事情解决了90%之后就停止不前了。因为剩下的10%的问题可能需要花费90%的时间,我自己(也许同样是很多人)觉得已经不值得继续投入精力了。我现在反省起来看到,正是这剩下的10%的工作造成了质量的差别。做人是否认真,是否踏实也就只存在于这10%里面。

我需要反省的,是对细节的投入和执着。在没有磨练好将细节做到极致的心性之前,我其实是不合适走下一步的。如果说坚持读完本科锻炼的是我的意志,那么做好细节将磨练我的心性。只有两者都到了一个统一的高度,我才有资格说下一步。

对惜惜发脾气

Comments Off on 对惜惜发脾气

昨天惜惜不好好吃饭,放到椅子上,吃了不到两口,就扭着喊着要下来。实在有些忍不住了,很生气的喝了一句:要吃就好好吃!

–惜惜从来没有见过我对她发脾气,第一反映是吓坏了,看着我–楚楚可怜的–不知所措,拿着饭勺一动不敢动,良久–真的是好一会儿–才讨好式的对我“嘿嘿”两声,算是笑一笑,看我没有回应,不敢动,再等一会儿,我的脸没有梆着了,才真的放松下来,却是不敢大声喊了,只是仍然不情愿的扭着身子。

喝出来,我有些后悔,觉得对女儿有些过了。但是又有些生气。怎么办呢,这是女儿,只能对她好一点。我把她放下来,让她在旁边玩,自己和老婆开始吃饭。

我很难界定自己的脾气是好还是坏。有时候很容易生气,有时候还好。这次对惜惜发火发到她身上是第一次,心里其实到现在还是有些内疚。这种尺度很难把握。

养个小孩这的是不容易。如果仅仅是喂饱也就算了,偏偏还要好好相处。有时候真的很头痛。现在想想,日子大概就是在这种吵吵闹闹,生气和放下之间过了。

麻烦的惜惜

Comments Off on 麻烦的惜惜

惜惜有时候很烦。吃饭的时候不好好吃,玩的时候一定要拉着我。吃到一半不吃了,一定要我陪她玩,要读故事,外加看dvd。一会儿洗碗的时候打开冰箱,自己找了个冰冷的bagel吃起来–很高兴的坐在冰箱的底层,后来噎住了,急得要水。。。出门的时候硬是不肯穿袜子鞋子,和我又哭又闹了很久。

几乎忍不住要发火了,又忍住了。怎么讲也是自己女儿,这辈子就当是欠她的好了

惜惜离说话越来越近了

Comments Off on 惜惜离说话越来越近了

我们经常到mountain view 图书馆买书。这个图书馆每年有四次卖书的机会。小孩子的书是最便宜的,基本上是论高度卖:一英寸一块钱。我们前前后后大概买了接近两百本,大概也就花了20-30来块。买来的书放在一个5×5格的书架上。惜惜也慢慢的养成了看书的习惯。虽然看不懂,但是她会经常的抽出几本书递给我,然后很自然的坐在我腿上,听我讲故事。

这么小的家伙是不喜欢真的故事的,无论是小熊维尼,还是蓝精灵。她在意的是图画和相关的动作。如果我在讲的时候能够有些互动,比如说拉拉手,伸伸腿,或者有些特殊的语气和表情,她会很开心,然后一遍又一遍的要我重复–有时候讲完了一本,告诉她说另外拿一本新的,她会到书柜旁边东翻西翻,空着手回来,然后捡起刚刚讲过的递给我,我也只能“很高兴”的评价说,这本不错,我们再听一边。

这其中她听的最多的是“Barny“。这本书里面有摸脑袋,摸手,碰脚,耳朵,肚子,鼻子的动作。我以前一边讲,一边拿着惜惜的手或者脚去东。昨天—历史的时刻—惜惜主动站起来,我念一句,她做一个动作,丝毫不差。有录像为证。

惜惜离说话越来越近了。我和她妈妈真的是很欣喜的看着她的每一个变化!

规矩要早做

Comments Off on 规矩要早做

昨天晚上带惜惜到mall玩。惜惜因为一件很小的事情:她想拉着我走,我则因为需要从椅子旁边绕过来,所以要先把手抽回来,结果惜惜不乐意了,居然趴在地上撒赖,不起来,虽然不是大声吵闹,但是也很难看。惜惜平时就经常这样在家里撒赖,我和张华基本上是不理会她,由她去。惜惜基本上没有通过撒赖而得到过她想要的东西,但是她就是能够养成这么一个习惯动作。

昨天晚上张华和我是真的火了。张华走开了,走的很远,我则走到她能够看见的地方,伸出手,示意她自己起身,走过来。就这么僵持了大概十分钟,行人来来往往,有些好笑的看着我们三个。最后惜惜开始过来,不过不是走,而是在地上爬–我看她是故意的。

我不知道惜惜是否接受了这个教训。反正我是接受了教训了。以前我大概没有严格执行“撒赖就一定得不到”这个原则,所以在事实上有些纵容她了。以后我一定要严格一些。规矩要早做。惜惜其实已经开始懂事了,虽然还不会说话。

有些事情是一定不能姑息的。

如果有人说你是垃圾

Comments Off on 如果有人说你是垃圾

如果有人说我是垃圾,那么我是不是就是一堆垃圾?如果同时有人说我是精英,我是不是就是一个精英?那么综合起来,我究竟是垃圾精英,还是精英垃圾?说这个话的人如果是阿猫阿狗,我大可以一笑置之。如果不是呢?如果是一个很重要的人呢?比如说你尊敬的老师,你父母,你认可的值得信任的人?

归根到底,我究竟是谁?该如何定义我自己?是别人的评价,还是自己的自估?“我”是由别人的某种观点定义的,还是如同我一直坚持的:我自己做的事情定义了我自己?–在我看来,观点可以随着人的情绪,看问题的角度,教育,个人经历或者说这句话的特定场合而变化,而作为历史的一部分的“做过的事情”则是一个永恒。

我经常否定自己–虽然有时候很难做到,但是我毕竟做到过,也经常反省。我也经常被别人否定。我曾经以为我已经达到“不惑”的境界,我以为我一直都知道自己是谁,自己在做什么,自己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知道在任何时候如何取舍,知道所有关于我自己的一切。但是我知道我错了。我还是有不知道自己的地方。

比如说,有人说我是垃圾,我开始迷惑,我觉得我有做垃圾的潜质,我不能肯定我是不是垃圾。我也许大概或者就是一堆垃圾。

和以前不同的是,我认为垃圾也需要活着,有自己的空间,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又或者,真的是什么都没有发生。

我应该不惑了! 吧。。。

Older Ent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