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电影

Comments Off on 看电影

要放下自己才能看懂电影,我刚刚突然想到

电影是什么?
它可以是一个故事,比如说《kill bill》
一段或者一整个人生,比如说《reader》,《quills》
一种假设,比如说《matrix》,《i am legend》
一截社会片段,比如所《crash》
一种思考,比如说《before sunset》
一个冲突,比如说《life as a house》《american beauty》
。。。

然而无论它是什么,它不是我。电影是别人在思考之后的一种讲述。看电影,是在看别人思想里面的片段,是在了解另外一种思维,是体验一个不一样的视角。现实里面的上海是中国的豪华之都,然而在韩剧里面它紧连着沙漠,在《mission impossible 3》里面是一个小渔港。现实里面的俄罗斯包罗万象,但是在《babylon A D》里面却是一个大难民营。美国人未必有济世之心,但是在《independence day》里面是世界的救世主

如果在看电影的时候指指点点,在还没有看完之前开始评论,那么就犹如在别人讲话的时候打断人家一样,不仅仅是不礼貌,还失去了一个了解别人的机会。电影当然不会都是对的,但是它本意也不过是告诉你它的思考而已,为什么要有那么强烈的抗拒呢?

放下自己,才能享受电影,犹如放弃自己的偏见才能真正听到别人的声音一样

Advertisements

对影成三人

Comments Off on 对影成三人

“对影成三人”这句话里面可以找到多少人?

既然前面是“举杯邀明月”,那么月亮肯定算一个。所以这三个人应该是“举杯”的自己,被“邀”的月和被“对”的影了。
除了这三个之外,看到这句话的我是第四个,看到这句话的我而想到的李白是第五个,而我想到的李白和事实上的李白是不一样的,所以真实的李白算一个(第六个了),而真实的李白在那个时候写到的孤单寂寞的李白算是第七个。--延伸开来,看到这段文字的人是第八个,看到这段文字然后开始自己想到的李白是第九个。。。

而最后,我已经不知道一共有多少个李白了。而这些李白中哪一个是真实的李白?隐藏在重重叠叠的臆想的背后的真实已经变得模糊不清,历史和对历史的阐述在经历了这么多的时间和空间的变化之后,真相已经渺然而不可触及。

由李白想到的是真相,而由真相想到的是伊朗最近选举的混乱的局势和那位无辜死去的女孩,而由此更加想到的是我应该如何看待现在的中国和自己。

我能够相信那些经过了无数人或臆想,或歪曲,或捏造,或起哄,或偏激,或别有用心,或无心,或真实的网络留言吗?如果不能,我如何知道真相?而不知道真相,我能否有自己的立场?祖国在大洋的另外一侧。从这里观望如同在万花筒里面看世界,如果万花筒里面放的是彩色,则一切五彩缤纷,但是如果是灰色呢?

任何事实,经过人心的扭曲之后,就已经没有任何价值。但是可怕就在这些扭曲之后的新闻可能刚好迎合了我心里期盼的毁誉,从而让我走向某种极端

我只能说要自己要警惕要清醒要有自己的独立思考,却对网络和人性无能为力

在这个层面来讲,网络是一个人性的放大镜(而twitter则是最新发明的传话筒--传的未必都是真的)

大侠我是谁

Comments Off on 大侠我是谁

温瑞安的小说里面有一位大侠,名字就叫做“我是谁”。一直都有些不理解他为什么安排这么一个角色,不过刚才突然想到:如果真的知道自己是谁了,那么他也就真的可以超越普通人而成为大侠了

没有人喜欢伪装,但是很多人习惯了伪装。温馨和谐的家庭往往是一种矛盾重重的伪装,正义凛然往往也是畏惧逃避的掩饰。这大概是我为什么喜欢《我的野蛮女友》里面那个碰见劫持会提出先放自己走,把女朋友放在这里的那个主角“牵牛”了。

伪装的时间久了,难免迷失,难免不知道自己在哪里和为什么--做一个随时随地知道自己是谁的人,何其难也

这么想,似乎理解了一点点这个名字背后的意义

Homeless

1 Comment

碰见这位homeless是一个意外的误会,看来我对人脸的模糊不是一般的糟糕。

前天晚上和老婆走路去walmart买东西,走到半路,远远看到有人和我打招呼,一脸的惊奇的样子,我仔细一看(坏就坏在这仔细一看上),好像我十年前在三藩市的一个很熟的朋友,轮廓十足十的一样,除了现在是满脸的酒疹子和一身的酒气外加一个月不洗澡之后的人气。我恍惚之中神使鬼差的就觉得他是我熟悉的朋友了,虽然觉得很奇怪他为什么变成如此潦倒,却也没有太惊奇。很是热乎的聊了半天,居然还能够对得上号--鬼知道我聊了些什么。他于是乎很期望的告诉我希望能够得到些帮助。我开始有些退缩了,但是还没有开始怀疑我自己认识人脸的能力,我讪讪的告诉他我需要去买些东西,过一会再和他聊。他说没有关系,他就在着路上等我(一听就开始小腿哆嗦),反正他就住在这个桥下面(我也就彻底死了想躲开的念头,估计这次是要硬着头皮再上了)。

老婆然后问我他究竟是谁,我说了从前的事情,然后开始怀疑他是不是我认识的人,开始怀疑我是否认错了人了--但是还没有怀疑到我自己的认识人脸的能力上面来--不过我也告诉老婆,如果认错了,就当时认错了好了,明明白白的告诉他认错了也不是什么问题,如果试图逃避,就很糟糕了。如果他要我在经济上帮他一点,我大概也只能说NO了。

回头的路上他果然在等着我(暗自庆幸没有试图逃跑)。我很热情的跑过去(虚伪了点),告诉他我可能认错了人了,他说不会,但是他想不起我名字了,我说没有关系,然后问他说他是不是我认识的那个朋友,名字是XXXX,上次见面的时间地点和后来听到的关于他的一些零星的消息--故意说错了姓,说错了时间地点人物事件,我真个都在胡扯--然后他大点其头,告诉我他后来去了什么地方云云。我仍然很热情的(还是觉得自己虚伪了一点)的告诉他说想不起来没有关系,好好照顾自己,然后潇洒的走开--自始自终没有介绍我老婆给他认识。他也很热情的(估计外加上失望的)挥挥手,就此别过。

回到家,翻出当年的旧照片,这个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人,我这个记忆人脸的能力还真的不是一般的糟糕

无题

1 Comment

工作有点不努力,家务事也很少做,是不是太懒了一点?

老婆今天第一天上课,希望她能适应(是不是太担心过头了一点?)

周末看了一下七个月的侄子,很活泼可爱,后来和老婆去Berkeley学校逛了一圈,顺便吃了一顿便宜的学生餐(是不是太抠门了一点?)

钱要计算着花,但是总是有些控制不住,不知道是不是太散漫了?

又或者我想得太多了?

facebook link :-)

Comments Off on facebook link :-)

my new facebook link is now : be.simple

just want to be simple man

a simple man is a happy man 🙂

facebook

Comments Off on facebook

我一直都不是facebook的fans,不过这次他们周末要改URL,让我们自己可以自由选择的消息还是让我在意了一下,我想我也许需要给自己一个比较容易记的地址,比如说: http://www.facebook/zhang.yi , 或者又可以选择我现在用的 http://www.facebook/besimple?

这种选择在五年之前都是不存在的。而每一种类似的选择,比如邮件地址,比如用户名,都如同一面镜子,折射出我们性格或者思想上的某个点--从这个角度来讲,网络已经无可置疑的改变我们每个人的生活,无论你愿意还是不愿意。而这种改变,如同挤牙膏一样,将我们各自隐藏在自己性格深处的黑暗和光明都挤压出来,最终将我们每个人都裸露在别人的视线之下--被暴露出来的,其实不是隐私,但是比隐私更加危险,因为这是一个真实的自己

我知道我不会将我的BLOG删除掉。我希望我自己将来的孩子能够看到,那么我希望我的小孩,当他有一天看过我的BLOG,在知道我的过去,我的思考,我的行动之后,会对我有什么样的看法呢?

我期望我的小孩在看到BLOG之后能够告诉我一生:老爸,你虽然不怎么样,但是你至少没有骗你自己

我希望自己能够做到的,仅仅是诚实而已,如果我将来的小孩能够对我说这么一句话,那将是我最大的安慰

Older Entries